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66章 无敌装甲车,中军告急

第166章 无敌装甲车,中军告急

 热门推荐:
        纵然是以典韦的心性,在听到秦风的目标之后,也是震惊不已的,直接冲击敌军的中军,就自己与秦风两人,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战斗。

        颜良大军出现,最前方乃是盾兵,这是战场上能够给后方将士提供安全保障的队伍,他们凭借手中的盾牌,能够阻挡着来自敌军的远程攻击手段。

        秦风打开车窗,坐在嗡鸣的装甲车上,他要寻找敌军的中军。

        典韦有样学样,与秦风一般。

        颜良大军铺天盖地而来,数千兵马,给人带来的是视觉上的震撼,须知此时章武的大军不过只有敌军的一半多一点。

        纵然如此,四千五百名将士,依旧是很庞大的数量了,何况是正对敌军八千将士呢。

        “恶来,我们的冲击就要开始了,先找到敌军的中军。”秦风道。

        装甲车的嗡鸣声音,不能阻挡两人的交流,因为两人是采取车载通话进行交流的。

        典韦按照秦风所教给的方法,按下振奋道:“太守,敌军的中军,就在我们的正前方。”

        望远镜,放到战场上,会帮助军中将领更加及时的了解战场上的情况。

        望远镜在战场上能够起到的作用之大,是肯定的,这可是能够远距离观察敌军的利器。

        冷兵器交锋的时代,有着这般手段,对交锋的帮助是极大的。

        两军交战,及时的得知敌军的兵力部署情况,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尤其是对于中军的指挥来说更是如此。

        “准备!”秦风收起望远镜,露出森冷的笑意,远超这个时代的进攻手段,在战场上,能够绽放出多么耀眼的光芒呢。

        装甲车为秦风当前最为凌厉的进攻手段,只要装甲车的冲击得到了成功,接下来的战斗就简单了许多,再说秦风的目标可不是让敌人的前军混乱那般的简单,他需要的是让敌军的中军处于混乱之中。

        当一支军队的中军,面对进攻不能自如的话,战争,将会出现何等的变化,是能够预料到的。

        章武的军队在数量上的确是不及敌军多矣,然而单论进攻手段的话,敌军就是处于弱势了,这也是秦风敢于出城与敌军进行正面碰撞的信心源泉。

        不可一世的颜良,当面对着章武大军凶猛进攻的时候,会有着何等惊慌的表现呢。

        八千将士,在到达章武城外之前,就已经完成了排兵布阵,作为袁绍麾下有名的高手,颜良在领兵作战的能力上之强悍是不用怀疑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受到袁绍这般的重视。

        放到寻常将领身上的话,当初袁绍进攻章武城岂会有更多的顾忌。

        来到章武城外,见到章武大军阵前的东风卡车队伍,颜良心头一突,果不其然,秦风还是有着很大的依仗的,仅仅是这些数量的卡车,一旦在己方阵营之中肆虐的话,能够起到的影响就会很大。

        甚至超乎颜良的想象。

        “传令前军将士做好准备,谨防敌军突袭。”颜良高喝道。

        这场交战,已经不可避免,而颜良所要做的就是在这次的交锋中取得胜利,酣畅淋漓的胜利,唯有如此,才能洗刷以往在秦风身上遭受到的耻辱。

        许攸听到斥候传来的消息,亦是面露沉思之色,东风卡车在冲击能力上的强悍是不用多说的,然而仅仅是凭借这些卡车,就想要在人数上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获得这场交锋的胜利,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由此说来的话,秦风肯定是有所依仗的,不仅仅是东风卡车那般的简单。

        而许攸最为肯定的一点是秦风的远程击杀能力,此时颜良可是身处中军,周围有着精锐的士卒保护,就算是秦风想要施展远程击杀的手段,也是很难得到成功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给了秦风这样的信心呢?”许攸心中疑惑。

        其实以章武城目前的形势来看,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固守城池,凭借坚固的城池,肯定能够让进攻一方受到重挫。

        偏偏,章武的军队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没有选择固守城池,反而是主动出战。

        难道说秦风不知道主动出战一旦失败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秦风驾驶着装甲车,向着敌军快速前行,说是快速前行其实此时装甲车的速度,比之战马快不了多少的。

