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69章 生擒颜良

第169章 生擒颜良

 热门推荐:
        甚至能够反败为胜,这样的诱惑面前,颜良岂会拒绝。

        再说赵云并不出名,颜良还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得到成功的。

        真正交手之后,颜良感觉到的是赵云的不凡之处。

        亮银枪挥舞的速度越来越快,此时的赵云神情专注。

        一刀荡开赵云的长枪之后,颜良的牙齿紧咬,在他的腹部出现了一道伤口,方才若不是躲避的及时的话,恐怕就会为赵云直接击杀了。

        铠甲的保护,在赵云的面前,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的。

        “不错,不过仅仅是凭借这般武艺,想要留下本将,也是不可能的。”颜良喝道。

        赵云并不答话,再度策马上前,大有不击杀颜良誓不罢休的态势。

        腹部有着伤口之后的颜良,难以发挥出寻常的实力来,阻挡赵云的进攻越发的困难。

        牙关紧咬,颜良苦苦坚持,非是颜良不想要从交锋中走脱,实在是赵云的枪法,让人难以脱身。

        亮银枪再度击中刀背之后横扫而来,放到寻常时候,颜良阻挡不在话下,身上的伤势,让颜良的行动迟缓了一些。

        横扫而来的长枪,直接将颜良从战马上扫落。

        不待颜良起身,亮银枪的枪尖距离颜良的脖颈只有三寸的距离,只要颜良稍有异动,迎接他的必然是身死的局面。

        颜良无奈的闭上了双眼,身为猛将,接连为秦风麾下的将领所击败,这才是最为让颜良郁闷的事情了。

        昔日在诸侯大军之中,为张辽击败,追击秦风之际,为典韦生擒,率领大军进攻章武城,为赵云生擒。

        “绑了。”赵云喝道。

        两名骑兵,翻身下马,取出绳索,快速的将颜良捆绑了个结实。

        一名骑兵更是报复的故意在颜良的伤口上捆绑了一道,疼的颜良额头的冷汗直冒。

        “小心看管。”赵云说了一声之后,再度冲向敌军。

        颜良被生擒活捉的事情,就发生在面前,这般情景,对颜良麾下的骑兵来说,可是有着莫大的刺激。

        连军中的统帅在交锋中都为敌军生擒了,他们在战场上就算是有着再大的作为能够有着多大的作用呢。

        “颜良已经被生擒,降者不杀!”赵云高喝道。

        此起彼伏的喊声在敌军之中响起,不少士卒在听到这般的消息之后,干脆利索的放弃了抵抗。

        在章武大军冲入军中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了,不管是卡车还是凶猛的章武骑兵,那可是能够横扫疆场的存在。

        混乱的敌军大营,在骑兵的往来冲锋下,缓缓的恢复了宁静。

        不少颜良麾下的士卒,趁机逃离,他们不想成为敌军的俘虏,逃回南皮城,终究是不错的选择。

        大军的统帅颜良战败被生擒,他们回到南皮城之后,仍旧是军中的士卒,责罚,不会落到他们的头上的。

        这般心态下,岂会有士卒做出反抗的举动来。

        “将军,没有发现许攸。”赵武策马而来道。

        赵云道:“认真寻找,许攸可是敌军之中的关键人物。”

        天色微明之际,原本属于颜良的营寨,已经为赵云率领将士占据,一队队的俘虏,正在被运送到章武城,这些俘虏,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命运,需要看的是秦风的决定了。

        “赵将军生擒颜良的英姿,可是让本将佩服不已啊,若是有机会的话,你我切磋一番可好?”典韦笑道。

        赵云道:“典将军可是太守麾下的猛将,据说当初在诸侯大军之中,击败了猛将张飞。”

