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612章 必须转院
    “院长,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而且这件事牵扯到一些机密,所以无论如何还请你慎重。”走进院长办公室之后,肖致远一脸严肃的说道。

    事故发生之后,市人医竭尽所能抢救曾文涛,甚至连院长都亲自出手了,这点让肖致远很是感动,言语之间对一院之长很是尊重。

    原本因为今天对曾文涛的抢救,院长便已经非常疲惫,如今听到市委书记如此严肃的一番话,顿时说道“肖书记,您请放心,关于曾老的情况,我们绝不会对外透露半分的,这一点我拿人格担保!”

    “院长,你误会了,我要说的事情的确和曾老有关,但不是关于他的病情,省委方面决定将曾老秘密转移至省城进行进一步的治疗。我心里没底,想要听一听你对于这事的意见!”肖致远说这番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这么做是为了避免隔墙有耳。

    显然,全程负责曾文涛抢救工作的院长,对于他的病情了解得更为详细。略作思考之后,院长一脸凝重之色,同样也压低声音说道“肖书记,曾老的情况还不适合转院,而且我们医院完全有能力对他进行治疗,为什么还要转院呢?”

    作为市人医的院长,这件事确虽给了他非常之大的压力,可一旦处置妥当,将曾老治愈,那么,无论对于医院,还是对于他的个人而言,都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伤者的身份在那耳摆着,影响力非常之大,不但市里很多官员对此非常关心,就连省城的不少大佬也很是在意。作为一院之长,他可不想错过这一难得的机会。

    肖致远一脸便看穿了对方心里所想,出声说道“省里并不是怀疑咱们医院的能力,而是曾老的身份太过敏感,转移到省城有两个好处,第一方便他的家人照顾;第二,为了安全起见。”

    说到这儿,肖致远略作停顿,继续说道“曾老的身份特殊,一场事故已让市里非常被动了,如果再出点什么事的话,谁也承担不了这责任。”

    “既然如此,那转移途中一定不能有半点疏忽,毕竟曾老年岁已高,这次受伤可以说伤了他的元气,转院的过程中存在着不小的风险,如果处置不当的话,极容易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院长一脸慎重的说道。

    省里做出的决定,一个小院长自是没有办法改变,但他还是将这事的严重性说了出来,避免出现意外状况,到那时候,可就悔之晚矣了。

    听到院长的话后,肖致远满脸郑重之色。曾文涛年事已高,又伤到了脑子,从平州转移到省城,一路颠簸,稍不留神的话,便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状况。若不是万不得已,肖致远绝不会同意他转院的。

    肖致远用力点了点头,冲着院长沉声说道“省城的医院将会安排专人过来负责转院一事,你们需要做的便是配合省城的医疗专家将这事做好。另外,曾老转院这件事一定要做到保密,除了你以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是组织要求,我希望你个人一定要慎重对待!”

    看着一脸严肃的肖致远,院长不敢怠慢,忙不迭的开口说道“请肖书记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连家人都不告诉!”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他相信,对方作为一院之长,这点组织纪律性还是有的,轻易绝不会将这事告诉别人。

    “院长,为了保险起见,你看是不是今晚就将曾老转移到特护病房去?”肖致远压低声音发问道。

    “这一点难度很大,医院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而且曾老的身份您应该也知道,前来探望的不是领导,就是老板,如果他们追问起来,医院这边很难做出解释。”院长一脸郁闷的说道。

    曾文涛的身份太过特殊,要想将他秘密转移到省城去,不为外人知晓,其中的难度非常大,院长并未隐瞒,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肖致远当然知道这其中有些难度,沉声说道“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难度,所以才提到将曾老转移至特护病房,病人住在那里,医院可以阻止任何人的探视,届时,院长安排几名固定的医护人员负责照料,这事便成了,这些医护人员必须是绝对信得过的,千万不能出错。”

    “就算这么做,也无法隐瞒太长时间,特护病房只能短暂的阻止家属探视,时间久了,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尤其是曾老的家属。”院长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想要操作这件事,中间的很多环节都需要注意。

    肖致远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们这边只要将这个消息隐瞒两到三天,到时候,你们直接告诉家属病人被省人民医院接走了就行,如果家属有任何情绪让他们直接找市委或者省里领导反映。”

    对于肖致远而言,这消息并不需要隐瞒太长时间,有个两、三天便足够了。他在说这话时,很是笃定,并无半点拖泥带水之意。

    院长听到这话后,暗暗松了一口气,出声说道“既然肖书记都已经这么说了,那这件事我接下了,可有件事我必须要说清楚了,虽然省城的医院会派来专门的医护人员负责曾老的转院,但中途真要出现什么意外,他们必须及时将人送回我们医院,以免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院长这么说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路,毕竟真要出了什么事,家属那边闹起来对他们医院也将会有很大的影响。

    肖致远上前在对方的肩膀拍了拍,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有什么事市委会替你担着,但曾老转院的前两天,如果消息被泄露出去,我可要拿你是问。”

    “这一点肖书记大可以放心,既然我答应了这件事,自然就会办好,医院这边你大可放心,明天省城方面的人过来之后,你让他们直接和我联系,到时候一切由我来安排。”院长小心翼翼的说道。

