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侦探异闻策 > 第4章 催眠
    审讯室之内,东旭默默地看着四周。

    这审讯室,不是很大。看着,也就是长三米,宽两米,六个平方大小左右。在最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张桌子。隔着桌子,又放了两张椅子。其中一张椅子很平常,另外一张椅子上面,却是有着一条活动铁条,专门用来束缚嫌疑人用的。

    除此之外,就只有在东旭的右侧,有着一面大大的玻璃。这玻璃,东旭不用去看,都知道,这是一面单面玻璃。在这玻璃的后面,肯定还站着一大群人。

    而在东旭的身后,在那门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台录像机在那里。只不过,这一台录像机,还没有启动。这是用以来辅助证供的,总不能随便在纸上写什么,就信什么吧。现在科技一直在进步,有些情况,也是要与时俱进的。

    “嘭!”就在东旭打量着审讯室的同时,审讯室的房门,也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两个警察,以及,一个被他们夹在中间的犯人。

    之前,东旭看过照片,知道这一个犯人,就是重栋。

    重栋的个子,很高,看样子,约莫有着一米九左右。浑身上下,都是壮硕的肌肉,他身上那一件宽松的衣服,也出现了紧绷的感觉。

    而其脸庞,偏大,看着就像是一颗巨大的鸵鸟蛋一般。其五官挪位,双眼很大,胡须和鬓毛茂密,连城了一片,就仿佛是燕赤霞一般。

    只可惜,这么壮大的一个汉子,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凶神恶煞,不怒自威,走在路上随便碰到一个人,都是对面先道歉的那一种。

    只不过,重栋现如今,却已经是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东旭透过他那双眼睛,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很是麻木,空洞。

    这倒也符合一般的激情犯罪的凶手特征!

    一般激情犯罪,也就是俗话说的冲动犯罪的凶手,在犯罪的时候,都是被自己的情感所左右的,他们并不是想要成为犯人。而之后,等到被抓了,再过了一段时间,渐渐从这情感模式中退了出来之后,就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而往往,之后凶手就是重栋现如今的样子。

    不过,重栋之前刚被抓的时候,还觉得沐预给自己带了绿帽子,所以,就算杀了他,他也不觉得自己错了,还很是嚣张,很是不配合。一直到,确定了沐预和他老婆,一点关系都没有之后,他这才,整个人傻愣了下来。最终,变成了现在这一副样子。

    那两个年轻警察将重栋固定在了东旭对面的椅子上之后,就直接出去了。在这期间,并没有看东旭一眼。说真的,东旭不是侦探,但却出现在了这里,着实让他们很是不爽。要不是隔壁的房间,邹明正在看着这一切,说不定,他们都不会配合的。

    “重栋,你好!”东旭看着重栋,眉头微微一挑,其双眼看似平静,但其深处,却隐含着一抹怒气“我是被你杀死的沐预的朋友,我叫东旭。”

    “你说,什么?”或许是听到了“沐预”这一个词,重栋头抬了起来,其眼中隐隐恢复了一丝神色,发出了很是沙哑的声音。

    东旭艰难出声“我是沐预的朋友,就是被你杀死的那一个人的朋友。”

    “对……”重栋闻言,双眼一红,眼眶顿时布满了液体“对不起,我……”

    “你别多说了,虽然你杀死了我朋友,但我认为,你并不是最终的凶手。”东旭的一只放在桌面下的手指微微在颤动着,一脸淡漠地看着重栋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让我对你进行催眠,如果你真的不是最终的凶手的话,说不定,等我们抓住了那一个人之后,你的刑罚,会少点。”

    “你,说的是真的?”重栋闻言,声音大了几分,也不再那么沙哑,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明亮之色。

    东旭冷声说道“是真的,但前提,是我的猜测没错,真的存在了那么一个幕后真凶。不然的话,你的下场如何,估计也不用我来科普了吧。”

    重栋重重地点头说道“明白,明白。”

