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金手指商城 > 第七十一章 心黑老奶奶 13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阅读!

    第三更!

    “啊啊啊啊????为什么?脖子都断了,不可能啊!”

    每日一问高深莫测的,“谁说脖子断了就必须死的?”

    “这就是你说的这个世界上的不简单吗?这也太坑了!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请支付5的功德,本问问将告诉金主一个大消息!”

    裘关月冷哼,“不支付,这个世界,只要存在过就会有痕迹,老娘慢慢的查,慢慢的找,总会让那些人露出马脚的!你说是吗?问狗子!”

    “而且傀儡先生现在是黑客精通,想查点什么东西不是很容易的嘛!”

    每日一问再次跳脚,但可惜的是它没有脚,麻蛋,自己给自己挖坑,早知道就不那么大方,给她的傀儡安装什么技能了。

    将黑客的知识拿出来给金主慢慢的学多好,到时候不知道能刮出来多少功德呢!

    裘关月立刻化身地主老财,压榨傀儡的劳动,“快去给我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异常的实验室,无人区,或者奇怪的项目。还有可以从这个大人物身边的保镖作为突破口,将他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傀儡在查,齐峰在查,郭家也在查!

    当裘关月再次悠闲的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时候,一个穿着泳裤,手里拿着沙滩排球的棒小伙子凑上来,“女士,和我起玩吗?”

    裘关月拿下眼罩,“唉!老了老了,玩不了了!自己去玩吧!”

    小伙子干脆将排球埋在沙子里,然后在她身边坐下,“女士,我是齐峰,可以认识一下吗?”

    小伙子不就是那个脾气不太好的齐峰嘛!“可以,我姓李,你叫我李奶奶就行!”

    齐峰瞳孔一缩,都是姓李啊!跟李三丫到底是什么关系,直觉告诉他,这就是李三丫,但事实告诉他不可能啊,李三丫已经化成一堆骨灰了。

    “李奶奶好,李奶奶也是国人吗?”

    裘关月跟齐峰亲亲热热的聊起天来,原来齐峰出身警察世家,从太爷爷开始就是巡捕,后来爷爷参军入伍,打跑了侵略者,建国以后就进了警察局,此后祖孙三代都是警察。

    怪不得他眉目清正,一身正气,原来是从小熏陶。

    一个小时后,齐峰才抱着排球走了,好似他来这一趟的目的就是为了偶遇老太太,然后聊上几句。

    专业不过关啊!目的太明显,毫不掩饰!

    不过也许他本来就没想掩饰,就是为了告诉她,他已经知道了什么,笃定她会激动间露出马脚!

    裘关月毫不在意,反正李三丫已经死了,死的透透的,身体都被焚烧,变成一堆骨灰,只要她不承认,谁都别想将那些屎盆子往她身上扣。

    就算是原主的儿子李俊宝,也别想认亲妈!

    唉!真是,进入信息化的时代,想干点什么其实很简单,但也很容易被发现,到处都是监控,只要露个面,就能被追踪到人。

    果然大家交的税都投入到国家建设中去了,真可耐!

    今天酒店里非常热闹,来了各种警察,一个大人物就这么在酒店里无声无息的死了,当然要查清楚,不过大多数人知道了那人的身份以后,无不暗暗觉得活该,恐怕就是生意做的大了,得罪了什么人,所以被做掉了。

    仍然是电梯,她手指一按,1楼的那个按钮亮了,电梯里只有四个人,两个看起来像是普通警察的胖子,一个身形高大,带着鸭舌帽,还有连衣帽,将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裸露在外的一双手布满了粗糙老茧,只是看不清脸。

    不过感觉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一样。

    裘关月跨出电梯的时候,才电石火花间想起了这个人是谁,麻蛋,不就是那个被扭了脖子还没死,没有给她贡献功德的那个家伙嘛!

    裘关月稳稳的向前走,然后刷卡,推门进屋,就是个普通的老太太,好像对电梯里的那个奇怪的男人半点都不好奇。

    而当老太太离开后,那个鸭舌帽扶了扶帽子,将脸蛋稍稍放开了些,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放松了一点。

    此时裘关月已经让傀儡变成小白鼠,进入通风管道,上了二十八楼,去看热闹去了。

    这人没死成,难道是回来找场子?或者是回来想再死一次的?

    总统套房内,一干雇佣兵此时全都以各种诡异的姿势躺在那里,远远看去很恐怖,好多尸体,但用手一探,还好,还活着,就是不论怎么叫,都无法将人给叫醒。

    是被什么厉害的迷药给迷倒了,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被多少同行嗤笑。

    齐峰跟着一个黑人大叔,恭敬的请教问题,那大叔留着板寸,脸上好多深刻的疤痕,身上正气和煞气缠绕,普通人见了肯定瑟瑟发抖。

    地上的昏迷的雇佣兵们一个一个被抬走,说起来死亡的人也只有里面的那个大人物。

    不过死状有点凄惨,下身被切了,流了一床的鲜血,脸上还带着猥琐的微笑,像是在突然间就失去知觉,然后昏倒了。

    黑人大叔是杰克,一个国际有名的刑警,他带着一个国际刑警大队,专门处理跨国案件。

    他身材高大,手掌很宽,十指很长。正拧着眉一边说着自己的分析,身边就有人在进行记录,齐峰也只是跟随,并没有发言权。

    “看起来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凶手痕迹,而且那些雇佣兵被迷晕的原因也么有找到,看来背后出手的人是花了大价钱了。”

    不过到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线索,杰克对那个凶手非常感兴趣,“这门窗都关的好好的,凶手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只是为什么只杀一个军火商,却放过了雇佣兵?”

    这个时候鸭舌帽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警察服,露出真容,看起来还挺帅气。

    大家都忙忙碌碌的,而且大家也并不是同一个单位,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突然出现。

    在傀儡的严密监视下,哈瑞淡定的走进了那间屋子,对着屋子里正在忙碌的两个法医吹了一口气,法医就睡了过去,他仔细查看了军火商的情况后,毫不犹豫的用锋利的匕首划开了军火商的尸体,从胸口处掏出一个闪亮的小东西,稍微擦了一下,填进嘴里,然后脱下白色的手套,淡定从容的在满屋子的警察中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