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375章 死结
    “我们省厅这次也会全程配合王部长的一切行动,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在追捕丁家兄弟的事情上,省厅其实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毕竟这两人离开的同时,将大量的资产进行了转移。

    尽管各方面要求的都是要将人和那些被转移的财产给追回来,但省厅知道,其实上面最希望的是将那些资产追回来,至于这两个人是否真的能够抓捕归案,那倒是其次。

    不过这种事情谁都不会明说,即便省厅的人知道这件事,他们也不会有丝的懈怠,所以这次部里安排人过来,他们也是希望能够尽快的掌握一些消息。

    王敏看到大家的表情都是如此的严肃,笑着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我这次来也只是想多了解一点情况而已,并不算是什么任务。”

    从省委大院离开之后,王敏没有任何的部长架子,直接就坐上了肖致远的车,笑着说道“走吧,直接去你们平州,我也想看看曾经的公安厅长,到底将平州发展成了什么样。”

    此刻的两人,根本就像是熟悉多年的老朋友,毕竟在江南的那段时间,他们也算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也确实够得上这样的关系,而这两个人是开车出发了,留下省厅的负责人此刻却是傻愣在了原地。

    “看来部里最近的事情也不是很多,这点小事居然也要劳烦你这个部长亲自出马?”肖致远也没有忘了打趣对方。

    王敏摆了摆手,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你知道丁兆龙一共卷走了多少钱吗?”

    这一点肖致远还真就不是特别清楚,当初他也让财政局那边做了调查,但所能查到的数字也很有限,所以他这会在听到对方的这番话之后,诧异的问道“天文数字?”

    “也可以这么说,那么多钱除了丁家这些年所赚取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从银行方面的贷款,而且据省厅这边所调查的情况来看,他们所赚取的那部分,也不全是正当的手段。”王敏并没有具体的说出这个数字是多少,但是从她脸上的表情,便已经看出了问题远比想象得要严重。

    迟疑了片刻之后,肖致远这才开口说道“看来部里安排你过来,并不是没有目的的,这件事远远要比我们之前考虑得更复杂,希望这次平州之行,你能有所收获。”

    “部里另一组人也正在和国际刑警继续在搜捕这两人,而安排我过来,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从他们的根基查到一些线索。”王敏只是说了自己此行来意的一半,因为她这次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对浙东的公安系统进行一次巡查。

    轻嗯了一声,肖致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道“刚刚我听你们提到了丁家两兄弟,在国外已经成立了公司,只是从表面上查不出和他们有任何的关系?”

    “没错,刚刚你看到的那份文件里有详细的记录。”王敏似乎有些疲劳,亦或者是坐在车上太过于舒服,所以此刻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种快要睡着的感觉。

    肖致远侧脸看了看对方,感觉到了对方语气上的变化,也就没有再开口,希望能够利用这一两个小时路上的时间,让对方好好的休息休息,果不其然,在安静了片刻之后,王敏真的就睡着了。

    之前肖致远所待的那个房间,省纪委的人正在对李斌进行着谈话,或者是因为调查工作还在进行,谈话的内容也很简单,除了将他们手中所掌握的那些证据摆在他的面前,其他的便是让其自己写交待文件。

    李斌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侥幸,他认为自己在失去了联系之后,赵国栋定然会想到问题的存在,也一定会想办法和自己取得联系,到时候自己或许还能够有机会翻身。

    只是李斌似乎忘记了一点,之前和赵国栋的通话,对方已经将话说到了那种地步,指望对方来救自己,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茫然失措的坐在办公室里,赵国栋确实在想如何向李斌传话,他不敢确定对方此刻到底交待了哪些问题,是不是已经将自己给交待了出来,如果真的如他所担心的那样,可纪委为什么又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难不成他们不担心自己和丁兆龙一样选择离开。

    正在考虑着该如何给自己换回局面的赵国栋现在已经不敢去想省长的位置,能够保全现在的地位就已经算是万幸,只是如今这个局面充满了变数,想要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

    赵国栋不是不清楚眼前的局势,就在他思绪乱飘的时候,兜里的电话不停的振动了起来,显然这是有人给他打来的电话,如同惊弓鸟一般的他随着电话的振动,也是为之一颤,显然他这个时候的确受不了任何的刺激。

    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赵国栋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道“我是赵国栋,哪位?”

