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200章夹着尾巴做人
    这两个人突然出事,让丁兆龙意识到平州可能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有更大的动作,而这也是肖致远给平州带来的变化,当然这样的变化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因为这会给整个龙坤集团带来很大的影响。

    “大哥,我听说陈书记和罗局长都出事了?”关于这两个人,接触最多的可能还是丁兆坤,所以他这会的担心要比自己大哥更多一点。

    丁兆龙面色严峻,这件事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他们毫无准备,这也直接导致了他们现在处于被动的局面,在听到自己弟弟的这番话之后,沉默了片刻的他随即说道“这件事我要和省里确认一下,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关于咱们下面的那些事情,最近一阶段暂时全部停止。”

    “全部停止?咱们现在手上可是哟一批货正准备运出去,而且这次的交易也是数额最大的一次。”丁兆坤一直负责对外贸易这一块,对方刚刚的那一番话,显然会让公司损失一大笔收入。

    丁兆龙显然犹豫了,眼下集团的资金状况本就不太理想,如果这个时候在对外贸易上再出现什么差错,那真的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状况。

    考虑再三,丁兆龙还是决定暂时停止,道“暂时先不要出货,等我了解清楚状况之后,咱们再做定夺,我们不能因小失大,而且眼下这个局势,我认为咱们需要考虑将对外贸易这一块好好的整合整合。”

    作为龙昆集团最大的一笔资金收入,对外贸易确实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财富,所以丁兆龙在海外成立了一家皮包公司,将自己旗下的一家服装厂转变成了贸易公司。

    不得不说,丁兆龙在赚钱方面,确实要比自己的弟弟更有眼光,他利用海外的这家皮包公司,制造虚假买卖合同,从而赚取关口退税,仅仅是这笔钱可能就要比他一个项目所挣的还要多。

    也正是看到了这其中的巨额利益,丁兆龙在前些年可以说是越做越大,这也是龙昆集团真正发家的原因,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间的他,很清楚关系的重要,而关系网的大小,也决定了他们能赚多少钱。

    所以在决定走这条路之后,丁兆龙便开始慢慢的建立自己的关系网,为此他不惜赔本打造爱心工程,更是在平州推出了龙昆慈善机构,也正是通过这些所谓的善举,使得丁兆龙在平州,甚至整个江南成为了有名的慈善商人。

    只是丁兆龙也不是那种见到钱就走不动道的人,他很清楚之前所走的那条路,终归有一天要出事,尤其是在肖致远之前一任出事之后,他更是感觉到这样的生意需要停止。

    奈何当时生意越铺越大,想要收手又谈何容易,而且对外贸易的生意,基本上也都在丁兆坤的手中,在巨额利润的前提下,突然放弃显然不会愿意,所以这件事暂时也被搁置了下来。

    直到现在陈国斌他们出事,让丁兆龙的感觉非常不好,这和之前几任市委书记,亦或者市长不一样,陈国斌他们是老平州,不说在平州的地位,就算是省里也有很多老领导。

    现如今出这么大的事情,别说自己的那些关系没有给自己透露半点风声,就连陈国斌以前的老领导也都没有给予任何的提醒,这就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想要动一个政法委书记,说说容易,但真正要做到那就必须经过层层的调查,直到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即便是这样,省里可能也会经过慎重的考虑。

    这次的事情,先不说事先有没有调查,就是省纪委抵达平州,也没有任何消息放出,即便是现在自己知道的,也是陈国斌被带走以后,外面流传的消息,省里并未对这件事进行任何的公示,这显然是不符合程序的。

    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这次的事情是省里某些领导临时做出的决定,而且动作如此迅速,则说明上面已经掌握了足以将其带走的证据,这就更耐人寻味。

    丁兆坤并没有自己大哥考虑问题那么全面,他看着的就是赚钱,都说人从穷日子往富日子好过,可让他突然从富日子过回到以前的那种穷日子,那比登天还难。

    “那回头我交待一下,这批货暂时就先压在海关那边,等风声过去之后咱们在做处理。”丁兆坤显得有些无奈,他虽然不想放弃这次的交易,但看到自己大哥那严肃的表情,顿时也就打消了这个年头。

