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45章 狂放不羁郭奉孝

第145章 狂放不羁郭奉孝

 热门推荐:
    辛文愣愣的看了秦风一眼,没有料到秦风竟然会有这般的言论。

    “无论如何,方才是风兄帮助在下脱困,如今到了城内,在下请风兄饮酒,还望风兄莫要推辞。”辛文道。

    与辛文的交谈虽说不多,但秦风能够感受到其是豪爽之人,当即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同于章武城,南皮城分为内外城,内城居住的是达官显贵,外城更多的是普通的百姓。

    内城简单的一道城墙,便将南皮的百姓区分开来。

    寻常百姓想要进入内城见到城内的高官,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这等情况,放到大汉其他的州郡也是如此。

    一家颇为简单的酒楼内,秦风与辛文面对而坐,秀儿则是站在秦风的身后。

    “风兄,不如让夫人一起。”辛文邀请道。

    秦风摇头道:“内人还有其他的事情。”

    秦风递给秀儿一袋钱,低声道:“你在城内到处走走,遇到什么事情,给为兄打电话即可。”

    秀儿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待秀儿离开之后,辛文笑道:“风兄倒是好福气啊,有如此贤惠的佳人在侧。”

    秦风得意的笑道:“那是自然。”

    “方才听风兄言称经商多年,在下见风兄的年龄并不大啊。”

    秦风道:“不瞒辛兄,在下十三岁便开始跟随家父经商,不说走南闯北,也去过许多的州郡。”

    “既是经商,为何不见风兄带货物进城呢?”

    “货物早已进城,在下是在章武耽搁了些许时间。”秦风解释道。

    辛文释然,而后向秦风询问章武的事情,尤其是有关车辆的事情。

    秦风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自然是了解的,不过在说的时候,也是语焉不详,介绍的太过详细的话,难免会引起有心之人的怀疑,初次前来南皮城,一些方面的事情还是需要注意的。

    “手机当真有这般的神奇?”辛文放下酒盏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风笑道:“手机能够让两人距离千里之遥通话,是真的,为了联络方便,在下曾购买了一部手机。”

    “当真?可否让在下看一看?”辛文欣喜道。

    秦风拿出一部崭新的手机道:“在下得到手机之后,也是在这次前往章武城之后,一部手机价值五百万钱,可是让在下肉疼啊。”

    “哈哈,风兄果真是财大气粗啊,五百万钱,购买一个这般小的东西。”辛文大笑道。

    秦风面露苦色道:“当初也是好奇,购买之后就后悔了,唉......”

    摆弄了一会儿手机之后,辛文却是越发的感兴趣了,尤其是拍照功能,可是极为神奇的,能够将面前的事物清楚的记录下来。

    “风兄的手机可真是神奇啊,若是有机会的话,在下倒是想要得到一个,哈哈,只可惜财力不能与风兄比拟啊。”辛文笑道。

    有着秦风的讲述,让辛文对于章武有着更多的好奇了,明明只是商人的秦风,竟然为朝廷任命为渤海太守,而且在到了渤海之后,竟然有着种种神奇的手段,敢于和诸侯盟主袁绍对抗,如何不让人惊奇呢。

    房门被直接推开,一名手持酒壶的青年,闯入房内。

    “手机?可否让某看一看?”青年摇摇晃晃的问道。

    “哪里来的酒疯子,这家酒楼也太不靠谱了。”辛文不满的说道。

    青年原本浑浊的双眼,在看到辛文手中挥舞的手机的时候,顿时明亮了起来,不待两人同意,便坐到了桌案旁边。

    一名仆人面色焦急的走进房内,歉意道:“两位客人,这位喝醉了酒,有冒犯之处,还望多多见谅。”

    “谁人喝醉了酒,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青年大喊道:“某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的。”

    放荡不羁,就是秦风对此人的第一印象,这个时代的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礼貌,看青年的装束,分明是文人,只是穿着上显得有些寒酸罢了。

    “郭奉孝,莫要以为你认识城内的大人物,就能在酒楼内放肆,张家酒楼在城内不说有什么势力,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欺负的。”一名体态略显发福的中年男子低声喝道。

    秦风端起的酒盏的手,停滞了下来,郭奉孝?郭嘉?曹操麾下有着鬼才之称的谋士?为何会在南皮城出现?是不是重名?

