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46章 东郡曹操,程昱的谋划

第146章 东郡曹操,程昱的谋划

 热门推荐:
    高贵的世家子弟,就是官场上人才的摇篮,他们掌控着官场,剔除和排斥即将成为官员的普通人,寒门士子也不例外。

    寒门士子,成长艰辛,他们的祖上,或许有着显耀,家道中落之后,就算是学有所成,也是报国无门。

    人才的培养,需要循序渐进,等到逐渐稳定下来着手也是不晚的,尽早与世家豪族翻脸的话,终究是有着不妥的地方的。

    前期的发展,依靠家族,逐渐的摆脱家族,这也是秦风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秦风自问能力有限,但是他想要做的就是让治下之人能够安居乐业,不为战争侵袭。

    其实秦风这样的目标,何尝不是鞭策着秦风逐渐的强盛起来呢。

    日上三竿,秦风才悠悠醒来。

    饭后,秦风掏出一支烟递给郭嘉道:“郭兄,正所谓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尝试一下?”

    烟,可是稀有的,不过之前秦风在诸侯中间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顺利的发展了一批烟民,等到这些诸侯回到治下之后,仍旧保持这样的习惯的话,就会带动更多的人抽烟。

    郭嘉结果烟火,学着秦风的模样,点燃烟支。

    不同于其他人刚刚接触到烟支的时候有些咳嗽,郭嘉没有太多的不适应。

    一根烟抽完,郭嘉眯眼享受“烟,果然是好东西啊。”

    见识过秦风不少的手段之后,郭嘉对于烟火,已经没有了疑惑,不过打火机仍旧是吸引了郭嘉不少的关注。

    “郭兄接着,沿途无聊的时候,抽烟观赏风景,可是一大趣事。”秦风笑道。

    郭嘉没有丝毫的客气,既然打算暂时跟随在秦风的身边,接受秦风的东西就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

    对郭嘉这种性格,秦风还是比较认可的,做事放荡不羁,但是关键的时刻能够撑起重担,想要寻找到这般的人才,可是不容易。

    归根结底,秦风还是来自未来世界之人,对于这个时代的繁冗礼节不感冒。

    有着郭嘉如此有趣之人在身边,着实是轻松了很多。

    “郭兄,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郭嘉点了点头,他本就是孑然一身前来,南皮城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至于说袁绍不重视,在郭嘉看来也是无关紧要的,若是他选择留在袁绍帐下的话,定然不愁吃喝。

    不过这样的生活,非是郭嘉想要追求的,他需要的是一展拳脚的机会。

    君主选择良臣,良臣又何尝不是选择君主呢,尤其是在这等乱世即将到来的时刻。

    大汉的各个家族,也是在暗中有所行动的,想要让他们所在的家族在即将动荡的时代里保存甚至强大起来,就要有选择。

    如此选择,对一个家族来说,往往是残酷的,这就导致不少家族会分散人才,投入到看好的诸侯帐下,以求家族的保全。

    一个群雄崛起的时代即将来临。

    进入城池的时候比较困难,而在离开的时候,相对就简单了很多。

    “南皮城,终究有一日,某还会再来的。”郭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雄壮城池,低喃道。

    距离南皮城六里的小树林里,隐藏着秦风的越野车。

    有着秦风的伪装,倒也没有出现纰漏。

    之前郭嘉就听说过有关越野车的事情,但是在真正见到之后,仍旧感叹不已,不说其他,仅仅是越野车的造型以及制作,就是这个时代的技术所不具备的。

    “奉孝,上车吧。”秦风招呼道。

    坐在后排,郭嘉细细打量越野车内的布置之后,目不转睛的盯着秦风驾驶越野车,心如猫抓。

    透过后视镜,秦风见到郭嘉的状态“郭兄,想要学?”

