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603章 都是钱惹的祸
    “心态放好一点,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机会往上进一步就是因为这张嘴,凡是要多学会低调,不要有点什么想法就放在嘴上,这次来之前我和省委组织部的人也谈过,你的位置也该动一动了。”给出足够的诱惑,才能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帮你干活,这也是曾文涛一直以来惯用的伎俩。

    李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态自然不一样,能够得到曾经省委秘书长的允诺,他的心里踏实了许多,脸上的表情自然也就变得舒缓,笑着说道“能够得到曾老的扶持,自然是我的荣幸。”

    “这么多年你的努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尹瑶卿和肖致远他们只是从这里站一脚,不属于咱们浙东长远发展的目标,相信这一点你应该看得非常清楚,所以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曾文涛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自然也就顺着往下说,从而将其给稳住。

    这一招对于李斌确实很受用,他本身就非常看重自己的前途,如今有这棵大树在后面支持自己,那事情操作起来也就变得简单很多,只是李斌也不傻,他知道想要实现心中所想,那就要帮着对方将眼下的难题解决。

    单单是表态肯定毫无作用,李斌站在原地迟疑了片刻,道“曾老,今天咱们也看了不少地方,要不您先回去休息,刚好我也处理一下环卫局那边的事情。”

    “年纪大了,你这么一说还确实有些累了,李市长既然有公务要忙,那就先去,我自己回酒店就可以了。”曾文涛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事情,他这会自然不会阻拦。

    对方可是自己的仰仗,李斌怎么可能真的让对方独自回酒店,用自己的车安排司机将曾文涛送回酒店,而他自己则是直接去了环卫局那边。

    “李市长,你怎么来了?”说话的正是环卫局的负责人,此刻他的内心也非常纠结,当初这笔设备是李斌签字同意的,而且供应商也是对方极力推荐的,如今出现这样的问题,让自己一个人承担全部的责任肯定不现实。

    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李斌低声说道“你们是怎么搞的,采购设备这种小事难道也需要上报市委吗,而且有什么问题你们完全可以和供应商那边协商解决,现在事情闹这么大,你说该怎么收场?”

    “李市长,我们已经和他们进行了协商,可是对方并不同意我们退货,只答应安排技术人员过来对这批设备进行维修,不过还是要收取费用。”环卫局的负责人知道自己现在里外不是人,不出事大家都好,可一旦出了事,自己这样的小角色就需要替大领导被黑锅。

    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指了指对方,此刻两个人正站在环卫局的门口,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道“先去你办公室,然后咱们再想办法该怎么解决目前的状况。”

    “李市长,市局经侦部门已经开始对这批设备进行调查,我们内部的技术人员怀疑这批设备本身存在很大的问题。”走进自己办公室,环卫局负责人直接将之前在市委的情况说了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李斌愤怒的拍了拍桌子,道“你们这简直就是胡闹,这家供应商确实是我推荐的,但你们当初也进行了调查,包括设备样本也都进行了检测,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现在你们怀疑人家提供的设备有问题,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没错,当初我们的技术人员确实对样本进行了检测,而且对这家公司也进行了实地的考察,并没有发现问题,可我们采购回来的这批设备确实问题很大,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办法使用。”环卫局的负责人现在也很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关部门已经对当初参与设备样本检测的技术人员进行了询问,环卫局的负责人怀疑这里面存在着猫腻,只是自己并不知道而已,如果不是这批设备出现了问题,谁也不会去计较那些事情。

    可关键是这批设备采购回来之后,还在试用期便出现这么多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维修保养的费用如此之高,环卫局这边根本没有那个承受力。

    给自己点了支烟,李斌怒声问道“那你们事先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直接给捅到了肖书记那边,你知道现在这个局面我有多么的被动?”

    “不是我们捅上去的,而是郊区那条河堆满了生活来及,而且一部分已经顺着河水流入了大江,就因为这一点,肖书记才知道了整件事。”环卫局的负责人此刻已经无暇对方的身份,不管下面哪个部门来调查,他也只能实话实说,这样或许可以给自己减轻一点罪行。

    夹在之间的香烟差点没有掉落,李斌诧异的问道“你说什么?咱们平州的生活垃圾流入了大江,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我之前可是一直在和你强调,郊区那边虽然居住人群比较少,但千万不能马虎大意。”

    “最近环卫局的工人因为没能拿到前几个月的补助,都开始闹情绪,有一些甚至都已经罢工,如果不是我这边拦着,估计这件事早就捅到了市委。”环卫局负责人一脸委屈的说出了实情。

    李斌知道对方说的这个情况,之前对方倒是向自己汇报过,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狠狠的将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李斌双手托着脑袋,他要好好的想想该如何去应对眼前这个局面,情况要比自己想象得更糟糕,首先这件事不能影响到省城的那家供应商,否则就等于自己得罪了曾文涛这棵大树。

    片刻的安静过后,李斌冷声问道“你们环卫局的账户上还有多少钱?想办法将工人们的补助发下去,这件事千万不能拖,否则你更难收场。”

    “如果我们有钱就不会有这些问题出现了,专项资金被用于采购了这批设备,我们原本向财政局那边申请资金,可钱局长怎么也不松口,环卫局收取的垃圾费也已经进入了市财政。”环卫局的账户上现在倒是有点钱,但根本不够解决眼前的困境。

    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确实是让李斌比较头疼的问题,全市环卫工人的补助不是一笔小钱,这笔资金也不是他一个副市长说能从财政局那边争取到的。

    犹豫了片刻,李斌接着说道“让他们下面各县市的分局自己想办法,务必在这一天时间内,将环卫工人的补助款发下去,否则哪个分局没办到我拿谁开刀。”

    “这番话我已经给下面的负责人都说了,可问题是现在整个环卫局都没有钱,你让下面的分局怎么去发放补助款。”这不是一笔小数字,仅仅是依靠他们环卫局本身,肯定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麻烦。

    李斌面色凝重,道“你将这笔补助款的具体数额,以及下发到每个人的详细清单给我准备一份,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不管怎么样都要将这笔钱先发下去,哪怕暂且拖欠一部分也没有问题。”

    “好的,我这就让人送过来。”对方口中说的这些材料早就准备齐全,如果不是因为没钱,环卫局这边已经按照详细的清单,将补助款发放到了每个人手中。

    李斌这会在环卫局这边了解详细的情况,而回到酒店的曾文涛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休息,而是同样心事重重的坐在酒店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话,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犹豫片刻,曾文涛拨通了之前给自己打电话的那家公司负责人,道“你们给平州提供的这批设备,到底能不能经得住有关部门的验收?”

    “估计够呛,这批设备就是之前国外那家公司抵回来的,当时我们都进行了检查,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可谁知道进入平州之后就不能用。”供应商现在心里也没底,这批设备他们确实检查了,可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全部进行检查,只是抽样进行了检测,而且也没有按照相应的标准进行。

    长叹了一口气,曾文涛也只能是恨铁不成钢,这批设备的事情他多少是知道一些,当初为了索要那一大笔资金,他也操了不少心,最终钱没拿回,倒是拉回来一大批设备,这也算是一种补偿。

    当时曾文涛一再强调要对这批设备进行重新估值,以确定这笔交易中他们到底会损失多少钱,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在价值评估上就有人对自己做了隐瞒,他们根本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

    握着电话,曾文涛冷声说道“看来你们当初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去进行估值,现在事情闹这么大,有关部门也都已经介入,你们如果不想为了这点事情,而毁了大好的前程,那就只能将之前的那笔资金吐出来,并且主动向有关部门说明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