    “有些时候,本尊不得不佩服你小子的运气,连郭嘉这等奇才,都能在小酒楼内遇到。”系统长叹道。

    有着系统的话语之后,秦风越发的肯定眼前之人,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鬼才郭奉孝。

    “掌柜,来者是客,这位兄台既然到了在下的房间,饮上一盏酒,也是无妨。”秦风道。

    酒楼掌柜见秦风如此说,向着仆人招了招手,退出了房间。

    再看郭嘉,哪还有方才的晕乎,双目清澈,略显苍白的脸上透着微红。

    “郭兄随意看便是。”秦风点头道。

    辛文很不乐意的将手机递给了郭嘉,眼看着郭嘉在秦风的讲述下,捣鼓着手机,神色间流露出羡慕之色。

    “手机果真是神奇啊,就是不知道此物是如何制作的,为何能够与千里之外的人说话呢?”郭嘉嘀咕道,即便是以郭嘉的聪慧,想要搞清楚手机的原理,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代,没有所谓的信号塔,偏偏在系统的加持下,手机就能正常的使用,没有电,依靠的是太阳能,就是这般的神奇。

    “天下间,能够使用手机之人,也是寥寥,不想阁下却是能够得到手机,料想也是身份不凡之辈吧?”郭嘉将目光投向秦风笑眯眯的问道。

    清澈的目光,仿若能够看穿人的内心一般。

    “郭兄谬赞,在下风清,商人,前往章武经商之际,见猎心喜,购买了一部手机。”秦风解释道。

    郭嘉微微一笑,并没有追问太多“章武的秦风,某可是听说过的,手中有着诸多神奇的货物,酒水更是大汉其他地方所不能比拟的。”

    辛文冷哼道:“一个酒疯子,在这里大放厥词,也不知是何人的门生?”

    郭嘉语气略显冰冷的说道:“何人门下,难道就这般的重要吗?还是说没有一个好的家世,就会为人所轻视?”

    “郭兄,这位是辛文,乃是在下进入城内的时候结交之人,言语冒犯之处,还望见谅,既然郭兄喜欢美酒,料想城内的酒楼是有的,在下请客,如何?”秦风笑道。

    郭嘉可是不折不扣的有才华之辈,表现的狂放不羁一些,也是可以体谅的,此时秦风最为想要的就是将郭嘉这样的人才,紧紧的捆绑在身边。

    当前秦风在章武城,文有徐荣,武有张辽、典韦,在谋士方面趋势有着不小的欠缺,郭嘉的出现,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无事献殷勤。”郭嘉道:“可是有其他的目的?”

    秦风道:“在下见郭兄为人坦荡,随心而为,心生结交之意,相逢即是有缘,请郭兄畅饮又有何妨呢?金钱乃是身外之物,不必在意太多。”

    “好一个相逢即是有缘、金钱乃是身外之物,商人之中,有阁下这般豪爽之人,可是罕见啊。”郭嘉大笑道:“如此的话,某就却之不恭了。”

    若是让诸侯知晓秦风有着如此言论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上茅台。”秦风大喊道。

    辛文听到秦风的话语,面色微变,这顿酒菜可是他请秦风的,中间出现了郭嘉这个不速之客,如果酒菜的价格太过昂贵的话,岂不是要丢人了。

    茅台酒,可是目前在大汉流通最昂贵的酒水,在其他的州郡,即便是有钱,想要喝到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在渤海郡就不同了,章武隶属于渤海郡,距离南皮不是很远,肯定有商人储备的。