    “如此神奇的东西,某也想要尝试一番啊,不知风兄可否放心呢?”郭嘉含笑道。

    方才越野车前行的速度,郭嘉可是有所体会的,比之战马的速度只快不满,而且坐在车内,不会感觉到太过颠簸,柔软的座椅,超乎寻常的舒适。

    “有何不可,秀儿坐在后面,为兄教奉孝开车。”越野车缓缓停了下来。

    “点火,踩离合、刹车......”秦风交给郭嘉基本东西之后,开始让郭嘉实地演练了。

    车辆猛然向前窜去,但见我们的郭嘉大谋士,脸色煞白,已然忘记秦风之前讲述的,径直向着旁边的一颗大树冲撞而去。

    秀儿惊呼一声,秦风则是直接拉起了手刹。

    越野车猛然停止下来,郭嘉撞在了方向盘上。

    “郭兄,还好吧?”秦风关心道,实际上也是心有余悸,按说郭嘉这么聪明的人,学习开车,应该速度很快才是。

    郭嘉整了整衣衫道:“方才是一时惊慌,这次不会犯错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幕,让秦风以及后方的秀儿惊呼连连,油门刹车,经常踩错,两次撞到了树上,幸亏车是经过加固的,否则被郭嘉这般糟蹋一通的话,很有可能已经散架了。

    不过这等情况,也让秦风的心平衡了很多,上天是公平的,给你打开了一扇门,就会关上一扇窗。

    智谋上,郭嘉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在开车这件事情上,着实是差劲了许多。

    点燃一支烟,郭嘉略显忧郁的看着越野车。

    “郭兄,之前是你不够熟练,等到彻底的熟悉之后,这些情况就能避免了。”秦风宽慰道。

    郭嘉苦笑道:“风兄就不必安慰了。”

    好好的一辆车,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崭新。

    连带着秀儿和秦风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若是来到大汉因为车祸而身死的话,恐怕秦风会成为一朵奇葩,而郭嘉也会成为第一个因为开越野车出车祸死的谋士。

    正当秦风准备劝说让郭嘉放弃学开车的时候,郭嘉狠狠将烟头踩灭“不就是开车,郭某定然学会。”

    秦风和秀儿闻言,心中皆是一颤,文人发狠起来,也是很要命的。

    “不愧是能够和战马碰撞而不处于劣势的利器,如此碰撞下,仍旧能够前行。”又一次碰撞在树上之后,郭嘉略显尴尬的说道。

    秦风傲然道:“这可是本座经过特殊加工的车辆,诸侯的车辆与之碰撞,也只有败退的份儿。”

    郭嘉点了点头,再次启动车辆。

    从渤海郡的郡治南皮到河间国的治所乐成,直线距离四十公里,硬生生的开了一天的时间。

    从郭嘉学习越野车这件事情上,秦风看到了什么叫做不服输的精神,一次次碰撞,一次次重来,硬生生将越野车开到了乐成。

    看着不远处的城池,秦风和秀儿暗中松了一口气。

    “郭兄,不错,在不懈努力下,终于学会了开车这门技术,不过开车一道,博大精深,郭兄以后需要多加努力才是。”秦风拍了拍郭嘉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郭嘉道:“好,以后开车的事情,就让某来。”

    秦风翻了翻白眼,以后郭嘉开车的话,还给人留活路吗,原本沿途开车、听听音乐,看看风景,是一种享受,有郭嘉驾驶的话,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折磨啊。

    “哥哥,不如让他另外开一辆。”秀儿低声建议道。

    秦风想到郭嘉的技术,叹息道:“这是在坑害郭奉孝啊。”

    围着越野车走上一圈之后,秦风再次叹息,好好的一辆车,如今成了什么模样,车漆被刮的乌七八糟,一个车灯已经被撞破了,车头轻微的凹陷。

    这可是经过加固的越野车啊。

    “奉孝啊,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先进城休息,明日赶路不迟。”秦风提议道。

    郭嘉点燃一支烟,微微摇头道:“风兄,这等时候进城,与自投罗网是没有区别的。”

    “此话怎讲?”秦风疑惑道。

    “风兄,整个渤海郡,拥有越野车的有几人?”郭嘉问道。

    “仅有本座一人。”

    “那就是了,越野车离开南皮之后,定会引起注意,消息传到袁绍的耳中之后,他岂会不关注,河间国与南皮相距不远,以骑兵传递消息的话,说不定风兄的行踪已经被人彻底的掌控了,进城,与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除非风兄打算上天。”

    提及上天,郭嘉眼前一亮。

    秦风点头道:“郭兄的分析有道理。”

    郭嘉在开车的时候,脑子不够用,但是在分析事情上,却是有着独到之处的。

    “如此说来,那就继续赶路?”秦风试探着说道。

    “继续赶路,不过换风兄来开车吧。”郭嘉道。

    秦风心中高呼万岁。

    “等甩掉那些跟踪之人后,某再来。”郭嘉补充道。

    秦风心中那个郁闷啊,早知道郭嘉开车是这般模样,他是不会让郭嘉学习开车的,对坐车之人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折磨,原本坐在平稳行驶的越野车上,能够惬意的休息一番的。