        装甲车行驶过后,尘烟滚滚。

        这就是章武大军发动进攻的信号,但见后方的东风卡车,开始了出动,他们此时距离装甲车是有着一定的路程的。

        章武军中的将士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远方,寻常对他们宽厚有加的太守秦风,已经率先发起了进攻,这次的进攻,是以太守为主发动的,仅仅是在这一点上,就能让军中将士热血沸腾。

        连秦风这般身居要职的官员,都害怕战场上的刀光剑影,他们作为章武的将士,有什么理由在这等时候退却呢。

        战斗的心,正在逐渐的苏醒,不少将士握住兵刃的手,不由更紧了。

        不仅是为了击杀敌军的赏赐,还有着他们身后的家园,进犯章武城,就是想要让他们当前的生活受到破坏,能够有着秦风这样的太守,是章武城百姓的福分。

        大军失败之后,他们的家人就要过着以往那般的生活,至于说好处,会落到他们的头上吗。

        正是因为秦风的出现,让章武军民的生活渐渐的发生了变化,百姓对于秦风的认同是不言而喻的。

        秦风凭借的是个人的影响力,在章武城逐渐立足的,在这期间,其凭借的让人信服的手段,这也是当百姓中间的青壮得知章武军中招募士卒的时候会积极踊跃参与其中的原因。

        人的心中,都是有这样一杆秤的,他们能够判断出来,谁是为他们好。

        官员能够为了百姓做出牺牲,做出让步,百姓对官员,同样会有着更多的拥护。

        城头上的士卒,看向城外敌军的目光,亦是饱含怒火,此时只要他们的将领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战争之中。

        震耳欲聋的翁明声,由远及近而来。

        看到伴随着滚滚尘烟的装甲车,以及距离装甲车不远的东风卡车队伍,前军的将士不可避免的心生慌乱。

        有关秦风的一些手段,其实在军中是有着流传的,当初连颜良这等猛将率领骑兵追杀秦风的时候,都为秦风生擒活捉,他们能够与眼前这些怪物抗衡吗。

        檑木,为一名名士卒,迅速的扔到了阵营的前方,这些障碍物,正是阻挡章武大军进攻的重要手段之一。

        看到前方的变化,秦风的嘴角露出笑意,莫说是檑木,就算是前方有着一道墙,秦风也能驾驶着装甲车穿墙而过。

        装甲车以无可阻挡之势,进入颜良大军之中。

        在士卒看来,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全的盾兵,在装甲车的面前是那般的脆弱。

        一个转弯之后,装甲车横向而去。

        秦风的目的,就是搅乱敌军的前军,让敌军可能会有的手段难以施展开来。

        坐在装甲车内,典韦听到的是外面的喊叫声,车身不停的发出声响,不用说,肯定是装甲车进入敌军之后,敌军的反击。

        前军的将士,陡然发现,他们的进攻,在这个怪物面前,根本就起不到丝毫的作用,最多就是带起星星点点的火花罢了。

        叮叮当当之声,士卒的喊叫声,装甲车的嗡鸣声,汇聚成为颜良前军独特的旋律。

        不少将领原本对所谓的阻挡手段还是有着一定信心的,但是看到装甲车的凶猛强悍之后,他们退却了,血肉之躯,与这个钢铁怪物碰撞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就是驾驶装甲车的秦风的最好说明。

        浑身是钢铁的怪物,让前军将士一片混乱,原本紧密的阵型,在秦风这般冲击下,不过短短一刻钟,就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装甲车的进攻,能够给紧密阵型的步卒大军带来的伤害之大可想而知,装甲车经过之后,连坚硬的地面上,都有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不用说那些为装甲车碾压之后的士卒,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了。

        颜良军中士卒所谓的阻挡,在装甲车的面前,是那般的脆弱,他们的攻击落到装甲车的身上,能够起到的作用太过有限了。

        就在装甲车纵横敌军前军之际,原本静静等待着的东风卡车,发起了冲锋。

        驾驶卡车的士卒,自然是看到了敌军队伍前方的檑木,是故在驾驶的时候,需要更加的小心一些才行。

        望远镜放下,郭嘉露出淡淡的笑意“不想太守的手段竟然是这般令人震撼,怪不得太守有着信心能够直接杀奔敌军中军呢。”