    再昂贵的酒水,在真正有着财力的人面前,也不算什么的。

    似乎是意识到了辛文的窘迫,秦风端起面前的酒盏道:“在下经商多年,还算是有着一些财力的,今日这顿酒菜,算在下的。”

    辛文的心情顿时轻松了很多,嘴上客气了两句,便没有推辞了。

    郭嘉笑道:“阁下豪气,如此心胸,仅仅是经商,倒是屈才了啊,以某观之,若是阁下进入仕途的话,来日必然能够成为一郡太守。”

    秦风心中一突,莫非是郭嘉看出了什么。

    茅台酒,从章武城出售的是二十金一瓶,价值二十万钱,到了南皮,价格就变成了二十二万钱,这让秦风大呼奸商。

    桌案上的酒水,已经为仆人恭敬的撤了下去,连带着看向郭嘉的目光也是有着诸多的羡慕。

    茅台酒的价值,酒楼的仆人可是知道的,莫说一瓶,就算是一盏酒,都不是他们能够享用的,而这瓶茅台酒,更是张家酒楼所谓镇店之宝。

    在城内开设酒楼,肯定要有吸引人的东西才行,酒水的优劣,就是重要的标准,有着一瓶好酒放到酒楼内,即便是来往的客人不能品尝到,也会感觉到有面子的。

    如果真的有人将茅台酒买走的话,酒楼也是从中赚取了不少的金钱,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酒水打开,房间内酒香四溢。

    郭嘉鼻翼微动,大呼道:“好酒。”

    辛文对茅台酒也是向往已久,只不过是财力不足罢了,如今也算是得以品尝有名的茅台酒了。

    一盏酒下肚,郭嘉忍不住咳嗽两声,略显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

    “好,好,好酒。”郭嘉称赞道。

    “郭兄切莫如此焦急,茅台酒浓烈,需要慢慢品尝。”秦风道。

    一瓶茅台酒,让三人之间的交谈也热切了许多,虽说辛文与郭嘉交谈的很少,比之最初的时候要好了许多。

    辛文与郭嘉皆是文人,交谈的时候,本就没有太多的阻碍,秦风就不同了,往来的商人。

    士农工商,郭嘉与辛文,在未来是有可能成为“士”中的一员的,比之最底层的商人,地位上高了不知多少,偏偏这样的三人,坐在一起开怀畅饮。

    酒水告罄,郭嘉摇摇晃晃的起身“不识某之才华,某只得离开渤海,诸侯盟主,不过尔尔。”

    “今日多谢阁下之酒水,他日必有厚报。”

    听到郭嘉前面的话语,秦风有所猜测,急忙起身道:“郭兄何必这般的心急呢,你我三人相遇与此,何不再畅饮一番。”

    “茅台酒名不虚传,此生能够品尝,已经无憾,多喝无益,不如就此离去。”郭嘉道。

    最初的时候,郭嘉的确是给辛文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但是经过一番交谈之后,辛文感觉到郭嘉是有才华之人。

    “郭兄,南皮城内,在下还是认识一些人的,如果郭兄不嫌弃的话,在下愿意为郭兄引荐一番,以郭兄之才华,来日必然能够一鸣惊人。”辛文挽留道。

    郭嘉大笑道:“一鸣惊人,不过是某来到冀州之前的想象,如今看来,非是如此,告辞。”

    秦风脚步虚浮,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拉住郭嘉道:“敢问郭兄准备前往何处呢?”

