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281章以身作则
    两天时间倒也很快,这段时间肖致远一直都在调查那笔资金的去向,可是一切都停留在了前任财政局长这条线索上,从资金的调动来看,前任局长将那么一大笔钱,分成了若干份,转入到了几十个银行账户。

    这些银行账户经过调查,确认就属于前任财政局长,只是让肖致远感到不解的是,这笔钱在转到了那些小张湖州,便不翼而飞,这也是目前让其感到费劲的一点。

    前任局长已经死了,而且据说是自杀身亡,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的线索到这里就被中段,想要查下去可能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而且能不能有什么线索,还不太好说。

    张玉强这两天倒也安稳,没有再给丁兆龙打一个电话,其目的就是给对方两天的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两天时间一道,他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份材料进行了打包,如果还是等不到丁兆龙的答复,那这些东西很快就会出现在市委书记的办公桌上。

    就在张玉强以为对方快要放弃的时候,面前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而在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之后,他一脸笑意的按下了接听键,道“怎么样丁总,两天时间已经到了,你想清楚了没有?”

    “事情我是想清楚了,但我觉得在我做出决定之前,咱们应该要见一面,也好让我见识见识能够让我丁家做出这么大让步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风采。”两天的时间,丁兆龙一直都没有闲着,他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而并非真的是打算放弃市中心那个项目。

    对方的要求,似乎有些出乎张玉强的意料,他没想到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之下,对方居然还要和自己见面,他自然不可能相信对方所说的那番话,两家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算是竞争对手,又怎么可能相互之间没有见过面。

    张玉强这会认为对方是在和自己耍花招,而且很有可能利用这两天时间,梳理了一下关系网,从而扭转眼下不利的局面,之所以想要和自己见面,可能就是要摸清楚自己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

    只是张玉强既然已经决定不在隐忍,那也就说明他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决心,所以在听到这番话之后,随即便笑着说道“丁总既然这么想见我,那我也不好推脱,要不丁总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爽快,那就今天晚上,平州市最好的酒店,我在那里等候张总的大驾光临。”丁兆龙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张玉强赶来,那就能够让其永远的留在平州。

    张玉强虽然不担心对方会耍什么花招,但也不会傻到真的去对方地盘见面,而且现在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一旦答应,那就是在变向的将主动权交给对方。

    沉默了片刻之后,张玉强冷声说道“丁总可能还没有弄清楚眼下这个状况,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这个电话晚打哪怕是一分钟,估计我手里的部分证据,就已经出现在了肖致远的面前。”

    “我想张总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你的目的是市中心那块地,如果你真的那么去做了,市里一定会取消我们龙昆集团的所有权,但也不见得你们鼎鑫就能拿下。”丁兆龙这番话,是经过苦思冥想出来的,他的真实意图还是想要试探对方,到底对市中心那块地有多大的把握。

    冷笑了两声,张玉强低声说道“这一次你还真就想错了,市中心那块地就算你不主动让我来,我也有办法得到,我们鼎鑫集团虽然业务比较单一,但紫荆却很充裕,你不会真觉得鼎鑫的落魄是真的吧。”

    “那依你的意思,张总想在什么地方见面?”尽管心里很不爽,但丁兆龙知道,这次的见面是无法避免的,而且他必须要弄清楚对方目前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

    迟疑了片刻,张玉强直接说道“如果丁总真要见面,那就来清远县,虽然和市里差一个档次,但至少不用担心你和我完阴的。”

    “你也有担心的时候,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的胆量,就按照你说的办,我现在动身前往清远县,回头你给我发个定位,我到了清远县之后,直接赶到目的地就行。”丁兆龙知道想要让对方来市里已经不太现实,想要见面,那就只能自己过去。

    挂断了电话,丁兆龙将自己的弟弟叫到了身边,交待道“我去清远县和张玉强见面,你带人跟在我后面,情况不对我会给你信号,到时候咱们直接将他给拿下。”

    “你怎么不让他来市里,他那种小角色还要让你亲自过去,这不是变相的在贬低我们吗?”丁兆坤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这个地步,他这两天去了一趟三不管那边,确定那几个人没有出事便直接赶了回来,所以并不清楚这些天具体发生了什么。

    摆了摆手,丁兆龙笑着说道“名声这东西只是别人对你的评价而已,最重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何况张玉强现在手里握着的东西,对咱们很不利,如果这个时候咱们太过强硬,只会将他逼上绝境。”

    “那我这就去安排,你晚点再出发。”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对方的决定,丁兆坤也就没有强加阻拦,清远县距离平州也不算太远,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便能赶到。

    正一筹莫展的肖致远,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中的文件,心思却一直放在那笔资金的事情上,如果下一次常委例会之前,他不能拿出直接有利的证据,那就会非常的被动。

    “肖书记,我在市局这边翻查丁浩那个案子的资料,发现省里来的那几位专家曾经提到过,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神经受损,如果能够及时的接受治疗,就不会产生副作用。”陈国伟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自从得到了对方的同意,让其暗查丁子健被杀一案,他便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政法委书记,而更像是一个具有多年办案经验的老刑警。

    接到电话的肖致远仔细的听着对方的每一句话,脑海里似乎浮现出那些专家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只不过这种药在咱们华夏算是违禁药品,根本不予以售卖的,而且专家在当初的检查报告中,也没有提及这件事。”

    “没错,华夏是没有,但这并不代表这种药不存在,我查看了具体的资料,发现在三不管地带便有这种药存在,服用两次之后,便能够被确诊为精神病,如果及时服用解药,那病情就会得到控制,从丁浩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就是服用了这种药,只不过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服用解药,所以才会导致现在这个状况。”陈国伟虽然刚到平州没多久,但却已经对整个案子做了了解。

    不太相信对方这样大胆的猜测,目前华夏对于违禁药品的检查是非常严厉的,尤其是从三不管地带进入到华夏的任何一样东西,都需要经过层层的识别,毕竟谁都知道,三不管是全球毒品最为猖獗的地方之一,而华夏却又是禁毒工作最为扎实的国家。

    不过凭借自己对陈国伟的了解,肖致远相信对方应该不会胡编乱造,所以他这会也是小声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道“如果真的服用了某种药物,那在血液检测中是应该能够被发现的,可是丁浩的血液检查并未发现任何的残渣。”

    “这个也是我需要去证实的,据我从资料上来看,这种药在服用了一定的时间之后,是很难从血液中被查出来的,更为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在这种药在三不管带,只有一个人会研制,”陈国伟显然做足了功课,他不会盲目的去调查一件事,也不可能轻易的去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

    听出对方似乎有着足够的信心,肖致远也就没有阻拦,道“你可以直接和省厅的同志联系,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去三不管找到研制这种药的人,但那里争斗无数,时不时的还会来一场小范围内的战争,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省厅那边不用联系了,毕竟三不管那边即便真的由省厅的人出面,也不见得就能收到效果,甚至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我这边会安排人盯着丁家俩兄弟,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会直接找你汇报。”很显然,陈国伟已经做好了一切部署,就等着出发。

    见对方将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肖致远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善意的提醒道“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据我所知,华夏不少逃犯都集中在那里,这也就意味着你的身份随时都有可能暴露。”

    “谢谢肖书记的关心,我会尽可能的快去快回,有什么消息咱们随时保持联络。”陈国伟想要亲自去三不管看看,除了找到那个人以外,自己或许还能够在那边有新的发现,上任伊始,即便自己之前的身份是省政法委副书记,但平州的情况如此复杂,自己如果不能以身作则,那又谈何去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