        张辽笑道:“军师,太守之手段是不用怀疑的,昔日在那般的情况下,太守都能在章武逐渐的站稳脚跟。”

        “以往是某小看了天下人啊。”见识到了装甲车的厉害之后,郭嘉的心情是久久不能平静的,装甲车如此庞大,究竟是如何制作的,郭嘉难以想象,关键的是,这种钢铁怪物,到了战场上能够快速前行。

        越野车能够不需要外力前进,卡车如此,而今的装甲车也是如此。

        如果秦风有着足够数量的装甲车的话,只需百辆,放眼天下何人敢于在野外战场上与秦风争锋呢?

        “传令军中将士做好准备,可能进攻要提前了。”郭嘉提醒道。

        张辽点了点头。

        东风卡车进入敌军前军之后,章武的大军动了起来,与此同时,秦风驾驶装甲车,调转方向,向着敌军的中军而来。

        中军,是一支军队的灵魂之所在,如若中军在战场上出现变故的话,对于一支军队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想要得到快速的胜利,就必须在敌军没有想到应对办法的时候,快速的冲击敌军中军。

        装甲车的进攻的确是凌厉的,并不代表在战争中,敌军不会寻找到克制的办法。

        装甲车前行之际的强悍非是敌军的将士能够阻挡的,然而一旦装甲车停止下来之后,秦风与典韦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速度上,不能慢下来,血腥的碾压,也是秦风所不在乎的,一切都是为了战争的胜利,唯有胜利之后,才能保全手中的一切,这里面的道理,秦风还是清楚的。

        战争,本就不是秦风想要爱看到的,其实这场交锋,秦风何尝不是在被动的接受,若是能够避免战争的话,秦风不想让章武城经历这般的动荡。

        袁绍发兵进攻章武城,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既然不能避免,就要勇于面对,给敌军一个狠狠的教训之后,以后有诸侯想要对他治下的城池有着想法的时候,就会有着更多的忌惮。

        中军,接连不断传来的消息,让颜良惊愕,檑木放到大军前方,竟然不能阻挡敌军的车辆,前军更是陷入到了混乱之中,更兼有着东风卡车从中肆虐,可想而知战场上的情况是多么的混乱了。

        “支援前军务必要阻挡住这些卡车。”颜良当即下令道。

        檑木,甚至连石头,都被搬到了军中。

        如果有可能的话,颜良岂会让军中将士带着这些东西呢,檑木巨石本是防守城池需要消耗的物资,此时却是成为了进攻一方携带的。

        檑木和巨石,对于卡车的前行,影响是极大的。

        一辆卡车,在与巨石碰撞之后,轮胎变形,车子虽说在前行,却是变为了摇摇晃晃,渐渐的停了下来,因为驾驶车辆的士卒,根本无法掌控方向盘。

        这些卡车停止下来之后,所带来的是敌军士卒疯狂的进攻,方才就是因为这些怪物,让他们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剥离被砸碎,两名士卒奋力反抗,却是为人潮淹没。

        接连有卡车在冲击的过程中受到了损坏,兵刃的连续攻击,完全能够给卡车的轮胎造成损伤。

        而檑木巨石限制了卡车的冲击速度。

        纵然如此,装甲车之后冲进敌军前军的卡车,带来的混乱,是更大的,卡车的冲击,让前军将士混乱之后,卡车顺势而进,起到的效果无疑会更大。

        箭矢如雨,一些士卒在驾驶车辆的过程中,直接被穿透剥离的箭矢击杀。

        其实不少颜良麾下的将士在见到越野车也会停下,也会失去作用的时候,心中轻松了不少。

        未知的事物,是容易激发人内心的恐惧的。

        卡车的进攻,前军将士勉强能够形成阻挡,但是装甲车就不同了,履带装甲车,对于地形的适应能力很强,冲撞、刀枪箭矢,在装甲车的面前,显得是那般的脆弱。

        装甲车所过之处,可谓是血肉横飞。

        如此血腥的一幕幕,深深刺激到了颜良军中的将士,如果有着可能的话,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装甲车的身影。