        典韦挠挠头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见赵云没有提起切磋的事情,典韦也没有强求。

        “给颜良将军摆一个好看一点的姿势。”典韦吩咐道。

        颜良怒视着典韦,看到典韦拿出手机,颜良就意识到了典韦想要做什么事情了。

        这样的怒视,在此时起到的作用不是很大,反倒是会带来士卒的报复。

        颜良的腹部有着伤口的事情,可不是什么秘密,看着颜良不顺眼的士卒,上前骚扰一下,让颜良吃痛还是很爽快的。

        正是因为颜良率领大军进攻章武城,让他们的袍泽陷入战争之中,虽说章武方面是取得了胜利,多少将士因为战争而死亡。

        “很好,很不错。”典韦拍了一张照片,直接发给了秦风。

        章武城内,得知大军获得胜利之后,秦风欢呼雀跃,这是与袁绍的正面抗衡,军中将士能够在战场上取得这般的成就,绝对是出乎了大多数人的预料的。

        “袁本初啊,颜良收拢将士,想要离开章武境内,这般猛将回到本初帐下,本座可是很不放心的。”秦风悠悠道。

        袁术:“大清早的见到文懿兄发的消息,莫非是文懿兄想要大干一场?”

        董卓:“以本相国看来,很有可能的,成功之后,不要忘记发一个红包啊。”

        孙坚:“可怜的盟主,恐怕又要砸手机了。”

        刚刚换过手机进群的袁绍,见到群里的聊天之后,怒道:“本盟主帐下的猛将,岂会是你一个小小的商人能够击杀的,痴人说梦。”

        秦风:“遥想当初,本座记得,袁盟主曾在诸侯面前放话,若是颜良文丑有一人在此,何愁不能斩杀华雄,文丑的武艺如何,本座不知,不过这颜良却是不怎么样。”

        说完之后,秦风直接将典韦传过来的图片发到了群里。

        袁绍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颜良被生擒了,这是怎么回事?昨日通电话的时候,颜良不还是好好的吗?为何自己没有接到消息?

        这般多的疑问,袁绍不知该去询问何人了。

        征战章武城的军队,袁绍可是寄予厚望的,十拿九稳的一场交锋,竟然演变成为了现在的局面,袁绍心中的感受可想而知。

        原本以为秦风不过是一介商人,就算是有着一些手段也是不足为虑的,事实证明,他袁绍有些天真了。

        袁术大笑道:“文懿兄威武,话说这颜良怎么这般的倒霉,第二次落入文懿兄的手中了,若是文懿兄将颜良斩杀的视频发到群里的话,本将单独给你发一个千金的大红包。”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袁术巴不得袁绍在秦风的手中吃更大的亏呢。

        最好两人撕破脸面,战斗不止。

        “本相到时候也给你发一个千金大红包。”董卓道。

        其余的人相对来说就冷静了许多,这可是关乎着昔日的诸侯盟主,如果激怒了袁绍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冀州牧韩馥:“本初啊,胜败乃是兵家常事,那秦风不过是区区一名商人罢了。”

        自从进群之后,韩馥就很少发表言论,今日倒是第一个站出来宽慰袁绍。

        山阳太守袁遗:“韩州牧说的是,那秦风不过是小人得志罢了。”

        拿着手机的袁绍,心情不能平静,颜良这般猛将,第二次为秦风生擒,让袁绍愤怒的同时,有着无奈,第一次能够要挟秦风,这一次呢,还能成功吗?

        大军进攻章武城,经历了大败不说,连麾下的猛将颜良都被生擒,这是屈辱,莫大的耻辱啊。

        “秦风,若是斩杀颜良的话,本盟主与你不死不休。”沉默良久之后,袁绍道。

        秦风大笑“与本座不死不休?天大的笑话,莫非本座不杀颜良,你我之间就没有仇怨不成?你发兵进攻章武城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你欲要何为?”袁绍打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在滴血。

        堂堂诸侯盟主,竟然要向人示弱了。

        秦风道:“自然是杀鸡儆猴了,如果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要进攻章武城的话,本座岂不是很麻烦,只要是敢于进攻章武城之人,本座就将其斩杀,就不会有更多的麻烦了。”

        “文懿兄豪气,千金红包,这就发过去。”袁术大喊道。

        花费千金,让袁绍郁闷、心痛,在袁术看来绝对是很值得的一件事了。

        “视频,到时候本座会发到群里,本座将话放到这里了,想要进攻本座治下的城池,可以,就看你有没有足够的手段了,否则的话,本座就会让你心痛的。”秦风道:“永远不要去怀疑本座的手段,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军队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进攻。”

        群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诸侯不得不承认的是亲人,有着足够的底蕴说出这样的话来。

