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040章尴尬处境
    “那这件事处理起来岂不是更麻烦,需要这个国家的警方协作,才能完全捣毁这个诈骗团伙?”跨国犯案,显然是肖致远所没有能够想到的,事情变得也比预期复杂很多。

    董倩看着电脑,道“想要彻底捣毁这个团伙,肯定是需要该国警方的协作,目前我已经动过技术手段,锁定了对方的一个子账户,如果再有资金进入,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冻结。”

    听到对方的这番话,肖致远一脸疑惑的说道“冻结银行账户难道不应该是银行那边的事情吗?你这么做岂不是违反了有关条例。”

    “特殊事端特殊对待,如果不这么做,那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资金被转移,而一旦这些钱被转移出去,那想要追踪起来的难度就会大很多。”董倩也知道自己擅自这么做,并不和规矩,只不过眼下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他也只能这么做。

    肖致远犹豫了一番,道“这件事我要向上面汇报,同时申请国外警方的协助。”

    “那你这边要抓紧,如果让对方发现是我们这边冻结了银行账户,那么事情可能也会变得复杂,毕竟这些人当中也有电脑高手,他们很容易容易就会发现问题所在。”董倩虽然精通网络犯罪,但是对于电脑只能算是精通,和真正的高手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

    这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肖致远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明天我给你安排一个电脑高手配合你,尽可能的在不被对方发现的前提下,拖延一段时间。”

    从诈骗案的指挥中心离开,燕京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回到办公室的他给之前省卫生厅的王红林打了电话,刚刚所说的给董倩安排一个电脑高手,正是之前被协调过来的戴梦芸。

    接到肖致远的电话,王红林有些意外,道“肖厅长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王厅长,咱们之间我也就不和你说那些客套话了,我想将戴梦芸调来公安厅,不知道你那边能不能放人?”肖致远其实完全可以直接向省委省政府那边要人,但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这也是为了照顾到对方的感受。

    王红林显然不太愿意放人,但对方能够给自己打招呼,说白了也是给足了面子,沉默了片刻,道“戴梦芸如今在卫生厅的工作也相当重要,网络挂号这件事刚刚算是走上正轨,不过既然肖厅长向我开了这个口,我倒是可以将人暂借给你用一段时间。”

    借调戴梦芸,肖致远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只不过对方刚刚的这番话,已经将其的小心思彻底否决,不过能够先借过来用一段时间倒也可以,解决眼下问题之后,到底何去何从,那得看戴梦芸本人的医院。

    迟疑了片刻,肖致远笑着说道“王厅长这么说,那我就太感谢了,我马上通知她来省厅这边。”

    挂断了王红林的电话,肖致远办公桌上的那部外线电话也恰巧响了起来,他知道这一定是燕京那边打来的,所以丢下手机便直接拿了起来,道“韩组长,燕京那边情况怎么样?”

    “这件事可能比较复杂,明天燕京这边会有专人去江南和你们对接,到时候具体情况他们会和你讲。”电话的确是韩峰打来的,只不过传来了这样的一条信息。

    从对方的语气中,肖致远便能感觉到事情的复杂,他没想到毒品案居然还会牵扯出这样的一件事,握着电话迟疑了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着燕京的人过来。”

    “嗯,你要确保知道这件事的人守口如瓶,不能混乱传播信息,否则将会受到严厉的处分。”韩峰这话说得非常严肃,也再一次提醒了对方事情的严重性。

    这段时间一直比较郁闷的齐大海,这会已经离开了省厅办公室,自从思域会所对外彻底开放之后,他便很少过去,他不想被太多人发现自己在这里的事情,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给自己增添麻烦。