    丁兆龙显然没有想到这批货已经进入到海关,随即交待道“将这批货先拉回咱们自己的仓库,另外你准备一批材质还一些的货,以防咱们的事情暴露出去之后,有关部门会上门调查。”

    “一个陈国斌还不至于给让你这么紧张吧,况且咱们自己服装厂本来质量就过得了关,就算是有关部门检查也不需要担心。”丁兆坤心里的那点小心思,或许也就只有他这个大哥能够看透,将货放在海关,他随时都可以运出去,可是再来回仓库,那一切手续就需要重新办理,没有大哥这个董事长的签字,文件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给自己点了支烟,丁兆龙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愁眉苦脸,即便是之前公司资金遇到了问题,他也从未有过如此表情,显然陈国斌和罗厚平的出事,给他敲响了一定的警钟。

    在肖致远到达平州之后,整个龙昆集团就没有遇到过什么顺心的事情,他的本意是想拉拢对方,使其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可是几次尝试无果之后,他并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从陈国斌的这件事上来看,这很有可能会是肖致远的第一步行动,至于这是不是和他们有关系,现在还不得而知,但他却不得不防,陈国斌他们虽然不知道自己公司的核心问题,但却也知道不少小事,而这些事一旦被捅出去,也足够他喝一壶的。

    狠狠的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冷声说道“陈国斌和咱们之间这么多年的关系,你觉得他会不知道咱们的事情吗,如果他这次被带走,交待出什么,那咱们只能遭殃。”

    “不行我找人在省城将他给做了,大不了到时候花点钱找个替罪羊。”丁兆坤脸上满是狠色,只要是阻碍公司发展的一切因素,他都会有这样的手段去解决。

    摆了摆手,丁兆龙否定了自己弟弟的提议,道“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即便陈国斌真的吐露出什么,我相信省里也会有人让他闭嘴的,这件事不需要我们出手,你要做的就是趁着这段时间,将尾巴清理干净,另外市中心之前的那个钉子户,现在什么状况?”

    “还关在乡下呢,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反正就是不给他们离开,估计再得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乖顺下来。”这些社会上的做法,丁兆坤还是很一套的,他也很清楚,现如今随着龙昆集团的壮大,很多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做的。

    点了点头,丁兆龙长叹了一口气,道“就这样先关着吧,等咱们那边项目启动之后再看看。”

    一向在平州很高调的丁兆龙,因为陈国斌他们的被抓,瞬间变得低调了起来,甚至有点夹着尾巴做人的感觉。

    当然,这样的改变,肖致远不会知道,至少目前还没有感受得到,现在陈国斌等人已经被相继带走,留下的就是下一任政法委书记,以及市公安局长的人选问题。

    肖致远自然不希望弄走了陈国斌,在来一个和其差不多货色的人过来,那自己何必还要费尽心思的去向徐天反应那件事,至于公安局长的人选,如果肖战国在经过调查之后,没有任何的问题,那他倒是乐意推荐对方。

    从陈国斌被抓事件中反应过来的郑天明这会自然是要争取在这个位置上安排自己人,所以他主动找到了王海龙,和对方商量对策。

    “王市长,陈书记的事情想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来到对方办公室,郑天明显得非常的客气。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王海龙从对方的表情不难看出这是找自己有事,陈国斌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不过却并未太多的关注,他相信一定会有人主动找上门和自己说这件事。

    果不其然,郑天明第一个找到了自己,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王海龙表现得有些诧异,道“我也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陈书记平时很低调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被省纪委的人带走?”

    你不说,我自然也不会问,王海龙相信对方绝不会仅仅是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所以言辞间倒是有些故意为之。

    “我也很想知道,但现在谁也打听不到这其中的内容,更不会知道上面为什么会行动得如此突然,就连我们平州市委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郑天明倒是有着一定的谈话计较,他并没有着急将自己的来意给说出来,而是和对方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