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高跟鞋
    可刚刚人家大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自己今晚主动一点,还是约一下吧。想到这,陈捷编了一条信息发了过去等下有空吗?

    果然,过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回复,陈捷正准备不想这事了,突然手机一阵振动,打开一看,两个字有空。

    其实,张靓这边远比陈捷还要紧张,之前,张妈妈见女儿终于想通了,愿意主动联系陈捷,简直是心花怒放,但她转念一想,马上又挡住张靓主动给陈捷发短信的手。

    “妈,你干嘛呢?”

    “傻,我们战略上要主动,战术上要被动,不能让你这样急匆匆的去约人家,还是让你大伯和陈捷说一下吧,让这小伙子主动约你。”

    “大伯那么忙,你何必这种小事还麻烦人家。”

    “这你不要管啦,听我的,而且,就算这男孩子主动发信息给你,你也不准回的太快了,必须过五分钟才回。”

    “妈……你怎么这么懂。”

    “哼,那当然,你妈当年也是……”

    于是,这才有了之前陈捷会议上的那一幕,张靓见陈捷主动约自己等下见面,她过了几分钟才回复过去。

    可这已经晚上8点多了,做什么都不太合适,两人用了许久才敲定了地点,找个电影院看晚场电影。

    张靓花了十多分钟装扮了一番,平时很少穿高跟鞋也拿了出来,她甚至特意换了一件调整型的内衣,虽然一直没什么时间谈恋爱的她,对男人的了解却并不少。

    爸妈陪着张靓走到了电影院门口,在张靓的强烈要求下,两老才十分不舍的准备离开,张妈本来还偷偷躲在电影院的广告立牌后面,想看看自己的准女婿陈捷到底怎么样,却被自己检察官女儿马上识破。

    “好咯,好咯,我真的走了,不会偷看了,你赶紧过去把。”

    “嗯,赶紧回家,你们两个呀,真的是,不要影响我发挥。”

    在张靓的不停催促下,二老才离开。

    可张靓站在选好的灯光角度下,等了十多分钟,这陈捷却还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这人怎么这样?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张靓按耐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到哪了?电影马上要开始了。”

    “我已经到了c区停车场门口这里了,大概两分半就能到了。”陈捷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冷酷精准,完全不像张靓从他微信对话中脑补出来的关切语气。

    “哦,那好吧……”张靓挂了电话,百无聊赖的望着电梯上来的方向。

    陈捷此时正进入停车场,他选好位置,马上就要倒进去,此时一阵特殊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浑身一震,这是值班电话的铃声!

    “陈局,红星路立交桥这里发生一起杀人事件,现场有两人死亡,目前……”

    “好,

    我马上过来。”陈捷一边说完,一边一挂档位,“啾”车后轮在停车场的塑胶地板上发出令人牙酸的一阵锐鸣,陈捷油门到底,飞的驶出停车场。

    西江分局今天的值班领导并不是陈捷,但是他作为主官,此时必须第一时间到场,他一边驾车,一边通过电话布置案件处置,纷乱的思绪和信息占据了他全部的精力与时间,什么约会、相亲,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而此时,电影院门口的张靓苦苦等到电影开场,陈捷都没有出现,她电话打过去,一直又在忙线。张靓气的一跺脚,只能自己一个人进场。

    这是一部外国的动作片,张靓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在男女关系上,她还挺细心,为了照顾陈捷口味,特意选了一部动作片,可这人,居然出现都不出现,电话现在还在忙线。张靓一个人乏味的坐在影厅里,无聊的望着屏幕上的人物打来打去,她环顾四周,看到前后左右都是一对对卿卿我我的男女,而看看自己,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居然被别人放了一个大鸽子!?

    她实在忍不住了,把爆米花一摔,站起身走出影厅。

    陈捷!你给我等着!

    张靓恨恨想着,一边往自己的电影院外走,一路上越想越气,自己一个女孩子,在电影院门口等了他半个小时,开场后又等了这么久,他居然说不来就不来了,关键是连电话都没一个!什么意思嘛。这种人,真和吴云说的一样,就算结婚了,肯定也是一个家庭冷暴力的混蛋!