    或许是郁闷了太长一段时间,齐大海需要一个释放自己内心郁闷的机会,而这个时候,他想到的便是思域会所,因为那里有让他流连忘返的双胞胎姐妹。

    前往思域会所,齐大海自然不会忘了给这里的老板打电话,他也知道江海现在接受了子阳药业,一般很少会在思域会所这边,但他知道,思域的幕后老板依旧还是江海。

    “海哥,你还在思域会所那边吗?”电话拨通后,齐大海一脸笑意的问道。

    江海这会确实就在思域会所,每个月他都会固定一个时间来这里检查账目,现在思域会所既然已经成为开放式的会所,那么所有明面上的事情就必须做好,接到电话,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我在思域处理一些事情,你如果想要过来,就直接去之前的那个房间,我会告诉下面的服务员。”

    “海哥太了解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一会等你忙完我去找你。”不需要自己多说什么,对方就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齐大海的心里自然非常的高兴。

    挂断了齐大海的电话,江海继续审查着面前的账本,思域会所的每一笔资金收入,他都看得非常仔细,先如今思域交给下面人管理,他这个幕后的大老板,如果连账目都不清楚,那真的是很不称职。

    只不过今天似乎老天故意和他做对,江海刚刚放下齐大海的电话,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只不过在见到上面显示的号码之后,顿时没有了脾气,道“什么事?”

    “几年前你让我在燕京帮你物色的一个热选,似乎在江南那边暴露了,燕京这边已经开始调查这个人当年的事,你那边稍微注意一点,如果情况不对劲,尽可能的让其消失,不能给你造成任何的影响。”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深沉的声音,言语里充满了对江海的关心。

    听到这话,江海的嘴里不忍冒出了一句脏话,随即便说道“怎么会牵扯到这件事上,那个人我用的一直都非常小心,而且我也花钱让其去做了整容,根本不容易被发觉。”

    “这件事你先不要管到底是为什么,但现在确实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我也是刚刚从公安系统那边得到的消息,你好自为之。”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江海面露难色,如果这个人的身份一旦曝光,那么燕京那边很容易便会查到自己,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也将会对其接下来的一系列计划造成影响,迟疑了片刻,道“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必须让人摆平,否则很容易牵扯出咱们爷俩。”

    “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倒是无所谓,关键是你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如果这件事真的被调查出来,那么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会尽量帮你摆平一切。”电话那头的人也很无奈,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自己溺爱导致。

    江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这段时间对于省城的情况可以说天涯是处于一个失控状态,虽然从警察内部自己人口中,掌握了一些信息,但那些都是皮毛,真正有意义的信息一个也没有收到。

    联想到齐大海这会正在思域潇洒,江海打算先找对方了解一下情况,或许能够收到意外的效果。

    得到江海的安排,齐大海进入到思域会所更加畅通无阻,匆匆给自己洗了个澡,便返回了那个熟悉的房间,而此刻双胞胎姐妹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看得齐大海心里痒痒的。

    一阵缠绵过后,齐大海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就在这时,房间的门铃被人按响了,心中很不高心的齐大海怒声吼道“哪个不长眼睛的王八蛋敲门?”

    门外没有任何的回应,心生疑虑的齐大海给自己穿好浴袍,让俩姐妹暂时先穿好衣服,这才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了看门外站着的到底是谁,而在看清楚了江海正站在门外后,他很快便将房门打开。

    “你们两个暂时先出去,我有点事情和齐厅长谈一下,回头等我结束了之后,你们再过来。”进门之后,江海便一脸的严肃,脸色更是冷得发紫。

    不明所以的双胞胎姐妹很快便从房间内离开,只留下一脸不解的齐大海,还有面色严肃的江海。

    “齐厅长,省厅现在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情况,之前的毒品案到底进入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已经掌握了一部分消息?”连环炮一般的发问,江海冷脸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等到着对方给自己一个回答。

    齐大海看着对方严肃的脸色,道“海哥,真不怕你笑话,这段时间我在省厅一直都很憋屈,我的位置变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毒品案根本不让我参与,而诈骗案确实让我负责,但很多决策还是需要得到肖致远的允许,你说我到底算什么,目前这个处境非常的尴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