        躲避,令军中显得更加的混乱,在死亡和恐惧的面前,他们应对装甲车的时候有着阻挡的动作是在情理之中的,谁也不想就这般不明不白的死在战场上。

        至于说颜良一方在战斗之际人数上的优势,在这样的混乱面前,已经渐渐的被军中的将士遗忘了,再说就算是人数上有着再大的优势,当他们面对这般进攻的时候,能够起到多大的用处呢。

        不管是装甲车,还是冲击而来的卡车,能够带来的冲击和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一名名士卒,倒在了装甲车和卡车的前行之中,不管他们是多么的精锐,当他们选择以血肉之躯,与这些怪物碰撞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的下场会是多么的凄惨。

        隆隆的战鼓声陡然响起,章武大军一方,喊杀声震天,敌军前军混乱之际,正是进攻的大好时机,己方将士的出动,在这场交战中已经带来了这般的影响,让军中将士的信心越发的高涨。

        趁着敌军混乱之际,让敌军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更加简单得到交锋的胜利。

        这场胜利对于章武城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章武城的将士,不能在这场交战中有着丝毫的松懈。

        怒火在军中将士的心间熊熊燃烧着,战鼓声,就是催人奋进最好的信号。

        前军的混乱仍旧在继续之中,冲进前军之后驾驶卡车的士卒,完全是不死不休的态势,就算是卡车不得不停下来,他们也会顽强的奋战下去。

        敌军的战鼓声响起,颜良的神色有着太多的不自然了,此时颜良不知道如何形容内心的感受,原本对这场交锋还是十拿九稳的,但是经过前军这般的混乱之后,想要得到胜利,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呢。

        旋即,颜良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色,不管这场交战的情况如何,都必须要得到胜利,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让章武城,没有兵力可用。

        “传令军中将士,全面进攻敌军,不惜一切代价。”颜良咬牙道。

        明知道颜良下达这样的命令有着不妥的地方,可许攸没有理由去阻挡,战事进行到了这般的地步,难说要就此放弃吗。

        大军为了这次的交锋,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既然如此,何不疯狂一次呢。

        如果在这等时候选择让大军撤退的话,迎接颜良的将会是一场惨败。

        章武军中,有着卡车和不知名的钢铁怪物纵横疆场,这就是章武大军追击的最大依仗。

        当军中将士的心中有着恐惧的时候,撤退的命令一旦下达,他们会有着何等的表现呢。

        用兵败如山倒来形容,恐怕都是毫不为过的。

        战争是残酷的,想要在一场交锋中得到胜利,就要付出更多。

        “报,将军,大事不好了,那个怪物正在向着中军而来。”一名将领神色间满是惊慌的说道:“末将曾两次射出箭矢,可是在这个怪物的面前,根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颜良急切的问道:“檑木巨石难道也不能阻挡?只要速度上慢下来,将怪物内的敌军击杀,就会停下来的。”

        “将军,倒是有士卒拼死爬到了这个怪物的身上,可是这个怪物,根本就进不去。”

        “一派胡言,如果进不去的话,敌军是怎么操控的?”颜良怒道。

        “将军,怪物正向着中军而来,当多多小心。”将领说完之后,匆匆离去。

        在这场交战没有开始之前,虽说颜良在敌军手中吃了不小的亏,但是在军中将士看来,想要得到这场交锋的胜利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己方在人数上是占据着很大的优势的。

        然而,当战争真正开始之后,他们发现情况与想象中有着太大的不同了。

        以往敌军占据优势,使用的手段也是正常的,现在的进攻手段可就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即便是颜良曾经教给军中将士如何阻挡敌军的车辆,但真当车辆到了面前之后,他们发现,原来认为有着作用的手段,起到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血肉横飞的场景,可是刺激到了不少军中将士。

        一些将士在面对敌军这般进攻手段的时候,宁愿选择向一旁躲避,也不会冲上前去,双方的实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连敌军的身影都难以见到,就会一命呜呼,这样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装甲车内,典韦有些按捺不住了,外面有着惊呼声和惨叫声,他在车内却是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典韦敢于肯定的是秦风肯定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况的。

