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夫人病好了 > 第101章 待客之道
    打听到沈珺竟然是这样的性情,这些心中泛酸的夫人们自然也就更恼了,平时偶尔对家中女儿难免也会提及几句。

    这不,前来作客的其中一位小姐,就从自己母亲那里听闻过沈珺其人,这会儿见着沈珺和沈清沈素远远地呆在边上,就忍不住嗤笑出声了。

    “听说这位沈家小姐是个胆小如鼠的,平时连门也不敢出,看到外面人稍稍多一些都能吓得浑身发抖,啧,就这样的人,将来嫁进国公府,要如何能够掌家?我看啊,镇国公夫人怕是只能自己多劳累几年,将来把国公府交到孙媳妇手里了!”

    这位小姐是光禄寺少卿梁大人的嫡次女,之所以会说这么些酸话,也是因为嫉妒沈珺能够与镇国公世子定亲。

    当初镇国公世子未定亲的时候,京中不知道有多少夫人打着主意呢,哪里能想到,最后谁都没能得偿所愿,倒是叫沈珺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给摘了桃子,叫人怎么能不恼?

    梁小姐那时候可没少从她母亲那里听到这类似的话,这会儿总算是见着了沈珺这个她眼里的好命人,她又不是什么多有城府的人,可不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原本若只是私底下嘀咕两句倒也罢了,反正其他人的想法也都差不多,但正巧,甜姐儿这会儿正从沈珺那边走了过来,将梁小姐的话听了个正着。

    若是放在从前,甜姐儿就算听到了这话,也不会往心里去,但现在不同了。

    这段时间,跟在卫芙的身边,甜姐儿虽然还来不及学到太多的东西,但比起之前,也还是有了许多的长进。

    至少她知道,沈珺是她未来的长嫂,是自己人,而她既然作为主人,自然不能让外人如此非议自己未来的长嫂。

    所以,甜姐儿站在那位梁小姐的跟前,肃然道:“梁小姐,沈姐姐是我未来的嫂子,她嫁进来之后如何,自有我母亲操心,梁小姐还是不用多加思虑了。”

    这话,只差就没指着梁小姐的鼻子说她这是多管闲事了。

    但即使甜姐儿没有这样明说,但梁小姐又哪里能听不出来她这言下之意,在其他人的注视之下,梁小姐一时只觉得一张脸火辣辣的,只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才好。

    这梁小姐年纪比甜姐儿还要大上一岁,却不是什么多有心机的,要不然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议论沈珺了。

    羞恼之余,梁小姐心中亦有不忿,看着甜姐儿道:“姜小姐,来者是客,国公府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如果先前甜姐儿还只是有点恼的话,那现在就是气了。

    议论她未来的嫂子还不够,现在竟然还指责起国公府的待客之道了吗?

    甜姐儿直视梁小姐,“梁小姐,国公府的待客之道就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梁小姐在国公府里这般诋毁我未来的嫂子,难不成还想我附和你几句?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知道梁小姐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

    梁小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也知道自己理亏,原还想着甜姐儿是主人,怎么着也会纵着她这个客人几分,却不想甜姐儿压根儿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倒是叫自己陷入了这等尴尬的境地。

    而其他的各府小姐们,将甜姐儿和梁小姐的争执看在了眼里,不管先前对沈珺其人是作何想的,总之是不敢再表露出来了。

    有那熟悉甜姐儿的小姐,心里却是十分惊讶。

    今天的甜姐儿,与从前相比,变化无疑是非常大的。

    从前,甜姐儿虽是国公府唯一的姑娘,但言行举止却并无大家小姐的大气,瞧着总是让人觉得少了几分底气,但今天的甜姐儿,说话行事不仅大气有度,而且还显得底气十足,对比起来变化自然也就相当的明显了。

    这短短时间,为何就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不仅甜姐儿,就是镇国公夫人,甚至是这镇国公府,看着与从前她们所知的,似是都完全不同。

    一时之间,众人心里都疑惑丛生。

    卫芙与各府的夫人们说笑了一会儿,时间便已过了午时,到了该入席的时候了。

    “各位夫人请入席。”卫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辈那里,为了照顾沈珺,倒是不必所有人坐到一起,但前来赴宴的夫人们多是家中掌家夫人,于规矩上自然要重视一些,卫芙倒也没有故意想些新奇的法子来夺人眼球,直接领着诸位夫人在已经准备好的席位上落座。

    有丫鬟鱼贯上菜,不一会儿的功夫菜也就上齐了。

    卫芙正准备招呼着众人开席,就见着有一名丫鬟急匆匆地走上前来。

    “夫人!”小丫鬟行了个礼。

    诸位夫人原本正要动筷,见此情形不由纷纷顿住。

    看这情形,明显是又有什么事发生了。

    卫芙微微拧眉,“何事?”

    小丫鬟连忙道:“长宁长公主到了。”

    长宁长公主?

    卫芙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她与长宁长公主有过结,这一点许多人都知道,自然也就不用掩饰什么,所以这次的赏花宴,卫芙根本就没有往公主府送请柬。

    她以为,她这样的举动,已经很清楚明白的表现出来她的态度了,以长宁长公主那高傲的性子,无论如何,她也是不可能不请自来的。

    却不想,这一次,卫芙竟然想岔了。

    都没等卫芙说什么呢,她就见着长宁长公主在一众宫女太监的簇拥之下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虽然长宁长公主没有请柬,但就凭着她这长公主的身份,守在二门上的丫鬟婆子也是不敢阻拦于她的,可不就让长宁长公主一路来到了宴会上么。

    卫芙微微眯了眯眼。

    她可不相信长宁长公主来这里是为了跟她叙旧的,上次在芝玉阁里,长宁长公主可是被她狠狠气了一顿的,她还以为长宁长公主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看见她了,却不想才过了几日而已,长宁长公主就主动出现在了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