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68章 袁术的突然转变(下)

第68章 袁术的突然转变(下)

 热门推荐:
    袁术面色涨红“来人,将这个无耻逆贼,拉出去斩首示众。”

    “哈哈,本座能够这般轻易的出入雒阳城,岂会是你们看到的手段这般的简单,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本座都有令人震撼的物品,且若本座没有手段的话,岂不是任人鱼肉的存在。”秦风缓缓道。

    “大言不惭。”袁术冷笑道。

    秦风道:“看来袁马路将军,对本座的手段了解的还是很少啊,就是那名震天下的武将吕布,与本座比试箭术的时候,也是以失败而结束呢,碰到本座的时候,吕布还需恭敬。”

    一言既出,帐内的将领看向秦风的目光则是充满着惊异,吕布的武艺是何等的高强,他们是清楚的,弓箭为武将所必须要掌握的。

    “此言倒是属实,从细作传来的消息看,秦风在雒阳曾经与董卓麾下猛将吕布比试箭术,以绝对的优势取得胜利,两百步之外,贯穿两个靶心,不知本盟主说的可对?”袁绍道。

    不知情的将领惊诧不已,两百步尚且能够做到击穿两个靶心,这秦风瘦弱的身板,能够拉得动什么样的硬弓呢。

    “两百步,幸亏你说得出口,你怎么不说五百步呢?”袁术嘲讽道。

    秦风道:“如此的话,倒也简单,马路将军头上放一个梨,如果不幸将你杀死了,就当你是为国捐躯了,本座成功的话,借马路将军的人头一用,不知马路将军,可敢应承下来?”

    袁术的脸色不断的变化,这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的事情。

    从小就是生活在高贵的袁家,他何曾受过这般的屈辱。

    “无稽之谈,本将乃是大汉的后将军,岂会与你这等人物计较。”袁术道。

    生死面前,这些所谓的屈辱有能算什么呢,再说他袁术不是第一次在秦风的面前吃亏了。

    如果让秦风知道袁术有着如此的想法的话,一定会开怀大笑的。

    “秦风,你是商人虽说不错,但董卓乃是国贼,你与国贼交易,便是出卖了大汉。”袁绍正色道。

    秦风深深的看了袁绍一眼“盟主此言差矣,恕本座不能认同,本座前往雒阳,是想要趁机救出圣上,救万民于水火,怎么能够说是大汉之叛逆呢,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叛逆?”

    帐内诸侯看向秦风的目光有着明显的不信任,秦风是唯利是图的商人,这一点他们之前已经有着深切的体会,为了利益,可谓是不惜犯险。

    “若非是本座心怀大汉的话,如何会出手相救鲍将军与孙将军呢,或许诸位认为本座是为了金钱,实则不然,金钱只是身外之物罢了,本座出手,本身就是有着很大的消耗的,难道说将消耗的金钱补充回来,也能成为之唯利是图?”秦风声音略显悲伤的说道。

    “本座在雒阳城内见到圣上,本想将圣上从城内带走,但是圣上担忧百官,唯恐跟随本座离去之后,百官会受到牵连,当今圣上虽说是孩童,却是有着如此的仁心,乃是天下之幸也。”

    公孙瓒惊异道:“文懿之言,可否属实?”

    “句句属实,若有虚言,天打雷劈。”秦风道。

    话音刚落,帐外雷声滚滚,吓的秦风缩了一下脖子。

    “哼,连上天都看不过去了吧?”袁术冷笑道。

    秦风正色道:“正所谓春雷滚滚,这是极为寻常的事情,并不能说明什么,本座的正义之心,天地可鉴,诸侯会盟与此,讨伐董卓,本座前往雒阳,亦是为了救出当今圣上,手段上虽说有所不同,却是殊途同归,诸位怎么能够说本座是出卖大汉呢?”

    “此乃圣上所赐的玉佩。”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倒是让帐内不少诸侯陷入沉思之中,秦风到了雒阳之后的一些行为,他们也是听说了,两次为圣上召见,若非是圣上对秦风青睐有加的话,如何会在董卓撤退前召秦风进宫呢。

    更兼秦风有着圣上赐给的玉佩,这可是做不了假的。

    “好,文懿果然豪情壮志。”曹操大笑道。

    秦风寻常表现的就如同一名唯利是图的商人,但是结合着他之前的行为,分明是对大汉有着忠心的,联军可是讨伐逆贼董卓的。

    “本座第一次前往雒阳,便是为了刺杀董卓老贼,想必诸位也是知晓的。”秦风补充道。

    袁绍道:“之前倒是本盟主对文懿有所误会,还望文懿莫要挂怀。”

    秦风道:“临行之前,本座询问圣上是否要离开董卓老贼,却是为圣上拒绝,他叮嘱本座,到了渤海之后,定要励精图治,以待来日,本座思之念之,亦是心中有愧啊。”

    袁绍的脸色顿时不是那么好看了,他可是渤海太守,同样为圣上任命,但是相对于秦风被任命为渤海太守,他的时间要早了一些,如此一来,秦风的任命,就显得有效了。

    渤海乃是冀州的大郡,人口过百万,土地肥沃,靠近大海,更是为渤海提供了诸多的物资。

    以渤海为基础,能够支撑起数万雄兵,远非一般的郡县能够比拟的。

    袁术点头道:“本将认为秦太守所言甚是,之前也是本将与秦太守之间有着误会,既然有着圣上的叮嘱,秦太守自当尽快返回渤海,先前是本将对秦太守有着误会。”

    秦风诧异的看了一眼袁术,他刚刚到公孙瓒军中的时候,袁术可是命人前来讨要的,若是他到了袁术的手中,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可想而知,他与袁术之间的矛盾,在诸侯之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为何转眼之间,袁术竟然是站在他的一侧来说话。

    “袁将军此言差矣,盟主乃是圣上任命的渤海太守,秦风在雒阳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让圣上封其为渤海太守,此等任命,不能作数的。”山阳太守袁遗道。

    袁术冷哼道:“如何不能算数,盟主之前被任命为渤海太守,乃是老贼所为,而秦风被任命为太守,则是圣上任命,且有圣上玉佩在身,两者比较,高下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