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187章彻夜长谈
    刘双全往外张望了一眼,确认后面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将门给重新给关上,道“不好意思肖书记,好久没有回来住了,家里有点乱,你不要介意。”

    “刘书记,你说这里是你家?”肖致远从进门开始,心里的疑惑便越来越深,按理说对方这个年纪,家里不应该一个人没有,甚至都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这样的现象本来就很不正常。

    刘双全显然提前到达了这里,至少他将客厅简单的打扫了一遍,要不这会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帮着对方倒了杯水,道“孩子在省城那边工作,老婆前段时间也跟了过去,所以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平州。”

    接过对方递来的水杯,肖致远似乎明白了什么,对方抱病休养也就是一个月前的事情,而那会平州刚刚经历了一场地震,这一切似乎都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

    迟疑了片刻,肖致远开口问道“看刘书记今天这个状态,和那天在疗养院简直判若两人,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情况,我完全可以向市里面反应。”

    “我明白,其实今晚约你过来,也是经过慎重的考虑,在我开始讲之前,有一份资料我想肖书记应该先看一下。”刘双全从身边的黑色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个档案袋。

    将档案袋拿在手上,肖致远毫不犹豫的取出了里面的资料,内容不是很多,但却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才能看完。

    肖致远快速的浏览着资料的内容,而刘双全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十几分钟过后,肖致远脸色凝重的将手中的资料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道“这里面的内容,你怎么没有向上面反应,你知不知道这是严重的失职?”

    “向上面汇报?在你来之前,不管是市长,还是市委书记,全部都是沆瀣一气,事情每每到了他们那就卡住了,在你来之前,短短的三年时间,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人选便已经换了三波。”提及往事,刘双全的脸上流露出更多的还是一种失望。

    对方说的这个情况,他多少知道一些,在自己来平州之前,这边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上面的几次动作都是治标不治本,所以才会引起了燕京的注意,以至于将自己调来平州。

    很多人都在说平州这边有点玄乎,无论谁来都会逃脱不了这样的解决,但肖致远却不信这个邪,他要努力去挖出隐藏在平州的那只黑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将这么多的领导干部,玩弄于股掌之间。

    从刚刚刘双全提供的这份资料来看,无论是公检法,还是其他职权部门,几乎都存在问题,小到下面的办事员,大到有些负责人。

    沉默了片刻过后,肖致远开口说道“既然你手里有这样的证据,难道上面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让他们为所欲为?”

    “这些都只是我的调查结果,但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支持,况且依靠我一个人的力量,也根本无法去搜集证据,尤其是公安局长罗厚平。”刘双全长叹了一口气,原本他是真不打算在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来,在疗养院度过这最后一年的时间,便可以全身而退。

    只是在见到新任市委书记的到来,刘双全心里的那股劲又被激发了起来,如果在自己退休之前,真的见到平州的问题得到解决,那他也算安心了,而眼下这样的情况,就算真的让他选择病退,他也绝不会说什么,只是心里始终会有那么一丝遗憾。

    听到对方这般无奈,肖致远也能够理解,道“那你就详细的和我说说你的调查结果,这份材料我估计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很详细的看完。”

    “那我就先从这个罗厚平说起,他原先只是平州下面清水县的一名小干警,前些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次巡查的时候,救下了一个小孩,省厅为了这件事给他颁发了一个二等功,从那之后这个人就扶摇直上,而他的年纪应该和肖书记您差不多。”刘双全知道在短时间内让自己将所有的问题全部讲出来,也不太现实,对方也需要时间去消化,所以他才挑重点去说。

    对方再次提到了公安局,肖致远不禁联想到了之前胡杨的那名老同学肖战国,随即他便开口问道“平州市公安局是不是有一名副局长叫肖战国?”

