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906章 不安
    略显尴尬的蔡振峰,此刻看着身旁的女人,再次被勾起了,不过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峰,才没有让他做出不堪入目的事情。

    “徐夫人这么说是不是就有些太没意思了,咱们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发生了,可见不得就一定就要负责任,你情我愿的事情,我看就没有必要养一辈子那么复杂吧,直接开个价,需要多少钱,才能交出徐局长留下的东西?”蔡振峰可不想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他需要变得主动一些。

    徐鸿发的妻子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笑着看向了对方,随后着身子来到了自己放包的桌子旁,道“可能刚刚蔡董正在兴头上,忘记了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我这里可是留了纪念,如果蔡董有兴趣,咱们一起看看?”

    蔡振峰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女人居然无耻到这个地步,比起自己,简直就是有过之而不及,这种事情居然还拍下了视频,可自己为什么对刚刚那几分钟的事情,记忆有些模糊。

    再次来到对方的身边,徐鸿发的妻子笑着说道“蔡董,我想你应该不需要让我帮你回忆一下,几分钟前你的粗暴行为吧?”

    双眼怒视着对方,蔡振峰笑着说道“徐夫人是不是将我想得太简单了,这段视频对于我来说无非就是损失一些名声,时间久了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对于你们女人来说,那可就不一样了。”

    “我无所谓,名声这东西对于我来说早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如果蔡董实在不愿意为我的后半辈子负责,那我就退一步,给我嘉恒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以后咱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徐鸿发的妻子丝毫没有任何的羞涩,哪怕这会还只是在包厢里,她的身上只是批了一件衬衫。

    按照目前嘉恒集团的总市值来说,百分之二十,那无疑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更是徐鸿发出事前,从曹美玲手中拿走的若干倍,面前这个女人看来果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蔡振峰有些肉疼,可是为了对方手中的那些东西,他不得不忍痛割爱,好在对方并不是直接让自己将这股份折现,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迟疑了片刻,蔡振峰面露难色的说道“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有些多,我权限范围内,可以给你百分之十五,而且不需要任何的过程,现在就能签协议,不过一旦签订了协议,那我需要看到你手中的东西。”

    “百分之十五没有问题,老徐留下的东西我自然也会给你,我一个弱女子如果没点护身符,哪敢来和你们这样的大人物见面,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给我了我百分之十五,蔡董好像手里也没有多少嘉恒集团的股份,如果这个时候集团其他董事提出重新选举新的董事长,你似乎一点发言权都没有。”徐鸿发的妻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对方,心里不用提有多么的高兴。

    听到这话,蔡振峰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道“徐夫人,你如果这么说,那我想咱们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谈下去了,老徐的事情你大可以向公安说明,看看到时候他们是相信你说的话,还是我的言辞。”

    徐鸿发的妻子脸色明显有些动容,她很清楚面前这个男人的手段,真要是将对方逼急了,那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今天她这么做,其实有些冒险,但好在前面的一切都在按照自己所设想的方式在进行,如今就只剩下最后一步,尽可能的从对方手里拿到更多的钱。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徐鸿发的妻子缓慢的穿起了身上的衣服,毫无神采的说道“那咱们就试试,都说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倒是想要看看堂堂云川省著名的慈善家,企业家,那副不为人知的嘴脸昭告天下之后,你是不是还能够如此镇定的坐在这里。”

    被一个女人如此威胁,又岂是蔡振峰的性格,一把将正在穿衣服的徐鸿发妻子拉到了自己的身边,道“你似乎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这里可是嘉恒山庄,我可以悄无声息的让你从这消失。”

    “是吗,那就麻烦蔡董快一点,我也很想看看你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女人一点也没有担忧之情,也没有去顾忌被对方扯下的衣服,就这样毫无畏惧的看着对方。

    刚刚还恶相十足的蔡振峰,此刻心里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对方如此信心十足,显然是来之前做足的准备,他现在明白自己似乎低估了面前这个女人,有些懊恼,但为时已晚。

    气氛就这样一直僵持着,显然蔡振峰也在进行了思考,对方提出的要求确实有些过分,过分到足以让他也很犯难。

    片刻过后,蔡振峰终于放低了自己的姿态,道“你赢了,不得不说,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和我如此强硬提条件,却毫发无损的人,不得不说徐局长真的是找了一个好老婆。”

    “蔡董这话可是有些不妥,你看我现在这样,像是毫发无损吗,老婆再好,也不如外面的野花香。”见对方的气势弱了下来,徐鸿发的妻子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当然,女人却不会真的就此放松警惕,这些人向来喜欢秋后算账,她可不想有命拿钱没命花。

    没有再去理会对方是否穿衣服,蔡振峰自顾自的点了支烟,道“股份的事情我做不了主,也不可能全部给你,不过我可以将这些股份折现给你,另外每年你给你从这个山庄拿到百分之十的分红。”

    “早这样咱们也就没有必要撕破脸来谈,好歹刚刚也算做了一回夫妻,相信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往我的账户上汇钱,我希望这笔钱能够尽快到账,什么时候钱到账了,什么时候你就能拿到东西。”女人的心思还是非常缜密,她担心自己将东西交出去,万一离开不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蔡振峰猛然将手中仅吸了两口的香烟掐灭,道“这笔钱不是小数目,周转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够做好自己的事情。”

    “你放心,只要能够看到钱,该你的东西我自然会归还给你。”女人此刻也没有心思和对方继续纠缠下去,事情谈的已经差不多,而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目送着女人从包厢离开,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蔡振峰这才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在了面前的餐桌上,不知情的服务员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胆战心惊了走了进来,在看到包厢里面的场景之后,随即又退了出去。

    “让你们曹经理过来。”蔡振峰看到了服务员的身影,冷声的吩咐道。

    本想退出去的服务员,在听到了对方的这番话之后,随即小声的说道“曹经理有事情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那就去给我打电话让她回来。”蔡振峰此刻正在气头上,刚刚被女人压制的一肚子怒火,此刻正愁无处发泄,也怪这个服务员倒霉。

    没等服务员出去,蔡振峰随即冷声说道“算了,我自己给他打电话,让人过来将这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从包厢离开,蔡振峰拿出手机,拨通了曹美玲的电话,只是里面传来的声音却让他有些诧异,居然关机了,这是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不管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用来联系的电话,一直都要保持畅通。

    蔡振峰有些难以置信的又打了几遍,可传来的都是一样的回复,直到这会,他才意识到情况似乎真的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控制。

    最初安排曹美玲担任这个山庄的经理,蔡振峰本想以此来控制她身后的那个大人物,而这些年效果确实也非常的理想,只是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曹美玲这些年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早就已经超乎了他的预计。

    不知道曹美玲的离开,是偶然还是早有安排,如果是偶然,倒也好解释,可如果是早有安排,那就意味着她背后的那个大人物要选择放弃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这可是一个极为不好的信号。

    从手机里翻到之前和自己联系的那个号码,蔡振峰尝试着拨了过去,没想到居然通了,没过多久,电话里便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曹美玲被我安排出去旅游了,在山庄做了这么多年的经理,却一直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你这个老板很不称职。”

    “没办法,如果不是曹经理,山庄也不会有今天的规模,这一切可都是她的功劳,我倒也很想给她放假,可山庄这边却离不开她。”和这样的人物谈话,每一句都必须小心谨慎,对方如此直接的说出了这件事,蔡振峰一时间倒也不好追问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片刻,道“你先将平山的事情处理好,不要被人抓住什么把柄,至于曹美玲,旅游一段时间自然还会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