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第四十四章 销售

第四十四章 销售

 热门推荐:
    四月初四,香山县布河坊南端的一处隐蔽海湾中。

    一艘巨大的通番福船停泊在海湾中,船上的船帆已经卸下来了,但桅杆上高高地挂着一个郑字,昭示着这艘海船的身份。

    明朝后期,浙江、福建和广东一带违禁下海的行为十分普遍。明代百姓称外国为“番”。这些船只扬帆远航,沟通外番,被明代的百姓称为通番船。此时的通番船较为流行的有福船和广船两种。

    广船是广东一带更为流行的船只。由于广东靠近南海,南海通番贸易历史十分悠久,所以广东一带的通番海商往往强调船只的质量,要求海船经久耐用。而且船只造得很大,动辄雇佣五、六十船员。

    天启朝争议很大的官员王在晋在《海防纂要》记载道:“广船视福船尤大,其坚致亦远过之,盖广船乃铁力木所造,福船不过松杉之类而已,二船在海若相冲击,福船即碎,不能当铁力之坚也。”

    而福建一带的海商在贸易的地理位置上不占优势,不论是和浙江比东洋贸易,还是和广东比南洋贸易,福建的地理位置都次之。加之福建山地崎岖,集齐和分销通番货物较浙江和广州更难,所以福船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福船俱松杉木,楸虫易食,常要烧洗,过讯后难堪风涛矣。”

    在这个时代,欧洲船舶制造者建一条盖伦大船动辄使用三、四十年。广船也是一样,造船恨不得用尽世间珍贵木材,广船的主梁、横梁等大多采用东南亚珍贵木材,如铁犁木等。而福船只用十年不到就被报废,大多使用易得的杉木。其建船时候的指导思想相差巨大。

    海上风大浪大,船只来去踪迹无所追寻,杀人越货是家常便饭的事情。福建的出海者在商品经济方面有着先天的劣势,其修建的船只就朝追求武力方向发展了。在这个时代热武器还处于从属地位,武力还是主要依赖冷兵器,发展海上武力需要的就是船走的快,掉头容易,建造成本低,可以多造船多载人。

    “福建不敢与广船相冲,但广船难调,不如调福船为便易,广船若坏,须用铁力木修理,难乎其继,且(广船)其制下窄上宽,状若两翼,在里海则稳,在外洋则动摇。”

    广船追求海洋贸易的效率,船舶坚固耐用,而福船则追求外海的航行性能和便宜好造。在波澜壮阔彼此攻杀的十七世纪东海、南海,福建和广东的海商们发生了激烈的竞争。最终福建泉州的郑芝龙击败了广州府南丫岛的广东海商头目刘香老,成为了东海、南海上的霸主。

    郑芝龙的胜利,何尝不是福建闯海者发展思路的胜利?

    在西方同时代,思路和福建人相同,小海盗船众多的英格兰也战胜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成为海洋霸主。

    此时停泊在这个偏僻港湾里的,就是郑成功麾下的大福船。

    那艘大福船长近十五丈,宽约三丈,高二丈有余,秦昭在远处算了算,估计这艘大福船的排水量至少有五百吨以上。

    在这个时代,这已经是可以横行海洋的大船。

    大船的下面,郑成功的掌柜韩分礼站在船前,正看着船工将一张一张的沙发运上船,摆放到合适的位置。

    只是有些奇怪的,这三月初春的日子,韩分礼却是一身缟素,仿佛是守丧之人。

    转过身来,韩分礼和秦昭说道:“秦老板,你这些日子就已经造了二百张沙发,当真是出乎四爷的预料。四爷十分高兴,连口说秦老板仁义。”

    秦昭赶着牛车来到这个港湾,是来和郑家交接第一批沙发的。

    有了木工车床后,秦昭的沙发制造速度大大加快了。此前制约秦昭生产速度的主要是木工,制造一张沙发需要的木工工作时间很长。但是现在木工的生产效率提高了十倍,而其他的步骤则只需要招募普通杂工就可以了。

    秦昭只用了五天时间就为郑成功生产了二百张沙发,交付了第一批货物。

    郑成功和秦昭约好到香山县的海湾里交货,因为广州的水关内不能走海船,秦昭把货运到广州城的话,郑家还要先用沙船把货物运到深海边换海船,不划算。所以郑家直接调用了香山县一个违禁下海的私人码头。

    这私人码头位于这个偏僻的海湾里,用木头木板在海滩沙石上建立了通道连到深水区,可以停靠大型船只。

    看着二百张沙发快装船完毕,韩分礼挥挥手,两个小厮立即抬着一个沉重的箱子从船上走了下来。

    “秦公子,这是这二百把弹簧软椅的货款,一共是二千四百两。”

    秦昭眼睛一亮,上去打开木箱盖子一看,果然看到二十四锭硕大的银元宝放在箱子里。那些元宝一个就重一百两,明代十六两一斤,足有六斤多重一个。秦昭把一个放在手上,只觉得十分的沉重。

    秦昭身边的秦有理说道:“买卖交易钱货两清为好,容我量一量重量,验一验成色。”

    韩分礼笑了笑,让秦有理去检验。

    忙碌了一会,秦有理笑道:“回主人,这都是赤足的户银,一百两一锭。”

    所谓户银,就是朝廷户部将各地税收汇总后,在北京城内铸造的银锭。这些银锭在朝廷使用时候流入市场,因为拥有朝廷信用背书,是市场上最好的银子。

    秦昭也拿起一块银锭,轻轻抚摸。

    秦有理又和韩分礼交接交货和收银的单据,作为记录和证明。

    这些货款收下后,秦昭有了四百两的利润。

    这一个月,秦昭在广州城里卖了四百多张沙发,赚了二千两银子左右。算上这一批货物赚的四百两银子,秦昭的沙发生意总盈利已经接近三千两银子。这些银子中有二百多两要作为干股收益送给郑成功。秦昭自己能余下二千六百两银子。

    加上插云峰缴获的银子,秦昭目前手上有近四千两银子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