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509章 自乱阵脚
    当初如果没有那次举报,无论是银行方面的贷款,还是那些提前交钱买房的业主,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毕竟项目一定会继续进行下去,而银行方面的贷款,到一定的时候他自然就会想办法去偿还,哪怕还清之后再次给贷出来也是一种办法。

    可市委市政府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在自己被举报的材料出现之后,几乎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查封了龙坤集团,如果不是自己提前收到消息,估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出逃,更不用说那么一大笔资金被转移。

    躲在国外的张玉强,已经得知了丁氏兄弟被抓捕归案的消息,而且也知道肖致远前往公司找自己的这件事。

    当初举报龙坤集团虽然是匿名,但张玉强却在那个时候,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向丁兆龙示威,并且暴露了自己的用意,这也是他现在最担心的一件事。

    张玉强尝试着和齐天来联系,但却再也无法联系上对方,他心里其实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现如今的他也只能继续的躲在外面,回去基本上已经不太可能。

    和当初丁氏兄弟出逃最大的不一样,或许就是张玉强这一次离开,完全就是两手空空,至少没有转移走大笔的资金,而且鼎鑫集团在银行那边,几乎没有任何的欠款。

    对于这一点,倒不是因为张玉强不缺钱,相反自从和龙腾分裂之后,鼎鑫的资金链便出现了问题,之所以现在不差银行方面的贷款,主要还是因为鼎鑫集团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取代龙坤在平州的地位。

    银行方面贷款,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依靠关系,还得看你自身的实力,张玉强能够从银行方面拿到一部分钱,但数额相当有限,而且必须要拿出等额的东西进行抵押,即便这样,到时间也必须要还清。

    在这次的事情之前,张玉强好不容易凑齐了一笔钱,将银行那边还清,原本的打算是可以再次的贷一笔钱出来,这样也可以让集团继续运行下去,至少不会出现大面积的停工现象。

    可世事不如人意,张玉强刚刚将这笔钱还清,却发生了这件事,以至于他现在根本不敢回国,更不敢和太多的人联系,他现在还不清楚市里到底调查到了什么地步,但仅仅是几个项目全部停工,也够他喝一壶。

    这个时候张玉强也不敢指望自己的助理还能够留在公司,替自己周旋,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可能不会享受道丁兆龙那样的待遇,成为整个华夏的红色通缉犯。

    被巡视组带走的齐天来,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回头的可能,他也没有打算交待太多自己知道的事情,尤其是和鼎鑫集团有关的情况,他现在只能期盼张玉强足够的幸运,否则就算自己极力的想要保住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对于齐天来而言,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便已经被巡视组的人找上了门,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原本锃亮乌黑的头发,也在这几天渐渐的变白,很明显在巡视组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的好过。

    巡视组似乎并不着急从自己的嘴里得到什么,在将其带回燕京之后,也没有对齐进行太多的问话,只是将其带进了早就准备好的房间,丢了一本信纸,让其将自己的问题写清楚,随后便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房间内的一张办公桌旁,废纸篓里面已经装满了被揉成团的信纸,显然都是齐天来的杰作,交待材料写了撕,撕了再写,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到现在面前的纸上还是空空如也。

    没有人知道齐天来现如今的遭遇,而在省城,肖致远此刻已经凭借自己的话,彻底的让老谋深算的丁兆龙乱了阵脚。

    “你真以为没有那次的举报,市里就不会对你的龙坤集团进行调查吗?难道你忘了自己儿子当初做了什么事情,而你又是怎么帮他逃脱法律制裁的,还有这些年你在平州做的那些丑陋的事情,真以为没有人敢站出来指正?”肖致远还在刺激着对方,他知道距离对方彻底的失去理性,应该还有最后的一步。

    果然,本就有些情绪激动的丁兆龙,在听到对方提及这件事之后,顿时怒声说道“那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目的就是针对我们父子,不是我自吹,那个时候市里就算要对龙坤集团进行调查,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进展。”

