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68章 敌军遇袭

第168章 敌军遇袭

 热门推荐:
        战败之后的袁绍,想要再次威胁章武城,就不是那般的简单了,到时候秦风会有着更加充足的准备。

        不与秦风真正的交手,永远不会明白的是秦风到底是有着多少的手段。

        章武将士在战场上的表现,绝对是凶猛的,如果说之前生擒颜良是因为运气的话,这一次击败颜良,凭借的就是实力了。

        装甲车开进城内,可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装甲车上,伤痕累累,这些是战争之际,弓箭和兵刃的攻击所留下来的。

        军中将士看向装甲车的目光有着更多的敬重,正是因为装甲车在战场上的纵横捭阖,让这次的战斗进行的这般顺利,如若不然的话,想要阻挡住来自敌军的凶猛进攻,会有着多大的难度。

        秦风在战争开始之际,敢于身先士卒冲入敌军,这般举动,已经让秦风在将士心目中的地位更加的高大。

        秦风可是堂堂的渤海太守,不管这个官职是不是得到了渤海官员的认同,在军中将士看来,秦风就是太守。

        一郡太守,在形势危急的时刻,有着如此的举动,如何不让军中将士有着更多的敬佩和惊叹呢。

        手段固然是有的,秦风的勇气也是应该得到认可的。

        装甲车,停在军营之外,战争结束之后,秦风并没有返回衙署,而是直接来到了军中。

        中军大帐,军中将领正在激烈的议论着,不时会听到将领的大笑声,战争胜利之后,压在他们心头的重担已经彻底的得到了释放。

        秦风缓步进入中军大帐,在秦风的身边,跟随着面色略显苍白的典韦。

        驾驶装甲车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在装甲车内坐着的典韦就不同了,装甲车的转弯,与寻常车辆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就算是不晕车的人在没有适应之后进入其中,也会有些受不了的。

        帐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军中将领看向秦风的目光,更多的是尊敬。

        秦风走到上首的位置,看了一眼众人,缓缓道:“今日的交锋,能够得到这般胜利,依赖的是军中将士的努力向前,章武城,在你们的努力下,守住了。”

        帐内,瞬间沸腾了。

        这场交战开始之前,若说军中将领没有着担忧,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面对的可是诸侯之中实力强悍的袁绍,若是在这场交战中不能得到胜利的话,他们就将会有性命危险。

        事实证明,秦风在军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关键时刻,军中将士选择的是跟随在秦风的身边奋战。

        战争,就意味着会出现诸多的伤亡,但军中将士相信秦风,即便是战死疆场,他们的家人也会得到善待的。

        良久,帐内渐渐平息了下来。

        “战事结束之后,各部将领清点人数,战死的士卒,尽可能的找到他们的躯体,厚葬之。”

        “战死的将士,皆是章武城的勇士,本座会命人在城外修建英雄塔,让阵亡将士,享受章武城百姓的四时祭奠。”

        一石激起千层浪,秦风在对待军中将士的时候,能够用出手豪爽来形容了,只要是与金钱有关的事情,秦风都不会有丝毫的吝啬。

        但普通士卒,终究是士卒,他们在阵亡之后,家人能顺利得到抚恤,就已经知足了,更不用说这种铭记下来,为后人祭奠的了。

        这是超乎寻常的举动,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举动,带来的将会是军中将士更高昂的斗志,他们在面对强敌入侵的时候,会表现的更加的凶猛。

        郭嘉深深的看了秦风一眼,对于秦风这个决定,是极为认同的。

        “太守英明。”张辽出列道。

        “太守英明。”其余将领纷纷附和。

        秦风道:“阵亡将士,皆是为了章武城之安危,本座不过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微不足道?真的如此吗?最起码在军中将领看来不是这样。

        普通士卒,在军中可谓是一文不值的,战死疆场之后,自然会有青壮进入军中顶替他们的位置。

        同样的事情,到了秦风这里,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让这些战死疆场的勇士,能够得到更高的待遇,让他们的家人,能够以他们为荣,这是何等的荣耀。

