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奸臣 > 第七十七章 不关我事
    “所以谁能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唐宁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徐宁,又看了看一脸不忿的唐温,拿食指敲了敲桌子道“你们俩最好能给我个像样的解释。”

    说话间,刘依儿也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拎着个鸡毛掸子,来势汹汹。唐宁给她使了个眼色,她这才哼了一声,把鸡毛掸子往桌上一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冷冷的看着唐温。

    如果打有用的话,唐温早就改邪归正了。但对于这孩子来说,一顿胖揍似乎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效果。

    “他撞我!”唐温指着徐宁说道“我在路上走的好好的,他一下子撞过来,把我撞翻了,他存心的!”

    “哦。”唐宁点点头,看向徐宁道“你呢?这件事在你眼里是怎么生的?”

    “弟子方才从您这儿借了本书走,离开的时候在路上翻阅,没有注意前路。不过院子里的小路很宽,弟子又是贴着边走的……”徐宁说到这,瞅了眼唐温道“弟子确实有一部分责任。”

    “你的意思是,剩下的部分就是唐温的责任了?”唐宁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问道。

    “明明是他找我的茬,这根本不是我的错!”唐温大叫道。

    唐宁瞥了他一眼,闭嘴二字虽然没说出口,但却已经都写在了眼睛里。

    唐温不怕打他的刘依儿,但对唐宁却十分畏惧。一个冷冰冰的眼神看过来,唐温就乖乖的闭上嘴,低头看脚尖。

    叹了口气,唐宁道“既然你们俩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认为你们俩各自要负一半责任,没问题吧?”

    “不关我事啊父亲,是他……”

    “弟子甘愿受罚。”

    唐宁也没理会在那大呼小叫个不停的唐温,而是对徐宁说道“为师就罚你这几日帮你二师娘清算账务,并且在接下来的这半个月里,你每天都要负责照料马厩中的马匹。

    不论是吃喝还是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都由你来负责,清楚了吗?”

    “弟子清楚。”

    “那就回去吧,从明天开始执行。”

    “是。”

    徐宁说罢,就朝唐宁施了一礼,又朝刘依儿施了一礼后,这才出了门去。

    那边唐温还在抱怨不是他的错,待徐宁把门带上后,刘依儿终于忍无可忍,怒道“你还牢骚?徐宁才来了两个月,你跟他已经打了四起架了。

    除了第一次之外,你每次都说不是你的错,那错的就都是徐宁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是没做点什么,徐宁他怎么会跟你动手?”

    唐温正要开口

    狡辩,唐宁就伸出一只手道“好了好了,别吵了。本来外面那群书生就把我搅得心烦意乱,现在家里也不安宁。”

    刘依儿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明明前几天晚上还跟自己说,说他想通了的什么鬼话,到了今天就不作数了?

    不过她又想起那晚唐宁耍酒疯,到嘴边的话又让她咽了下去。唐宁虽然大多时候不着家,但那也是因为他要在外领兵作战,并不代表他心里没这个家。

    刘依儿这一次愿意相信唐宁能用自己的方式把唐温的问题处理好。

    于是她想了想,起身道“我还有事情要做,先走了。”随后她走了两步,指着被她放在桌子上的鸡毛掸子道“这东西我给您留下,您说不定能用上。”

    唐宁笑了笑,目送刘依儿出了书房,这才转过头看着稍显紧张的唐温。

    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唐宁舔了舔嘴唇道“唐温啊唐温,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太引人注目了?”

    唐温没吱声,唐宁就继续说道“孩子,你知道你爹我是咱们大宋国的将军,这么多年下来,我也跟周边各国的名将,猛将们打过不少交道。

    你知道我在他们身上现了一个什么共同点吗?”

    “什么?”

    “那就是他们如果要当着你的面耍刀弄枪,那就一定代表着他们背后有人随时准备放冷箭。

    你也一样。

    你小子自打我回来之后就净做些惹人注意的事情,听你娘说,在我回来之前你还没这样?”

    唐温又不吱声了,他依旧是低头看脚尖,只不过唐宁这一次在他身上现了一些紧张的迹象。

    无声的笑了笑,唐宁板着脸道“所以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

    “这次跟徐宁之间的矛盾究竟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是他存心找茬?”

    “他……”

    “说实话。”

    “孩儿没看路,或许不全是他的原因……”

    唐宁叹了口气,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放在腹部,抿着嘴道“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跟徐宁打架之后我对你说了什么?”

    “……”

    “我说身为一个男子汉,做错了事情不要紧,最主要的是有担当。你做错了,你就承认,这有什么的?非要等到退无可退了,才知道讲实话……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你娘,你觉得谁还会给你机会,让你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呢?”

    “……”

    “我

    本来觉得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但是唐温,现在的你让我太失望了。

    我也不知道以你现在的年纪能不能听懂我在说什么,但我觉得既然你的大姐,你的二哥都这么让人省心,你也应该向他们学习一下才是。”

    “……”

    “不说话?是不愿意说话,还是无话可说?”

    “……”

    凝视了一阵子唐温之后,见他还是那副一言不的样子,就叹了口气道“唉,本来想找你好好谈谈心,但今天不是时候。

    就这样吧,你三个月的例钱没有了,接下来这一个月你都要每天早起帮家里人一起打扫卫生。比如清扫庭院,打理假山一类的事情,你都要跟着一起做。

    如果让我现你偷懒,那就再加一个月,明白了吗?”

    “……”

    “明白没有?!”

    “明白了。”

    “去吧。”唐宁摆摆手,唐温便快步离开。站在门口瞅了眼唐宁,才把门关上离去。

    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没等唐宁缓一会儿,关泽又来了。

    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关泽问道“侯爷,现在方便吗?”

    唐宁揉了揉脸,闷声道“进来吧。”

    得到了允许,关泽便推门而入。

    “侯爷,外面那群读书人都在等着呢。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摆了三间茶棚了,还是坐不下。看这样子,他们不见到您是不准备走了。

    您看,您是不是最好见他们一见?”关泽打量着唐宁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知道家主为了唐温的事情已经够烦心了,遥想很多年以前,小石头在润州把他揍了一顿,唐宁跑来善后的时候,关泽无意间在某一天现唐宁站在梦溪上游一边朝溪水里撒尿一边大喊。

    “而且现在还不停有人从东京城里边赶来。”见唐宁没什么反应,关泽便大着胆子补充道。

    唐宁用两只手使劲揉了揉脸,深吸一口气道“好,那就先见几个。带他们到前厅,我一会儿就到。”

    “是。”关泽施了一礼,便从脑后抽出折扇打开,一边扇风一边离开了。

    天气这么热,也不知道这些读书人哪儿来的心思顶着这么毒的太阳跑过来……他们都不用赚钱,不用吃饭的吗?

    去正堂前,唐宁在后院洗了把脸。还特地找李子帮他选了身看上去会有些威严的便服穿上,这才背着手往正堂走去。

    当他进入堂内时,已经有三五书生坐好了,关泽正在一旁陪他们说话。

    妙书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