        “太守,就这般等待着太过无聊了吧。”典韦抱怨。

        秦风大笑道:“无聊,若是让颜良知道你的想法,肯定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们已经到了中军附近。”

        “啊?这般就到了中军附近?”典韦着实是有些难以接受了。

        战争,是充满着刀光剑影明刀暗箭的,然而到了秦风的手中,却是这般的简单,仅仅是坐在车内,听着敌军士卒的惨叫,就能轻易的来到敌军的中军,还有什么比之这样的事情更加的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呢。

        典韦相信,秦风没有道理会在这件事情上对他有所欺骗。

        “太守,卑职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典韦试探着说道。

        秦风思虑片刻点头道:“打开上面窗户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肯定有敌军士卒已经登上了装甲车,一旦让他们进来的话,就有着危险了。”

        “还有,将你的头盔戴好,形势不妙,立即关闭。”

        典韦振奋的戴上头盔,打开了上面的窗口。

        窗口刚刚打开,没有等到典韦露出头来,便有数道箭矢击打在出口上,火花迸溅,失去力道的箭矢落在了典韦的脚下。

        典韦缩了缩脖子“这些人太疯狂了吧。”

        上面的出口被打开之后,很快就吸引到了爬到装甲车上的将士的注意。

        “这里有入口!”一名士卒大喊道。

        典韦伸手就是一拳,这名士卒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从装甲车上落了下去。

        看到外面的情景之后,典韦有的更多的感触是震撼。

        四周全部密密麻麻的敌军将士,甚至不少的弓箭手正在向装甲车释放着箭矢,从他们的神色间,典韦看到的是慌乱。

        方才那名士卒的喊叫声,吸引到了正在装甲车上寻找入口的敌军将士,他们见到典韦之后,神色间闪过嗜血的光芒。

        正是这个怪物,让己方的阵营这般的混乱,上面可是下达了死命令,必须要让这个怪物停下来。

        “杀。”一名屯长双目通红的大喝道。

        典韦在这等时候,就算是胸中的战意奔腾,也是不敢轻易的爬出装甲车与这些人对战的,须知前后左右可是有着数不尽的敌军。

        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前方的中军大旗,典韦进入车内,“嘭”的一声将出口关闭,顺带拉死。

        兵刃劈砍的声音,从上方不停的传来,显然是敌军士卒认为这是进入装甲车的通道,开始了疯狂的进攻。

        典韦对此却是没有丝毫的担忧,身处装甲车内,虽说无聊了一些,想到方才外面敌军的情景,典韦的心情舒爽了很多。

        如此的进攻手段,的确是超乎想象的,在秦风的身上得到实现,典韦没有太多的惊讶,要知道秦风可是能够上天的人物。

        能够直接带着人在天空飞翔,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加的扯的吗。

        “太守,车上可是有着不少的敌军的。”典韦道。

        秦风不以为意的说道:“就让他们待在车上也是无妨,反正本座不会吝啬一些油料的。”

        “太守威武,跟随在太守的身边,就是痛快啊,我军将士还没有上来呢,太守就已经单枪匹马冲入到了敌军的中军。”典韦赞叹道。

        秦风大笑道:“本座可不是单枪匹马锕。”

        中军将士在装甲车到来之后,立即体会到的是方才前军将士面对装甲车的时候有着什么样的心情了。

        进攻,连续不断的进攻,落到装甲车上,仿若是不存在一般。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更多的将士看向装甲车的目光有着深深的恐惧,他们是保护中军的将士是不错,但是明知道必然是死亡,他们冲上前去,又会有着多大的影响呢。

        步卒、骑兵,甚至连运送辎重的车辆上前,都为这个怪物轻易的粉碎。

        没错,就是粉碎,看看战马与之碰撞之后的凄惨景象就能知晓了。

        这是不对等的战斗,有着装甲车的秦风,在敌军之中能够做到纵横驰骋,甚至直接冲到了敌军的中军附近,这样的交锋,太过让人无奈了。

        然而在两军交战之际,是没有公平可言的,难道说实力强盛的一方,会因为敌军的弱小而有所怜悯吗,袁绍派遣大军进攻章武城,便是最好的说明,想要有所成就,必须要有着强悍的实力作为支撑。

