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 【774】约会条件

【774】约会条件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最新章节!

    2月2日,休学典礼恰逢周五。

    隔着围墙,可以看到学校外面有铲雪车和环卫工人大量出动,估计这是冬山市在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清雪。

    上午9点,高中部学生们有说有笑地进入了会议大礼堂,开完休学典礼就能放寒假,这对于住宿制学生来说简直就是节日中的节日。

    “……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整整一个学年,匆匆而过,真的要感慨光阴易逝……”

    何其美校长在台上讲话,台下的嗡嗡声小了不少,同学们还是比较给校长面子。

    “青姿学园,在本学期迎来了许多新同学,也迎来了许多新挑战。国家教委,派出观察小组莅临本校,是对我们教育工作改革的肯定和褒扬……”

    以严副局长为首,五人观察小组坐在靠近主席台的第一排。

    赵小娟和严副局长说着什么,电疗专家尹教授翘着二郎腿,刘千鹏和庞大海则显出不耐烦的样子来。

    陆瑟8:50到场的时候,发现林怜坐在第二排,右边还有空座,便不客气地直接坐了过去。

    “林琴在寝室挺尸,阿雪不能久坐,所以没人陪了吧?幸好有我,不然不就寂寞了吗?”

    陆瑟发挥出厚脸皮技能,很轻佻地跟林怜打招呼,好像昨天的“毛饼”事件没发生过似的。

    “一个学年以来,学校总体上平安有序,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偶发事项!”

    何校长用“总体上”“重大”这些词,表明事情还是有的,只不过没造成很坏影响。

    “在下一个学期,在新的一年,希望我们学校的社会美誉度能够进一步提升!这和在座每一位同学、每一位老师的汗水密不可分!我们一定要继续努力,不辜负社会和家长的殷勤期盼……”

    穿着青姿学园校服,只有白发卡和白丝袜和其他女生有区分的林怜,带着若有若无的“噗呦噗呦”声音,向陆瑟转过头来。

    除了主席台以外,其他位置光线昏暗,修女校花的脸庞被光暗雕刻得更加轮廓分明。

    “陆瑟同学才是真的寂寞吧?”

    “哈?”

    林怜眨了眨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震开空气中的微尘。

    “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跟耶稣先生聊天,所以并不会寂寞。虽然姐姐总说我这样做很傻,可陆瑟同学每时每刻都很精明的样子,却反而显得很寂寞……”

    “姐姐说这是一个人只信任自己必然导致的……为什么会只信任自己呢?陆瑟同学连自己的亲人也信不过吗?”

    陆瑟把后脑靠在椅背上,放松了一下紧张的颈椎。

    说的是哪种亲人?是小佳那种泄密狂呢?还是我老妈那种企鹅迷啊!

    “任何人都有某种方面的缺陷和不足,完信任是不可能的,就连我自己也一样。”

    斟酌语句回答林怜的陆瑟,忽然想到——陆浩这种人工智能,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寂寞,因为自己不信任任何人,而制造出来的自我备份?

    为了甩开陆浩带来的阴影,陆瑟立即改换了话题。

    “林怜,之前说过会回复我,现在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我能得到一个确切答案了吗?”

    林怜“噗呦噗呦”地犹豫了一下。

    “那个,指的是寒假约会的事吗?”

    “还有成为我新任未婚妻的事。”陆瑟紧追不饶。

    “嗯……”

    林怜咬起了手指头,恰好还是昨天削苹果受伤,缠着绷带的那一根,很快鲜血又渗了出来。

    “不至于愁得自残吧!做我未婚妻有那么糟糕?”

    包兴坐在第三排,距离陆瑟后方不远。

    陆瑟此时听到隐隐约约的吐槽“未婚妻候选的女生们都差点吃到毛,成了正式的未婚妻,还不知道要吃什么呢!”

    瞪着眼睛转过头,却发现包兴在和桌游社的一个社员讲话,刚才的声音好像只是幻听。

    “我、我不讨厌陆瑟同学。”

    仿佛是害怕犹豫久了会伤害别人,林怜很快补充道。

    “不如说,我很希望能够安慰陆瑟同学寂寞的心,也希望陆瑟同学不再和恶魔崇拜扯上关系……”

    “可是,姐姐才是陆瑟同学原本的婚约对象,我和陆瑟同学约会她会不高兴的,更别说是取代姐姐成为新的未婚妻……从法理上来说,我不应该是陆瑟同学的小姨子吗?”

    “想多了。”陆瑟大言不惭,“没听过有一个卖包的广告是这样说的吗?王八蛋老板黄鹤,欠了35个亿带着自己的小姨子跑路了……所以说跟小姨子关系好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且我根本没和林琴结婚好吧!”

    林怜双眼望向悬挂大吊灯的礼堂天花板,觉得陆瑟哪里说的不对,一时又挑不出来。

    “姐姐可不这样想,她说自己都放下矜持写情书给了,还要和我、和我出轨,应该用尼日利亚的依博部落刑法来处置……”

    “什么?林琴竟然也知道尼日利亚的依博部落?那可是对出轨惩罚最凶残的一个部落!”

    陆瑟听说过,依博部落处罚通奸最仁慈的一种刑罚是——

    把通奸的两个人重叠着捆绑在一起,男人的头朝下,对着女人的裆部,女人的头也对着男人的裆部,然后把两个人以这样的姿势吊起来,一直吊到死。

    林怜点了点头,表示具体的惩罚措施,她也从姐姐那里得知了。

    “虽然约会距离出轨还有一段距离,但我无论如何也不想跟陆瑟同学以那样的姿势被吊到死,胸部一定会被挤得很难受的。所以除非姐姐允许,不然……”

    “不然不敢跟我约会?”

    主席台上的发言人换成了教导主任黄柏发,他讲话的时候把随身不离的黄教尺放到了前面的桌子上。

    “嗯嗯——我现在说一下寒假安问题,静一静!这可是跟们的生命安切实相关的!”

    “第一,各位同学要自觉遵守交通规则,过马路时确保没有过往车辆,不在公路上玩耍打闹,不乘坐非法交通工具……”

    “当我们是小孩子吗!”下面有人小声嘀咕。

    黄柏发明明听见了吐槽,也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下去。

    “第二,严禁私自或结伴到小溪、河流、山塘、水库里戏水、游泳!”

    “第三,活动游戏和外出旅游要做到不玩火、不玩电,远离危险,也不去影响身心健康的娱乐场所,严禁参与赌博、封建迷信、打架斗殴……”

    之前吐槽的那个声音又说“影响身心健康的娱乐场所是什么啊?洗头房算不算?”

    黄柏发使了个眼色,纪检部成员王朝、马汉,像是东厂锦衣卫一样从座位上站起来,把吐槽的学生给拉走了。

    “不是我!是包兴!他太黑了们没看见!冤枉啊!”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话,总之希望他在东厂诏狱里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发生这段插曲之后,林怜回神过来,说“也、也不是完不能跟陆瑟同学约会,但姐姐有一个条件。”

    “那就是,在约会的时候允许她跟踪咱们,避免陆瑟同学做出什么鬼畜行为来,最好改成三人约会这样……”

    “只听说过有四人约会!三人约会是多出来一个电灯泡吗!”

    陆瑟稍微想了想,让林怜出来约会目前是最重要的,条件什么的当然可以暂时答应。

    “好吧,我允许林琴在咱们俩约会的时候从远处监视,她愿意看我怎么和她妹妹增进感情,就让她看好了!”

    反正林琴这家伙,已经擅自跟我妹妹增进感情了啊!不是也没经过我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