        “有太守此举,以后军中将士面临战死,必然会拼死奋战。”郭嘉道。

        秦风的心中自然是得意的,能够为郭嘉这般的认可,这是何等的成就。

        “抚恤工作,一定要做妥当,不能让战死疆场的勇士流血之后家人流泪。”秦风沉声道。

        抚恤阵亡将士,在秦风看来本就是正常的事情,落到军中将士的眼中就不同了,因为他们对于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是陌生的,秦风在战事开始之前,颁布的奖赏措施,可是让军中将士振奋。

        但阵亡之后的抚恤,仍旧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不过军中将领对秦风的命令,显然是认可的。

        让军中的士卒更加的有着归属感之后,他们在面对战事的时候就会更加的尽心尽力,敌军凶猛又能如何,他们连生死都置之度外,所谓的威胁,对他们能够造成多大的威胁呢。

        “如今战事得到了胜利,诸位不可懈怠,防止敌军再次反扑。”秦风道。

        郭嘉出列“太守,以卑职之见,此时担忧的应该是敌军。”

        “哦?奉孝此言何意?”秦风疑惑道。

        郭嘉缓缓道:“太守,今日城外一战,我军以摧枯拉朽之态势击败了进犯敌军,令敌军闻风丧胆,此时所谓的凶猛敌军,惶惶如丧家之犬,这般情况下,他们最为担心的是来自我军的进攻才是。”

        “然章武城兵力不多,纵然是得到胜利之后,也难以形成对敌军的追击,必然会造成敌军心理上的松懈,此时若是太守派遣精锐,追击敌军的话,必然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说不定能够再次将敌军的主将颜良生擒活捉。”

        秦风闻言眼前一亮,章武城在兵力方面是处于劣势的,这也就限制了秦风对于追击方面的思考。

        “奉孝之言有理,当初本座生擒了颜良之后,手下留情,没想到这厮逃离章武之后,竟然还敢于率领军队进攻章武城,这等错误是不能饶恕的。”秦风道:“追击敌军之事,奉孝负责谋划,军中将士听从奉孝之调度,不可违背。”

        “喏。”众人纷纷道,虽说心中有着疑惑,他们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在军中不少将领看来,郭嘉终究是年轻的,在进入军中之后,虽说表现出了不错的见识,仍旧改变不了郭嘉瘦弱文人的形象。

        对于军中一些将士的想法,郭嘉岂会不明白,这也是他要在章武军中彻底立足一次行动。

        追击颜良成功之后,军中将士在对待他的时候就会有着更多的尊敬,这也是真正成为章武大军军师的开始。

        没有足够的本领作为衬托,想要在军中将士面前有着更高的威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军中,向来讲究的是能者上弱者下,强者,方能得到更多的尊敬。

        秦风虽说不是武将,但秦风在军中的行径,已经得到了军中将士的认可。

        追击敌军,这种行为,绝对是超乎预料的,不过秦风对郭嘉却是有着足够的信心。

        大军仓皇撤退,幸亏有着颜良断后,才不至于说溃不成军。

        夜幕降临,颜良率领将士驻扎在距离章武城大约二十里的地方。

        这次的战争,给了颜良很大的感触,十拿九稳的交战,竟然演变成了当前的模样,还有什么样的事情比之这更加的令人郁闷的呢。

        秦风在占据章武城不久之后,竟然能够有着如此精锐的军队,也是出乎颜良预料的。

        尤其是秦风在这次交锋中施展出来的手段,直接导致了大军的失败,若说颜良的心中没有悔恨和愤怒的话,是不可能的。

        作为袁绍帐下的猛将,颜良何曾受过这般的屈辱。

        然而在秦风出现之后,屈辱就接连的来到他的身上,先是为秦风生擒活捉,在章武城内受到了种种的屈辱。

        而后有着这次战争的失败,上万精锐,进攻只有数千人的章武城,竟然还没有向城池发起一次进攻,就以失败而告终。

        这样的失败,是颜良所不能承受的。

        面对袁绍的怒骂,颜良只能以沉默相对,难道还能说敌军的手段太过诡异?

        战争的胜负,对一名将领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失败之后就算是有着再多的理由又有什么样的用处呢?

