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050章如何是好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导致齐大海迟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而同样也是因为发现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状况,让他的心里断定小倩绝对有东西留了下来,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样东西,只不过王杰似乎还没有将这份东西交到肖致远的手中。

    王杰自从离开省厅之后,这段时间晚上一直没有外出,从西京大学上完课之后,便一直待在学校安排的宿舍内,就连未婚妻那里也没有去,在小倩的事情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他不想连累到任何人。

    坐在车内的齐大海此刻正在琢磨着该如何将王杰给引出来,小倩的尸体现在已经被发现,尽管当初已经采取了各种办法,使得尸体面目全非,但他相信,凭借省厅的技术手段,还是有能力却查到小倩的身份。

    可以说一步错步步错,当初如果齐大海脚踏实地,或许就不会被江海的糖衣炮弹所击溃,自然也就不会出现八年前的那场车祸,更不会参与到对方的贩毒生意当中,或许呀就不会遇到小倩这样的女人。

    遇不到小倩,齐大海自然也就不会用情太深,更不会想到让人将小倩给解决掉,虽然人不是他亲手杀死的,但对尸体的所有处理手段,全部都是出自他的主意,那名真正的凶手这会应该拿着钱在一个没有人能够找的到地方享受着金钱所带来的刺激。

    坐在车内不停的吸烟,齐大海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而且前提还是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几番尝试无果之后,齐大海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肖致远在两个女人的身后充当着苦力,来的时候空荡荡的双手,这会已经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袋子,他着实有些想不明白,无论是自己的老婆,还是一旁的王敏,都不是那种差钱的人,可是在那些商贩面前,居然能够为了几块钱的事情,讨价还价半天。

    几个人在老街足足逛了两个多小时,肖致远的双手早就已经满了,虽然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可能也比不上家里的一套化妆品,但是从两个女人脸上的表情来看,对于今晚的战果很是满意。

    “江姨,你来省城住在哪里,要不我们开车先送你回去?”叶若曦显然还没有想要和对方分开,似乎还有很多话没有聊完。

    王敏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的人已经开车来接我们了,占用了你们小两口二人世界的时间,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听到对方这话,叶若曦难得表现出了一股害羞,道“王姨你也拿我开心,不过我结婚你真的一定要来,否则我跑到燕京去找你。”

    “放心吧,我在省城还要待一段时间,如果真的有特殊情况,我会提前和你说明的。”王敏的脸色有些很明显的尴尬,可以看出她不忍心拒绝对方,但似乎对于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有些顾忌。

    既然对让不需要自己送,肖致远也就没有和对方客气,道“那我们将王部长送上车吧。”

    目送这王敏离开,小两口总算是恢复了二人世界的时间,只是一晚上都带着一种疑问的肖致远,这会连忙开口问道“你和王部长是怎么认识,而且从你们两个的关系来看,似乎还很不一般。”

    “这话说来话长了,但是我又不能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有什么疑问,可以给我舅舅打电话,我相信他会很乐意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前提是不能被舅妈知道,否则舅舅在临州的日子可能会很难过。”叶若曦虽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认识王敏的过程,但也算是抛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肖致远对陈信明还是很了解的,在听到叶若曦刚刚的那番话之后,他很快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委,原来是自己这个舅丈人年轻时候欠下的又一笔情债。

    迟疑了片刻,肖致远笑着说道“看来舅舅年轻时候也算是风流人物,只是我记得王部长的老公好像也很优秀……”

    “我说了,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舅舅,他一定会将你感兴趣的都告诉你,我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孩,很多事情并不是很清楚。”叶若曦在说完这番话之后,给对方甩了一个鬼脸,随即便向他们停车的地方走去。

    肖致远站在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陈信明那个暴脾气,在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后,还真不敢轻易的问对方这些,尤其是还要不被舅妈知道,这难度可就更大了,要知道他自己当初在临州的时候,陈信明两夫妻几乎很少分开。

    哈市的一个小村庄内,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背着一个旅行包正鬼鬼祟祟的往村头走,近距离看去此人正是被省厅发出协查通报的吴波。

    在哈市待了一段时间,死里逃生的吴波对于后路的选择要更加的精明,在前来这里居住之前,他便已经将周边的地势环境摸索清楚,尤其是通往界碑的那条小路,从这个村头走过去,大概也就二十来分钟的时间,这也是他将自己的落脚点选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吴波显然不会想到,协查通报在发生不到几个小时之后,他在哈市的行踪便被人举报,毕竟他算是外来人口,虽然有着自己的哥们在村子里照应着,但百姓的眼睛不瞎,尤其是这个村子里的外来人口,他们一眼便能够看出来。

    哈市的警方,加上从江南赶过来的几个人,此刻已经对整个村庄实行了包围,考虑到吴波很有可能会再次逃脱,省厅这次下达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抓到人,如果途中遇到反抗,或者是距离出境还有不到几米远的时候,可以选择直接鸣枪。

    当然,从肖致远乃至王敏的角度去考虑,他们自然不希望鸣枪,毕竟还有很多问题需要从吴波身上挖掘出来,如果只是带回去一具冰冷的尸体,那没有任何的意义。

    在村庄的另一端,此刻还有一拨人正在等着吴波,这些人正是老三安排的,在确定了吴波的逃跑路线之后,江海随即便给对方下达了第二条指令,那就是尽可能的协助吴波出逃,如果没有任何机会逃,那就直接将其干倒,总之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被警察抓到。

    江海非常清楚,自己能够查到吴波的逃跑路线,警方自然也会知道,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抢在了自己前面掌握了这条信息,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让吴波出国去躲一躲更为为稳妥一点。

    吴波曾经也算是一方头头,手上多少还是有两下工夫,万一老三的人行动失败,导致吴波记恨自己,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况且让吴波出逃国外,他还有这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开拓外面的市场,他会有全新的产品推广出去。

    杀人或许不是老三他们的特长,但是想要在哈市帮助一个人逃跑,那对于他来说还是异常的简单,尤其是在这座村庄,不远处便是边境,只要过了那个界碑,华夏这边的警方便没法行动。

    只是吴三似乎嘀咕了哈市警方,或者是吴波所犯事情的大小,这座村庄从里到外其实都已经被哈市警方包围,只不过很多人都隐藏了起来,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而已,对于整个村庄的出口,也都安排了人把手。

    重新回到酒店的王敏,将一晚上的战利品放在了沙发的茶几上,随后便走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将自己泡在浴缸内,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当年的一些事,只是今晚在见到叶若曦之后,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尤其是当年的那个让她哭了整整几天几夜的男人,坏坏的笑容,油腔滑调的作风浮现在脑海里。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王敏也知道这会之所以能够想起来,倒不是因为心里还惦记着那份感情,而是因为她觉得当年那个男人欠自己一个交待,或许说明白了以后,心里也就不会再想起。

    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在失去了那个负心汉之后,王敏的生活其实过得很幸福,至少她遇到了一个真心对她的男人,只不过因为意外,才导致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她现在还有孩子陪伴着,况且她现在所处的位置,一般女人真的可以算是遥不可及。

    甩了甩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王敏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面,看着十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的脸庞,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或许是刚刚被水浇的那一刻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又或者是在见到叶若曦,这个当年如同跟屁虫一般的小丫头,也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心里为之高兴,总之心中的那股阴霾已经一扫而空。

    回到叶家别墅的肖致远,并没有真的去给陈信明打电话询问这件事,既然已经知道这是一笔情债,那就没有提及的必要,如果真的八卦想要知道,那也只能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无意中向对方询问一番,如果这会刻意的去追问这件事,倒有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