    越野车启动,掌控越野车的秦风,在速度和熟练度上,非是郭嘉能够比拟的,这也是身为商城系统宿主的特权,驾驶精通,可不仅仅是车辆,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能熟练的驾驶,仿若这些东西原本就是属于秦风的一般。

    看着秦风游刃有余的操控着越野车,郭嘉在一旁学习着,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再次熟练车辆。

    夜幕降临,越野车距离乐成,已经有百里。

    后备箱里的帐篷,被秦风和秀儿熟练的搭建起来。

    等到第二个帐篷的时候,郭嘉凑上前来“风兄,我来帮你。”

    秦风暗中直翻白眼,有了驾驶车辆的事情之后,秦风在面对郭嘉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拘谨,鬼才郭奉孝又能如何,驾驶车辆的技术那就是小白。

    不过郭嘉在搭建帐篷的时候掌握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此物果然神奇,搭建的速度很快,而且简单实用,若是军中将士征战的时候能够携带的话,对于运送队伍会是幸事。”郭嘉点评道。

    秦风笑道:“这是当然,以后军中将士可是人人配备帐篷的。”

    “不错,不错。”郭嘉道。

    秦风的一些手段,在运用到征战上,的确是极为实用的,这一点上,郭嘉不得不承认的,而且帐篷的支架所用的材质,是郭嘉之前没有接触过的。

    有了这些事情之后,郭嘉对于秦风渐渐的有了一定的信心,有着如此手段的秦风,或许能够在渤海立足,或许能够在诸侯争霸的时代,有着一定的作为呢。

    这些仅仅是郭嘉的想象罢了,仅仅是凭借这些东西,就想要让郭嘉这等谋士跟随身后辅助,何其困难。

    就如同最初秦风招揽贾诩的时候一般,贾诩之所以拒绝就是对秦风不看好,甚至那个赌约在贾诩看来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秦风是一名成功的商人,能够在诸侯和董卓之间游走,但秦风在掌控地方的能力上,会有着出众的表现吗。

    “奉孝在搭建帐篷上,还是比较熟练的啊。”秦风笑道。

    郭嘉傲然道:“这是自然,只要某愿意做的事情,没有不能成功的。”

    “本座也一直坚信事在人为。”秦风道。

    “某最为好奇的是为何风兄要自称本座呢?”郭嘉疑问道:“莫非是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财神使者,便要自称本座。”秦风解释道。

    郭嘉对于神怪之说,是有着怀疑的态度的,不过在见识到了秦风的种种手段之后,这样的怀疑减弱了很多,能做到无中生有,岂会是凡夫俗子能够揣摩的。

    一些事情,是不能用寻常的道理来猜测的,见过秦风之后,郭嘉的这种念头越发的坚定了。

    抛开秦风渤海太守身份的话,在郭嘉看来,秦风是值得结交之人,如若不然的话,以郭嘉的傲气,也不会选择与秦风同行了。

    天气温暖,席地而坐,畅饮一番,倒也是很好的享受。

    秀儿则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秦风与郭嘉的谈论。

    郭嘉在对事物的见解上,往往有着独到的理解,而秦风懂得的东西,比之郭嘉多了很多,两人交谈起来,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次日,车辆再次前行。

    有了昨日的开车经验之后,郭嘉在驾驶车辆的时候,明显熟练了很多,连带着速度也提升了起来。

    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却是秦风的手机响了起来。

    “伯圭兄何事啊?”秦风拿起手机。

    “文懿兄之前在诸侯军中,曾经寻找一名叫做赵云之人,如今却是来到了本将军中,什么时候文懿有空前来啊?”公孙瓒爽朗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微微一愣之后,秦风大喜,赵云可是汉末猛将,不仅武艺高强,在领兵作战方面,更是有着独到之处,有着如此将领在身边的话,绝对是一大助力。

    其实当前在公孙瓒麾下的张飞和关羽也是很优秀的将领,只是两人与刘备是结拜兄弟的关系,想要将两人从刘备的手中要过来,非是简单的事情,赵云就不同了,投靠公孙瓒之后,想要得到足够的重视是需要时间的验证的。