    “赵副省长,不知道这么久没有联系,还记不记得我这个老朋友?”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但却又有些陌生,但听这口气一定是熟人,否则根本不可能用这样的口吻和常务副省长说话。

    赵国栋眉头紧锁,这个时候敢有人用这种口气,只会是逃离了浙东的丁兆龙,只不过这声音听起来又不像,所以他这会只能是紧皱眉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闲聊。”

    “我听说了你最近情况并不是很理想,要不你办理一下出国的手续,我倒是可以考虑接济你一下。”电话那头的人还是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反倒是带有嘲笑般的说道。

    赵国栋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到底是谁给自己打的电话,那他这个副省长也算是白混了这么多年,沉默了片刻之后,道“丁兆龙,听你这说声音想必在国外过得很不错?”

    “拖您的福,我们在国外过的还行,如果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我就能重新回到浙东,而且谁也拿我没有任何的办法。”电话确实是丁兆龙打来的,这段时间他们俩兄弟已经去了很多国家,并且在那里也都成立了公司。

    赵国栋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这段时间他也一直没有和对方联系,所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那我还得恭喜你,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吗?”

    “赵副省长,当初我被逼离开平州,甚至躲到了国外,如果不是因为我早有准备,可能现在已经在国外活活的饿死,而你为了自己的位置,口口声声说要帮我照顾儿子,可到头来却被你照顾成了死刑,你说这件事我要不要算在你的头上。”丁兆龙的情绪有些激动,很显然他对于儿子的事情,一直都没有释怀。

    之所以没有主动和对方联系,那也是因为赵国栋知道这件事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个死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不会让对方相信,更谈不上谅解,况且他自己现在的处境都已经变成了这样,也就更没有必要在那里和对方耗费口舌。

    迟疑了片刻之后,赵国栋这才开口说道“不怕你笑话,我这个副省长也快做到头了,至于你儿子的事情,那也算是他咎由自取。”

    这话一出,也就意味着两人的关系彻底的破裂,以前的那些相互合作,相互利用,也都成为了过往云烟,握着电话的丁兆龙怒声说道“本来我看在咱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想要帮你一把,至少可以让你能够潇洒的过完后半辈子,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那就等着纪委上门来找你。”

    “我劝你最好在国外能够安分一点,你的事情已经受到了燕京方面的高度重视,不管你是换了一种身份,还是其他的办法,只要你露面,那就是死路一条。”赵国栋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件事当中,但他还是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冷笑了两声,丁兆龙低声说道“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到底是你先倒,还是我丁兆龙先被弄死。”

    话是这么说,但丁兆龙难不成真的不担心吗,其实他也怕,这段时间他们尽管到处在成立公司,但心里其实还是非常的担心,以至于他在其中一个国家,花重金对他们三个人进行了一次整容。

    有钱虽然是好办事,但关键是丁兆龙很清楚自己转移出来的这些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从银行那边弄出来的不说,还有不少是自己黑色生意所带来的利润,这其中更是有普通百姓买房的预付款。

    没有人知道丁兆龙这会还能如此淡定的给国内打电话,两个小时的车程之后,肖致远直接将王敏带到了平州最好的酒店,既然对方是来了解情况的,那自然就不可能只待一天,首先还是将对方的住宿问题给解决了。

    这一路睡到平州,若不是肖致远到底目的地将其叫醒,这会估计她还得再睡,睁开眼镜的王敏,略显尴尬的说道“这段时间部里的事情确实有些多,我也是连着加了几个通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