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夫人病好了 > 第89章 底气
    虽然这些都并未发生,但若是她没有及时醒过来,很有可能这些就是即将发生的事。

    所以,一点也不妨碍卫芙对于这些人的痛恨。

    而甜姐儿,听着卫芙的这些话,她瞠圆了眼,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此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么远,在十五岁的小姑娘眼里,即使她与张生真的成了亲,生活之中也只有风花雪月而无柴米油盐,更不会想到还有婆媳关系这种事需要考虑。

    想想卫芙所描述的那些场景,甜姐儿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噤。

    总觉得,有些可怕。

    卫芙见状,轻轻叹了一声:“甜姐儿,母亲知道,与你说这些你可能没办法完全理解,母亲只是想让你遇事多想一想,不要被一些表象蒙蔽了双眼。”

    若是放在从前,卫芙这般与甜姐儿说教,甜姐儿只怕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还只会当作这是卫芙在挑她的茬儿。

    但在与卫芙敞开心扉,又听了卫芙之前那些话之后,甜姐儿却是一点这样的想法也没有。

    她知道,这是她母亲,母亲也许从前忽视了她,但她以后一定不会如此,她如今所做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

    甜姐儿毫无道理的便是如此坚信着。

    微微顿了顿,甜姐儿道:“母亲,我要好好想想。”

    她知道卫芙不会害她,也渐渐有些明白,张生也许真的不是良人,但即使是如此,她与张生到底也认识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前也确实是在真心对待张生,就算想要放弃,又如何能是这须臾间就能作出决定的呢?

    卫芙也没有要催促甜姐儿的意思。

    能让甜姐儿知道自己去看去想,卫芙就已经很高兴了。

    所以,卫芙又在甜姐儿的头上摸了摸,道:“甜姐儿,不用急,只要你好好看,总会将一切都看清楚的,母亲不催你。”

    甜姐儿用力点了点头,但同时,她又有些好奇,不由得问道:“母亲,万一我真的不听您的劝诫,执意要嫁给张生呢?”

    卫芙沉默了一会儿。

    若她这十几年来一直伴在甜姐儿身边,遇到这样的事,她会毫不犹豫的快刀斩乱麻,彻底断了甜姐儿和张生往来的可能。

    可是,她偏偏缺失了三个孩子成长路上的十五年,不仅没有尽到自己做母亲的责任,与甜姐儿之间的感情与“深厚”这两个字更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这点薄弱的母女情,撑不住多少的波澜,让卫芙在处理甜姐儿的事时不敢下猛药,只能用这种迂回的方式,一点点的引导着甜姐儿自己去想自己去看,甚至都不敢替甜姐儿做任何的决定。

    若是即使是这样,甜姐儿也依然执意要与张生在一起……

    卫芙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然后道:“甜姐儿,我是你的母亲,而一个爱自己孩子的母亲,总是无法拗得过孩子的,若你真的不想去看清张生的真面目,一定要与他在一起,母亲大抵还是会顺了你的意吧。”

    甜姐儿瞠圆了眼睛:“可是……”

    卫芙知道甜姐儿想说什么,她笑了笑,极为认真地道:“甜姐儿,母亲自然有许多的手段可以让张生再不敢打你的主意,但母亲知道,若是母亲这样做了,你的心里一定会有怨言,甚至在往后的许多年,你再想起这件事时,说不定还会后悔,若是当时与张生在一起了,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甜姐儿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就如卫芙所说的这样,若是心中的执念没有得到满足,她日后恐怕真的会如此。

    卫芙又道:“与其让这个人在你心里住一辈子,倒不如让你亲身去体验一下,真的与他在一起了你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等你自己看清楚了,你自然也就会知道回头了。”

    卫芙作为母亲,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女一切顺遂,不用经历这些糟心事,但她同时也清楚,即使她是甜姐儿的母亲,她也不能代替甜姐儿走过所有的人生路,不能代替甜姐儿做所有的决定。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十五年里“自己”的作,她与甜姐儿之间并没有那般深厚到足以让她替甜姐儿做决定的母女之情。

    这其实也不得已而为之。

    若是可以,卫芙又如何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甜姐儿走进火坑里去呢?

    甜姐儿从卫芙的嘴里听到这样的答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她心里其实是松了口气的,但同时,她又有些失落。

    总觉得……

    母亲这样说,代表着母亲对她的不够重视。

    不过,甜姐儿很快就将这样的想法抛到了一边。

    因为,她听到了卫芙接下来的话。

    卫芙伸手轻轻捏了捏甜姐儿的脸颊,语气轻快地道:“当然了,母亲之所以敢放手让你顺着自己的心意做这样的决定,也是因为母亲知道,无论何时,你都是母亲的女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有母亲在的地方就是甜姐儿你的家。就像母亲与长宁长公主所说的那样,有母亲……和你父亲在后面撑着,不管你什么时候走错了路,都会有重头来过的底气!”

    甜姐儿的心里原本是有一点点失落的,觉得卫芙若是会放任她顺着心意胡来,是不是对她太失望,所以不想再管她的事了。

    但是,听卫芙这样一说,甜姐儿只觉得心中所有的失落都被尽数驱散,只余下满满的感动与激动。

    在这样的情绪之下,之前才决定了再也不哭了的甜姐儿,又忍不住紧紧抱着卫芙:“呜呜呜呜,母亲,您怎么没有早点变好啊,要是您一直这么好,那该有多好啊……”

    卫芙同样将甜姐儿搂得紧紧的,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过了许久,甜姐儿才重新平静下来。

    卫芙有些无奈地在甜姐儿的额头上点了点:“得,我又得去换一身中衣了,甜姐儿,你若是再多哭几场,我这中衣都要不够换了。”

    甜姐儿原本还有些难为情的,多大的人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哭了两次,但听卫芙这样一说,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