        讨伐董卓成功之后,让袁绍在诸侯中间的威望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提升,诸侯在做事情的时候,有些时候甚至不得不顾及到袁绍。

        而现在,秦风的崛起,让诸侯意识到,或许秦风,是能够在渤海创造奇迹之人。

        层出不穷的手段,让秦风麾下的将士在应对战争的时候,会有着更多的手段。

        战争之际出现的装甲车,带头冲击的卡车队伍,在战场上可是掀起了腥风血雨,没有足够的手段,谁敢说能够在正面的战争中击败秦风。

        仅仅有着一座城池的秦风,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让章武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谁人敢于轻视呢。

        其实诸侯是愿意结交秦风的,因为秦风的到来,往往能够带来的是大量的钱财,这些是诸侯所不能拒绝的,他们与金钱可是没有仇恨的。

        “文懿兄的话语,本将甚是认同啊,其实文懿兄只是想要做渤海太守,本初不要这般的咄咄逼人才是,难道昔日是诸侯盟主,就可以不顾圣上的命令了吗?”袁术教育道。

        袁绍:“本将的事情,袁公路你少插嘴。”

        “本将其实是能够理解本初的心情的,麾下的大将被人生擒,这等事情放到任何人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袁术道。

        群里面的热闹,完全是袁术和袁绍带动起来的,双方有着支持的诸侯,争吵不断。

        秦风刚刚收起收起,却是得到了袁术发来的红包。

        “不错,看来生擒敌将之后,还能得到意外的收入。”秦风笑道。

        再次生擒颜良之后,秦风断然没有将颜良释放的道理,颜良是袁绍麾下的猛将,为袁绍所重视,将颜良杀死的话,对袁绍来说可是不小的震慑,同时也能让袁绍麾下的将士明白,看似弱小的章武城,其实是能够给他们带来很多意外的。

        斩杀颜良,正是秦风所想要做的事情。

        颜良再度失败并且被生擒的消息,在章武城内传开之后可是引起了不小的威慑。

        昨日大军得到胜利之后,秦风并没有前往衙署,这也让一些等候想要道贺的官员没能实现愿望。

        现实便是如此,当你的实力强劲之后,能够得到的是更多人的支持,让世家豪族看到希望,他们就会拿出更多的诚意来。

        不管秦风是什么出身,终究是朝廷任命的渤海太守,执掌章武城以来,对章武城的发展有着不小的推动作用,其实这样的官员是能够为世家豪族所接受的。

        世家豪族需要的是让家族的实力得到快速的提升,对他们所在的家族发展有着用处的官员,就能得到相应的支持,如若不然的话,想要站稳脚跟,都将会成为困难的事情。

        袁绍忍住想要将手机摔了的冲动,收起手机声音略显低沉的说道:“让逢纪前来。”

        拨打许攸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让袁绍很是恼火,颜良军中发生如此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一点的消息传来。

        有了手机之后,相互联络上可就方便了很多,按说军中发生状况之后,颜良应该立即上报才是。

        非是颜良没有想到这方面的事情,而是当时大军遭遇突袭,他急于组织军中将士阻挡敌军的进攻,哪有空闲给袁绍打电话。

        许攸一介文人,能够从乱军走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偏偏手机在逃亡的途中丢失了,想要联络袁绍,也是不能。

        “看来是该让秦风知道一些厉害了。”袁绍眼中闪过一道厉色。

        章武衙署,与昨日一般,官员来的很齐,他们在处置事务的时候,关心着秦风是不是前来衙署的事情。

        其实秦风入主章武城之后,对于城内的事务,并没有太过上心,反倒是交给了徐荣来处理,很少过问。

        这样的官员,在大汉的官场上绝对是罕见的。

        徐荣在处置事务的能力上,是为城内的官员所认同的,尤其是在处理世家豪族之间的事情,很有经验。

        战争期间,徐荣对城内的家族可是有着诸多的监控的,这一点上,城内的家族是有着感受的,只不过当时的情况特殊,他们可不敢与徐荣对着来,一旦为徐荣抓到把柄之后,可是会让他们的家族经受诸多的磨难的。

