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2008年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她没有想象中那么天真
    

    李达在处理着唐悠悠的事情,而另一边,洛冬青回到家之后就洗了个澡,也是第一次把衣服都浸湿了,才交给林璃去处理。

    

    这反应让林璃有些心慌。

    

    想着她把洛冬青丢在李达那里超过了两个小时,孤男寡女,,也是小年轻,这两个小时,什么能做不能做的事情,都足够了吧?

    

    早知道,她就应该跟上去看着的,只是,当时洛冬青说让她在楼下等着,不让她上去。

    

    可是,我的大小姐哟,你说好的是去送菜,没说是去送别的东西的喂!

    

    林璃的脸色阴晴不定,而洛冬青的脸上则是带着红晕,让本来就漂亮的她,更多了几分魅惑。

    

    看着总觉得有几分色气。

    

    林璃越发觉得她摊上大事了。

    

    王雪在这里的时候肯定还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而她刚接手没有多久,洛冬青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到时候洛冬青肯定要挨骂,但她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丢工作都是轻的。

    

    林璃的内心在几次挣扎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去和洛冬青谈一谈,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毕竟她们还需要相处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洛冬青换好了衣服就去弹琴了,林璃在琴房外面听了一会,也没能听出这是什么曲子。

    

    但是,音乐是可以传递情绪的,虽然听不懂,但她听出了快乐。

    

    这是个欢快的曲子。

    

    春天到了,又到了……

    

    林璃的心态已经要崩了。

    

    “冬青,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林璃敲了敲门,摆出公式化的微笑说道。

    

    洛冬青现在心情不错,便站起身来,道“可以,你想说什么?”

    

    “就是关于今天中午,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洛冬青闻言,顿时满脸通红。

    

    她其实现在脑子里经常都会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每次想到,都觉得浑身发烫,害羞得不行。

    

    李达和她的行为,都有些过火了,但禁果对人是充满诱惑的。

    

    “我不想说这个。”

    

    洛冬青害羞地回答了林璃的问题,林璃的一颗心,沉到了底。

    

    “洛小姐,我想我必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便进行紧急措施的时候还来得及。”

    

    林璃觉得自己的底线应该是不能让洛冬青怀孕,万一洛冬青怀孕,发生这种丑闻,那她估计会被愤怒的顾总和洛总弄得人间蒸发。所以,她的措辞都严厉了许多。

    

    林璃的想象力似乎有些过头了。

    

    “你想采取什么紧急措施?”

    

    洛冬青有些茫然了,她和李达亲热到那个程度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但……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我想问他有没有用保护伞?”

    

    “没有啊,他为什么要用这个?”

    

    洛冬青还很呆萌地回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连耳朵都红了。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和达叔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没有发生你说的不纯洁的事情!”

    

    洛冬青大声地说道,虽然因为她自己觉得她自己已经不那么纯洁了,所以这吼出来的话也气势不那么足,但这还是让林璃意识到,问题并没有很严重。

    

    “你是说,李达他,什么都没做?”

    

    “也不是说什么都没做,就是没你想象的严重。”

    

    距离她严重的想象也就差一点点了。

    

    林璃长舒了一口气,没事啊,那太好了。

    

    “以后,我希望你们独处的时间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如果实在想要独处,请一定不要做出出格的事情,可以吗?不然我和你的小男友,都会有麻烦的。”

    

    林璃的语气非常诚恳,她的姿态也放的很低了,但是,她的话还是引起了洛冬青的不满。

    

    “你的意思是,我要和达叔相处的时候,你必须也在?我必须要让你来监视我?”

    

    “您误会了,我没有监视的意思。”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是顾流萤派过来的人,为的就是监视我,约束我,雪姨就是因为不听她的,所以被开除了,对吗?”

    

    洛冬青在李达面前是战五渣,但在别人面前可不是。

    

    她气势汹汹,但林璃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她依然带着笑容,道“雪姐是自己离职的。”

    

    林璃并没有否认别的话。

    

    她的确是顾流萤雇佣过来的,而且,洛冬青每日的行踪,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都要向顾流萤汇报。

    

    在必要的时候,需要对洛冬青多加约束,这就是林璃的任务,所以她无法否认。

    

    但是第三点她可以否认,因为王雪让她这么说的。

    

    “不可能的。”

    

    洛冬青笃定地道。

    

    “何以见得?”

    

    林璃想要知道洛冬青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和雪姨相处了很多年,我对她不是一无所知,她不会为了还没有确定的什么终身大事就离开我。我知道,一定是她被辞退了,但她不想我闹,所以才说是自己走的。”

    

    林璃哑口无言。

    

    她想起了王雪说的。

    

    洛冬青很天真,很幼稚,但她不傻,在某些地方,还比较敏感。

    

    这个地方,指的是抽象概念的,不是说身体上。

    

    虽然这样说也没错。

    

    “所以,你其实知道,但是你也没说?”

    

    林璃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完全看不懂洛冬青,本来她以为洛冬青是一个天真的有些容易情绪化的孩子,现在看来,并不只是这样。

    

    她的天真,或许只是表象。

    

    其实她很有心机?

    

    “我说了,闹了,雪姨还是要走,到头来,还会让她更加担心,我又何必闹,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闹事不能解决问题,对我和我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好处。”

    

    洛冬青一副睿智的大小姐的样子,看上去还颇为帅气。

    

    “但你上次和顾总吵架,也就在不久前吧?”

    

    洛冬青“……”

    

    我从上次吵架之后领悟的,不可以吗?

    

    “总之,你尽可放心,我有分寸,不会做出让你为难的事情,但也希望你不要过于干涉我的生活,我们互不干扰。”

    

    洛冬青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心虚,足以见得她的脸皮也厚了。

    

    如果不是李达悬崖勒马,她哪里有什么分寸。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面对李达的时候,洛冬青自动智商减半。

    

    但林璃不知道这些,她看着酷酷地离开的洛冬青,把刚才的话记下了。

    

    这样也挺好,互相配合,才能好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