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猎场 > 第六十八章 猿魔锻骨
    第六十八章猿魔锻骨

    ……

    “轰隆…!”

    两锤一碰,霎时间仿佛晴空一个霹雳。震得周围黑山贼们啊呀大叫着捂着耳朵东倒西歪。

    ‘蹬蹬’秦山连退了十几步,胸口一股热血到喉头,被他强忍了下去。

    “好强的力量!”

    凌震也不好受,生生被震飞了三丈。不过他的实力到底比秦山强,除了觉得胳膊稍有些麻木之外,倒也没有其它异样。

    “凌寨主果然好修为,在下佩服。今日暂且别过,容后再来讨教。”

    今天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秦山自然不打算再留下。

    “想走?敢来我黑风山撒野就给我留下来!”

    凌震怒喝着打算追过去,但恰巧在这时背后的金光双翅突然变得模糊,而后仿佛空中楼阁般幻灭了。

    “该死,偏偏在这个时候!”

    掉到地上的凌震看着远去的秦山,想要追过去。但看到旁边被破坏的练功室,以及远处正朝这里来的人群,犹豫一番后,“你们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入内。还有,马上吩咐寨里的兄弟留下两百看家,其他人由张副寨主带领下山搜索,一定要找到贼人的踪迹。”

    “是!”

    山贼领命后匆匆而去。

    凌震迈步入练功室,打开密道后看着被破坏的石门,以及被洗劫一空的密室,气的浑身直哆嗦。

    “该死的混蛋,别让我抓到你,否则黑爷爷一定把你千刀万剐,以解我心头只恨。”

    兀自发了一通火后,看着仍在当地未动的铜炉心中松了口气。

    当下,双手掐诀,铜炉冒出莹莹灿灿的淡蓝色光华,很快铜炉炉盖飞起,一点豆大紫色光点飞出,由小及大,来到半空中时已然有圆桌大小。

    这是一张闪烁着浓郁紫色光华的绢画,或者说书法。在这幅圆桌大小的娟上四角和中央各有五个看似简单,实则繁复玄奥的字。

    这五个字看一眼就感觉到无穷的伟力,组合在一起更是给人一种巍峨耸立,镇压万古,不动如山的直觉。

    看到这幅娟,凌震不由松了口气。尽管自己的宝库被洗劫一空令他怒火难当,但庆幸的事他最宝贵的东西还在。

    突然,绢布震动起来,随着一股赤红色的光华转动,一个不耐烦地声音响了起来。

    “唤我出来有什么事?”

    “老祖,今夜有人闯入山寨,洗劫地宫。我来看看老祖是否安康!”凌震恭敬道。

    “洗劫地宫?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可还在?”

    “老祖放心,三千阴气精华具被我贴身放在储物袋中并未丢失。”

    “那就好!按照我教你的方法,布下玄阴破法大阵,击破这‘五岳真形图’的封锁,到时老祖就能出去了。”

    “恭喜老祖,贺喜老祖,属下必定竭尽全力。”

    “很好。等老祖脱出这牢笼,必然少不了你好处!”

    看着绢布抖动,再次化为紫色光点没入铜炉。凌震松口气,站了起来。

    这些年他之所以能修为精进,进阶先天。这被关在五岳真形图中的老祖厥功至伟,没有他的教导,以及那些玄妙的功法,他绝不会有今天。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反而并不想真的放对方出来。毕竟他一个人唯我独尊习惯了,不想脑袋上再来一个顶头上司。

    “拖得一天是一天,实在不行再撕破脸面。反正这五岳真形图他也一时半会出不来。”想到这里,看到周围空荡荡的密室,凌震不由咬牙,“那窃贼实在可恨,该杀!”

    ……

    此刻已经逃下山的秦山来到破庙,三尸阴雷法的爆发期过去后,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大哥,你怎么样?”

    一直守在门外的柱子连忙跑了过来。

    “我们快离开这!”

    秦山虚弱道。

    “我背你走!”柱子也没啰嗦,背起秦山迈开大步,趁着夜色消失在茫茫丛林中。四下搜索的黑山贼很快找到了这个破庙,里面生活过的痕迹瞒不了人,但此刻两人早已鸿飞冥冥,让他们扑了个空。

    柱子身材高大,体力悠长,背着秦山翻山越岭。一个晚上下来居然跑出了上百里地。

    “休息一下吧!”

    “大哥,我不累!”

    “不用担心,到了这里,黑山贼也没那么容易追上来。”

    听他如此说,柱子点了点头,找了块干净的石头,把秦山放了下来。

    “大哥,你又用三尸阴雷法了?”