        现如今,战事得到了胜利,不管秦风以后会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作为秦风麾下的官员,道贺的话语还是应该说的。

        徐荣见到衙署内官员的状态,暗中冷笑,寻常这些官员,在他的面前,可是没有更多尊敬的,如今在见到他的时候,可是恭敬的很。

        暗地里这些官员对他有着什么样的议论,徐荣可是清楚的。

        章武令,正是徐荣当前的官职,从董卓麾下的太守,到现在的章武令,徐荣的命运可是经历了很大的转折。

        跟随董卓,或许会得到更高的官职,但是远远没有章武城来的舒服,秦风对事务不上心,让徐荣有着施展自身能力的舞台。

        “太守。”见到秦风到来,徐荣急忙上前行礼。

        秦风微微点头道:“今日本官来到衙署,可是见到了不一样的景象啊。”

        “这是自然,章武大军在对战敌军的时候取得了这般的胜利,城内的官员肯定是要小心翼翼的,尤其是一些想要在背地里有着其他动作的官员,肯定会后怕的。”徐荣笑道。

        秦风道:“城内家族的事情,暂时不需要理会,阵亡和受伤士卒的事情,一定要处置妥当,这可是关乎着章武城的根本。”

        “太守放心。”徐荣拱手道。

        阵亡的士卒,家人能够得到五万钱的抚恤,放到秦风的身上不算什么,但是到了阵亡士卒的家中之后,就截然不同了,五万钱,那可是能够缓解多少百姓的生活紧急。

        当衙署的官员将金钱送到百姓家中之后,看到的往往是百姓失声痛哭的景象,徐荣清楚,不仅是因为家人战死疆场,还有着官府的态度。

        可以预见的是,等到以后军中招募士卒,将会在百姓中间引起何等的震荡。

        章武的官府,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这是一座充满着活力的城池。

        战争不能让章武城陷落之后,章武城展现出来的将会是更为强悍的一面。

        经历过战争的将士,在应对挑战的时候,将会有着更强悍的作战能力。

        这是属于章武城军队的战斗意志,一支军队士气高昂且经历过战斗之后,与单纯训练的队伍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的。

        秦风对阵亡士卒的抚恤力度如此大,得到的将会是更多百姓的认同,得到的会是军中将士的认可。

        将士在征战疆场的时候,没有了后顾之忧,会表现的更加的凶猛。

        昔日被秦风带到章武城,徐荣是有着许多的无奈的,而现在,他对秦风是有着充足信心的,商人又能如何,秦风就是神奇的商人,凭借神奇的手段,在诸侯之中立足。

        就在章武城的战斗结束之后,李儒就给徐荣打来电话,言辞之间,可是很亲切的,徐荣这般精明之人,岂会不明白李儒的用意。

        秦风道:“城内的家族,若是真心投靠本座的话,是可以接纳的。”

        徐荣道:“太守为何不顺势攻占更多的城池呢,敌军刚刚经历失败,以太守如今的影响,大军所到之处,还不是望风而降。”

        秦风摇头道:“当前本座需要做的是发展好章武城,至于说进攻其他的城池,等待时机即可。”

        让麾下之人看到跟随之后发展的可能,在有些时候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

        离开房间,沿途的官员见到秦风之后,纷纷上前问好,言辞之间颇多恭维之意。

        一队队的俘虏被运送到章武城,这次的战斗,仅仅是缴获的俘虏,就达到了三千人,其实不少的士卒在见到战事不利之后,直接选择了逃窜,这样的状况发生在军中将士的身上,还是比较寻常的。

        处置这些俘虏,也是秦风所需要思考的。

        战斗之后的章武城,没有了以往的熙熙攘攘,街道上虽说有着不少的行人,给人的感觉却是荒凉了许多。

        不过秦风相信,当各地的商人得知章武城的军队取得战争胜利之后,肯定不会放弃前来章武城经商的。

        再度进入章武城,颜良的心情之郁闷可想而知。

        颜良看了一眼上方的章武两个大字,神色越发的难看。

        “颜良将军,太守可是很想见你的,当初你不辞而别,可是让太守好一番寻找啊。”典韦笑嘻嘻的说道。

        颜良冷哼道:“本将想什么时候走,那便什么时候走。”