    对于秦风唐突的举动,郭嘉没有太过在意“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郭兄孤身一人前往他处,也是不易,在下往来经商其他州郡,若是郭兄不嫌弃的话,不如同行。”秦风邀请道。

    吃人嘴短,方才郭嘉可是喝了秦风价值二十二万钱的美酒,此时秦风盛意邀请,怎好拒绝。

    “既然如此,就叨扰风兄了。”郭嘉拱手道。

    “不麻烦,不麻烦。”秦风笑道,郭嘉对自己称呼的改变,可是很好的开始。

    尽可能的将郭嘉这样的人才留在身边,就是秦风最大的目标,放任这样的人才离去,为其他的诸侯所用的话,秦风会遗憾终生的。

    当前秦风身边,正是缺少智谋之士,而方才与郭嘉交谈的时候,秦风能够感受到,这位年轻的才子,是有着远大的抱负的。

    见此,辛文起身道:“今日多谢风兄之招待,告辞。”

    辛文离去之后,郭嘉突然道:“风兄如此盛情,可是让某有些不好的感觉啊,莫非是风兄知道某身上有什么宝物?”

    秦风大笑道:“何为宝物呢?”

    郭嘉双目灼灼的盯着秦风道:“风兄的真实身份,可敢告知呢?”

    “方才在下已经说了,世代经商,仅此而已,待途中,郭兄自会明了。”秦风对郭嘉的目光颇为不适应。

    郭嘉摇头道:“也是。”

    酒足饭饱,酒楼的掌柜,却是在房门口焦急的等待着,二十二万的茅台酒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房间内的人喝过酒水之后没有足够金钱的话,那可就闹大发了。

    而郭嘉也不是寻常人物,与城内的大人物有着交集,到时候想要讨回金钱,势必会更加的困难。

    一念至此,掌柜心中那个恨啊,就怪之前不够谨慎,二十多万钱,其实寻常人等随便能够拿得出来的,看郭嘉寻常在酒楼中消费的吝啬样就能看出一二了。

    就算是一般家族的子弟,资金方面也不可能有如此阔绰的。

    “掌柜不必担忧,之前小的进去送菜的时候,见到其中有一人有着手机。”仆人上前低声道。

    掌柜闻言,双目放光,手机是什么东西,他可是清楚的,一部价值五百万钱,这还是在章武城的价格,若是没有足够的财力,谁人去购买这等奢侈品,就连他也只是听说而已。

    “好,好,干的不错。”掌柜重重拍了拍仆人的肩膀道。

    得到掌柜的夸赞,仆人眉开眼笑。

    房门打开,秦风见到房外守候的主仆二人,不由问道:“两位何事?”

    “饭菜......”

    掌柜急忙打断仆人的话语“饭菜是否够,若是不够的话,这就命人送过来。”

    看着掌柜的面容如同一朵灿烂的菊花一般,秦风心中一抖,摇头道:“不需要了,算账。”

    “好嘞,贵客请楼下结账。“

    “酒水加上饭菜,一共二十二万三千钱。”掌柜道:“贵客第一次来到张家酒楼便出手这般的阔绰......”

    秦风伸手入怀,黄灿灿的金子出现在掌柜面前的桌案上。

    掌柜诧异的看了秦风一眼,没有弄明白,秦风怀中是如何藏下这般多的金钱而不被发现的,原本掌柜是打算只收取二十二万钱的,秦风出手这般的豪爽,他直接将接下来的话语咽了下去,有钱不赚才是王八蛋。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出门带着金子交易,是极为少见的,毕竟金子的流通很少的。

    刚刚离开酒楼,秦风就见到了秀儿。

    “哥哥。”秀儿快步跑了过来,见秦风满身酒气,不满道:“刚刚来到南皮,就喝了这般多的酒水。”

    郭嘉见到秀儿的瞬间,眼前一亮,不可否认,此时秀儿呵斥的语气,很是吸引人。

    “这位是郭嘉、郭奉孝。”秦风介绍道:“内人。”

    秀儿脸色微微一红,为秦风当众这般的介绍,心中若说不害羞是不可能的,不过想到秦风之前的话语,秀儿不仅没有感觉到羞涩,反而有着甜蜜萦绕心间。

    “原来嫂嫂,失敬,失敬。”郭嘉虽说寻常放荡不羁,在这种事情上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只是秀儿对秦风的称呼,让郭嘉感觉到怪异罢了。

