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61章 典韦一合败樊稠

第61章 典韦一合败樊稠

 热门推荐:
    “发生了何事?”低沉的声音从士卒的背后传来。

    “樊将军,此人阻拦卑职迁移百姓。”士卒急忙道。

    樊稠冷哼道:“秦风,这是何意啊?迁移雒阳百姓到长安,乃是相国的命令,莫非你想要与相国作对不成?”

    对秦风,樊稠可是看不上眼的,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商人,竟然仗着自身的手段在相国的面前耀武扬威。

    “原来是樊稠将军,本座只是见这两人有缘,是故前来讨要,莫非有不妥之处?”秦风笑问道。

    “讨要百姓,有相国的命令方可。”樊稠道。

    秦风心知是樊稠故意为难,冷笑道:“有劳樊将军给相国打个电话,告知这里发生的事情。”

    樊稠面色微红,却是董卓没有给他配备手机。

    “樊将军,这件事情,若是闹到了相国那里,也不好看,樊将军就给本座一个薄面如何?”秦风语气缓和道。

    “不可,军令如山,本将岂能违背。”樊稠沉声道。

    片刻之间,便有十余名士卒站在了樊稠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秦风等人。

    秦风稍作沉思说道:“樊稠将军可是相国帐下有名的猛将啊。”

    “这是当然。”一名士卒附和道。

    “若是本座的护卫与你较量能够取胜的话,不知你可否高抬贵手呢?”秦风道:“若是本座输了,就送给樊将军一部手机,如何?”

    樊稠意动不已,此时在董卓帐下,能够使用手机,那就是身份高贵的象征,樊稠何尝不羡慕。

    “一言为定。”樊稠手持长枪喝道。

    典韦早就对樊稠的做派愤怒不已了,听到秦风的话语之后,露出狰狞的笑容,双戟轻轻一碰,迸溅点点的火花。

    张辽对于典韦的武艺并不熟悉,心知使用双戟之辈,定然不会寻常。

    秦风则是顺势走到了老者和孩童的身边,低声询问着。

    或许是方才秦风的表现,让孩童对秦风有了不错的感观,面对秦风的询问,虽说有些畏惧,仍旧是回答了。

    “小妹妹,这是棒棒糖,很甜的,送给你了。”秦风笑道。

    小女孩询问的看向老者,见老者点头,这才开心的接了过来“谢谢。”

    “不用这般客气。”秦风含笑道。

    老者名叫柳仲,原本是一名匠人,与孙女小兰相依为命,原本在雒阳城内是有着一家小店铺的,在董卓进入都城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小店铺已经关闭,如今就连祖孙二人,也要被迁移到长安。

    典韦上前,也不言语,径直向着樊稠冲击而去。

    樊稠冷哼一声,手中长枪挽出一个枪花,迎战典韦。

    兵刃碰撞之声响过之后,却是没有了动静,但见典韦的左手戟,停在了距离樊稠脖颈三寸之处,散发着幽幽寒光的铁戟,似乎随时都能划破樊稠的咽喉。

    闻讯而来的军中士卒见到这等情景,也是目瞪口呆,樊稠在军中也算是有名的将领了,如今与这名不知道叫什么姓名的壮士交手,竟然仅仅是一个回合,就被对方制服,若是在战场上,樊稠恐怕已经倒了下去。

    “本将认输了,人,你们带走。”樊稠收起长枪面色涨红的说道。

    秦风笑道:“多谢樊将军了,若是樊将军以后有什么不满的话,尽管前来寻找本座便是,其实本座还有很多手段的。”

    樊稠脚下一个踉跄,不带这么落井下石的。

    与秦风的一名护卫比试,竟然一个回合被击败,樊稠也没有颜面留在此处,灰溜溜的离开了。

    “多谢秦公子相救。”柳仲拱手道。

    秦风道:“如今雒阳为是非之地,柳老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跟随本座离开此处可好?实不相瞒,内子对小兰可是颇为喜爱的。”

    柳仲犹豫了良久,看了一眼身后略显破败的房屋,点了点头,这雒阳,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进入越野车内,小兰好奇的打量着左右,柳仲也不能例外。

    越野车为雒阳的达官显贵所知晓,寻常百姓哪能接触到这些东西,他们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够吃饱穿暖。

    “这位姐姐好美。”当小兰的目光接触到秀儿的时候,不由惊叹道。

    秀儿露出甜甜的笑容“小妹妹,你也很可爱。”

    见两女这就聊上了,秦风启动车辆,则是悠闲的听着歌曲,与樊稠的小冲突,浑然没有为秦风放在心上,若是这等时候秦风想要离开的话,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两辆越野车都是经过加固的,价值不菲,秦风可不愿轻易的放弃。

    如今秦风身上的金钱,已经超过了三十万金币,不折不扣的土豪一族,而且是朝廷任命的渤海太守,来到汉末短短时间内就有着如此的成就,与商城系统是不可分割的,否则的话,仅仅是让秦风一个未来世界的高中生闯荡汉末乱世,与自寻死路没有什么区别。

    秀儿与小兰的交谈,倒是颇为和谐,转眼之间,便让小兰从之前的悲伤情绪中走了出来。

    柳仲却是透过车窗看着不远处的房屋,神色间满是留恋之色,这可是生活了将近一辈子的地方。

    能够为秦风从这些彪悍士卒的手中救下来,柳仲的心中有的只是庆幸了,祖孙二人,若是踏上了前往长安的道路,说不定没有到长安,就已经身死了。

    见一名宦官神色匆匆的来到车外,秦风按下车窗。

    “秦太守,杂家可算是找到你了。”宦官扯着奸细的嗓音喊道。

    看着面白无须的宦官,秦风感觉浑身一冷“何事啊?”

    宦官忙道:“秦太守,杂家是奉皇帝之命前来,让秦太守前往一见。”

    “皇帝之命?”秦风不由想起皇宫中那位孩童来“上前面一辆车带路。”

    “多谢太守。”宦官美滋滋的答应了下来。

    有关越野车的事情,他可是听说了不少,能够坐上这等神奇的东西,为宦官视为荣幸。

    越野车启动,秦风尾随着前面一辆车,向着内城缓缓而去。

    迁都在即,莫说是寻常百姓,就连皇宫中也是颇为混乱的,董卓迁移都城,不会将百官和皇帝留在雒阳,只有将皇帝攥在自己的手中,董卓才能更加的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