    而在这之前,秦风需要做的就是将赵云从公孙瓒的阵营中挖过来。

    “伯圭兄还记得此事,本座甚是欣喜啊,如今本座正在冀州,很快便会前往右北平。”秦风道。

    公孙瓒大笑道:“好说,待文懿到来,本将带文懿领略一下右北平的风采。”

    听到两人的交谈,郭嘉神色微动,右北平,那便是公孙伯圭了,这可是大汉当前有名的将军,麾下三千白马义从纵横边郡,让异族之人不敢轻易的进犯,为大汉诸侯之中实力强劲的存在。

    东郡,在黄河以北,越野车横渡黄河这件事情,秦风可是没有去想。

    三人在临近黄河的地方,将越野车伪装一番之后,向着东郡的郡治濮阳进发而来。

    得知秦风前来东郡是为了讨债,郭嘉露出感兴趣之色,一方诸侯,手握重兵,在当前大汉这般情况下,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实权人物。

    秦风在诸侯大军前向袁绍讨要金钱的事情,可是在天下间广为流传,对于这件事情,众人也是看法不一。

    当时的袁绍为诸侯盟主,何等的威风,为何在面对讨要金钱的时候,要乖乖的送上呢,有的说是秦风的手段多端,让袁绍不得不屈服,还有的则是夸赞袁绍信守承诺。

    两种原因们肯定都是有的,关键是秦风的厚脸皮,为了金钱能够做出这般的事情来。

    金钱,是很多人向往的,但是文人士子在提及金钱的时候,就会看淡很多,即便是心中向往也要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相对来说,秦风就格外的实际了,两军阵前,向诸侯盟主讨要金钱,完全是将脸面放在了身后。

    而且当时的秦风可是朝廷任命的渤海太守,朝纲在董卓的掌控下是不错,秦风的任命也是名正言顺的。

    一郡太守,对于金钱这般看重,若是秦风在文人士子中间能够有着好名声才是最为令人奇怪的事情了。

    但就是这样的秦风,给郭嘉一种很真实的感觉,诸侯礼贤下士,是为了招揽更多的人才,他们往往将自己不好的一面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不为外人所知,秦风就不同了,他表现出来的是真性情。

    喜欢金钱,那便是喜欢,有什么需要隐藏的呢。

    提及金钱,的确是庸俗的,但是世家豪族的发展,缺少不了的就是金钱,纵观大汉一个个家族的崛起,伴随的手段都是多端的,为了发展家族的实力,甚至不惜做出厚颜无耻的事情来。

    只是世家豪族有着粉饰自己的手段,让外人在提及他们的时候,有着辩驳的理由。

    真小人与伪君子,也是之前郭嘉和秦风探讨过的问题。

    东郡,濮阳城内,曹操眉头紧锁,秦风来到了东郡,即将赶往濮阳,这让曹操开心的同时,心中有着诸多的焦虑。

    秦风前来的目的是索要金钱的,不想和秦风翻脸的曹操,支付这般多的金钱,的确是可以的,然而在支付之后,东郡的正常运转怎么办?

    朝廷不明,军中将士的消耗都是需要各郡的官员自己考虑的。

    刺杀董卓、讨伐董卓之战,让曹操的名声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引得不少家族的纷纷投靠,但是为了讨伐董卓,当初曹操可是散尽了家资,这等时候想要从东郡的家族手中得到更多的金钱,有着多少的可能呢。

    欢喜的是,秦风到来之后,能够从秦风的手中购买更多的东西,简单的打火机,实用价值却是很高。

    当前冀州商人,正在向其他的州郡而去,兖州已经流入不少秦风才能掌控的货物。

    从秦风的身上,曹操看到的是利益,如果与秦风联手,暗中命令官员负责经商的事情的话,肯定能够聚集大量的前钱财物资。

    乱世之中,实力为最,有着足够强悍的实力之后,才能更好的实现自己的目标。

    “主公还在为秦风的事情担忧?”程昱捋了捋颔下的胡须问道。

    程昱在昔日黄巾之乱的时候,有着不小的作为,曹操入主东郡之后,得知其名声,便将程昱请来为幕僚。

    “仲德,那秦风此次前来可是讨要金钱的。”曹操道:“五亿钱。”

    即便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程昱仍旧感觉到惊讶,五亿钱是什么概念,他可是清楚的,若是有了五亿钱,能够轻易的组建数千人军队。

    “若是主公不想给予那秦风的话,只需要暗中命人在途中施加手段即可。”程昱压低声音道。

    曹操面色一动,微微摇头“非是本官不愿意如此,而是秦文懿的手段,着实是出乎预料,一旦激怒了他,对本官也是没有好处的,昔日在雒阳城内,秦风与董卓麾下猛将吕布比试箭术,两百步之外,贯穿两个靶子。”

    程昱倒吸一口凉气“世间真有如此凶猛之人?”

