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邀请函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封印葫芦
    “什么?”对于张婴的话,慕容白先是一惊,接着平复的心中翻腾的气息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哈哈。几位你们在聊什么呢?我是此地的妖王,有事情可以告诉我,我王大锤一定帮你们解决。”看到了几个人正在说话,为了显摆的王大锤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并且拍着胸口,对着几个人说道。

    “滚~”

    杨广看着王大锤插嘴直接一道怒吼“再敢在界主和朕说话的时候打扰我们,朕就杀了你。”

    “吼~”在旁边的猫妖同样配合的也是一声怒吼。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王大锤的的脚在这一刻如同化作风火轮一般,瞬间跑到了十米开外,瑟瑟发抖起来。

    朕?

    这个家伙是个皇帝?

    唐皇?

    不可能。

    应该是其他国家的皇帝。

    而且另外站在一旁的那一位地位更高。

    慕容白皱起了眉头。

    “慕容白,你还有的选择吗?”王大锤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虽然你是主角,可是张婴懒得搭理,打个比方要是韦小宝那种主角你会搭理他吗?所以张婴直接对着慕容白问了起来。

    慕容白听到后沉默了。

    对于慕容白的沉默,张婴并没有催促,而是和杨广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接着张婴的下一句话算是彻底的扰乱了慕容白的心。

    “隋帝,这是大唐附近一个小镇的缩影,与你大隋比如何?”

    隋帝?

    大隋朝不是灭国几十年了吗?

    他是杨坚?

    还是杨广?

    或者是杨家的后人。

    杨广先是仔细的观察着小镇的情况,接着回答“如果说真的要比治理的话,我不如李世民,但是我会尽我所能去做好。”

    “话不能这么说,世家的问题太过复杂,要说这个你比我清楚,而且他又何尝没有拾人牙慧的嫌疑,所以你不必妄自菲薄,不过慕容白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张婴先是对着杨广解释后,然后又转向了慕容白。

    二人说的话实在是太诡异了,慕容白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回答“你们帮我,而我又需要我做什么?”

    对于慕容白的直接,张婴、杨广二人相识一笑。

    接着杨广上前一步,一道魔头突兀的从慕容白身后出现,冲进慕容白身体并且透体而过,并带走慕容白身上的所有魔气钻入了杨广体内。。

    “啊~”慕容白因为受到冲击,一个跟头把其带翻在地。

    “混蛋,你们这是要对慕容公子干什么?”

    “不得对慕容公子无礼。”

    “不得侮辱我们男神。”

    本来正在喊着慕容慕容我爱你的几个女子首先不满意了,纷纷摇着手中的横幅抗议起来。

    看到就连女子都有勇气抗议,镇民们也是纷纷挥舞着拳头抗议起来“不得伤害慕容公子。”

    “王大锤干掉他们,为慕容公子报仇。”

    听到了这句话,放佛点燃了导火线一般,镇民们一同大喊“大锤,快点抽这两个外来的。”

    “大锤,大锤,打架不愁,人有打手,我有大锤。”

    听到了镇民们的口号声,王大锤顿时装起了缩头乌龟躲了起来。

    开玩笑,那么凶残的妖怪现在都和小猫咪一样蹲在那里,你们让我去送死,有没有搞错。

    “大锤,大锤,打架不愁,人有打手,我有大锤。”

    看到王大锤还是没有出现,镇民们还以为王大锤没有听到,试图用更大的呼声唤起王大锤。

    正在王大锤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

    “咳咳。”

    似乎是喊声太大惊醒了昏倒的慕容白,趴在地上的慕容白先是一阵咳嗽响起,接着慢慢的爬了起来。

    看到慕容白清醒后,村民们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我的心魔…消失了。”慕容白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好像一下子好了一般。

    身子不虚了,腰也不痛了,走路也有劲了,虽然法力还是没有恢复,但是身体状况的好转还是令慕容白松了一口气。

    毕竟,能多活一天,谁愿意提前去死?

    看到慕容白恢复,张婴道“好了,心魔的问题解决了,下面我们来说诅咒的问题。”

    “诅咒。”见到对方给出的提示,慕容白也从惊喜中清醒了过来。

    没错,还有诅咒需要解决,如果诅咒解决不了,他也同样没有几年好活。

    一个人在自己将要必死的时候,大多数虽然害怕死亡,但是也有不少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并不畏惧死亡。

    可是如果你先是给了他百分之百活下去的希望,再让他去选择死的话,那么只要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因为只有经历过,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带我们去取封印葫芦。”

    “封印葫芦,你们找它?不行,里面封印了一个大魔,如果他跑出来了,后患无穷。”

    “切。”张婴听到后笑了出来“其实他早就跑出来了。”

    “这不可能。”慕容白听到后有些癫狂起来。

    看到慕容白激动的情绪,张婴上前一步“有人放他出来了,你不用问谁,就是这个镇的人,我们过去不过是吸收他的魔气而已,你知道的,我们找的到封印之地的。”

    听到了张婴的话,慕容白又沉默起来。

    一阵纠结之后,慕容白脸色苍白的转身向着镇子中央走去“跟我来。”

    镇民们看到慕容白带着二人离开,也急忙一同跟了上去。

    石牛镇的中央,一道道由石阵组成的玄妙阵法,由八角攒尖式布局而成。

    “此阵法由我祖先布下而成,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

    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故此再加上人间善意不但灌注而入其中,借以驱动之阵法能量。”

    慕容白带着二人一边着阵法中央走去,一边解释对着二人起来。

    “可是从我父亲那一带开始,封印则是越来越松动了,阵法的能量也是越来越稀薄,因为我常年住在这里,所以我才会不知不觉什么时候产生了心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