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74章 招贤令,章武骑兵的秘密

第174章 招贤令,章武骑兵的秘密

 热门推荐:
        看到庭院内傲然而立的秦风,典韦的神色轻松了许多,虽说知道秦风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手段,但秦风在章武城的地位太过特殊了,如若秦风出现意外的话,对章武城来说才是最大的凶险。

        原本略显宽松的庭院,顿时有些拥挤,黑衣剑客皆是露出戒备之色。

        方才秦风的出手可是让这些黑衣剑客震撼,这也是他们不敢叫嚣着冲上前来击杀秦风的重要原因。

        文弱的秦风,发怒起来,着实是太过可怕了,这般手段,是他们以往所没有见过的。

        秦风笑道:“如今看来,史阿大侠想要离开,恐怕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山水有相逢,今日太守不杀之恩,史阿铭记在心,来日必然会有厚报,撤。”言毕,史阿脚步轻点,窜进房内。

        庭院内的黑衣剑客,纷纷跟随离去。

        “杀!”典韦大喝道,这些刺客这般猖狂的出现在章武城内,如果任由他们这般离去的话,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两支飞戟脱手而出,两名正在撤退的黑衣剑客,遭受如此凌厉的进攻,倒在了血泊中,不断的挣扎着。

        秦风并没有开枪,史阿这次的刺杀的行动,让秦风愤怒,但是从史阿的行径上来看,也是光明磊落之人。

        这也是最后的时刻,秦风并没有选择击杀史阿的原因。

        行走江湖之人,也是有着他们的能力的,如果有着这样一支力量能够效忠自己的话,一些事情上就会更加的方便。

        “太守,房内有密道。”典韦沉声道。

        秦风摆手道:“不用追了,这些剑客,武艺不弱,亲卫追击的话,或许会有凶险。”

        “喏。”典韦神色间满是不甘“之前是卑职保护不力,请太守责罚。”

        房内的亲卫,也是低下了头颅,有着他们镇守太守府,竟然还发生了这等事情,这是亲卫队伍的耻辱。

        寻常时候,秦风在军中将士面前,那可是有着绝对的骄傲的,他们的装备,也是属于顶尖的。

        秦风道:“以后定要加强对亲卫的训练,太守府的安全,不容有失,这样的事情,本座不希望再发生。”

        “卑职明白。”典韦郑重行礼道。

        论及武艺的话,典韦的确是有着出彩之处,但是在保护秦风安全这件事情上,还是需要仔细的斟酌一番的,特别是城内发生了这等事情之后,更加需要典韦重视了。

        秀儿找到,刺客的事情暂时得到了解决,秦风的心情却是没有轻松下来,从这次章武城内发生的事情上来看,他对章武城的掌控还不够,实力方面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袁家乃是大汉的名门望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想要在渤海在一亩三分地上和袁绍扳手腕的话,是需要有着足够的实力的。

        当前,正是章武城快速发展的重要机会,否则等到袁绍进一步强大之后,对章武城造成的威胁将会更大。

        房屋内的密道,乃是提前准备的。

        “统领,怎么办?”一名剑客询问道。

        史阿道:“这次的刺杀,已经尽力了,就算是失败,也是偿还了袁家当初的恩情。”

        言毕,史阿拨通了逢纪的电话。

        这等事情,堂堂诸侯盟主袁绍,肯定不会下达命令的。

        “事情办妥了?”逢纪的声音之中有着惊喜。

        史阿淡淡的说道:“失败了,在下对刺杀秦风之事无能为力。”

        “什么?连你出手竟然也失败了?”逢纪惊讶道。

        史阿道:“秦风,不是简单之人,就算是恩师亲自出手,想要击杀秦风,也有着很大的难度。”

        挂断电话之后,逢纪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让王越的高徒史阿出手,竟然还会失败,而且从史阿的话语之中,他能够感受到的是秦风手段的凌厉。

        王越,那可是成名已久的剑客,昔日一人闯入鲜卑人中,击杀鲜卑部落的首领,并且全身而退,这是何等高强之辈。

        章武城内,气氛越发的紧张,街道上过往的百姓,神色间也是有着惊慌之色的,城门被关闭了三日,对百姓的生活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的。

        城内的家族更是如此,秦风这次可是想贪墨金钱的官员出手,在审问的过程中,只要是发现了其他的问题,会顺带着处理。

        一名名官吏被打入牢狱,增添了这些家族的忧愁。

        至于说在这等时候站出来反抗秦风,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在章武城有着绝对威势的秦风,岂会是那般容易对付的,恐怕向秦风出手还没有得到成功,他们的家族就在秦风的手中覆灭了。

        经过城内的事情之后,这些家族毫不怀疑秦风的决心以及狠辣。

        不过当百姓得知,城门关闭的原因之后,他们对于官府的信任,在逐渐的提升。

        阵亡将士的抚恤,这些官员都敢于出手,让百姓愤怒不已,秦风敢于出手惩治这些官员,为的何尝不是普通的百姓呢。

        一时间,秦风在百姓中间的威望,亦是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见秦风安然回到衙署,知晓这次事情的郭嘉等人,长松了一口气。

        之前若不是秦风及时的救援的话,郭嘉可就危险了,幸亏郭嘉的身上有着秦风给予的宝甲,让郭嘉在关键的时刻保住了性命。

        “太守。”众人纷纷行礼道。

        秦风道:“伯齐,你说一下城内官员的情况。”