        “将军,如今军中有着将近四千人。”许攸面色沉重的说道。

        战败之后,颜良为袁绍痛骂,他同样不能例外,他可是军中的谋士,负责为大军的作战出谋划策,现如今,战斗竟然以这般窝囊的方式结束。

        自诩智谋之士的许攸,甚至能够想象到,等回到南皮城之后,袁绍帐下的其他谋士如何议论的。

        生活在袁绍的帐下,其实是有着诸多的竞争的,不能表现出来相应的实力,就会逐渐的边缘化,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昔日的诸侯盟主,将会吸引多少的文人志士前来投靠。

        颜良感叹道:“上万精锐,竟然只剩下不到四千人。”

        “将军不必忧心,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这次的交战,也是某太过疏忽了。”许攸劝慰道。

        颜良声音低沉的说道:“章武城外失败的屈辱,来日本将定然会讨回来的。”

        “将军当出面安抚军中将士,此时军中将士人心惶惶。”许攸道。

        颜良点了点头,战争失败之后,军中将士是什么样的状态,他是能够想到的,仅仅是安慰,仍旧是有着一些作用的。

        若是在这等时候再次发生战事的话,所谓的将近四千将士,甚至连千人都不如。

        这边是战争失败所带来的影响。

        颜良离去之后,许攸陷入沉思之中,这次的失败,主要是因为秦风突然展现出来的手段,装甲车在战场上有着何等的破坏力,许攸可是亲眼所见,直接进攻中军,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这种怪物的前行。

        一旦中军陷入混乱之后,战事的进行就会向着对章武大军有利的方向发展。

        从这次的战事上,让许攸认识到的是秦风的身边是有着智谋之士的,直捣中军,以极快的速度让战事结束,这般谋划,虽说有着风险在其中,成功之后能够得到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中军陷落,宣告一支军队的彻底失败,这等时候就算是许攸有着过人的智谋,也难以改变大局的。

        “莫非郭嘉真的有这般的厉害?”许攸微微眯起双眼道。

        进攻章武城,接连遭受挫折,这些失败的背后,如果说没有人从中筹划的话,才是最为令人奇怪的事情了。

        秦风,不过是弱冠之年的幸运商人,侥幸得以成为渤海太守,征战方面的谋略,闭着眼都能够想到。

        卡车的冲击也是极为厉害的,从战争的情况来看,之前阻挡卡车进攻的手段还是不错的,如若没有装甲车出现在战场上的话,得到胜利的,必然是颜良一方。

        深夜时分,卡车、骑兵,静悄悄的向着颜良大军驻扎的位置而来。

        赵云的身后跟随着数百名骑兵,这些骑兵,是战争得到胜利的勇士。

        章武骑兵,在交战中,用他们的凶猛得到了认可。

        从今以后,人们在提及章武骑兵的时候,将会有更多的尊敬,这是他们的实力应该得到的。

        卡车前行的速度不是很快,近光灯的照耀下,给军中的骑兵前行提供了很多的方便,军中大部分的士卒是夜晚不能看见东西的,章武军中同样如此。

        “将军,距离敌军驻扎之地,仅有五里。”赵武策马而来道。

        赵云道:“传令车辆,关闭灯光,跟随在骑兵之后。”

        “喏。”赵云抱拳道。

        经过章武的战事之后,军中骑兵对赵云有着更多的敬意,就是这名年轻的将领带着章武的骑兵,获得了战争的胜利。

        黑夜之中,闪出一道道黑影,他们迅速的消失在黑夜中。

        既然是突袭,出其不意自然是最好的,颜良虽说在战争中失败了,其作为袁绍麾下有名的将领,大军驻扎自己在外面布置暗哨也是必然的,尽可能的将暗哨铲除,突袭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赵云追求的是一击毙命,这次突袭,赵云更是将生擒颜良作为最为重要的目标。

        卡车内,典韦双目炯炯,昔日生擒颜良,正是出自他的手笔,现如今生擒颜良的机会再次到来,典韦怎么能够错过这样的机会,通打落水狗这样的事情,典韦还是很乐意去做的。

        距离敌军驻扎之地,大约两里,十五辆卡车,一字排开。

        赵云一声令下,车灯打开,刺眼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车辆嗡鸣,东风大卡,向着敌军营寨快速奔驰,驾驶第一辆卡车的,正是典韦。

        耀眼的灯光,引起了营寨中士卒的注意,在如此黑暗的夜色之中,想要不引起注意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敌人,有敌人,是白日里的怪物。”一名士卒惊慌失措的喊道。