    秀儿回了一礼,见有外人在旁边,便没有埋怨秦风。

    “郭兄,如今天色已晚,不如在城内暂且住下,你我相谈甚欢,今晚秉烛夜谈如何?”秦风道。

    郭嘉笑道:“固所愿。”

    三人并没有前往张家酒楼,而是到了距离张家酒楼不远的一家客栈,在张家酒楼内挥霍了二十多万钱,入住其中的话,难免会出现一些麻烦,身处南皮城内,秦风还是需要诸多谨慎的。

    郭嘉对此,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过多的言语。

    秦风是商人不错,可是与秦风在一起的时候,郭嘉并没有拘束感,彼此交谈的时候也是比较愉快的。

    其实在身份方面,郭嘉并没有文人士子那般的重视,原本就是寒门出身的郭嘉,对于出身方面的成见,是有着很大的抵触的。

    然而大汉终究是世家豪族的天下,想要有所成就,如若没有好的出身的话,出人头地,何其困难,延续了数百年的世家豪族,岂会是小小的寒门子弟能够撼动的。

    越是了解其中的事情,郭嘉就有着更多的失望。

    满腹才华,郭嘉自问不输于任何人,却是在南皮城内碰壁。

    两间上房相邻。

    留下秀儿喜欢吃的饭菜之后,秦风来到了郭嘉的房间。

    见秦风拿来的东西,郭嘉疑惑道:“风兄这是?”

    “这些乃是在下经商章武的时候购买的好东西,其他地方可是看不到的。”秦风解释道。

    简单的凉菜,加上两个自热小火锅,一瓶葡萄酒,两个高脚杯。

    秦风见到这一幕,心中恶寒,因为眼前的场景配合着烛火,怎么看都像是烛光晚餐,两个男人的烛光晚餐。

    自热火锅,冒着热气,香味四溢,郭嘉食指大动。

    红酒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妖艳动人。

    大快朵颐,郭嘉赞不绝口,这等美食,可是以往郭嘉未曾享受过的。

    “不错,不错。”郭嘉连连称赞道。

    此时的郭嘉,哪还有文人士子应该具备的风范,如同饿狼一般。

    “这个是什么肉?”郭嘉细细品尝过之后,问道。

    秦风道:“此乃驴肉,正所谓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可是不得多得的佳肴,据说是采用什么卤煮的方式制作的,能够保留一些时日。”

    “驴肉,果然是美味啊。”郭嘉赞道。

    学着秦风的模样,郭嘉品尝了一下葡萄酒,撇嘴道:“此酒比之寻常酒水可是差了许多。”

    “葡萄酒苦涩之中,带着甘甜,需要细细品尝,就如同人生一般,苦尽甘来。”秦风不熟练的摇晃了一下高脚杯道。

    “苦尽甘来?”郭嘉微微一愣,不由想到南皮城内的遭遇。

    “葡萄酒,在大汉境内世所罕见,西域而来的商人,曾经带过葡萄酒前来大汉,只是听闻,并没有得以品尝。”郭嘉道。

    “郭兄才高八斗,在下佩服。”秦风笑道。

    郭嘉放下酒杯道:“什么才高八斗,不过是虚妄罢了。”

    “见郭兄闷闷不乐,莫非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心中会好受很多。”秦风循循善诱道。

    郭嘉长叹一声道:“其实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在下听闻诸侯盟主袁绍礼贤下士,是故赶来南皮......”