    这要是幕后有一个真凶的话,那么,这一切是他设计的,重栋这,顶多算是小棋子,罪责不会很大。估摸着,进入个二三十年,如果在里面表现良好的话,可能十几年就能出来了。

    但如果,这幕后什么人都没有的话,就算重栋是一时冲动杀人,但估摸着也要终身待在里面了。如果表现良好,无期变有期,等他出来了,怕是已经过去三四十年了。

    别说那时候,他的年龄很大,就单单说,能不能融入那一个时候的社会,都是两说呢。

    不少的人,在里面待了几十年。进去的时候,大家还在用座机,等出来了,大家用的,都是5/6g手机。他们,严重地跟社会脱节了。

    而且,年龄太大,找工作,不好找。大多数的公司,就算只是找个看门的,也不会找一个出来的人。而干体力活的话,说真的,那一个年纪,也没人敢要。真万一出事了,工地方面岂不是一阵手忙脚乱?

    曾有人统计过,在里面待了几十年出来的。有万分之一,可以重新融入社会,诞生下的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下场都不是很好。大多数,都是自我了断了。

    “嗯,很好!”东旭漠漠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拿起了一旁的耳麦,朝里面说了一声“邹队长,麻烦你叫一下你的同事,先闭上双眼,别等下一起被我给催眠了。”

    “好!”从耳麦里面,传来了邹明的声音。

    东旭交代道“另外,等下你们声音通道,也要先关闭了。大概在三分钟之后,再打开吧。”

    “好!”邹明那边说完之后不久,这耳麦里面,就传来了一阵嘈杂的电流声。

    东旭默默地看了一眼这耳麦,然后,将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和一个怀表,将他们放在桌上之后。又走到了门边,将那录像机拿到了自己的身边,同时调整了一个角度之后,这坐稳了,将那一个小盒子打了开来。

    一打开这一个小盒子,一股淡雅的清香,就从里面飘了出来。这是一种可以用来安神、凝神的熏香,晚上要是睡不着的话,也可以用一下,可以加强睡眠质量。

    这几乎是催眠的标配!

    只不过,每个催眠师用的种类和量,都不同。多了,容易让人睡死过去,少了则是没有效果。这无论哪一种,都不适合用来催眠。

    现实中的催眠,是非常麻烦的。第一,要这种特殊的药物辅助才行。第二,需要被催眠者的配合。第三,需要催眠器物(大多数用的是钟摆)。三者结合之后,才有一定的催眠成功率。

    至于那种和小说电影里面一样,随便打一个响指,就能够把人给催眠并控制住,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的。不是没有,但存在于梦中。

    真要是有那种级别的大佬出现的话,对于这一个世界,那就是一场灾难。因为,没有人能够抗衡他的响指,他的一个响指,将是如同潘多拉魔盒一般的存在。幸运的是,目前国际上最强的催眠大师,也做不到这样。

    “……”在东旭的催眠之下,在重栋的极力配合之下,其双眼微微一眯,就进入了似睡非睡的催眠状态了。

    “呼……”东旭见着这一幕,也是松了一口气。催眠是有成功率的,这一次,能够一次性成功,也算是省了他不少的功夫。之后,东旭身子微微一倾,一只手小心地划弄一个开关,打开了录像机。

    “说一下,你第一次听到你老婆出轨的时间和地点……”东旭开始了例行询问,而另一边的重栋,也在东旭的催眠下,开始回忆,并说了出来。

    ……

    在这审讯室的隔壁,玻璃的后面,是一间小小的空间。其在门的左右两边,都是一面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隔壁的场景。其中,在左边的这一面玻璃后面,就是东旭和重栋。

    而除了玻璃之外,就只有在两面玻璃前的办公桌子,其上摆放着很多的显示屏,在那上面,显示着的,也是东旭和重栋的身影。

    在过了三分钟之后,所有人也都是睁开了双眼,其中一个人直接打开了声音通道,然后,就一脸吃惊地看着隔壁发生的一切。

    催眠这事情,他们不是没有听说过,而且,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但是,真正见到的时候,却也免不了一番震撼。在东旭的审问下,他们得到了不少的情报。

    “队长,您说,要不,把这一位东旭先生,招进来吧。有他这催眠功力的,我们只需要看谁嫌疑大,拉回来一阵催眠,就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凶手了……”就在这时,站在邹明身边的一个女警,一脸兴奋地说道。

    “这……”邹明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抹意动之色,不过,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抹苦笑之色“不,还是算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