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侦探异闻策 > 第508章 神秘符号
    “怎么样,能看出什么吗?”东旭询问道。

    崔冕摇头说道“看不出,水还没来。”

    然而,就在崔冕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几个警察分别提着一大桶水,进来了。

    其后,在这些水的作用下,厕所的四面墙壁,其中两面墙壁出现了信息。

    第一面墙壁的信息是“哈哈,当你们看到这些字的时候,总算是想通了关键点了吧?那么,恭喜你们!”

    “我相信你们肯定是能够想到这一点的,但是,我却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够想到。不过,如果能拦得住你们五个小时的话,我觉得,我就已经很成功了。”

    “既然你们找到了这里,那么,作为奖励,请你们看向你们背后的那一面墙壁。那上面呢,就是第八关的线索了。不过,能不能破解这一个线索,那还需要努力咯。”

    “好了,再见了,诸位,希望我们以后永远不见。毕竟,我们以后见面的话,你们不是变成了一具尸体了,就是我被你们抓住了。前者对你们并不友好,后者对我并不友好,所以,想了想,我们还是别见面了啊。”

    到这里之后,这一面墙壁上面的信息,也就彻底结束了。

    可以说,这就是那一个d组织使徒留下来的信息,与第八关的线索,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看完了这信息之后,东旭他们转头看向了另一面墙壁,在这一面墙壁上面,书写着一段符号。

    这有可能是字,但他们却认不出这是什么字,甚至,他们连有几个字,都不知道。

    “这……”崔冕看着上面的这一段符号,眉头紧皱着“这……从格式上来说,有些像是西方那边的古文字。但是,又好像有些不像,说不准这是什么字……”

    燕寒离感叹道“我以前以为,甲骨文可能就是最为高深莫测,并且看不懂的文字了。但是,现在细细想来,甲骨文好歹看不出,还能认得出。但这种字,看是看得出是字,但是什么字,却是并不清楚了,哎……”

    武蹈径直说道“他既然留下了这一段符号,那么,就意味着,这一段符号虽然很神秘,但依旧是有可能让我们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不然的话,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先把这拍下来吧。”东旭说完之后,又朝着燕寒离说道“燕叔叔,你能不能找到一些专门修习古文字的教授或者专家之类的,让他们帮我们破译一下这符号。就算是破译不了,知道来源也行。”

    燕寒离迟疑道“没问题,这一次你们的行动,是受到了上面的命令的。这事情,我去通告一番的话,应该也是会有回复的。不过,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差,怕是有可能会浪费很长的一段时间。”

    东旭朝着燕寒离说道“浪费时间,也总比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要来的好。不管如何,燕叔叔,这一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嗯,那行,那你们再休息一会吧,我这就去通告上面。”燕寒离说完之后,就率先一步走出了这厕所。

    九点的时候,这一切的事情,东旭他们这才在网上看到了那些古文字教授和专家。

    一个小时,就把他们全都召集起来了,看似很慢,但实际上,这已经是很快了。毕竟,这些专家都是在天南地北的。

    有一部分的专家,年纪比较大,吃完饭了,就已经睡着了。这都需要从床上起来,赶到这电脑前。

    “这符号,不认识……”然而,一众专家在看到这符号之后,却都是直直的摇头。

    他们也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但有一说一,他们的确是不知道这符号是什么。

    毕竟,不知道归不知道,顶多显得他们能力不行。但其他人也都不知道,所以,这也就不是能力的问题了。

    但是,不懂装懂,随便说出一个答案的话,是,短期内是不会有人知道这一个答案是假的。但一旦被他们知道这是假的,那么,这后果如何,他们也是清楚的。

    能走到他们这一步的,就算是书呆子,也不可能呆到哪里去。至少,应有的交际,他还是懂的。

    “这符号……”最终,还是有一个专家看着那符号,眉头紧皱着,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东旭欣喜道“老先生,你是在哪里见过相似的符号吗?”

    “你们等等。”那一个专家说完之后,就先离线了。

    不久后,他就又一次回来了。此时,在他的手中,已经是多了一本书了。

    “你们看。”那一个专家一边说着,一边翻开了这一本书,直接翻到了某一页上,然后,将那一页的内容,对准了这一边的镜头。

    “这是……”东旭等人的目光,望了过去。顿时间,眼中闪过了一抹惊异之色。

    在这一页上,有着一张图画,而图画里面,则是有一个符号。这一个符号,和东旭他们这边得到的,并不一样。但是,从那形状来看,应该是同一个语种的符号。

    就好像是“一”和“十”一样,虽然不一样,但是,就算不认识这两个字,在看到了这两个字的时候,也是可以知道,这是同一个语种的。

    东旭询问道“老先生,这很有可能是同一种符号,能跟我们说说,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专家摇了摇头,叹气道“说实话,我并没有在研究这个符号,只是因为职业的需要,一般会收集一些很偏门的书籍。而这一个符号,因为很特别的关系,所以,我这才多多少少,有些印象的。”

    东旭又问道“那这一个符号的出处,书里面有说吗?”

    “这倒是有的。”专家点点头说道“按照书里所说,这疑是一种远古时期的祭祀用符号。而其所盛行的地区,则差不多是现如今的安西省绿屿地区。当然了,再具体一点的地方,也就不知道的。这一本书,也是我的学生去安西省,给我带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