    听完郭嘉的讲述之后,秦风恍然,原来郭嘉是打算投靠袁绍,并且在袁绍面前献策,谁知道没有得到袁绍的重视,反而为袁绍帐下的谋士所讥讽,满怀壮志而来,结果碰壁,对郭嘉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可是不小的打击。

    “可笑那袁本初,为四世三公之后,麾下却是如此的不能容人,虚名在外而已。”郭嘉道:“他日,必然为这群臣子所累。”

    秦风道:“郭兄慎言,如今可是在南皮城内,如若为袁绍所知的话,岂不是有危险。”

    “哼,那袁绍声名在外,岂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做出惩处。”郭嘉不以为意的说道。

    看着高脚杯中的葡萄酒,秦风忍不住卖弄起来“见郭兄兴致不高,在下厚颜赋诗一首。”

    “赋诗一首?”郭嘉疑惑。

    秦风起身踱步,缓缓道:“葡萄美酒夜光杯。”

    郭嘉看了一眼桌案上的酒杯,微微点头,此句倒也应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前面两句尚且还好,第三句却是峰回路转,让人热血沸腾,最后一句,流露出的是悲壮的气息,即便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又有何妨。

    “好,风兄大才,某自愧不如啊。”郭嘉起身赞道。

    秦风面色微红,这可是盗取了后人的诗词,罪过罪过。

    想要在郭嘉面前装一下,没有一些震撼人心的东西,如何能行呢,他的目的,可不是结交郭嘉为朋友,而是想要让郭嘉为他效力的。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秦风端起酒杯掩饰自己的尴尬。

    郭嘉道:“敢问风兄可曾前往军中?”

    “曾前往边郡。”秦风道。

    “如此词句,之前未曾一见。”郭嘉沉吟道:“不过此等词句,却是能够名传后世,词句可有名字?”

    “凉州词。”秦风淡淡道。

    得到郭嘉的如此肯定,秦风还是比较欢喜的,唐朝的时候,诗句盛行,汉朝的时候,可没有七言律诗,有心在郭嘉面前卖弄一下曹操流传后世的龟虽寿,奈何不应景啊。

    “观风兄言行,不似经商之人啊。”郭嘉面带笑意。

    自从见到秦风之后,秦风表现出来的热情,让郭嘉难免会产生一丝怀疑,寻常商人,就算是见到好友,也不会豪爽到一顿酒菜花费二十多万钱的。

    秦风道:“料想此等事情,也是难以隐瞒郭兄这等大才的。”

    “其实在下乃是当今圣上任命的渤海太守秦风。”

    郭嘉神色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撼,声音平淡的说道:“原来如此。”

    “在酒楼内恰巧与郭兄相逢,令在下喜不自胜,用一见如故来形容,也不为过。”秦风道。

    郭嘉道:“见到袁本初的时候,某曾向其进言,留秦太守在章武,非是明智之举也。”

    秦风笑道:“可笑袁本初,并没有听从郭兄之言是吧?”

    “即便如此,秦太守认为来日能够阻挡袁本初麾下的数万精锐吗?袁家对冀州牧韩馥可是有知遇之恩,若是袁本初愿意的话,得到冀州,不费吹灰之力。”郭嘉道:“到时候袁绍举一州之兵,进攻章武,章武不复存在矣。”

    秦风是朝廷任命的渤海太守,的确是让郭嘉惊讶。

    “郭兄此言差矣,事在人为,若是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敢勇往直前,没有一颗坚毅的心,如何能够取得成功呢,本座坚信,来日必定能够完成圣上嘱托。”秦风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一刻的秦风,散发出来的气质,不是之前的放荡不羁,而是极为郑重,不可否认,这样的秦风,有着很大的魅力。

    “那就祝秦太守成功吧。”郭嘉道。

    秦风见郭嘉没有丝毫的意动,心中有些焦急了,郭嘉可是他不能放过的人才,若是任由这般人才从面前溜走的话,秦风可是不能原谅自己的。

    系统提醒道:“你小子就是笨,要展现自己的宏图大志,什么称王称霸之类的,想要招揽人才,总要给人希望啊,总不能让这等人才做章武令吧?”