    两百步,那是什么概念,而且是贯穿两个靶子,招惹了这般人物之后,以后身边的防卫力量,要增强多少。

    “秦文懿看似身材瘦弱,实则有着神鬼莫测的手段,手机等物,想必仲德是看到的。”曹操道。

    程昱皱眉沉思良久之后道:“若是东郡的家族肯帮助主公的话,五亿钱,不在话下。”

    “何其难也。”曹操叹道。

    世家豪族对于所在家族的利益看得是极为重要的,欲要让他们将家族的利益拱手让出来,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恐怕第一反应就是将曹操从东郡赶出去了。

    世家豪族对于官场有着绝对的掌控,诸侯在治理地方的时候,对世家豪族之人多有依仗。

    惩治一两个不听话的家族,不会引起太大的动荡,若是动作过激的话,引发的后果就尤为严重了。

    世家豪族能够有如今的成就,那是大汉数百年的规矩决定的。

    “主公,秦风是商人,手中定然有着很多的货物,据主公所说,那秦风可是能够无中生有,到时候主公与其商谈,以较低的价格得到货物,转手出售给东郡的各个家族,不仅能够解决金钱的问题,同时还能让东郡的家族对主公感激。”程昱缓缓道。

    曹操闻言眼前一亮,大笑道:“有仲德如此计谋,东郡的家族必定会感恩戴德,从东郡前往章武,道路遥远,途中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主公英明。”程昱拱手道。

    有了应对秦风的手段之后,曹操的心情舒畅了很多,连带着看向程昱的目光也有了诸多的赞赏。

    夏侯惇不满道:“主公,秦风不过是小小的商人,本将只需要率领百名骑兵前往,定然能够将秦风击杀,到时候谅天下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武将的方式,是比较直接的。

    “非也,秦文懿岂会是寻常的商人,其能从章武不远前来东郡,岂会没有准备,袁绍为诸侯盟主,面对盘踞在章武城的秦风,尚且没有举动。”曹操道:“袁本初帐下有两员猛将,分别是颜良文丑,当初诸侯撤军,颜良追击秦风,非但没有成功,反倒是为秦风生擒活捉。”

    军中将领闻言,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能够进入这里的,都是在曹操的心目中有着分量之人,他们在考虑事情的时候也会更加的全面一些。

    离开诸侯的大军之后的秦风,无疑是诸侯之中实力最为弱小的存在,偏偏就是这样的秦风,将袁绍帐下的猛将颜良生擒活捉,这就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想到秦风,其实不少人最先想的就是秦风的种种手段,地面上的车辆,能够上天的直升机,秦风到底还会有何等手段呢。

    如果刺杀秦风能够得到成功的话,袁绍岂会没有行动?

    其实曹操麾下不少将领是见过秦风的,嘻嘻哈哈没有正形,给人的感觉不像是渤海太守,而是街头的痞子。

    但就是这样一名商人,让诸侯对其有着诸多的忌惮。

    诸侯在暗中打探过秦风,仿若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一般,之前在大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般人物。

    越是如此,就越发让诸侯感觉到深深的忌惮,这个凭空出现的人物,手段诡异,性格上开朗,但是激怒了他之后会有何等的后果,没有诸侯愿意去尝试。

    后来袁术与秦风交好,更多的是看重了秦风渤海太守的身份,有着秦风在渤海作为牵制的话,袁绍想要在冀州取得更快的发展,无疑会更加的困难。

    袁氏兄弟,就是当前大汉最为显赫的诸侯,一南一北,交相呼应,如若两人有匡扶大汉之心,号令天下,没有诸侯不会听从的,然而两人貌合神离,有着诸多的矛盾。

    这也是大汉有志之士最为痛惜的。

    濮阳城,作为东郡郡治,在城池的繁荣上比之南皮有着一定的差距,却是不容忽视的。

    东郡临近黄河是为兵家要地。

    对于曹操,郭嘉自然是有着兴趣的,原本以为跟随秦风只是游山玩水,谁知道秦风还与诸侯有着这般的关系。

    见识更多的豪杰,对郭嘉以后的发展是有很大的好处的,这方面郭嘉的认知还是比较清楚的。

    寒门子弟,比之世家子弟,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引荐之人,这样一来,纵然是寒门子弟有着过人的才华,也只能黯然消沉。

