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侦探异闻策 > 第122章 居然是那个人
    原本谭才以为,自己去到了沙城香茗,应该能见到人了。但谁知道,等他到了沙城香茗的门口之后,却是发现,现在太晚,沙城香茗已经关门了。甚至,就连沙城香茗的四周,也全都关门了,一时间,没人走动,显得此地,仿若一片诡域一般。

    “铃铃铃!”就在谭才看着这一幕,皱了一下眉头,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人戏耍之后,叹了一口气,打算驱车回去的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

    谭才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正好是之前打电话过来的那一个人。虽然眉头紧皱着,但谭才还是拿起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谭才隐含着怒意说道“你这是在耍我吗?沙城香茗已经关门了。”

    “自当不敢耍谭大律师的,我已经看到你出现在沙城香茗的门口了。但还请您,下车之后,朝着沙城香茗的左边而去,直接拐进第一个巷子里面。”电话里头,又传来那个男子的声音。

    谭才冷哼道“你觉得,我还会被你骗第二次吗?”

    电话里头那男子不咸不淡地说道“如果谭大律师认为我在骗你的话,尽管可以驱车离开。但如果谭大律师还想要那七位数的收益的话,还请你进来小巷子里。”

    谭才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他发现,那个男子已经挂断了电话。其目光顺着夜光,落在了沙城香茗的左边,也正是他的前边的那一条小巷子,渐渐沉默了起来。

    沙城香茗位于郊区,这里的监控摄像头并不完善,所以,他一旦走进了小巷子里面,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神仙也难以救他。只是,谭才一想到那七位数,最少也是一百万的钱款,脸上就露出了些许的纠结之色。

    “罢了,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拼了!”谭才目光瞥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里正好是他的录音笔所在的地方,咬了咬牙,启动了录音笔之后,就直接下了车,朝着那小巷子走了过去。

    暗,无比的黑暗,这是谭才的第一感官。但是,为了那钱,谭才还是朝着那阴暗的小巷子走了进去。只是,他还没有走多久,就已经直接被敲晕了。

    “唔……”不知道过去多久,谭才这才悠悠醒了过来,只不过,谭才这时候已经发现,自己的脑袋上,套着一个黑色的袋子,遮挡住了他的视野。自己的双手和双脚,也被绑住了。

    “谭律师,醒了?”谭才听着这声音,顿时就听出来了,这就是之前在电话中,跟他说话的那个男人。

    谭才苦笑道“没想到,我还是中计了。也是,都怪我财迷心窍,怎么可能会有人要跟我做这么大的生意,还要约我进小巷子里面呢?”

    “不,我的确是想要和你做生意。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让你看到我,同时,我也不能让你知道这里是哪里。”

    “做生意,还有这样的?”

    “怎么没有呢?你这不就遇到了。”

    “那你想要做什么生意?”

    “我听说,有一个沐语禄的人,在你这里留了一份遗嘱。”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就回答,有,还是没有,就行了。”

    “……有。”

    “很好,我不管这个沐语禄留的遗嘱到底是什么,我希望你改一下。”

    “这不可能,我作为律师,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这可,由不得你。要你改的遗嘱内容,等下,会放在你的面前,酬劳,是一百万。到时候,会放在卡里,至于密码是多少,等你完成了,我自然会告诉你。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不做,但如果你这么选择的话,你就要跟你女儿嘱咐一下,让她平时上下学的时候,都小心一点了。”

    “祸不及家儿,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但我求你,别碰我女儿。”

    “瞧你这话说的,只要你肯帮忙了,我自然不会动你女儿的。但如果你不肯帮忙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你……”

    “好了,话呢,就说到这里了。时间呢,就给你三天。三天之内,你要是不能完成我要你所需要帮忙的内容的话,那对不起了,这个世界上,意外是很多的。”

    谭才听到这里只有,明显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到,后脑勺又是被人打了一下,然后,他就晕过去了。等到他再次醒过来之后,却已经发现,黑色袋子没了,束缚着自己手脚的绳子,也没了。现在,也已经是天亮了,看天色,应该是在五点到六点之间。

    他现在,自己就刚好倒在了小巷子里面,四周也没有人来,而在他的身前,则是放着一份小小的文件袋。如果不是这文件袋,他怕是要以为,之前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在做梦而已。

    看着这一份文件袋,谭才沉默了一下,随即,默默地站了起来,并将文件袋捡了起来,走出了小巷子。其后,他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车子,朝着车子走了过去。

    坐在了车上,谭才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袋,脸上露出了一抹纠结之色,但最终,还是打开了这一个文件袋,那里面的东西,并不多。一份资料,一张银行卡。

    资料上所写的,是一个名为“东旭”的大学生,准确来说,这些资料都很详细。例如他以前的经历,又例如,他现在的联系方式,以及兴趣爱好。而在这资料的最上面,还有着一张纸,那并不是资料,而是昨晚那个人留给他的信息。

    “我要让沐语禄的遗嘱的最终受益人,改成‘东旭’。这件事成功了,银行卡的密码,我自会告诉你。”这,就是那个人想要他做的事情,谭才握着这些资料,陷入了沉沉的沉思。

    他作为一个律师,是有自己的底线的。这上面要他做的事情,很明显,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了。可是,他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人说的话,一时间,又沉默了下去。

    一边是自己的职业操守,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他陷入到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