    看着秦山虚弱的样子,柱子便明白了缘由。

    “嗯!”微笑着点了点头后,“那凌震还真是厉害,如果不用此法的话,我未必能从他手中逃出来。”

    “可是九叔说这种刺激身体潜力的方法用多了会损伤根本!”柱子担忧道。

    “以后除非生死危机,我不会再用了!”秦山点了点头,“对了,这次在凌震的密室里我得到了不少好东西。你看!”

    秦山手中拿出一份皮册!

    柱子接过来看了一眼后,又还了回去。

    “大哥,你忘了我还不识字!”

    自从跟了秦山,他才开始认字,这么短的时间,也不过才学了两百个字而已,距离流畅的阅读还早得很。

    “差点忘了!不过柱子,这认字、写字是必须掌握的能力,你要早点补上这块短板。”

    “大哥,我一定好好努力!”柱子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

    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秦山扬了扬这份他从凌震桌案上找来的皮册。

    “这本皮册中记载了一份极品黑铁级筑基法诀‘猿魔锻骨诀’!”秦山的语调中带着一丝激动。

    “极品黑铁级的法诀?!”柱子惊讶之余也变得激动起来,在九叔的教导下,补齐了修行短板的他很理解极品黑铁,也就是极品筑基级别的法诀的价值。

    相比他们现在主修的上品黑铁级别的筑基法诀‘金刚龙象法’,极品黑铁的筑基法诀,在凝练气血,锤炼身体方面的效率是其三到五倍。

    而更好的筑基法诀意味着更高的效率,用更短的时间完成三炼、六炼,甚至是九炼,由此可见其价值。甚至,一本极品黑铁的筑基法诀比很多青铜、甚至白银级别的修炼之法还要珍贵很多。

    按照九叔所说,除非是别有机缘,整个修炼界也只有茅山、龙门派、龙虎山这等大门派的嫡系弟子才有机会修行这样的法诀。

    “太好了,大哥。有了这份猿魔锻骨诀,我们就能更快完成筑基境界的修炼,变得更加强大。”

    秦山点了点头,“后面找机会我交给你!”

    “嗯!…大哥,黑风山只是一伙不入流的山贼,怎么会有这种顶级的法诀?”

    “我也不知道。不过管它呢,东西到咱们手里就是咱们的。”考虑一番后秦山道。

    “也是!”

    把记载‘猿魔锻骨诀’的皮册收起来后,秦山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瓷瓶。恰巧柱子认识瓷瓶上的三个字。

    “乾阳破障丹?!”

    柱子再次惊讶了。

    修炼界筑基破入先天的时候,如果有一枚破障丹相助,那么会极大的提升成功率。不过根据练气和炼体的不同,破障丹也分两种。分别是开辟灵桥中宫的‘乾阳破障丹’,以及开辟丹田气海的‘坤阴破障丹’。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存想法,修炼存想法,除了日赴一日的苦修,很难像练气和炼体一样借助丹药之力。所以,除非是天资聪颖,否则很难再存想一道上有所成就。

    “没错!”

    秦山剥开塞子看了看后,“正巧这里有两枚,等到了一个安全的环境,咱们一人一枚吃了它。到时凭借着两颗‘乾阳破障丹’的药力,足够我们完成二炼。”

    “大哥,这么珍贵的丹药,不留着我们突破先天的时候吃吗?”

    “没必要!筑基境界有十二炼,一炼更比一炼难,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更需要无数的资源。这颗‘乾阳破障丹’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至于破境,如果我们能够完成三炼。考虑的就不是突破境界,而是如何忍住不去突破境界!”

    柱子认同的点了点头,把装着破障丹的瓷瓶推倒秦山面前。

    “大哥,这两枚破障丹还是你先吃吧。这样你不仅能摆脱现在虚弱的状态,还能更进一步。到时咱们攻上黑风山,也更有把握对付铜锤太保凌震。”

    秦山摇了摇头,笑道:“是药三分毒,我现在虚不受补,还不是吃它的时候。至于独享?如果真到了性命悬于一线,不用你说我也会,但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

    倒了一颗扔给柱子后,“收好,找机会咱们一块吃了它。”

    “嗯!”

    柱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收起‘乾阳破障丹’后,秦山又拿出了一块黑色的木头。

    看着这块长一米五,黑色中隐隐透着蓝色的木头,柱子好奇道:“大哥,这也是从凌震那得来的!”

    “嗯!这次所有的东西,估计就属它跟‘猿魔锻骨诀’最为宝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