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侦探异闻策 > 第195章 图老那些年的二三事
    “老图这事啊,还要到上个世纪后半叶说起……”在他们走出了四合院的同时,慕老也是开始缓缓回忆起来。

    一个世纪,以五十年划分,前五十年是前半叶,后五十年是后半叶。慕老和图老往上一数,也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历史,肯定都是从后半叶开始讲起的。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味觉比较灵敏的普通人,而老图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学徒而已。厨师这一行啊,别看着表面像是很风光一样,但背地里,其实都是非常辛苦的。用戏剧的那一句话来形容,就再确切不过了,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那一年,我十五岁,老图十六岁,他有一个师妹,也同样是十五岁。我还记得,我和老图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是老图的父亲兼他的师父,要他做出一道出师菜。然而,他做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有一次,他正在做的时候,我路过了。他邀请了我,我也吃了,凭借着我的味觉,我吃出了他菜里的不足之处。就这样,在我的帮助下,老图终于出师了。”

    “原本的情况下,老图的师妹,是要嫁给老图,因为那时候,他师妹是他父亲捡回来的,所以,他父亲也算是他师妹的父亲。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然而,造化弄人。在他们想要成亲的前七天,老图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因为出了白事的关系,所以,他们这亲,也暂时结不成了。”

    “再后来,四周的八大姑七大姨都在嚼舌根,一个两个都在背地里数落着老图的师妹,说是她克死老图的父亲。虽然老图并不在意这些,但她师妹很是在意,于是,最终老图带着她师妹离开了。”

    “再后来,老图和她师妹开了一家小餐馆。虽然餐馆面积不大,但毕竟老图已经出师了,手艺也不算差,所以,餐馆的客人,也算是源源不断。而这其中,就有一个四岛国的人。”

    “到了后面,本来老图的父亲都已经死了一年多了,他和她师妹也打算再一次成亲了。反正,在这一个陌生的地方,也没有人认识他们。”

    “可是,谁知道,造化弄人啊。她师妹在要成亲前的一个半月,被检查出了天花。天花在那一个时候,算是半绝症。因为,有些地方,可以医,有些地方,却是医不了。”

    “偏偏,以东鲲岛那一个时候的医疗水平,根本医治不了天花。换言之,身处于东鲲岛之上的他们,在那一个时候,就是得了绝症了。”

    “但是,后来,有一个四岛国的人出现了。那是原本他们餐馆的顾客,很是喜欢老图他的师妹。但很可惜,因为老图和他师妹互相喜欢着,所以,他也就没有插手的余地。”

    “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老图他师妹得了天花的事情,他说,他想要带着老图他师妹回四岛国。以四岛国那一个时候的医疗水平,却是有可能治愈天花的。”

    “最终,老图同意了。由于天花致死率很高,所以,他们也没有太多的磨蹭。在那之后,他们三个人去了四岛国。但是,一个月后,老图自己独自一个人回来了。他并没有说他师妹怎么了,他也并没有跟别人提起在四岛国的事情。在那之后,老图终生未娶,一直到现在。”

    慕老一边走着,一边慢慢地说着,等他说完的同时,也就已经回到了之前的那一个小村子了。现在,再走一段路,然后,就可以上车走人了。

    慕辞困惑道“爷爷,不对啊,你不是说图爷爷终生未娶吗?那小花姐姐她们是怎么回事?”

    慕老叹气道“小花他们,是老图收养的,就像他父亲当年收养了他师妹一样,他也收养了小花她们,把她们既当做自己的徒弟、衣钵传人,也把她们当成了自己的孙女。”

    慕辞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如此。”

    慕老听到了一旁的慕辞出声,瞥了她一眼,吹鼻子瞪眼地说道“对了,你看你爷爷我说了这么多,难道就不会把包里的水拿给我吗?”

    “好吧。”慕辞有些不情不愿地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保温杯,递给了自家爷爷。

    乔治指了指不远处说道“这样吧,这边的地势还算平坦,我们的车子也就在前面不远处。我们先去开车子过来,然后送你们一起离开吧。”

    王悯在一旁说道“也行,你们去吧。”

    说实话,他们这一群人一共六个人,但其中,有三个是男生。而这三个男生里面,还有一个是上了年纪的慕老。所以说,他们其实从图老的四合院走到这地方,已经是十分之累了。

    乔治和东旭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怎么样?这一次吃到美食了吧?”

    “是挺好吃的,但太麻烦了,吃一次,我还不如去那些大酒店吃几次呢。他们的味道虽然差了点,但也没有差太多。”东旭摇头说道“如果你明天还打算领我们东奔西跑的话,那还是算了吧。”

    乔治指了指东旭,哭笑不得道“你这人,就是不懂情趣。”

    在谈话间,他们两个也已经远远看到不远处那亮起的莹莹光芒的小卖部了。光芒很是昏暗,要不是四周都是黑暗,还真的看不清晰。

    这一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要么那一位老人家点了一根蜡烛,要么是那一位老人家开了一个瓦数很低的灯泡。不过,这是人家老人家的选择,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老人家,我们是来……”乔治快走几步走上前去,刚想要跟小卖部里面的老人家打招呼的时候,却是突然顿了起来,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起来。

    “怎么了?”东旭皱着眉头,脸上闪过不解之色,但还是走了过去。等东旭来到了乔治所在的地方,看到他所看到的场景之后,脸色也同样阴沉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