    “奉孝,濮阳城的高度与章武城相仿啊。”秦风笑道。

    郭嘉盯着远处的城池观看片刻之后,没有过多的言语,城池的高度,在有些时候不是关键的因素,雒阳城,城池是何等的宏伟,不还是一朝成为废城。

    一座城池,关键要看在何人的手中。

    南门,程昱奉命而来,迎接秦风。

    在职位上,秦风可是渤海太守,曹操派遣官员前来迎接一番,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昔日曹操率领兵马追击董卓,若非是关键时刻秦风出手的话,说不定曹操就身死乱军之中了。

    救命之恩比天高,于情于理,面对秦风的时候,曹操都会表现出相应的态度的。

    “来人可是渤海太守?”一名骑兵策马上前大喊道。

    “看来本座在东郡还是比较受欢迎的。”秦风道。

    车夫听到骑兵的呼喊之后,面色煞白,刚才与他讨价还价的竟然是渤海太守,渤海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不过太守可是高高在上的官员,寻常百姓哪有机会见到这等官员。

    车帘掀开,秦风点头道:“本座渤海太守。”

    马车在骑兵的带领下,向着城池缓缓而去。

    “风兄前来,可是讨要金钱,难道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五亿钱可不是小数目,如果风兄在城内出现一些意外的话,五亿钱,可就不用还了。”郭嘉道。

    秦风傲然道:“本座既然敢于前来,肯定是有着相应的手段的,曹操可是当今大汉的名人,杀了本座,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反而会为天下人鄙夷,本座虽说是商人,却是朝廷任命的渤海太守。”

    “不尽然吧?”

    “奉孝聪颖,本座也就不隐瞒了,若是曹操想要在暗中出手的话,本座有着足够的手段将曹操杀死,让那曹操为自己的愚蠢决定而后悔。”

    此刻的秦风,浑身杀意凛冽,不同于之前的文弱商人。

    郭嘉心中一凛,他肯定秦风是杀过人,而且手中有着不少的性命,杀气这种东西,有些时候是很玄乎的。

    “风兄手段过人,某也就没有更多的担忧了。”郭嘉大笑道。

    秦风道:“郭兄尽管放心,跟随在本座身后,那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郭嘉暗中撇嘴,话语到了秦风的口中,变得这般的粗俗。

    靠近城门,马车停了下来。

    “在下东郡太守麾下程昱,奉命前来迎接秦太守。”程昱上前拱手行礼道。

    “程昱?”秦风心中一动,又遇到了一位名人啊,可惜是在曹操帐下,想要将这等人才从曹操的手中挖走,是有着很大的难度的。

    “程先生客气了,请。”秦风伸手示意道。

    秦风表现的如此客气,倒是让程昱有些出神,秦风那是何等人物,在诸侯面前,仍旧不甘示弱的存在,刚到诸侯军中,就将袁术激怒了。

    看来传言,并不一定准确啊。

    “秦太守请。”程昱客气道。

    进入城内之后,秦风道:“孟德治下,果然繁荣啊。”

    “承蒙秦太守夸赞。”程昱道:“东郡,岂能与渤海比较,渤海占地辽阔、土地肥沃,人口过百万,放眼大汉,能够有如此大郡者寥寥。”

    秦风微微一笑,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他在渤海与袁绍之间的那些事情,在诸侯中间并不是什么秘密,与诸侯盟主扳手腕,九成以上的人对秦风不看好。

    手段神奇的商人,拯救还是商人,而袁绍的背后则是有着四世三公名头的袁家,仅仅是这般的名声就让袁绍在与秦风较量的时候占据绝对的上风了。

    这是一个讲究家世的年代,没有好的出身,想要有着更大的作为,难如登天,多少人不认命,最终只能成为历史中的尘埃。

    太守府外,曹操亲自迎接,给足了秦风颜面。

    “多日不见,孟德兄还是这般风华正茂啊。”秦风含笑道。

    与曹操在一起的时候,秦风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曹操道:“文懿说话还是这般的风趣,本官在府中备下薄宴,为文懿接风洗尘。”

    “孟德客气。”

    曹操见到跟随在秦风身边的郭嘉,不由问道:“敢问这位是?”