        “是吗,稍后本将就会命人将你的双腿打断,到时候看你怎么离开。”典韦道。

        颜良的眼角微微抖动着,上次能够逃离,那是因为袁绍暗中派人救援,再次落入秦风的手中之后,想要离开,还会是那般的轻松吗。

        打断双腿,对于一名猛将来说意味着什么,颜良是清楚的。

        颜良想要在乱世之中跟随在袁绍的身边有着一番作为,谁能料到,世事弄人,堂堂猛将,竟然会在战斗中接连失利,甚至成为了敌军的俘虏。

        颜良不想死,他想要继续活下来。

        不是任何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都能做到从容不迫的。

        袁绍对他有知遇之恩,这一点上,颜良是极为感激的。

        典韦见颜良不答话,顺手给了颜良一拳“本将和你说话,竟然还敢走神。”

        颜良面色涨红,怒视着典韦。

        “哎呦,还不服气啊,你们两个,好好的伺候一番颜良将军。”典韦挥手道。

        两名士卒会意,开始摸索着颜良的伤口。

        纵然是颜良这样的猛将,也不时的发出闷哼声,天气并不炎热,颜良的额头上却是有着汗水沁出。

        “不错,是条汉子。”典韦开心的笑道。

        羞辱颜良,典韦是很乐于做的,颜良是猛将又能如何,当其站在秦风的对面上,典韦就有着将颜良斩杀的责任。

        得胜之师归来,街道上行走的百姓,子爵的让开了道路。

        军中士卒见此,胸膛挺起,他们是章武城的将士,获得胜利之后,得到百姓的尊敬,这会让他们更加的自豪。

        次日,衙署内,秦风端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下方聚集着军中的将领以及章武的官员。

        环视众人一眼,秦风道:“在军中将士的不懈努力下,章武城,守住了,以后章武面临这样的危险,定然还会顽强的挺过去,本座会让那些有人之心明白,想要攻打章武城,就要有为之付出代价的觉悟。”

        场内寂静无声,军中将领看向秦风的目光越发的炽热。

        “战争之前,本座就曾在军中宣布过赏赐的标准,将士的功劳统计完毕之后,立即发放奖赏,在本座麾下,其他的不能保证,有功者赏,有过者罚,还是能够做到的。”秦风朗声道。

        “卑职代军中将士谢过太守。”张辽出列道。

        有功者赏,有过者罚,简单的一句话,想要坚持,并非是简单的事情。

        而秦风在执掌章武城之后,切实的在军中坚持了下来,让军中将士感受到的是付出努力之后的收获,不少原本只是普通士卒的一员,因为他们的努力付出,而得到了官职。

        伍长、什长、队率,在将领看来是微不足道的,却是对士卒努力的肯定,让他们在努力之后能够看到希望。

        秦风道:“军中将士更加的将精锐之后,才能让那些对章武城有着想法之辈不敢有所举动,以后军中将士的训练,就仰仗诸位将领了。”

        军中将领不由挺了挺胸膛,秦风能够将军中将领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上,着实会让军中将领激动莫名。

        武将在文官的面前,身份上低了一些,文人对于武将鄙夷,自认为是高贵的存在,这种延续了上百年的思想,想要得到改变,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而秦风一席话,让军中将领看到的是秦风的重视。

        跟随在秦风的身后,的确是能够有着诸多的意外。

        比如章武大军的这次胜利,出乎了多少人的预料,就连章武军中的将士,也没有想到,获得战争的胜利,竟然是这般轻松的事情。

        “跟随在本座的身边,尽心尽力,不愁得到提升的机会。”秦风意味深长的说道。

        场内的文官,暗中则是思量着,他们在见识到了秦风的手段之后,难免会有着更多的思考的。

        秦风轻咳一声道:“来人,将颜良押上来。”

        两名体型彪悍的士卒,带着颜良走进了衙署大厅。

        在场之人,纷纷投来目光,其中不少官员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袁绍帐下的猛将。

        “见到太守,还不上前行礼。”典韦上前呵斥道。

        颜良冷哼道:“本将乃是盟主帐下大将,他秦风不过是一名商人,本将岂会向这种人行礼。”

