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36章 张辽,张文远

第36章 张辽,张文远

 热门推荐:
    秦风微微一笑,不以为意,见过太多的惊叹之后,一个酒楼掌柜的惊叹,对秦风来说就算不上什么了。

    “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美酒,掌柜任意挑选一个,就当是本座的心意了。”秦风道。

    史卜闻言大喜,直接挑选了个头最大的一坛。

    秦风哑然,史卜挑选的乃是闷倒驴,以猛烈著称的闷倒驴,喝过之后会是什么感觉,秦风尝试过一次之后,再也不想品尝第二次,反倒是典韦对于闷倒驴情有独钟。

    “如此多的美酒,不知本将可否品尝一二呢?”

    秦风打量一眼来人,但见此人,身高八尺,面庞棱角分明,给人以坚毅之感,一身戎装、腰悬佩剑,明显是军中将领。

    “张将军。”史卜急忙起身行礼。

    跟随秦风而来的两名士卒见到来人,也不敢放肆,从来人的装束上来看,分明是军中的校尉。

    校尉在军中可是有着不小的权力的。

    “本座秦风,字文懿,小小商人,还未请教?”秦风打开一坛女儿红,笑问道。

    张将军抱拳道:“本将张辽,字文远,军中校尉,见桌案上如此多酒水,叨扰了。”

    秦风眼神一紧,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汉末有名的良将张辽。

    “莫非文懿之前听说过本将?”张辽问道,有关秦风的事情,张辽也是有所耳闻的,没办法,谁让秦风的手中有着太多吸引人的东西存在呢。

    秦风道:“张将军武艺高强,能征善战,本座仰慕已久啊。”

    “谬赞了。”张辽端起酒盏一饮而尽,对于秦风的夸赞之词,并未放在心上。

    “好酒。”

    秦风道:“本座与张将军亦是有缘,今日酒水管够。”

    “如此本将就不客气了。”张辽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一坛酒水,很快见底,多数进入了张辽的腹中,此时张辽已经有些醉意朦胧了,这让秦风不得不佩服张辽的酒量。

    心念一动,秦风想到董卓之前的许诺,自己很快就要成为一郡太守,典韦是猛将,在练兵方面的能力如何,秦风不清楚,但是张辽可是能征善战的大将之才,如若招揽麾下的话,会有很大的帮助。

    “张将军,此处人多眼杂,不如要一雅间,继续畅饮如何?”秦风提议道。

    张辽大笑道:“正当如此。”

    雅间内,仅有张辽与秦风两人,两名跟随而来的士卒,则是在雅间外等候,若是仅有秦风一人的话,两名士卒不会客气,但有张辽在身边,情况就大为不同了。

    与一名校尉作对,两名士卒还是不敢的。

    又是一坛女儿红出现在桌案上,张辽目光灼灼的盯着秦风道:“文懿请本将喝酒,可是有什么事情?不妨直接道明,免得喝酒不畅快。”

    秦风微微一愣之后点头道:“本座的确是有事。”

    “不知张将军如今身居何等官职?”

    “相国帐下校尉。”张辽道。

    “张将军如此年轻,便能成为军中校尉,佩服。”秦风话锋一转道:“不知张将军可否愿意跟随本座呢?”

    张辽眉头紧皱“文懿是商人,本将是军中将领。”

    “本座是商人不错,但是本座即将成为一郡太守,若是张将军愿意跟随本座的话,以后郡中的士卒,尽皆由张将军负责,而张将军想要训练何等士卒,本座皆会满足。”秦风道。

    张辽神情一动,从秦风的相貌上来看,不过是一名刚刚弱冠之年的小子罢了,却是要成为一郡太守,听上去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文远在相国麾下,能够受到多少重用呢?”秦风道:“本座是商人,对于军事不懂,以后军事方面的事情,却是需要仰仗张将军。”

    “若是本将想要组建一支骑兵呢?”张辽缓缓道。

    骑兵,消耗颇大,董卓麾下骑兵众多,也不过只有上万骑兵。

    骑兵配备的精良战马,需要数万钱一匹,而战马的消耗也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骑兵?自然是没有问题。”秦风暗喜,张辽讲条件就说明有成功的可能性。

    能够在白衣酒楼之中遇到张辽这般的将领,着实是让秦风有些意外。

    “若是文懿为太守,本将担任什么职务?”张辽笑问道。

    秦风郑重道:“太守之下,任意挑选。”

    “当真?”

    “自然。”

    “好,本将答应了。”张辽点头道。

    “张将军爽快,以后本座与张将军共图大事。”秦风笑道。

    张辽心中一惊,共图大事,究竟是指的什么,秦风可不是寻常的商人,敢于和关东诸侯交易,甚至前往雒阳与董卓交易,仅仅是这般的手段,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不想本将,为了些许美酒,竟然打算跟随文懿做事,哈哈。”张辽笑道。

    秦风道:“文远兄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的。”

    “文懿兄,请。”张辽对秦风的称呼也有了改变。

    放下酒盏,秦风拿出一部手机道:“这部手机,文远留着使用,方便联络。”

    “文懿兄,本将听说,一部手机可是价值五百金,难道你就不怕本将前来欺骗?”张辽笑问道。

    “本座对文远兄有信心,以文远之为人,岂会因为区区一部手机,做出这等事情来。”

    两坛酒水喝的差不多了,两人皆是酩酊大醉,当晚就在白衣酒楼内歇息。

    “酒水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诚不欺我啊。”秦风暗叹。

    其实张辽之所以选择跟随秦风做事,与其在军中没有受到重视有着很大的关系,原本张辽是丁原帐下的将领,受命前来雒阳,为大将军何进征募、训练士卒。

    何进身死、董卓进驻雒阳,对于张辽这样的将领肯定会有所排斥的,最为董卓信任的,自然是凉州出身的将领。

    一时间张辽的地位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虽说在军中校尉算是级别不低的将领了,却是需要看凉州将领的脸色。

    在白衣酒楼之中偶然遇到秦风,且秦风很快就会成为一郡太守,让张辽看到了机会。

    对于自身的本领,张辽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只要给予其足够的权力,定然能够有一番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