        乱世之中,尤为如此。

        嗡鸣的装甲车,横冲直撞的卡车,彻底的打乱了颜良在这场交战之中的部署,或者说颜良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次进攻章武城会有着如此多的变化。

        接连受挫,让麾下将士在应对章武城守军的时候,勇气已经受到了极大地挫伤,这般情况下,选择与章武大军正面交锋,将士寻常的实力,难以得到更多的展现。

        士气,对一支军队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士气高昂的一方,在战场上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

        装甲车前行,不少中军的将士,纷纷躲避,这也就导致装甲车前行,宛若是大船穿过巨浪一般。

        之前只是听到斥候传来有关怪物的消息,真正等颜良见到装甲车之后,神色间的震撼是难以掩饰的,箭矢落在装甲车上,只是带起点点的火花,一些士卒凶猛的进攻装甲车,没有丝毫的作用。

        在装甲车前行的道路上,可是有着不少临时丢弃的檑木作为阻挡的,但装甲车的履带面前,这些所谓的阻挡手段,是那般的脆弱,甚至于檑木直接被履带所粉碎。

        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战斗,这是颜良最为真切的想法。

        “将军,中军危急,当速速离开。”许攸道。

        颜良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许攸的提议,装甲车的出现,实在是太过突兀了,让颜良一方之前没有丝毫的准备。

        如若秦风麾下仅仅是有着卡车作为突击的手段的话,想要让前军陷入混乱之中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只要弓箭手能够将卡车之中的士卒击杀,卡车就会在战场上失去作用。

        然而装甲车的率先出击,让颜良的部署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中军一片混乱,尤其是看到中军大旗正在移动,不少将士心中惶惶,中军大旗,是一支军队的灵魂,如若中军大旗倒下的话,代表的是什么含义不言而喻。

        颜良避让,秦风却是没有这般轻易的放过的意思。

        檑木、石头的阻挡,让装甲车的前行速度缓慢了许多,即便如此,仍旧是紧紧的跟随在敌军的中军之后。

        战场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占据着人数上优势的颜良一方,中军大旗反倒是不停的移动,这是为了阻挡来自装甲车的冲击。

        中军的慌乱,带来的是军中将士人心惶惶,特别是见识到了章武大军进攻手段凌厉的将士,他们此时最为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躲避这些利器。

        卡车在冲击的过程中,的确是能够阻挡的,然而这样的阻挡,可是以很多将士的性命为代价的,完全是用他们的性命在阻挡卡车的前进。

        中军在不停移动,各部将士想要将消息准确的传递到中军,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袁绍还没有豪爽到给各部将领配备手机的地步。

        章武大军,快速行进,他们要在敌军处于慌乱的时候,给予敌军致命一击。

        若是敌军在这等情况下,章武军中的将士都不能取得交锋的胜利的话,那就太过窝囊了。

        就在章武大军即将临近之际,颜良一方的骑兵出动了,一直在侧翼静静等待着命令的骑兵,他们是颜良在交锋中的最大依仗。

        不管在战场上肆虐的怪物是何等的凌厉,造成的伤害终究是有限的,凭借将近两千名骑兵,颜良有信心击败章武的大军,这样一来的话,即便是在战争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颜良看来也是值得的。

        秦风在章武城短短时间内的发展,就有着如此的成效,着实是令人感觉到深深的震撼的,如若给秦风更多的时间的话,袁绍想要将秦风从章武城内赶出去,需要付出多大的精力呢。

        将近千名骑兵迎战颜良一方两千骑兵。

        这是一场数量上不对等的战斗。

        但见赵云,在冲锋之际一马当先,亮银枪平举,随时都有可能给敌军带来致命一击。

        双方骑兵临近之际,纷纷搭弓上箭,向着对方释放着夺命箭矢。

        箭术,是骑兵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是作为一名骑兵,连箭术上都不能做到合格的话,绝对是一名失败的骑兵。

