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34章 无耻的商人

第34章 无耻的商人

 热门推荐:
    “瞧你这点出息,什么高官厚禄,在商城系统面前都是浮云,等到你权限足够,就能解锁更多物品的使用权。”系统鄙视道。

    秦风精神一震,追问道:“如何才能解锁更多的权力呢。”

    “自己去想,本尊的心情不太好。”

    系统方才的话语可是让秦风颇为意动的,仅仅是经商,成为一名伟大的商人,在秦风看来是远远不够的,乱世之中的诸侯可是拥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而有了稳定的地盘之后,才能施展更多的手段出来,才能收获更多的金钱。

    一念至此,秦风对于即将到来的太守职位更加的上心了。

    执掌一郡之地,军政一把抓,这是何等的舒爽。

    “尊者,你说秀儿和恶来在外城会不会有危险?”

    “只要你的手段足够强悍,董卓是不敢胡来的,你小子能不能什么事情动点脑子。”

    “尊者说的有一定道理,我决定了,等以后有了地盘之后,就打造一支无敌的军队,谁敢前来进犯,就打的他屁滚尿流,而后坐拥天下美女,岂不是人生的大幸事。”秦风双眼放光的说道。

    “小心到时候虚脱。”系统打击道。

    秦风前来雒阳,倒是在城内达官显贵之间引起了一定的轰动,诸侯联军之中发生的事情,不可避免会传到雒阳达官显贵的耳中。

    之前秦风对诸侯联军可是有着不小贡献的,莫说其他,仅是手机这一个手段,就让诸侯与董卓之间的战争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何况还有着越野车这等利器呢。

    次日,秦风神清气爽的离开住处,两名体型彪悍的士卒跟随在秦风的身后。

    对此秦风倒是没有太多的介意,有着这等免费的护卫跟随在身后,在城内也能避免出现更多的麻烦不是。

    当前董卓在城内可谓是一手遮天,连带着董卓麾下的士卒也有着不小的权力,胆敢在城内得罪军中的将士,放到一些小家族的身上也是需要谨慎的。

    军中将士在有些时候可不会讲道理。

    雒阳内城,为大汉的达官显贵居住的地方,平素里倒也不显得萧条。

    雒阳城可是好地方啊,商贾云集,如若不是因为董卓进驻雒阳,而破坏了雒阳的秩序,对于秦风来说是经商最好的场所了。

    现如今雒阳的局势决定了,无论是朝中的官员还是大小家族,在做事情的时候,必须要做到的就是小心谨慎,如果因为举动上有着失误而开罪了董卓的话,对他们而言将会是一场噩梦。

    仅仅是与董卓交易,在秦风看来是远远不够的,诸侯需要手机、需要美酒,难道说世家豪族就不需要吗,而手机和美酒,不过是商城之中商品的极小一部分是罢了。

    相对于内城,外城则是显得热闹了许多。

    秦风就如同逛街一般,在城内随意的走动,衣着普通的秦风,身后有着两名彪悍的士卒,让过往之人看向秦风的目光有着诸多的忌惮。

    天色渐渐昏暗,在外城的酒楼中吃上一些饭菜,着实是不尽如人意,这比之后世的美食要差了不知多少,酒楼做菜的手法,更是为秦风所不认同。

    夜幕降临,秦风来到了司徒府。

    在雒阳城内,除了董卓之外,秦风比较熟悉的就是王允了,而王允在百官面前可是有着不小的威望的,通过王允之手,让自己的商品能够得到大规模的出售,才是王道。

    如果秦风知道董卓已经有了将美酒出售给城内的富商以及官员的念头之后,不知会作何感想。

    秦风所掌握的酒水,是这个时代的酒水所不能比拟的,而秦风从系统中拿到酒水的价格,是很低的,中间的利润,足够让秦风乐开怀了。

    “来者何人?”一名士卒上前喝问道,见秦风身后有着两名体型彪悍的士卒,露出警惕之色。

    秦风道:“本座乃是一名商人,久仰司徒大名,是故前来拜访。”

    “小小商人还想要见司徒。”士卒不屑的说道,若非是秦风身后有着两名彪悍的士卒,他早就将秦风赶走了。

    “哦?莫非王司徒的脸面,比之董相国还要大?本座昨日可是刚刚见过董相国。”秦风不咸不淡的说道。

    士卒闻言,心中一震,董卓那可是当前雒阳城内的杀神,但凡是得罪董卓之人,下场都不是很好,如此看来,秦风就不能用寻常的眼光来对待了。

    “稍待。”士卒说完之后,向司徒府内而去。

    大约盏茶功夫,士卒带回消息“司徒有请。”

    商人秦风,之前只是在雒阳出现了一次,却是给王允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对当时曹操刺杀董卓,王允可是寄予厚望的,有着秦风提供的沙漠之鹰,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刺杀行动却是以失败而告终。

    事后王允得知了有关刺杀的一些事情,对秦风的不满可想而知,明明有着杀死国贼董卓的机会,却是让机会这般溜走,而有了之前的事情之后,董卓对于自身的安全定然会更加的重视。

    秦风与诸侯联军交易,倒也没有什么,然而秦风来到雒阳之后竟然选择与董卓老贼交易,这等事情,非是王允这样的忠贞之士能够容忍的。

    灯光明亮,并非是在大厅,此时房内仅有秦风与王允两人。

    “多日不见,王司徒仍旧是这般的容光焕发啊。”秦风含笑拱手道。

    王允冷哼道:“秦文懿,当初你所说的沙漠之鹰,为何在关键的时刻不能杀死董卓?”

    “司徒,当时是可能是因为保险没有打开”

    “一派胡言,如此大好良机,就这般丧失,如今你返回雒阳,竟然与董卓老贼交易,此等举动,与乱臣贼子有什么区别?”王允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秦风笑道:“王司徒可能有所误会,本座之所以前来雒阳,想必司徒是明白其中的缘由的,诸侯与董卓之间的战争,与本座无干,本座需要的是金钱,非是其他。”

    “无耻的商人。”王允愤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