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49章 中箭

第49章 中箭

 热门推荐:
    不过从响声传来的地方来看,分明是秦风居住的房间附近。

    “敢伤害公子者,杀无赦!”典韦双目通红,双戟挥舞,三名欲要阻挡典韦的刺客,面色苍白,竭力的阻挡着。

    张辽此时的愤怒也是无以复加的,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渤海都尉,就是因为秦风的举荐,若非如此的话,他如今仍旧是军中没有多少权力的校尉,甚至要受到凉州出身将领的排挤。

    钩镰刀挥舞,一名刺客难以阻挡,倒在血泊之中。

    寂静的庭院,因为突然出现的响声而热闹起来。

    灯光照耀下的房间,显得有些昏暗,隐藏在角落之中的秦风,将秀儿护在身后,双目炯炯的注视着房门。

    房门外,黑衣刺客首领,面露疑惑之色,他麾下的刺客有着什么样的手段他是清楚的,如此响声,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刺客拥有的。

    “速速将秦风斩杀!”首领低沉着声音命令道。

    出动将近二十名精锐的刺客,前来刺杀秦风,若是此行以失败而告终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莫大的耻辱。

    跟随而来的刺客亦是感受到了他们统领心中的愤怒,这等情况放到任何人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相对来说,此时在房间内的秦风,却是显得极为轻松,手中有着两把手枪,而且是凌厉的沙漠之鹰,每一把有着七发子弹,对而今的秦风来说,那就意味着将会有十四名刺客死在他的手中。

    用手枪杀人,虽说血腥残暴,秦风却是没有丝毫的愧疚感,若是他在这等时候不还击的话,就只能为刺客杀死了。

    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就算是一些手段残忍,也是无妨的。

    秦风的心智,在与诸侯和董卓等人交易的时候,已经逐渐的成熟了起来。

    诸侯为了自身的利益,能够做到不顾一切,就算是违背信义也是无妨,为何秦风不行呢,这些人是高高在上的诸侯尚且没有在乎这么多,他一个商人,又有什么顾忌的呢。

    又是两声枪响,刚刚进入房内的两名刺客,直接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门外注意到这一幕的刺客统领,神色间闪过疑惑之色,如此响声,如此凌厉的进攻,究竟是什么利器造成的呢。

    不用首领命令,四名刺客,争先恐后向着房内而去。

    在他们看来,秦风使用的利器,就如同弓箭一般,释放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使用。

    然而迎接四名刺客的是接连的响声。

    刺客首领见到道道火光闪烁之后,四名刺客便没有了动静,后背冷汗直冒,在前来之前,他就知道秦风是手段非同寻常的商人。

    却是没有想到,秦风在进攻方面竟然会有着如此凌厉的手段,四名武艺高强的刺客,不过是转瞬之间,便倒在了血泊中,换做是他,也难以做到,这秦风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商人吗?

    还有与秦风居住在一起的张辽和典韦,分明是有着强悍的武艺,数人一起阻挡,仍旧是苦苦支撑。

    “撤退!”黑衣首领稍作犹豫,当即大喝道。

    就在喊声落下的瞬间,黑衣首领如同狡兔一般,窜入房内。

    秦风听到外面的喊声,暗中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向秀儿道:“不过是小小蟊贼。”

    余光注意到有一个黑影窜入房内。

    “无耻。”秦风大骂一声,两把手枪同时释放。

    弩箭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场面一时间陷入寂静之中。

    黑衣首领在释放完弩箭之后,调转方向,撤离房间。

    微弱灯光的照耀下,秦风看到了弩箭。

    “不要出来。”秦风大喝道,尽可能的张开双臂。

    心口的位置传来阵阵疼痛,秦风呢喃道:“本座就这么死了吗?”

    “哥哥,哥哥”秀儿泪如雨下,不停的抽泣着。

    秦风感觉浑身如遭雷击,心口的疼痛更是无以复加的。

    “秀儿,为,为兄,没没事。”秦风断断续续的说道。

    “哥哥,你为什么那么傻。”泪珠顺着俏脸不断的滑落,秀儿语气哽咽的说道。

    “只要秀儿安然无恙,为兄就算是受伤又有何妨?”秦风露出一丝笑容。

    秀儿没有察觉到秦风说话的时候已经没有方才那般的困难,悲恸下扑进秦风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秦风小子,你太过无耻了吧,明明没有什么大碍,却是让一个这般漂亮的小娘子这般的伤心。”系统冷哼道。

    秦风道:“你懂什么,这是拉近本座与秀儿之间的感情呢,再说那一箭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本座出手的衣物,岂会是寻常之物能够比拟的。”系统傲娇道。

    典韦面色低沉的走进了房间,见到地面上的六具尸体,神色微微有些震惊,方才那些刺客的手段可是非同寻常,一人面对数人,虽说没有问题,但是来自这些人的纠缠,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化解的。

    “公子,你怎么样了?”典韦焦急道。

    “公子中箭了,快快寻找医者来。”秀儿哭喊道。

    在秀儿怀中享受的秦风,拍了拍秀儿的后背道:“恶来,本座无事,不过是一些蟊贼罢了,怎么能够伤到本座呢。”

    正欲向外走的典韦微微一愣,想到房内此时的情景,仍旧是走了出去。

    秀儿的哭泣声立即止住了,双眸扑闪的盯着秦风道:“哥哥,你刚才是欺骗秀儿的?”

    “刚才为兄不是说了没事吗?”秦风狡辩道。

    “你”秀儿注意到两人的暧昧姿势,娇嗔道:“秀儿不理你了。”

    走了两步,见秦风仍旧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秀儿止住了脚步“哥哥,地上凉,你怎么不起来。”

    “这会儿只感觉浑身无力,难以起来啊。”秦风面露愁容。

    “活该。”秀儿嘀咕一声,还是走上前去,将秦风扶起。

    房间内,血腥味弥漫,地面上的尸体,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的渗人。

    刺客最后的箭矢,虽说刺中的秦风,但是秦风身上的衣物,可不是寻常衣物能够比拟的,就算是军中的铠甲,也不一定有这衣物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