        纵横疆场的骑兵,有着属于他们的骄傲,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战场上不断的击杀敌军,让敌军感觉到畏惧、震撼。

        箭矢如雨,双方的骑兵,有着不少在初次交锋中落马的。

        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颜良一方的骑兵,在弓箭的交锋之中折损的反倒是多的。

        章武骑兵的配备可是极为精良的,就算是颜良军中的一般将领,也会眼红的,那可是百炼长枪,而且这些骑兵的身上还穿戴着能够阻挡箭矢的铠甲。

        命中战马或者是骑兵的要害,才有可能将章武的骑兵击杀,无形之间增加了对战的难度。

        一轮箭雨之后,双方骑兵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百炼长枪,散发着幽幽寒光,跟随在赵云身后的骑兵,神情肃穆,这是他们作为章武骑兵第一次与骑兵进行正面的对抗,而且敌军在人数上是远超己方的。

        不过章武的骑兵,对于这次的交战取得胜利是有着信心的,从敌军目前的慌乱上,就能很好的看到这一点。

        敌军的锐气,已经在章武大军进攻的面前丧失。

        一支丧失了锐气的骑兵队伍,在战场上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战马奔腾,地面在轻轻的颤抖着,两支骑兵,如同钢铁洪流一般,在战场上开始了最为激烈的碰撞。

        颜良一方的骑兵尚且好说,步卒可就惨了,章武军中的步卒冲入敌军之后,展开的是收割,没错,就是收割,丧失了锐气的他们,在章武大军面前,是那般的不堪一击。

        混乱的将士,甚至难以将寻常战斗力的一半发挥出来。

        不少士卒见到迎面而来的章武士卒,掉头就走,或者是直接放下了兵刃选择投降。

        双方大军人数上的不对等,对于这场交锋起到的作用,没有想象中那般大,处于劣势的章武军队,在战争中表现的反倒是极为凌厉的。

        颜良的神色间充满着慌乱,后方紧紧跟随的装甲车,就如同催命符一般,想要将装甲车甩掉,却是有着太大的难度。

        在装甲车前行的过程中设置一些障碍,的确能够起到让装甲车速度缓慢下来的效果,但是如何让装甲车停止下来,却是难题。

        不少士卒在爬上了装甲车之后,发现根本没有进入装甲车内的办法,而且他们还要担心来自袍泽的箭矢。

        这是一个打不烂的钢铁怪物,在装甲车的面前,士卒的性命是那般的脆弱。

        “军师,如何能够让这个怪物停下来?”颜良语无伦次的说道。

        许攸何尝不无奈呢,己方明明是在人数上占据着很大的优势,却是在正面交锋之际,处于这般的劣势下。

        原本以为得到胜利是多么简单的事情,现在看来,之前的想法都是白费的,在这般诡异的手段面前,什么所谓的手段,起到的作用实在是太小了。

        “将军,这个怪物显然是盯上了中军,中军大旗移动,它就会随之而来。”许攸道:“某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拦住怪物。”

        颜良露出苦笑,纵然是有着高强的武艺又能如何,他根本就找不到让装甲车停下来的办法。

        “秦风小儿,竟然用这般拙劣的手段。”颜良怒道。

        许攸忽然感觉,或许进攻章武城,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在战斗开始之前,他们对于秦风所谓的手段没有着详细的了解,这也就造成了战争的困难。

        缺乏对敌军的了解,人数上占据着又是,本身也是不算什么的,关键的是,秦风有着非同寻常的手段,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颜将军,以某之见,不如准备撤退的事情。”许攸沉默良久道。

        颜良摇头道:“想要让本将撤退,绝无可能,我军的骑兵正在与章武骑兵短兵相接,只要骑兵能够得到胜利,何愁不能击败秦风,仗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段,就想得到胜利,绝无可能。”

        对秦风,颜良可是有着很深的怨念的,当初就是秦风让他丢人,成为俘虏,是颜良最大的耻辱了。

        原本以为进攻章武城,是很好的机会,现在看来,似乎有着太大的出入。

        “军师,你在中军指挥军中将士,本将率领骑兵与无耻的敌军交锋。”颜良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