        铜锣声迅速在营寨中响了起来,一时间,颜良大军所在之处,顿时陷入热闹之中。

        白日的战败,可是给军中将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此时最为不想碰到的,莫过于章武城的军队,章武的军队在进攻时候的凌厉手段,可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论是装甲车还是卡车,冲击起来的威势,可是记忆犹新。

        这等情况也让颜良军中的士卒,尚且没有与章武的军队的交手就已经有些慌乱了。

        恐惧、惊慌在颜良军中迅速蔓延开来。

        走出营帐,一身戎装的颜良,迅速指挥骑兵队伍准备迎战,敌军的突袭开始之后,这些才是阻挡敌军最为重要的力量。

        颜良的脸色越发的低沉,他没有想到,章武的军队竟然敢于追击,取得胜利之后的章武大军,这般的猖狂,看态势,浑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愤怒、无奈的情绪在颜良的心中滋生,章武大军,已经在正面对战得到了胜利,这样的胜利,比之铁山的埋伏,对军中将士的打击更大,这一切都表明着,章武军队的不凡。

        组织骑兵迎接即将到来的突袭,颜良并没有太多的信心,白日的交手,颜良已经见识到了章武骑兵的凌厉之处,这些骑兵在遭遇战事的时候,极为疯狂,展现出来的骑术之高超,也是令颜良震撼的。

        这也是最为让颜良郁闷的地方了,章武的骑兵组建的时间明明不久,为何能够在短时间内训练有成呢,纵然是秦风在对待军中将士的时候极为豪爽,想要让骑兵的实力如此迅速的得到进步,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一件事情了。

        骑兵,乃是战场上的强悍力量,机动能力强,战斗力突出,一支精锐的骑兵,在战争中能够起到的作用绝对是巨大的。

        欲要阻挡敌军的骑兵,非是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大军刚刚经历失败之后,这样的突袭,更加的致命。

        军心慌乱的情况下,什么事情都是有着可能发生的。

        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军队,在这次的交锋之后,将会有多少失散人员呢?

        军中将士在面临战争的时候,也是有着他们的想法的,明明是一场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交战,他们为什么要为之尽心尽力呢,从战争中走脱,似乎才是最为明智的。

        至于说己方的军队会因为逃走而失败,与他们似乎没有了太大的关系。

        生命能够得到保存,才是最为重要的。

        丧失了斗志的军队,面临挑战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不及寻常的十分之一。

        统帅大军作战多年的颜良,对其中的道理也是明白的。

        不过作为军中统帅,颜良在这等时候必须要站出来,就如同大军在章武城经历之败之后,颜良需要率领骑兵断后是一样,没有将领敢于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折损会更大。

        从骑兵的神色间,颜良感受到的惊慌和不安,不过他们在接到命令之后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听从罢了。

        两里的距离,对卡车来说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看着前方陷入混乱之中的敌军营寨,典韦大笑不已,这就是所谓的精锐,现如今看来,与丧家之犬是没有太大的区别的。

        营寨外用来阻挡敌军有可能进犯的障碍,已经为之前行进的士卒清理一空,卡车以无可阻挡之势,撞开了营寨大门。

        “痛快,痛快。”典韦大呼道。

        十五辆卡车内,有着三百名步卒,数量上不多,而且这些士卒,有一半是盾兵,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接下来冲锋的时候,尽可能的阻挡来自敌军的反击,为袍泽提供保护。

        卡车冲击而来,让营寨中更加的混乱了,两里的距离,能够给颜良准备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典韦的神色间满是疯狂之色,卡车的油门踩到了底,他要直接冲击敌军的中军,将敌军的主将颜良生擒。

        这等露脸的机会,典韦可是不会轻易相让的,昔日颜良就是在他的手中落败,如今同样不能例外。

        一名名躲避不及的士卒,直接为卡车撞飞。

        十五辆卡车,冲入营寨之中,横冲直撞,驾驶车辆的士卒需要做的就是让敌军尽可能的处于混乱之中,将他们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彻底的激发出来。

        如此深夜,原本处于熟睡之中的士卒,突然经历这般的战争,本身就是会让他们惊慌的事情,想要英勇的抵抗敌军的进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些士卒,甚至连兵刃都没有找到,就匆忙的走出营帐,而后他们看到的是凶猛而来的卡车。

