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60章 哥哥是好人

第60章 哥哥是好人

 热门推荐:
    越野车的出现,在大汉诸侯中间可是引发了不小的热潮,诸侯之中,虽说没有人购买越野车,但是陈留太守张邈的三轮摩托,可是拉风的存在,一名将领带着陈留太守在军中兜风,这是何等的惬意。

    对待秦风的时候,诸侯是有着不同的态度的,虽说秦风表现的猖狂了一些,但是秦风的手段值得其这般的猖狂,手机、越野车哪个不是令人震撼的存在。

    雒阳城内,一片混乱,百姓直接为军中士卒驱赶出城,成群结队的离开雒阳,离开了他们的家园。

    皇宫、雒阳,为董卓搜刮一空,昔日与董卓交易的富商、家族,自然不能例外,董卓早就将目光投向了这些人,既然诸侯联军想要攻破雒阳,东洲就给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师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雒阳。

    不仅如此,就连皇陵也为董卓命人挖掘一空。

    “不知文懿可否愿意跟随本相前往长安啊?”董卓将金钱交付之后,含笑问道。

    秦风摇头道:“相国,本座也是当今圣上任命的渤海太守,还是返回渤海最为妥当。”

    “如若文懿真心辅助本相的话,莫说是一郡太守,就算是位列三公,又能算什么。”董卓笑道,对秦风的欣赏是溢于言表的。

    位列三公,这是何等的殊荣,若是寻常人等听到这般的许诺,早就忘乎所以了。

    “多谢相国抬爱,本座不过刚到弱冠之年,不能担此重任,还望相国莫怪。”秦风道。

    董卓见秦风语气坚定,倒也没有勉强,反倒从秦风的手中购买了大量的美酒、汽油。

    越野车如今成为了董卓不可或缺的代步工具,坐在越野车内,比之马车可要舒坦多了,行进速度上,也不是马车能够比拟的。

    “以后若是相国有需求的话,本座定会前往,不过来往的路费,可是需要相国支付。”秦风笑道,董卓表现的如此豪爽,他的心情还是比较舒爽的。

    “好说,好说。”董卓连连点头道。

    搜刮雒阳,可是让董卓得到了不计其数的财富,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般痛快的支付给秦风五万金币。

    李儒的劝说,在其中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秦风不能为诸侯所用,对于董卓来说就是最好的局面,让秦风前往渤海郡,与所谓的诸侯盟主争斗,看看是何人更加的厉害,同时也能调动其他诸侯对权力的追逐。

    朝纲不明,臣子手中有了权势之后,会有着什么样的举动呢,他们还会甘心听从朝廷的命令,为了自身的利益,大打出手都是有着可能的。

    而秦风是个异数,行事不拘泥于形式,偏偏有着神鬼莫测的手段,纵然是朝中的官员,哪个见到董卓之后不是战战兢兢,唯恐说错了一句话直接为董卓推出去斩首示众。

    越野车内,目睹车外的情景,秀儿的双眸湿润。

    秦风宽慰道:“秀儿,当前兵荒马乱,百姓虽说想要得到稳定的生活,却不是那般的容易。”

    “哥哥,你能救下他们吗,秀儿看他们太过可怜了,衣衫褴褛,还要为军中的士卒驱赶。”泪珠滑落脸庞,秀儿的声音有些哽咽。

    秦风叹道:“为兄何尝不明白你的心思呢,雒阳百姓超过百万人,就算是为兄出手,又能够救下多少呢?董卓麾下有兵力十余万,其派遣将士追击,死的将会是更多的百姓罢了。”

    “秀儿明白了。”贝齿紧咬红唇,秀儿的目光却是没有离开车外。

    “秀儿放心,等以后到了渤海,为兄一定努力让百姓过上稳定的生活。”秦风道。

    “哥哥是好人。”

    秦风则是暗笑自己,什么好人,来到乱世,有些时候即便是有着商城系统,一些事情也是难以改变的。

    穷苦百姓出身的秦风,对百姓亦是有着很深的情感的,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是那般的善良朴实,如今却是要成为诸侯相互攻伐的利益获取工具。

    不管是哪一名诸侯,他们在起兵的时候,何曾离开过普通的百姓,获取利益的同时,他们却是没有将普通百姓放在心上。

    “若是有朝一日,本座手中有权势,定然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秦风暗暗的告诉自己。

    百姓的迁移工作,是粗暴的,奉命而来的军中将士,可是没有那般多的顾忌,按照他们的命令做事的话,固然好说,如若不然,直接使用暴力驱赶,一时间怨声载道。

    家园,是最为难以割舍的,一些百姓不想就此离开,面对的是军中将士的屠刀。

    “秀儿,此处风大,还是去看看远处的风景吧。”秦风感觉气氛有些沉闷,提议道。

    “哥哥,那名孩童好可怜,能不能将她带走。”秀儿指着不远处被驱赶的一名女童,哀求道。

    秦风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旁边一辆越野车内,典韦和张辽见到外面的情景,亦是咬牙切齿,这就是董卓的迁都,已经谋划了许久的迁都,不仅连朝中的百官都迁移到长安,就连普通的百姓也没有放过。

    见秦风走出车内,典韦和张辽随即跟了上来。

    “到底走不走,不然老子一把火烧了你们的窝。”一名士卒吼道。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哀求道:“将军,非是老朽不愿意走,实在是年纪老迈,无法远行,还望将军能够恕罪,老朽以往对大汉也是有着功劳的。”

    “哼,无法远行,那你便留在雒阳吧。”言毕这名士卒拔出环首刀。

    女童泪眼婆娑的躲在老者的怀中,看着这名凶恶的士卒,年幼的目光中满是仇恨。

    “住手!”一声爆喝传来。

    士卒微微一愣,但见一身普通服装的秦风满脸怒容的走了过来。

    “你是何人?竟敢耽搁老子的大事,小心老子这就将你杀了。”士卒不满的喝道。

    秦风冷笑道:“将本座杀了,你倒是不小的本事,就算是在相国面前,恐怕也没有人敢这般与本座讲话。”

    士卒见秦风穿着普通,但气度不凡,跟随在其身后的典韦和张辽流露出强悍的气势,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