    “郭兄,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秦太守无需多言,你的心意,郭某已经明了。”郭嘉语气平淡的说道。

    “难道说郭兄不想有一番作为,还是想要就此籍籍无名下去,没错,本座是商人,诸侯眼中最为低贱的商人,但本座从来没有认输,什么世家豪族,他们反对本座,难道本座就不能取得成功了,区区渤海,区区袁绍,何足挂齿,总有一日,本座会让天下人明白,想要让本座认输,绝无可能。”秦风重重的放下酒杯。

    郭嘉盯着秦风良久,叹道:“秦太守之意,郭某已经知晓,前来南皮,经历这般的事情之后,郭某对官场已经失去了兴趣。”

    “哼,奉孝,难道你就是认输之人?难道你不想让袁绍为之前的决定后悔?”秦风道:“若是如此的话,本座不会强求。”

    招揽之意,昭然若揭,命运往往就是这般的神奇,在袁绍那里碰壁的郭嘉,却是在一家不出名的酒楼之中遇到了秦风,而且秦风表现出来的诚意,非是袁绍能够比拟的。

    想一下两人的身份就能明了,袁绍可是响当当的诸侯盟主,在讨伐董卓的时候,有着莫大的功劳在身,礼贤下士招揽人才,前往渤海投靠的文人士子,如过江之鲫。

    反观秦风,正好是处于另外一个极端,爹不疼娘不爱,被朝廷任命为渤海太守,还要承受诸多的骂名。

    商人,的确是低贱的,如果最初的时候秦风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的话,郭嘉说不定会掉头就走,他放荡不羁是不错,但是投靠一个商人太守,总归心中会难以接受的。

    一番交谈,两顿酒菜,让郭嘉对秦风有着诸多的好感,甚至抛开了秦风商人的身份,与秦风称兄道弟。

    文人士子,是何等的高贵,即便是郭嘉出身寒门,也是有着属于自身的骄傲的。

    现如今,面对秦风的诚恳邀请,郭嘉有些迷茫了。

    见郭嘉沉默不语,秦风趁热打铁道:“其实本座是有着诸多手段的,试想本座麾下将领配备手机,奉孝指挥大军,将会是何等的便捷,章武城虽小,不缺粮草物资,军中将士斗志昂扬,未尝没有一番作为。”

    “待奉孝见过一些东西之后,再做决定也是不迟的。”

    “如此的话,郭某就跟在秦太守的身边一段时间,有着好酒好菜,何乐不为呢。”郭嘉笑道。

    两人是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秦风明白,想要让郭嘉这等人物,跟随在他的身后,肯定需要表现出相应的价值来,就与商人之间交易是一样,为何大量冀州的商人奔赴章武城,甚至连幽州、青州的商人也纷纷前往。

    皆是因为利益,前往章武城,商人能够获得想要的好处。

    郭嘉是智谋之士,自身的才华,非是寻常人等能够比拟的,他们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一个值得跟随之人,其实这在本质上与商人是相同的。

    “秦太守,在下颇为好奇的是秦太守能够飞天的手段。”郭嘉好奇道。

    秦风笑道:“飞天,若是有机会的话,定然让奉孝见识一番,不过奉孝以后称呼本座风兄即可,本座可不想暴露身份。”

    “好,风兄。”郭嘉道。

    “不知郭兄对章武的形势如何看待呢?”秦风问道。

    郭嘉心中一动,踱步沉思良久,缓缓道:“恕某直言,若是以这般形势下去的话,章武城必然会覆灭。”

    “袁本初在讨伐董卓之际,为诸侯盟主,实力强劲,在冀州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能臣猛将纷纷前来投靠,而冀州牧韩馥,为袁家提拔之臣子,对待袁本初也是恭敬有加,对袁本初之请求,无不应允,如此一来的话,袁本初欲要夺取冀州,如同探囊取物。”

    “以某看来,冀州不少官员对袁本初入主冀州是支持的,到时候袁本初掌管冀州,章武城岂会保全?”