    从医院离开,肖致远给省委书记徐天发了条短信,告知对方一切安排妥当,不过为了明天转院的事情更为顺当,他不会露面,况且明天他还要迎接燕京方面的考评小组,确实分身乏术。

    回到自己的住所,肖致远长舒了一口气,这一天过得可以说是惊心动魄,曾老的车祸道现在为止还没有查出任何的线索,平州又将迎来博览会的大考,而燕京方面恰恰在这时对曾文涛展开了调查。

    三头并举,每一件都是大事,这让肖致远有种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过他却并以为意,反倒有种压力越大,动力越大的感觉。

    刚洗漱完躺在床上,床头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肖致远看了看上面的号码,随即按下了接听键,急声发问道“喂,王局长,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车祸的调查有新的进展了?”

    “书记,我们找到了肇事车辆,但并未发现肇事司机,而且这辆车是前天刚刚报失的一辆车,我们现在怀疑车祸并不简单,是有人故意要对曾老下手。”电话那头的王强急切的汇报道。

    这会,公安局长王强正在肇事车辆所在的地方,根据局里相关人员的分析,他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情况向市委书记肖致远做了汇报。

    听到这话,肖致远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冲着手机说道“曾老的身份非常敏感,这件事在没有实质性证据之前,千万不要传出去,否则又将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一点还请你们一定要慎重。”

    “目前,案件已经交由刑警队接手,我们也正在极力的寻找肇事司机的下落,但愿我们的猜测是错误的,否则事情可就真的严重了。”王强谨慎的答道。

    作为公安局长,王强当然知道这一推断不能随便说出去,否则,市局将会面临很大的压力。别说他这个公安局长,就连市委、市政府都容易陷入被动,这事关系重大,他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的想法。

    肖致远此刻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对方绝不会轻易的说出这番话,显然是有所发现,只是目前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所以才会如此的谨慎,显然也是考虑到了曾文涛的特殊身份。

    犹豫了片刻之后,肖致远低声说道“王局长,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曾老曾经任过省委秘书长,身份特殊,平州有许多人都是他的门生故吏。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等王强回答,肖致远继续说道“王局长,参与调查这起事故调查的的人,你一定要亲自审查到位,确保不出现任何意外状况,否则很容易造成消息的泄露。你作为公安局长,一定要有这方面的觉悟!”

    “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到了,所以参与调查的都是自己人,绝对信得过,而且我也和他们强调了纪律,所以肖书记大可以放心。”王强到底也是在省城混过很长时间的人,这点防范意识还是有的。

    轻嗯了一声,肖致远并不觉得自己的提醒多余,因为目前的市局并非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曾老的车祸真的是人为造成,那么无论是省企业家协会,还是曾老的那些门生,都会向市局这边施加压力,到时候万一之前的推断出现的差错,那可就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沉默了片刻,肖致远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这段时间就多多辛苦,尽快找到切实的证据。”

    挂断了电话,肖致远并没有放下心,反倒是眉头紧锁,他想不明白到底会是什么人要对曾老下如此狠手,车祸现场他去看了,如果不是曾老的车质量过硬,估计这会他这个市委书记现在就不是躺在床上休息的问题。

    难不成曾文涛的背后还有更大的一条鱼,以至于这个人知道了燕京方面有所行动,担心自己暴露,所以才会对曾老下手,这样的想法在肖致远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很快便被他放弃。

    按理说这种可能非常小,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么他完全可以选择更为稳妥的办法将曾文涛置于死地,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制造车祸这样一个不确定性太高的手段,带着这样的疑虑,肖致远进入了梦乡。

    阳光透过窗帘间的一丝缝隙,照进了肖致远的房间,给人一种清爽明快之感。

    起床后的肖致远,将窗帘拉开,阳光明媚的一天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也让他对今天开始的终评充满了信心。

    简单的收拾之后,肖致远便动身前往了市委办公室。

    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距离燕京方面的人抵达,还有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肖致远心里祈祷着这帮人不要和自己来一个微服私访什么的,那可就麻烦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肖致远接到了省城方面打来的电话,燕京考评团的成员即将抵达平州。

    做好准备的肖致远并没有特意安排欢迎仪式,他觉得过分追求这些场面上的东西,只会让人觉得是因为信心不足,所以他只是召集了市里筹备博览会的成员,外加他特意邀请的李强,在市委大院前等候着考评团的到来。

    “李总,这次陈副部长亲自过来负责考评工作,你作为他曾经的老同学,一定要帮我们多说说好话。”等待的同时,肖致远低声的向身旁的李强说道。

    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李强笑着说道“这我可不敢保证,陈海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只要你们的筹备工作没有问题,根本不需要说什么好话。”

    笑着点了点头,肖致远并没有多说下去,因为他已经看到远处驶来的一行车队,从阵势上来看,应该就是燕京考评团乘坐的车辆。

    果不其然,车辆渐渐的来到了众人的面前,在抵达市委门前之后停了下来,作为这次考评团的第一负责人,陈海第一个从车上走了下来。

    【作者题外话】四千字大章,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