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078章除非己莫为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网络上那篇文章还将肖致远这个公安厅长说得一无是处,而现在不少网友在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后,纷纷给这个年轻的公安厅长点赞。

    对于这些流言蜚语,肖致远根本就不关心,诈骗案顺利告破,肖致远到也可以集中精力去调查毒品案,毕竟这算是目前省里最大,也是最为复杂的一个案子。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肖致远承认自己之前存在着轻敌,以至于之前收到孔浩的消息之后,便错误的认为这批毒品会通过某种途径被运送到省城,显然这样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通过对那一天省城所有的监控进行排查,对所有可疑车辆逐一进行了排查,最终并没有发现问题,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调查结果,肖致远更加断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省城的制毒工厂并没有消失,而是隐藏的更深。

    “肖厅长,说说毒品案的最近进展吧,燕京那边已经收到了来自江南的举报,说江南已经成为了华夏的金三角。”王敏在酒店的办公室接完电话,便直接赶到了省厅。

    肖致远正在考虑着这件事,听到对方的声音,随即起身迎接,并且帮着对方泡了杯茶,道“我刚刚就在想这件事,以至于没注意到你进来。”

    王敏从对方手中接过茶杯,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可以从吴波那边寻找突破口,之前你不是说安排人对其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还没有,吴波自从换了身份之后,似乎就与外界断绝了所有的联系,就连他的家里人也不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我们的人找上门之后,他们表现得非常震惊,还在纳闷为什么每个月都会有人向家里汇一笔钱。”肖致远确实安排人去了吴波的老家,但收效甚微。

    王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看守所那边还是没有动静吗?”

    “对,这也是我非常好奇的,按理说如果吴波掌握着核心的机密,那背后的那个人就不可能坐视不理,而且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除非只有一种情况。”好奇归好奇,但肖致远还是有一种想法,尽管这样的想法是他并不希望见到的。

    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王敏的嘴角露出了我懂的笑容,道“你是说有人在看守所内向吴波传递了某种信息,甚至是威胁,以至于不管我们怎么问,他都不会开口?”

    “王部长说得一点也没错,我就是有这样的想法,但省厅的看守所,和其他分局的那些不太一样,这里面关着的可以说都是重刑犯,所以对于整个看守所的人员配置,也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对方的分析,正中肖致远的想法,如果真的是这样的情况发生,那么看守所内部就需要面临被调查。

    王敏脸色严肃,冷声说道“这就说明吴波有软肋被别人掌握着,而这就是我们所需要调查的,咱们完全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诈骗案现在已经告一段落,我正打算集中精力来处理这件事,不管吴波有什么软肋被别人握住,咱们都不能太过被动。”毒品案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类似于郑浩那样的事情更不能再发生,否则他这个公安厅长就可以直接卸任,不管他之前的成绩有多么的好,都不足以来填补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

    自从吴波被送进省厅的看守所之后,肖致远就一直没有和对方见过面,有些事情啊只是听从了下面人的汇报,之前王敏他们也曾试图和对方接触,想要查出当年对方为什么会从枪口下逃出来。

    “王部长,如果有时间,咱们一起去看守所那边和吴波见一面,另外董倩是专攻网络犯罪的,同时对心理学也有研究,相信她能够派上用场。”由于吴波身上不仅仅是贩毒这件事,还牵扯到几年前在燕京逃脱死型的事情,所以在动用董倩参与到审讯工作中来,必须得到对方的确认。

    通过诈骗案,王敏也见识到了董倩的能力,确实算得上年轻一代当中的佼佼者,而且处事不慌不乱,从自己人的口中得知,在国外那样严峻的形势之下,如果换做一般的小女生执行任务,可能早就哭鼻子要回家,而董倩却能够镇定自若的做着部署。

    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王敏笑着说道“董倩是你的人,怎么用你自己决定,不过这个小女孩确实很不错。”

    对方的年纪称呼董倩为小女孩一点也不为过,毕竟是和陈信明一个辈分的人,即便是肖致远,抛去工作上的这层关系,对方其实更应该是他的长辈,尽管从对方的年纪根本看不出来。

    “有你这句话我就踏实了。”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意思却已经非常的明显,可以说之前对吴波的审讯,能有的办法都已经使出来了,但却一直都没有取得太过理想的结果,这也是肖致远想要让董倩试一试的原因。

    对于任何罪犯,无论他的嘴怎么硬,其实都是因为审讯者没有能够真正的从对方的角度去出发,有些人可能心里放线比较脆弱,但像吴波这样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来说,心理却没有那么容易被击垮。

    肖致远打算带着董倩,和王敏一起再次前往省厅的看守所,而此刻的省政府,却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论。

    作为主管经济发展的副省长,李明远对于省厅前段时间检查子阳药业新药的那件事,依旧还耿耿于怀,加上财团继承人没有任何消息的离开,更是让其对肖致远没有好的看法。

    “蒋省长,省里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之前咱们和财团商谈的合作,可以说已经板上钉钉了,但因为省公安厅来那么一出,导致合作的事情现在不了了之,咱们省现在的发展可以说已经有些滞后,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李明远坐在省长办公室内,一脸无奈的吐露着心里的憋屈。

    蒋在天让秘书帮忙倒了杯茶,随即笑着说道“省里的发展什么状况我确实很清楚,但是你为什么对这次的投资如此上心,我也很明白,有些话叶书记没有和你明说,并不代表省里不知道。”

    短暂的恍惚之后,李明远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情绪,道“蒋省长,我不明白你说这话的意思,我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咱们江南的发展,这些年咱们很难引进外商的投资,确实和咱们的某些部门不给力有很大的关系。”

    “李省长,有些话大家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这些年你确实也在为省城的发展尽心尽力,如果不是看在这一点上,你觉得自己的那些事情,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谈所谓的外商投资吗?”蒋在天没想到对方会这么不明事理,只能再次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李明远心里非常清楚对方这番话所表达的意思,之所以开始的时候没有承认,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处于那么被动的局面,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那些事做得很隐秘,根本不会被发现。

    有句古话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和齐大海比起来,李明远可能要更加的低调一点,但这并不代表他所收取的那些好处费,就没有人知道,正如刚刚蒋在天说所的那样,李明远对于省城的发展,确实有有着一定的贡献,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人的钱都收。

    办公室内陷入了一阵安静,而蒋在天在给了对方几分钟的思考之后,道“今天的谈话,相信你应该能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个反思,咱们确实需要投资,但并不需要毫无发展前途的投资,正如这次过来的财团继承人,他的身份确实很显赫,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就有决定权。”

    蒋在天包括叶朝生,并不是没有对这家财团进行调查,他们非常清楚那位花花公子般的继承人,也仅仅只是继承人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决定权,甚至连话语权都没有,只因为这样的家族有着很严格的继承传统。

    李明远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和对方谈论下去,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改变省里的决定,况且自己现在已经处于一个很被动的局面,说多了只会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信誓旦旦的想要从省长这里讨个说法,但最终却灰溜溜的离开,如果没有这次的谈话,或许李明远以后在省里还能够高昂着头,可现如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叶朝生和蒋在天这两位大佬。

    回到办公室之后,李明远思来想去,最终还是主动前往了省纪检委,将自己的事情如实的交待了出来。

    前往省厅看守所的肖致远,自然不会清楚省里发生的这个插曲,此刻坐在车内,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身旁的董倩,道“你是不是心里对我没让你去燕京特别行动队,有些想法?”

    董倩并没有说话,而是一脸诧异的看着对方,过了几分钟,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工作的事情我会服从安排,不管是去燕京,还是留在省厅,对自己都是一次不错的考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