        面对卡车,唯有躲避,尽管是白日交战,他们有着对付卡车的手段,这般情境下,有多少将士能够顾及到呢。

        惊慌之下,不少士卒甚至直接丢弃了手中的兵刃,他们想要窜入黑夜之中,他们不想面对章武军队的进攻。

        混乱,无尽的混乱,在颜良军中蔓延。

        士气低迷的将士,面对战争的时候,没有更多的反抗能力,他们要做的就是逃窜,尽可能不与敌军碰撞。

        “杀!”赵云大喝一声,一马当先,杀入敌军之中。

        奔腾而来的数百名骑兵,让混乱的营寨,更加的不堪了。

        颜良刚刚组织骑兵准备迎接随之而来的战斗,便得到卡车冲击进入军中的消息。

        “无耻,无耻的敌军。”颜良怒骂道。

        面对卡车的冲击,就算是骑兵也不敢轻易上前的,莫说处于混乱之中的士卒了。

        “将军,怎么办?”副将询问道。

        颜良冷哼道:“将敌军赶出去。”

        骑兵刚刚展开行动,见到的便是三辆嗡鸣前行的卡车。

        不少骑兵见到这一幕之后,面色大变,他们可是知道卡车的厉害的。

        “放箭!”颜良大喝道。

        箭矢,向着卡车而来,起到的效果却不是很好,耀眼的灯光下,驾驶卡车之人,能够清晰的看到前方的情景,但是下方的骑兵就不同了,远光灯的照耀下,他们和瞎子没有什么区别。

        卡车冲击下,人仰马翻,骑兵纷纷躲避,仅仅是三辆卡车的到来,就让组织好的骑兵队伍,陷入到了短暂的慌乱之中。

        没有力量,能够在这样的夜晚中阻挡卡车的前行。

        颜良只能选择暂避锋芒,同时命令步卒在军中布置障碍,试图阻挡卡车的冲击。

        伴随着卡车而来的骑兵,在军中展开了杀戮,面对混乱的敌军,章武的骑兵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手,他们要做的就是在敌军混乱的时候,尽可能的给这些前来进犯章武城的敌军以致命的打击。

        让这些所谓的敌人明白,想要进犯章武城,就要有着为之付出惨重代价的觉悟。

        战争的进行,可以说已经超乎了颜良的掌控范围,军中将士面对敌军的慌乱,让颜良无可奈何,当军中将士已经丧失了最为基本的斗志之后,他们面对敌军时候的表现,是那般的不堪入目。

        原本打算率领骑兵阻挡敌军夜袭的颜良,无奈的发现,能够让骑兵队伍在这次的交锋中得到保全,恐怕都要费一番功夫了,因为有骑兵已经悄然离开战场。

        士气的严重低迷,让军中将士忘记了他们的身份,榜样的力量,在这般情况下,又是那般的无穷,他们需要活命。

        越来越多的卡车,向着骑兵的方向冲击而来。

        此时能够影响到这次突袭的,唯有敌军的骑兵,将敌军的骑兵率先击溃的话,战争将会更加的简单。

        耀眼的灯光下,典韦注意到了前方的旗帜,面露振奋之色。

        能够在这般混乱的情况下,组织骑兵的,定然是颜良了。

        “看俺老典,如何生擒颜良的。”典韦大喊道。

        赵云率领骑兵,毫不费力的冲进敌军之中,这场突袭的轻松,在赵云的预料之外,毕竟颜良麾下可是沙场精锐,谁知道竟然是这般的不堪一击。

        跟随在赵云身边的,有着百余名骑兵,这些骑兵在赵云的率领下宛若是一柄锋利的长枪,刺入敌军之中,所过之处,敌军无不避让。

        赵云的目标,与典韦相同,那就是寻找敌军的主将,敌军营寨,已经陷入到了这般的混乱之中,生擒敌军主将,才是最为重要的。

        百名骑兵,如同旋风一般冲进敌军之中,掀起阵阵的腥风血雨。

        赵云神情严肃,亮银枪在战马前行之际每一次挥舞都会带走一名敌军的性命。

        如此骁勇的姿态,让跟随在其后方的骑兵更加的兴奋了。

        统帅勇猛,他们在作战的时候就会有着更加高昂的斗志。

        颜良看着冲击而来的卡车,神色低沉,此时就算是他组织骑兵对抗卡车的冲击,也不会起到相应的效果。

        “躲避,撤退!”颜良喝道。

        原本颜良还是打算尽力一试的,可是营寨中的情况出乎了颜良的掌控范围,军中将士在丧失斗志的情况下,能够给敌军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过有限了。

