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土修真的日常 > 第170章:王元熙的换腿术

第170章:王元熙的换腿术

 热门推荐:
    虽然不知道柴义究竟用了什么办法,但林天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能力已经无法追踪到柴义的魂魄。

    正常情况下只有一种情况才会追踪不到,那就是死。

    可是柴义……

    林天自认对这个人还是有些许认知的。

    他是个怕死之辈,倘使真的有去死的勇气,当初也不可能与他履行这样的不平等条约。而是直接用一把刀子或者抱着煤气罐上门与他同归于尽。

    所以林天判断,此事定有蹊跷。

    他生性多疑,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的消失这并不现实。

    不过柴义究竟去了哪里。

    这个谜题恐怕现在也只有项逸知道了。

    “找一位靠得住的,办事利落的仆人来,把这个项逸活捉到我面前。”于是,林天一边用细长的手指叩击着书房的桌面,一边对着老管家吩咐道。

    “是,少爷。”老管家应了一声,匆忙退下安排。

    当天晚上,林天居住的这座独栋花园别墅外,镂空的铁门大大的敞开,足足能让六辆汽车并排而过的宽阔道路,两侧每隔米便设置着一盏路灯。

    在老管家的精心安排下,一名与林天同样做了【滴水之恩】的高手坐在黑色的专车上驶过这段通往花园别墅的道路。

    专车徐徐转弯,绕过巨大而华丽的喷泉池,最终停在了别墅门口。

    老管家主动相迎,前去开门,对着车里的人弯腰躬身“巴吉鲁大人,您来了。”

    “恩。”

    一名蓝眼睛金发、理着大背头、皮肤白皙的外国男人从专车内踏出。

    他西装革履,眼角有一颗泪痣,看上去迷人而性感。

    巴吉鲁是林天手下签约最久的人。

    林天称之为“仆人”,但老管家在巴吉鲁面前却不敢造次。

    这可是一位四境的高手,并且有着十品的拳师认证证书。

    就连灵根能力也极具破坏性,更加增益了拳法的杀伤力。

    他是自然系灵根能力者,可以驾驭“风”的力量。

    而老管家如此敬重不仅是因为其强大的实力,更是因为巴吉鲁的地位。这位外国人在林天身边的时间,要比他这个老管家还要来得长久,是林天手底下不折不扣的元老。

    “谁惹少爷不高兴了?”巴吉鲁向老管家问道,因为在华国生活了很久,他的普通话还算熟练。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里面总带着一股浓郁的东北大渣子味儿,和整个人的气质形象格格不入。

    “一个狡猾的少年,等巴吉鲁大人上去后就知道了。少爷的要求是活捉。”

    “妥。”巴吉鲁点头,不过心中仍有疑惑。

    他还以为是什么艰难的任务。

    每一次林天召唤他的时候,都是要他去杀人。

    这一次竟然是活捉,让巴吉鲁颇有些意外。

    因为先前这些关于“活捉”的任务都不是他动的手,而是另外一个被称之“少女杀”人物,经常在酒吧出没,擅用“香”来制敌。

    少女杀手总会活捉一些姿色不错的少女送到林天的手里,让林天发泄自己的兽欲。

    想到此巴吉鲁内心忍不住一叹。

    他们家少爷,终于对男孩子动手了吗……

    ……

    ……

    月日周二,项逸第次进入废土修真世界。

    并且,他还带了一位新人过来。

    来到新的世界,柴义揉了揉眼,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

    他记得,项逸背着他来到卧室,然后说出了一句羞耻无比的台词。紧跟着眼前就忽然出现了一道光幕。

    穿过了这光幕后,便来到了这片未知的空间。

    “这里是哪里……”柴义惊诧地望着不远处的这座黄金别馆。

    这是他从未见到过的建筑,充满着古朴、神秘的质感,甚至远要比林天那栋小小的花园别墅要气派的多!

    近在咫尺的基地在虫军和王元熙不断的努力下早已是初见雏形,项逸眺望着远处,心中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这里是,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

    柴义说不出话,因为眼前的事确实颠覆了他的认知。

    然而还没等他消化完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前方有一颗流星从远处划过。

    强大的气息和灵压骤然而至,最终化作一道人影平稳落地,单膝跪在项逸跟前“主上,你回来了。”

    “天境……”

    柴义趴在项逸肩膀上瑟瑟发抖,他能明显觉察到这是天境者的力量……也只有天境者,动起来的时候犹如导弹轰鸣般声势巨大,却又可以同时做到对力量精准控制,收放自如。

    更让柴义感到惊悚的是,眼前的这名天境者竟然称项逸为主人?

    现在,柴义终于有些明白。

    为什么项逸在提到林天的时候,没有丝毫害怕,那种有恃无恐的态度了。

    天境者当仆人,这件事柴义根本无法想象。

    “起来。”项逸淡定开口。

    王元熙起身,用黑曜石般闪耀的眼眸望向柴义,然后主动伸手将柴义从项逸伸手扒拉开背在身上。

    “他的身上有诅咒。而且这份诅咒很顽固,甚至具备一定传染性。”

    王元熙只是背在身上感受了一下,便立刻知道柴义身上被中下【滴水之恩】诅咒的事。

    “传染性?”这事儿项逸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滴水之恩确实有父债子偿的机制。”柴义咳嗽了下,说道“如果本人无法还清债务,那么这份债务将瞬移到子孙后代,但我已经没有家人了……”

    “刚才你怎么不说?”项逸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你来到这里后,那种惊恐的感觉忽然消失的一干二净。我能感到,林天无法威胁到我了。”柴义说道,但他实际上还是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背着柴义的王元熙深深皱眉“主上把这个人带进世界,是为了毁尸灭迹吗。”

    只能说稳如老狗的王元熙能想到的理由一如既往的“出色”……

    在他看来滴水之恩具备诅咒传染性,只要把携带诅咒的人彻底火葬掉,那应该就没事了。

    项逸摇头“不,我把这个人带到这里,是要他活着。另外也想问问你,能不能帮他的断腿给续上。”

    续腿吗。

    王元熙观察了下柴义右腿粗制滥造的假肢,再度皱眉。

    低劣的工艺、粗糙的质地甚至没有一点智能化的元素,这样的假肢根本就是个摆设,连花瓶都不如。

    最起码,花瓶还能用来插花。

    “可以替换。”王元熙给项逸答复。

    作为一名杰出的傀儡人大师,王元熙那种自信的表情几乎是从心底升起的。

    “需要多久。”

    “最普通的那种,一小时就能完成。他立刻就能下地走路,去跑、去跳、去做一个漂亮的倒挂金钩。不过换上了我做得假肢后,身体的协调性可能是个问题。”

    “什么意思?”

    “我制作的右腿,机能恐怕要比他的腿还要好的多。他的左腿跟不上右腿的节奏,会不停摔倒。”

    “有什么解决办法?”

    “我的建议是把他的左腿切掉,和右腿一起替换。”

    “恩,那就按你说的做。”

    ……

    完全没有征求当事人的意见。

    至此,主仆两人议论完毕。

    趴在王元熙背上的柴义,缓缓地发出一个“?”

    feituxiuzhenderich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