        “放肆!”赵云怒喝道。

        战斗,是能够让一名将领对所在的军队有着更快的认同的,此时的赵云便是如此,章武骑兵,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实力之强悍,非是一般的军队能够比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军队,不过是第一次经历这般规模的战事。

        给予章武城的军队足够的成长时间的话,秦风到底会有着什么样的作为,很难猜测。

        这等情况,也让赵云对秦风有着更多的信心。

        当初跟随秦风来到章武城,或许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也说不定的。

        秦风沉声道:“本座乃是当今圣上任命的渤海太守,圣旨以及圣上随身携带的玉佩,皆是能够证明,你如此说本座,分明是没有将当今圣上放在眼中,如此逆贼人人得而诛之。”

        场内官员闻言,暗中点头,秦风这番话,分明是将自己摆在了很高的位置上,是正义的一方。

        自身处于道义的高点,就会占据更多的好处。

        “一派胡言。”颜良不屑道。

        秦风道:“颜良擅自率领大军进攻章武城,令章武城陷入战火之中,罪不可恕,来人,将颜良拉出去斩首示众,人头悬挂在城门。”

        颜良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有料到,秦风竟然会选择将他杀死。

        他颜良可是袁绍麾下的大将,秦风的渤海太守,有着圣上的任命是不错,如何敢于袁绍抗衡,难道秦风就不担心,会激怒袁绍吗。

        “你”颜良手指秦风,不知该作何言语,难道说在这等时候要威胁秦风吗。

        秦风冷笑道:“为本座麾下的猛将生擒之后,竟然还敢这般的嚣张,真以为本座不敢杀你不成,别看袁绍是什么诸侯盟主,只要他还敢派遣军队进攻章武城,本座就有信心让其受到折损,就如同你被生擒一般。”

        衙署内的文官武将听到秦风这番话语之后,感受到的是秦风的豪气,此时的秦风,有资本说出这样的话来,战斗得到胜利的一方是秦风,胜利者才有更多的话语权。

        不可否认的是,袁绍的实力的确是强悍的,但是在进攻章武城的过程中,袁绍麾下的将士展现出来的实力是远远不够的。

        “将颜良拉出去,斩首示众。”秦风再次命令道。

        负责执行命令的士卒,架着颜良向外而去。

        县丞张默出列劝说道:“太守,此时斩杀颜良,恐怕有不妥之处啊。”

        “张县丞何意啊?”秦风面色不善的问道。

        斩杀颜良,的确是对袁绍最大的挑衅,但是秦风不会在乎这么多了,当袁绍派遣大军进攻章武城的时候,就说明双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对待敌人有着留手的话,那就是对自己残忍。

        上一次颜良能够被人从章武城内救走,秦风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而斩杀颜良之后,表明的就是秦风的心志。

        进犯章武城,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事情放到诸侯盟主的身上也不能例外。

        章武城,需要的是凝聚力,战争获得胜利之后的章武城,正是凝聚力快速提升的好时候。

        张默道:“盟主在诸侯中间的影响力很大,且袁家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这等人物,太守当尽量与之结交,如此的话,方能让章武城稳定。”

        秦风摆手道:“县丞的话,本座明白,不过县丞可否想过,就算是本座不杀颜良,难道说袁绍就不会怨恨本座了吗?”

        张默语塞,双方已经兵戎相见,这就说明袁绍已经将秦风恨上了。

        这样的事情也是城内的家族最为担忧的,这次章武城的军队的确是取得了胜利,谁能保证秦风会在下一次交战的时候,仍旧保持着胜利呢。

        相对来说,袁绍的实力更加的强悍,而且在后方有着冀州牧韩馥作为支撑,仅仅占据了章武一城的秦风,会是袁绍的对手吗?