        白日与章武大军交锋,虽说以失败而告终,但军中骑兵的力量,在颜良的统帅下,很好的保存了下来。

        相对于步卒来说,骑兵想要训练有成才是最为困难的,只要能够将这些骑兵带回南皮城,在颜良看来已经足够了。

        骑兵的消耗,可是步卒的数倍,尤其是精良的战马,想要得到,那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袁绍有着雄厚的实力是不错,麾下的骑兵,并不多,一次性派遣两千起兵出战,已经是很大的手笔了。

        撤退的命令,刚刚下达,颜良身边的骑兵,就如同鸟雀受到惊吓一般,向着黑夜之中撤退。

        对抗卡车的冲击,他们实在是没有这般的勇气,再说卡车的面前,他们就如同瞎子一样,就算是进攻能够起到一定的阻挡作用,谁会傻乎乎的上前呢。

        “颜良哪里走?”典韦见到敌军骑兵选择撤退,大喝道。

        赵云率领骑兵冲击而来,黑夜之中,亦是在寻找着颜良的踪迹,有着敌军骑兵出现的消息之后,赵云就断定颜良在骑兵队伍之中,此时敌军之中一片混乱,作为统帅的颜良,肯定是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扭转局势的,最好的手段就是组织骑兵进行阻挡了。

        找到敌军骑兵所在的位置,那就是找到了颜良。

        见敌军骑兵正欲撤退,赵云岂会让颜良这般轻松。

        双腿狠狠一踢马腹,照夜玉狮子如同一道白影,向着敌军快速而去。

        亮银枪平举,此时的赵云,宛若是来自九天的战神,何人敢于上前阻挡,不过是一击而已。

        灯光的照耀下,赵云注意到了旗帜下方正在组织骑兵撤退的颜良,冷哼一声,策马向前。

        其实当卡车出现的时候,颜良就意识到了自身可能会面临的危机,须知在这等强光的照耀下,想要在黑夜中准确的找到大军旗帜所在的位置,还是比较简单的。

        之前颜良是不想要让军中将士经受更多的折损,如若大旗树立起来的话,就能为惊慌的将士在黑夜之中指明方向。

        同时而来的还有颜良面临的危险。

        下达骑兵撤退的命令,是因为颜良认识到,仅仅是凭借目前的手段,想要在阻挡骑兵进攻的时候有着更大的作为,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卡车在如此的情形下,绝对是战场上的王者。

        所谓的骑兵阻拦,起到的效果实在是太小了。

        在率领大军进攻章武城之前,颜良就与许攸探讨过有关秦风麾下有着卡车的事情,针对卡车,也有着应对的措施,只是军中混乱的情况下,想要将这些手段施展出来,不是简单的事情。

        一匹白马向着敌军之中冲击而去,让典韦有些焦急了,方才出手的不用说,正是在章武军中声名鹊起的赵云。

        赵云在秦风麾下的时间不是很久,却是凭借着高强的武艺和领兵作战能力,得到了军中将士的认可。

        “颜良,哪里走?”赵云爆喝道。

        混乱之中,颜良听到这般的动静,回头看去,但见一名面色清秀身骑白马的将领,跃马挺枪,正在向自己杀来,不是赵云,又是何人。

        无名火起,他颜良不管怎么说也是猛将之流,昔日在章武城外,赵云出手斩杀了己方一名将领,的确是让人感觉到惊艳,并不足以引起颜良更多的重视。

        “逆贼,受死!”颜良不退反进,挥舞长刀,策马向赵云杀来。

        赵云见此,不忧反喜,他最为担心的就是颜良率领骑兵直接离去,这样的话,想要追杀颜良成功就太过艰难了,而颜良主动出手的话,情况就大为不同了。

        沿途的骑兵,见到这一幕,纷纷避让,这是将领之间的交锋,方才赵云在冲击的时候有着何等的威势,颜良麾下的骑兵可是历历在目,多少欲要上前阻挡的骑兵,皆是为赵云一合解决。