    高跟鞋踩在平滑的瓷砖上发出好听的叮当声,张靓回头看着商场的落地窗,欣赏自己今天的装扮。

    嗯,这双鞋真好看,走起来也是款款生姿,今天头发前面刘海是不是太薄了?嗯,还是挺好看的,张靓欣赏了半天,然而一想到这样漂亮的自己,却竟然被男的放鸽子!?张靓一气,没注意看路,被一个小台阶一磕,一下摔了下去。

    哎呀!张靓毕竟很少穿高跟,这下脚踝扭到了,她忍住痛,脱下一只谢察看,仔细一看,才短短几个小时,脚后跟也已经磨破了,后跟已经血淋淋的了,现在又扭到了,这下不能走路,她此时只有把另一只高跟鞋也脱了下来,一手拎着两只鞋,一手提着包,一双娇嫩的小脚隔着长袜踩在广场平滑的地板上,狼狈的挪到路边,准备叫车回家。

    她觉得自己此刻傻透了,一个精心装扮的夜晚,是这样结局被人戏弄,还摔到脚,最可气的是,放自己鸽子的人,是自己之前最讨厌的混蛋!

    哼!还是不能心软,讨厌的人就要讨厌到底,此时虽然已经是晚上10点了,可对于津港这座沿海大都市来说,正是夜生活的开始,张靓站在这电影院的前坪广场这里,叫了十几分钟了,都还没叫到车。

    她用打车软件下单,居然排到都排到半小时之后去了,津港这些人是什么鬼?难道晚上不睡觉的吗?张靓恨恨想到,自己这些年很少晚上出来,难得出来一次,结果遇上这种人!都怪那个陈捷!

    怎么这么倒霉啊!还能更倒霉吗!?

    此

    时一辆的士从前面路口驶过来,她赶紧挥手,远远就开始喊道“的士司机!司机!”

    走进才发现,那车上已经坐满,却没按下空车键,停都不停,一脚油门,加速从张靓面前驶过,溅起地上的点点污水,溅了她今天新穿的套裙一身。

    啊!张靓眉头一挤,真是最倒霉的一天了,她马上就要哭出来,她拿出手机,准备向妈妈哭诉今天的遭遇,以后再也不要见这个陈捷了!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她心里一颤,瞬即反应过来,挂断电话,只穿着长袜,飞奔向那个男人。

    然后张靓用自己的手包狠狠的砸向那人头上。

    “陈捷!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么!?你知道我一个人在这像傻子一样多委屈么!”

    陈捷却也不反抗,随着这姑娘手包用力砸在自己身上,眼里依旧是一副看白痴的神情。

    “打够了吗?”

    张靓狠狠说道“没打够!自从那次在你们分局,后面在金田村,今天上午在津药化工,我起码有三次想打你了!现在还放我鸽子!我要一次打够。”

    陈捷嘴角一撇,对这眼前这傲娇的姑娘是哭笑不得,前面他一接到杀人事件的警情,作为主管领导,马上赶往了现场,幸亏附近刚好有一组巡特警,反应及时,马上就抓获了嫌疑人,他到现场,组织完救治和善后工作,向市里汇报完情况。等忙完才发现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他本来准备回局里继续看看现场材料的,结果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忘了,他想了半天,才发现手机里一连串张靓的未接记录。本想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但毕竟放人家一个姑娘鸽子不太好,于是他试着碰运气的态度,就到电影院这边来看看。

    刚好就碰到了提着高跟鞋、站在路边的张靓,见这姑娘一脸委屈要哭的神情,他心里一下也有点内疚,随她的粉拳不停落下。

    等她打累了,陈捷终于有时间向她解释“我今天是单位突然有点急事,所以……”

    “不用解释了!我不听!以后反正也不会见面了。”张靓还在气头上,在她看来,一个男人可以在第一次约会就随便抛下你,那么以后只会更轻易的抛弃你!

    陈捷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男人,在他的匮乏的情感经历里,男女之事就像简单的加减乘除,喜欢/不喜欢、接触/不接触、结婚/不结婚……一切都是简单的价值对比,他找女孩之前的考虑都是以直接的判断法计量和这个女孩子在一起,她有什么资源可以归于我使用?和这个女孩结婚后,她能付出多少多少?我能付出多少多少?

    一切都像计算般精准,一切都是交易,什么“情情爱爱”、“山盟海誓”、“世间真情”在陈捷这里完全没有概念。

    毕竟,一位三十出头就能爬到分局局长的人,一个每天在刀光剑影中求生存的人,怎么去要求他还能被男女之间那点小清新、小温情所打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