    “没错,怎么,肖书记认识他?”刘双全本以为对方已经注意到了公安局的问题,所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欣喜。

    肖致远摇了摇头,道“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听到你提及公安局的事情,所以便顺口问问。”

    “哦,肖战国其实在副局长的位置上已经待了有好些年,原本前些年有机会上去的,可是却被这个罗厚平给抢了先机,而他这个人性子比较值,很多事情看不下去,便往上面汇报,以至于被扣了一个越权汇报的帽子。”刘双全在平州待了几十年,对这里的情况可以说十分的了解,只是苦于自己手中没有足够的证据,否则他也根本不用选择抱病休养,待在疗养院享受那份清静。

    肖致远很清楚,眼下平州的情况,如果不能懂得圆滑的处理问题,那就很容易被人针对,就像自己接连提出的几个方案,现在已经引起了王海龙等人的抱怨,觉得自己霸权主义,所以他能够理解肖战国所处的境遇。

    “从你刚才的话里,似乎这个罗厚平有着很大的问题?”肖致远觉得对方不会平白无故的提及公安局,所以才会这样问道。

    刘双全点了点头,道“这个罗厚平以前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但是自从他担任了这个公安局长之后,整个人变得极度嚣张,很多人都不放在眼里,而且据我的调查,他在当局长的这段时间,仅仅是在省城,便拥有了两套房。”

    眼下这个房价,浙东省要比江南还略微的高一些,以一个公安局长每年的收入,能够在省城买一套房便已经算是非常的不错,而对方有两套,显然说明其中有问题。

    当然,这两套房肯定不可能直接和罗厚平扯上关系,甚至在表面上也查不出任何的问题,否则他也不可能在局长这个位置上待这么长时间。

    沉默了片刻,肖致远开口说道“那你有没有察觉他到底是从哪来的购买力?”

    “没有,也根本就查不出来,先前我曾经利用纪委的名义,对罗厚平的银行资金往来进行过了解,非常的干净,甚至干净得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刘双全作为纪委书记,对于这些问题不可能真的做到熟视无睹,只是几次调查不仅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而且还弄的自己一身骚。

    见对方脸上满是无奈,肖致远突然想到了自己在江南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叶若曦提及的一番话,道“我记得前段时间平州有个公安局长家里被人扔了把匕首?”

    “没错,这个局长就是罗厚平,外面都在说是因为罗厚平太过严厉,打击了平州很多违法犯罪活动,以至于遭人报复,但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据我所知道的情况,应该是罗厚平强行占有了一个女大学生,而对方的男朋友在得知这件事之后,气愤不过,所以才会做出了这样一个丧失理智的行为。”知道这件事内幕的人并不多,而刘双全也是偶然安听到的这件事,原本他想找到这名女大学生,可是却一无所获。

    肖致远是看了新闻报道,所以才会知道的这件事,只是他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道“那报道上所写的全部都是虚假的?”

    “真实情况,你觉得罗厚平会让那些平台发出去吗,况且他早就已经将这件事处理妥当,那名女大学生在这件事之后,从平州彻底的消失了,至于那个往他家里扔匕首的人,在被抓捕之后,也是被关进了监狱收到了格外的关注。”刘双全不是没有想过从这件事下手,但罗厚平毕竟是公安局长,处理这方面的事情,显然要比他更加的细致,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和这个大学生接触。

    肖致远的手用力的拍在了茶几上,道“太不像话了,这样的人难道上面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开始的时候不就是说了吗,没有证据,如果你真的提出质疑,那会被冠以诬陷和诽谤的罪名,可以说罗厚平在整个公检法都有关系。”刘双全的脸上满是无奈,平州的情况要远比表面上的复杂,如果不是因为肖致远的几次态度,他也不会在今天约见对方。

    肖致远现在有些困惑,如果这个公安局长真的如对方所说的那样,那自己亦或者是胡杨在上任之前的暗访过程中,却从未听到任何人提及这个公安局长的不是。

    沉默了片刻,肖致远转移了话题问道“刘书记对肖战国这个人怎么看?”

    肖致远之所以这么问,他是在排除心里的一些疑点,刘双全和肖战国几乎同一时间向自己示好,这其中有没有必然的联系,他需要弄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