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咋成神帝了 > 第50章 霸气的宋璃儿
    随着陆泰的动作,围观的学员们满脸错愕!

    这…这也太狠了吧?

    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学员?

    要知道来这里的学员,哪一个不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哪一个不是修炼者中的佼佼者。

    可,在总院居然…被丢垃圾一样。

    很快,陆泰落地,目光如炬扫视了在场所有学员一点,暴喝一声:“小兔崽子们,记住了,这是总院,谁敢违反总院规矩,戒律组绝不手软,甚至会直接要了你们的命。”

    话音刚落,围观的学员们,一个个下意识退了几步,你看我,我看你,满脸尽是恐慌之色。

    怎么会这样啊!

    这不是来学院修炼,分明是来送命的啊!

    “陆泰,你确定要用这个办法包庇他?”陆槐淡淡地瞥了一眼陆泰,心中极度不爽。

    按照总院以往的习惯,每年开学之际,戒律组都会故意让学员违反总院规矩,然后戒律组借这个机会,给新学员上一堂生动的戒律课。

    还真别说,这办法挺好用,近些年以来,新学员一个比一个乖巧。

    可,如此以来,也就是说自家徒弟被人白打了,即便追究下去,也仅仅赔偿一点停息丹恢复元气罢了。

    “什么包庇,老子就是故意让柳子杰揍的你徒弟,以此明示总院规律。”陆泰轻轻挥手,一道烈火从掌心急速而出,继而在半空中荡开,点点烈火朝地面落去,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护罩,将陆槐、苏尚、宋璃儿等人全部包裹在内。

    这种护罩有隔音效果。

    倘若是外人或许信了陆泰的话,但陆槐太清楚了,这是故意的吗?

    分明是私人恩怨。

    “我去找院长!”陆槐冷哼一声,就准备离开。

    “陆槐导师,你等等!”宋璃儿把苏尚护在身后,先是叫停陆槐,后是朝陆泰望了过去,冷声道:“陆泰,你我心里都清楚这件事的真相,大家也都别演了,我要求很简单,三枚培元丹,这事就算过去了。”

    这话一出,陆槐身形一晃,险些没摔倒,怒骂道:“宋璃儿,你够了啊,现在是我徒弟被人打了。”

    “陆槐导师,话不能这么说,我徒弟也受伤了。”宋璃儿拉了一下苏尚,继续道:“你看我家阿尚伤的老重了,这样吧,三枚培元丹,给你徒弟一枚,我徒弟两枚。”

    说话间,她也没管陆槐即将暴走的面色,而是朝陆泰望了过去,冷声道:“你觉得怎样?你若觉得不行,我让奶奶过来跟你商量一下。”

    “你…”陆泰面色一怔,死死地盯着宋璃儿,“三枚培元丹也太贵了?”

    “不贵啊!你问问你旁边的明翔老师就知道了。”宋璃儿万年冷漠的俏脸,露出一丝微笑。

    陆泰下意识能望了望陆明翔,见对方点头,陆泰嘴角一阵抽搐,就在刚才柳家派人过来,给他送了十枚培元丹,他本以为这事可以借总院抓纪律的名头忽悠过去。

    没想到遇到了宋璃儿。

    当然,倘若是单纯的宋璃儿,他肯定不用担心。

    可,宋璃儿刚才提到她奶奶。

    这让陆泰不得不重视,不由沉声道:“行,就三枚培元丹。”

    令他没想到的是,话音刚落,宋璃儿俏脸一变,立马开口道:“这么爽快,是不是柳家送了很多培元丹?不行,得四枚培元丹。”

    “璃儿,你别太过分了!”陆泰面色一凝。

    “四枚培元丹,绝不讲价,否则,只能让奶奶出面了。”宋璃儿俏脸一冷。

    “行!”陆泰面色骤然剧变,咬牙切齿道,从腰间摸出四枚培元丹朝宋璃儿抛了过来,阴阳怪调道:“现在可以带你徒弟走了?”

    接过培元丹,宋璃儿俏脸露出一丝欣慰,然后将一枚培元丹朝姜云溪抖去,另外三枚培元丹则递给苏尚,吩咐道:“阿尚,拿好了,可别让外人抢了去。”

    说着,宋璃儿朝苏尚挤了挤眼色。

    “好!”苏尚立马明白师父的意思,这是在暗示自己可以用丢东西的名义,敲诈培元丹。

    额!

    这师傅?

    咋那么聪明呢!

    她不是特别冷的一个女人么?

    为了培元丹也是豁出去了。

    苏尚原本以为陆泰来了后,事情会变得棘手,没想到师父搬出祖母后,不但没变得棘手,反倒更轻松,三言两语便敲了四枚培元丹。

    但,这种喜悦仅仅维持了一秒钟,他面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拉了拉宋璃儿衣襟,低声问道:“师父,就这样放过柳子杰?”

    他脑子还记着林戚的话呢,要把柳子杰弄成重伤,不然,后面的事情不好弄,更别提灭了柳子杰。

    在苏尚心中,柳子杰已经成了死人。

    “呵!”宋璃儿冷哼一声,丹凤眼掠过一抹寒芒,缓缓扭头,直视陆泰,呵斥道:“还不撤掉护罩让我们离开?”

    嗯?

    陆泰一怔,连忙撤掉烈火护罩。

    就在他撤掉烈火护罩的一瞬间,没等陆泰反应过来,只见宋璃儿手中的长剑如毒蛇般窜了过去,长剑所瞄准的对象正是先前被他抓过来的三名小孩。

    咻!

    咻!

    咻!

    电光火石间,三剑挥去,每一剑精准的劈在三名小孩的大腿上。

    好在宋璃儿并不是用剑刃直接攻击,而是用剑背。

    即便这样,三道咔嚓声响起。

    应该是骨折了。

    与此同时,三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作为当事人的柳子杰,死死地捂住自己大腿,脸色苍白而又痛苦,整个脸都扭曲了,虚汗簌簌而落,差点没痛死过去,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他艰难地扭头瞥了一眼苏尚,眼神之中尽是怨毒跟愤怒。

    柳子杰看得出来,完全是因为那个小不点,事情才会闹得这么大。

    “小子,你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柳子杰心中怒吼一声。

    “宋璃儿,你太过分了!”

    另一边,陆泰看到这一切,暴喝一声,浑身的烈火蹭的一下暴涨,整个人宛如在烈火中燃烧一般,四周空气变得躁动起来。

    “过分吗?”宋璃儿冷哼一声,一把攥着苏尚,大摇大摆朝宿舍楼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冷声道:“看清楚了,这是我徒弟,谁敢动他一根寒毛,我灭他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