    “即便是风兄在渤海能够有所作为,仅仅是凭借一郡之地,如何阻挡如狼似虎的大军?”

    “人才方面,不用某多说,想必秦太守也是深有体会的,世家子弟,即便是投靠风兄,有多少是出自真心呢?”

    “到时袁绍只需要派遣一员上将,恐怕章武的家族纷纷在暗中投靠,纵然章武城得到修建,内部已然瓦解,又有多少的战斗力可言呢?”

    接连四个问题抛了过来,让秦风无言以对,内部的瓦解,才是最为可怕的,而秦风最为紧缺的就是人才,人才方面的稀少,让秦风对章武城的掌控,远远达不到想要的地步。

    内部攻破,凭借军中将士对抗敌军,有着过人的手段,还能有胜利的机会吗?

    郭嘉的四个问题,正是秦风目前所需要应对的。

    “郭兄,章武城,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般的不堪,再说冀州的形势想要真正稳定下来,谈何容易,冀州内部,有黑山黄巾,号称百万,如若袁绍得罪其他强势的诸侯,岂会有精力顾及到渤海。”秦风道。

    冀州的黑山黄巾,实力强悍,袁绍想要将黑山黄巾摧毁,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当初大汉还没有这般局势的时候,汉帝也不得不向黑山黄巾妥协,册封黑山黄巾,就可以看出黑山黄巾的实力了。

    郭嘉微微点头,对秦风的话语还是比较认同的,能够看清冀州的形势,不能以商人的身份看待秦风了,若是郭嘉知道秦风是凭借着历史的发展向郭嘉分析的话,不知道郭嘉会有何等的感触呢。

    “冀州内部的黑山黄巾,虽说为祸患,终究是贼,难以长久,而风兄所说的外部威胁,只是猜想。”

    秦风道:“到时候奉孝就拭目以待吧,反正奉孝离开袁绍之后,也是闲来无事,就跟随本座到处走走,到时候看看本座是如何对抗袁绍的,就算是形势危急的话,本座也是有着应对的手段的。”

    “好,某倒是要看看,风兄如何给某惊喜的。”郭嘉点了点头。

    秦风年轻,郭嘉何尝不是如此,从对方的言语之中,他们能够感受到的是不服输的气质。

    两名年轻人,在渤海郡南皮城相遇,他们的未来又会有着什么样的变化呢。

    两人秉烛夜谈,郭嘉满腹才华,秦风则是有着郭嘉不具备的见识,一个小小的手电筒,就能引起郭嘉的兴趣。

    这样一来,郭嘉对秦风有着更多的好奇,想要从秦风的身上了解到更多的东西,而秦风则是抱着能够将郭嘉留在身边的目的。

    各怀目的,倒也是公平。

    “秦风小子,没想到你的口才还是不错的,一番忽悠,能够让郭嘉跟在身边,机会大增,有着郭嘉从中谋划,以后就算是发生战事,你小子也有胜利的机会了。”系统对秦风的忽悠显然是极为认同的。

    秦风不满“好像本座是愚笨之人一般,本座可是熟读兵书......”

    “小子,你知道赵括吗?”

    秦风大怒“赵括你大爷的,本座以后可是号令千军万马的大统帅。”

    “做你的大梦吧。”

    乱世已经拉开序幕,这一点秦风是清楚的,到时候就是各方诸侯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有着实力的诸侯,会在这样的变动中,实力上更加的强劲,而不具备这般能力的诸侯,就要被淘汰。

    积蓄物资金钱,获得人才的支撑,正是秦风所需要的。

    其实秦风也有想过解决这方面的问题,那就是弄书籍出来,培养属于自己的人才,但这等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从徐荣的言辞中,秦风了解到,如果这般做的话,就是与整个大汉的世家为敌。

    世家为何能够超脱寻常人之外,就是因为他们掌控着知识,就算是普通百姓家中有着足够的金钱,也难以接触到书籍,这就限制了普通百姓成为士子的可能。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