    “某乃颍川郭嘉、字奉孝。”郭嘉拱手道。

    曹操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一直观察两人动静的秦风见到这一幕,暗中松了一口气,历史上郭嘉可是曹操的得力助手,如果两人相见之后就有什么猫腻的话,秦风会后悔的跳脚的,五万金币的确重要,相对来说,秦风更加看重的是郭嘉这般的人才。

    赚取金钱方面,秦风向来不会担忧,这也是他与袁绍对抗最大的资本,人才方面的紧缺,是不争的事实,若是在人才方面没能有着更大的突破的话,以后想要在渤海立足,会面临更多的困难。

    秦风是一个害怕麻烦之人,有着智谋之士在身边能够帮助解决许多的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宴席之上,觥筹交错,秀儿则是被暂时安置在了太守府内。

    众人散去之后,曹操与程昱、秦风则是来到了另外一间房内。

    “孟德兄好雅致啊。”看着房间内的布置,秦风不由赞道。

    曹操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话虽如此,秦风从曹操的神色间感受到的是骄傲。

    “孟德兄让本座来此,想必是有其他的事情商谈吧?”秦风问道。

    前来东郡之前,秦风就已经考虑到了很多结果,此时的曹操有着名声是不错,然而在实力上比之实力强劲的诸侯有着很大的差别,兖州多有兵灾,如今更是不缺少黄巾肆虐。

    成为东郡太守之后的曹操,想要做的是如何尽快的治理好东郡,更快的提升自身的实力,手中岂会有更多的金钱。

    不过这些可不是秦风考虑范围内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打感情牌,在秦风的面前会有多大的用处呢。

    随着经商的时间越来越久,秦风已经有了一定的心得,想要赚取更多的金钱,就要有足够厚的脸皮,如若不然的话,只能吃亏。

    在切实的好处面前,所谓的脸皮值什么呢,就像是秦风遇到郭嘉的时候,为了拉拢郭嘉,可谓是使劲了手段。

    “文懿在渤海大有可为,渤海富庶,然而东郡贫瘠,自从本官到来之后,府库之中空虚,想要发展东郡,何其难也,每逢念及天子仍旧在董卓老贼掌控之中,本官就暗自垂泪。”曹操唏嘘道。

    秦风诧异的看了曹操一眼,什么时候曹操成了这般多愁善感之人?

    “孟德兄,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董卓老贼作恶多端,来日必然会有报应的。”秦风道:“倒是天下诸侯恐怕想要让情况就此延续下去吧,没有了天子的命令之后,他们在各自的治地那就是天子一般的存在。”

    程昱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原本以为秦风只是一名商人,但是从秦风的分析上来看,岂会是普通商人能够具备的眼力。

    大汉的天下,必定会逐渐的陷入混乱之中,到时候有能力之辈,会争相崛起,这是一个大时代即将来临,寒门子弟也有可能成为世家豪族之中的一员,而有些家族,会在这样的动荡中灭亡。

    “文懿之言,本官岂会不明了,可叹当初数十万大军挥师勤王,却是让董卓老贼从雒阳溜走。”曹操道。

    这件事情就是曹操心中的伤疤,诸侯大军联合之后,对进攻董卓的事情,并没有太过上心,甚至在最后董卓挟持天子逃离雒阳的时候,也没有诸侯敢于率领军队追击。

    大汉的天子,在诸侯的眼中,甚至没有他们自身的利益来的更加的重要。

    讨伐董卓,让诸侯收获了很好的名声,这对于不少诸侯来说,就是回到治下壮大自身的最好资本了,实际上,不少诸侯正是这般做的。

    这等事情,可是能够名震天下的。

    “孟德兄,其实本座执掌渤海之后,也是有着诸多的难处的,本座与袁本初之间的事情,想必孟德是有所耳闻的,袁本初依靠兵力强盛,占据渤海,不听从圣上的命令,可是让本座极为头疼的。”秦风唉声叹气。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