        这可是绝对的猛将之流,寻常将士冲上去不过是送死罢了。

        颜良出手的话,情况就大为不同了,颜良为大军主帅,如若能够在大军最为关键的时刻击杀敌军将领的话,对于军心将会是极大的鼓舞。

        “杀!”暴喝一声,人借马势,长刀散发着凌冽的光芒,向着赵云劈砍而来。

        简单的招式,到了颜良的手中,威猛因为力道而增添了三分。

        但见赵云精神抖擞,亮银枪向前一刺,准确的击中了长刀的刀背,令长刀改变了轨迹。

        亮银枪陡然改变招式,直取颜良的胸膛。

        颜良神色一紧,方才赵云的出手可是给了他不小的震撼,想要在这般交锋中准确的击中刀背有着多大的难度他是知晓的。

        而赵云能够做到接连出手,就说明赵云的枪法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

        长刀一抖,回挡住亮银枪的进攻。

        一名骑兵,欲要趁乱上前击杀赵云,却见赵云的亮银枪划过一道弧线,再次挡住了颜良的攻击。

        偷袭的骑兵,双目圆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可是从赵云的身后发起的偷袭,为何赵云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

        血液喷洒,骑兵轰然落马。

        颜良的双眼微微眯起,眼前的赵云给他的感觉很是难缠,枪法凌厉,关键是与赵云交手,给人的感觉如若是陷入泥潭一般,一击不中,需要面对的是赵云接连不断的进攻,这样的交手,让颜良很是不舒服。

        使用长刀的颜良,最为喜欢的是大开大合的招式,凭借力道的强悍和招式的精妙来击败敌人。

        偏偏颜良碰到的是招式上更加精妙的赵云,单单比较力道的话,赵云比之颜良或许逊色。

        然而在战场上,凭借力道的强悍能够获得胜利是不错,招式的精妙同样是可行的,当招式精妙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甚至能够产生非同寻常的效果。

        将领冲锋疆场,最为重要的就是保证自身在战场上的安全。

        尤其是身为一支军队的统帅,其冲锋,必然能够让麾下将士振奋,但主帅如果在交锋中身死的话,对军中将士来说是巨大的打击。

        赵云何尝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冲击的同时,给予敌军造成伤亡,尽可能的保全自身,是赵云所追求的。

        率领骑兵冲锋疆场,是赵云最为向往的事情。

        于战马上驰骋疆场,亦是赵云的梦想。

        亮银枪与长刀不停的碰撞,空气中散发着星星点点的火花,颜良与赵云所使用的兵刃,皆不是寻常的兵刃能够比拟的。

        转眼之间,便是三十余合。

        颜良的难缠,激发了赵云的斗志,招式陡然改变,向着颜良发起了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

        卡车上,典韦见到赵云与颜良交手,扼腕长叹:“看来是上天不想让俺老典建功立业啊。”

        “将军,待两人分开之后,直接用卡车撞颜良,说不定能够将颜良直接杀死呢。”旁边的士卒建议道。

        典韦摇头道:“不可,这颜良可是为赵子龙先发现的,如果本将这般做的话,岂不是对子龙不敬。”

        将领之间的交锋,在典韦看来是刺激而又值得尊重的一件事情,颜良是敌人不错,在这般紧急的时刻,敢于站出来和赵云交战,便是勇气的最大体现了。

        而在许多将领的身上,最为缺少的就是这样面临战斗不屈服的意志。

        “不过,本将是不会轻易的让颜良走脱的。”典韦冷笑道。

        如若颜良选择逃走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驾驶卡车冲撞上去。

        颜良陡然遭受赵云这般进攻,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抽空打量一眼战场之后,更是意识到了不对。

        跟随赵云而来的骑兵,此时正死死的压制住己方的骑兵,不仅如此,在两人交战的周围,还有着一辆卡车在游荡着。

        “想要让本将留下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颜良向着赵云亦是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颜良被称之为袁绍麾下的猛将亦是有着道理的,之前赵云在章武城外的出手,让颜良不敢有轻视之心,关键的是将赵云击杀之后,对于整支军队来说都是有着重要的意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