        “颜良必须死!”秦风低沉着声音缓缓道。

        颜良为袁绍麾下的猛将,斩杀颜良之后的确会让袁绍愤怒不已,不过秦风已经不在乎那么多了,让嚣张的袁绍为他的行径付出一些代价,在秦风看来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

        袁绍将章武城当成软柿子,秦风需要告诉袁绍的是,章武城是刺猬,碰触之后就会受伤。

        想要得到更多的尊严,展现出相应的实力和气魄来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否则的话,岂不是要面临更多憋屈的事情。

        商城系统的掌控者,在乱世之中是有着很大的便利的,没有必要向其他的诸侯卑躬屈膝。

        章武城经过这次的战争之后,谁敢保证章武城不会得到迅速的发展呢,这也是秦风最大的信心之所在,唯有自身的实力更加的强劲之后,才能迎接更多的挑战。

        “太守英明。”张辽等军中将领纷纷道。

        文官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附和。

        郭嘉对这件事情没有发表见解,斩杀颜良,虽说有着不妥的地方,却是提升秦风威望的好时机,颜良在袁绍麾下的地位越是重要,就会凸显出的秦风的厉害。

        想要在诸侯混战之际,站稳脚跟,实力是必须要有的。

        章武大军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实力是不弱的,以后的章武大军,谁人还敢于轻视呢。

        秦风道:“非是本座英明,其实本座也不想经历战争的,战争之下民不聊生,更是让章武城损失了多少的利益,往来经商的商人,不敢在这等时候进入章武城内。”

        见秦风惋惜的模样,场内的文官武将却是没有答话,世家出身的官员对秦风在乎经商利益的事情,自然是鄙夷的,不过现如今的情况不同了,秦风是得到胜利的一方,命令甚至会影响到城内家族的安全,对秦风有着更多的尊敬,他们的家族才会更加的安稳。

        这也是不少家族得知战斗胜利之后,急切让家族之中的官员前往衙署向秦风道贺的重要原因。

        不管秦风在章武城有着多少令城内家族不满的举动,得到胜利的秦风,应该得到的是更多的尊重。

        如若章武城被敌军攻破的话,其实城内的家族也是会受到不小的牵连的,战争之下,想要让家族在混乱中得到保全有着多少的困难?

        闯入城内的敌军士卒,还会有那般多的顾忌吗?

        保全章武城,或者是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章武城的问题,才是城内的家族最为渴望看到的。

        到了这般的局面,章武的官员不得不佩服的是秦风的手段,短短时间内拥有了一支战斗力强悍的军队,在城外田地之中施展出来的手段,也是让人惊叹不已,花生、玉米和红薯,是之前闻所未闻的。

        这般农作物,仅仅是产量方面,就能让得到种子的家族收获更多的好处了。

        秦风是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商人,这次的胜利之后,秦风会继续采取什么样的举动呢,到时候就算是袁绍想要继续派遣将士进攻章武城,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收获呢?

        战争,是充满着未知的,同时也是伴随着残酷的。

        从场内文官武将的神色间,秦风感受到的是更多的尊敬,这等局面可是让秦风颇为满意的,要向当初进入章武城的时候,城内的家族可是心比天高的,面对他的时候,没有更多的尊敬可言。

        现如今,秦风正在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改变章武城的现状,他相信,这样的好局面,还会继续维持下去的。

        让那些不看好自己的人,大吃一惊,才是最为有成就感的事情。

        世家豪族又能如何,在秦风看来,他们也是百姓出身,不应该表现的高傲,只是以他目前的能力,难以改变大汉的现状罢了。

        “文远,你说一说军中将士的折损情况。”秦风将目光投向张辽。

        张辽抱拳道:“太守,此战,我军阵亡将士四百余人,重伤士卒三百余人。”

        秦风眼神一紧,没想到这般顺利的战争,竟然还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重伤之后的士卒,想要继续留在军中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次的交锋之后,章武的军队损失了将近八百人的战斗力。

        “俘虏敌军近三千人,缴获的粮草物资,正在清算之中。”张辽补充道。

        秦风微微点头道:“军中将士出现折损之后,自当补充。”

        “传本座之令,即日起,招募青壮进入军中,章武的军队,人数上补充到万人,其中骑兵队伍两千。”

        一石激起千层浪,就算是军中将领也没有想到,秦风会在战争刚刚结束之后就在青壮之中征募士卒了,而且是一次性将大军扩充到了万人的规模。

        章武大军获得胜利之后,在百姓中间的威望可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关键的是阵亡将士的抚恤,让普通百姓对大军会有着更多的念想,家中的亲人进入军中之后虽说会伴随着一定的危险,却是能够得到军饷,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