    “这一点你还真的想错了,市里那个时候已经有所准备,只不过关于你的举报材料出现,加速了这件事的进行,而且不瞒你说,举报你的人后来单独给我打过电话。”肖致远的话半真半假,到现在他都没有任何举报人的信息,之所以这么说,目的还是为了进一步的刺激对方。

    丁兆龙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眼神中明显有那么一丝不相信,道“这不可能,他如果和你联系,就不会选择匿名举报,而且他的手中也绝不仅仅只有这么点东西。”

    “往往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它偏偏就发生了,我觉得你失败就失败在自己太自大,总是认为自己的想法就是对的,这可能也和你的发展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有关,一切都顺风顺水。”肖致远将手中的香烟掐灭,用他那深邃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对方。

    听着对方的评价,丁兆龙又一次的闭上了双眼,这一次倒不是为了回避,而是他希望利用这样的动作,让自己尽可能的保持冷静,同时也在脑海里推测对方刚刚的话到底有多少的可信度。

    并没有理会对方的态度,肖致远接着说道“关于你的事情,我刚刚也和省厅的曾厅长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如果你将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那么久还有机会在有生之年,从监狱这个地方离开。”

    丁兆龙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坦白从宽,只是自己这个年纪,经历过监狱这么一遭,估计也被折磨的够呛,所以他希望的不仅仅只是减刑,而是能够让自己顺利的离开这里。

    “肖书记,你应该知道我的想法,离开这里才是我的目的,你觉得我在这个年纪,减刑还有什么意义吗?”丁兆龙总算是让自己恢复了冷静,他心里其实很清楚,离开没有任何的可能,但他也不愿意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摆了摆手,肖致远冷声说道“丁总,你的梦该醒了,既然我们能够将你从国外抓捕回来,就绝不可能让你轻易的离开,况且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们也不会采取这么大的动作,至于你用来作为交易的那些事情,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之所以留下来和你说这么做,就是在给你机会。”

    “肖书记回去的话,可以查一查鼎鑫集团,或许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丁兆龙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样,看似无意间说出来的一番话,实则包含了很多的信息。

    听到这话,肖致远为之一振,他很清楚对方话里的意思,鼎鑫集团不就是张玉强的公司,在来省城之前,自己倒是去了一趟,只是并没有见到对方,看来这次回去,自己需要安排有关部门对这家公司进行一次从里到外的审查。

    笑着点了点头,肖致远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走出了审讯室,这一次他也没有前往监控室,而是直接走出了省公安厅的大楼,他相信刚刚的一切,曾彪都已经看在了眼里,至于下面该怎么做,也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操心。

    坐进车内,肖致远继续尝试着联系张玉强,可传来的却还是一样的提示音,让司机尽快赶回平州,而他则是拨通了王海龙的电话。

    “王市长,地产项目那边进展怎么样,工人们的问题解决了吗?”除了鼎鑫集团,其余几家公司承建的项目,全部都交由了对方负责,肖致远这个时候自然需要弄清楚状况。

    接到电话的王海龙,这会还在和工人们进行交涉,为了避免围堵事件的发生,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他半步都不敢离开,岳父对于自己的表现已经非常的失望,很有可能会在近期将自己调回去,如果不能够将这件事妥善的处理,估计回到燕京也不会有任何的发展机会。

    如今的王海龙,已经不仅仅是在为平州解决麻烦,更多的也是在为他自己争取一线机会,他想摆脱自己那个强势的老婆,这段时间可能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一旦回到燕京,自己再想要动这个心思,可能就再也没有了那个机会。

    握着电话走出了项目现场的临时会议室,王海龙低声说道“我正在和工人们进行交涉,目前的情况不是很乐观,拿不到钱他们是怎么也不会让项目开工。”

    “这几家公司的负责人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吗?”尽管刚刚和丁兆龙的见面,对方只是提了一句,但却还是给肖致远提了个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