        “被审问的官员,有十六人,其中有六人是贪墨阵亡将士抚恤的官员,其余十人,是通过审问之后,被下入狱中的,他们暗中倾轧百姓,从百姓的手中巧取豪夺田地。”徐荣道。

        秦风声音低沉的说道:“对待这些官员的时候,无需手软,传令,将城门打开,百姓可自由出入。”

        “喏。”徐荣拱手道。

        这次章武城的调查审问,可是有着不小的发现,最起码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城内的家族在做事情的时候,需要的是更加的慎重,面对秦风的时候,还敢有以往的猖獗吗。

        实力决定着地位,当秦风有着足够强悍的实力之后,就会在世家豪族面前有着充足的底蕴。

        封闭城门最为主要的目的,张辽等人是清楚的,从这件事情上能够看出的是秦风对于秀儿的重视。

        秦风是重情重义之辈,他们是有着体会的,寻常的诸侯,对待治下的文官武将,岂会这般的客气,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建议,能够很爽快的为秦风所接纳,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张辽等人对秦风更加的尊敬了。

        君主的威势,有些时候,不仅仅是需要依靠高高在上的态度,与治下官员之间有着更多的交流,并不会影响到君主的威严。

        郭嘉拱手道:“太守若是这般做的话,当谨防城内的家族有着其他的动作。”

        “奉孝之言有理,这件事情,就由伯齐多加关注,如果城内的家族有着背叛迹象的话,不需要经过本座的命令,直接控制起来。”秦风道。

        徐荣拱手称是,当秦风做出向城内的官员出手的决定的时候,就意味着与城内家族的关系将会处于僵硬的状态,之前向秦风示好的家族,在这等时候也会更加的谨慎的。

        家族的利益和发展固然重要,可是让家族更好的延续下去,同样重要,身处乱世,这些家族有着他们明哲保身的办法。

        现如今,章武的军队的确是击败了敌军,令秦风在诸侯中间有了更加响亮的名声,比之袁绍,仍旧是有着诸多的不足之处的,这些精明的家族,岂会轻易的做出选择。

        非是说城内的家族在对待秦风的时候都是仇视的态度,其实在秦风的身上,这些家族也是能够看到好处的,与秦风保持更好的关系,对他们所在的家族而言会有更多的帮助。

        少数的家族已经做出了彻底辅助秦风的决定,越是在秦风艰难的时刻做出这样的选择,从秦风手中获取的好处,必然会越大。

        世家豪族的发展,往往也是伴随着诸多的坎坷和危险的,他们有些时候的选择,会影响到家族的未来。

        特别是一些小家族,一旦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就没有了退路,大家族在选择辅助君主的时候,能够更加的灵活一些,他们完全可以将家族的人才分散到实力强悍的诸侯麾下,让家族能够从中获取到更多的利益。

        诸侯对于大家族的这些选择,早已经是司空见惯,并没有多说什么,大家族的支持,对于诸侯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秦风在章武城的崛起,肯定会有更多的家族关注的,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军中的事情,文远、子龙和奉孝要多多费心,本座希望以后章武的大军能够有更大的作为。”秦风道。

        “喏。”三人齐声道。

        众人散去之后,秦风则是赶回太守府,在秀儿的身上发生这般的事情,秦风是有着诸多的歉意的,以史阿为首的刺客,本是寻常他的麻烦,秀儿只是被牵扯到了其中。

        招贤令在章武的官场动荡的时候张贴了出来,但凡是身具才华之辈,都能够前往衙署,若是被看中之后,就会得到任命。

        招贤令出现之后,可是在城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因为招贤令,不仅仅是对于文人,匠人、商人皆可,按照招贤令所说,只要是有着一技之长,皆能称作人才。

        这等事情,可是以往未曾出现的,招贤令能够带来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秦风在章武城的威望,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而且衙署做出的一些变化,也是得到了百姓的认可,他们对于秦风有的是更多的尊敬,许多百姓对于衙署张贴的告示,也是极为信服的。

        而秦风的手段不仅于此,将招贤令直接发到了微信群中。

        微信群,此时已经成为大汉有着手机之人沟通的最好手段了,不仅能够语音聊天,还能视频,发图片等等,用了微信之后,节省传递消息的时间。

        看完秦风发出的招贤令之后,群内并没有太多的表示,毕竟这种事情可是关乎重大的。

        大家族,在对待秦风的时候,可是有着慎重的态度,尤其是冀州的家族,秦风与袁绍可是对立面上的人,如果因为和秦风走的太近,而让袁绍对他们所在的家族有着忌惮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相对于秦风来说,袁绍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莫说冀州的家族,就算其他州郡的家族,更为看好的仍旧是袁绍。

        手段神奇的商人,仍旧不能摆脱商人的范畴,当袁绍的实力更进一步的时候,就是秦风为之前的事情付出惨重代价的时候到了。

        话虽如此,他们却是没有停止家族经商的脚步。

        原先对商人力量不是很重视的家族,也在暗中扶持着商人势力,为的就是在章武城经商的时候分上一杯羹。

        往来章武城的商人,随着章武城的稳定,越来越多。

        这般变化,可是让城内的百姓振奋不已,这就意味着他们有了另外的收入来源。

        对普通百姓来说,能够有着其他的收入,绝对是很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了。

        依靠家中的田地,做到温饱尚且有问题,有了其他的方式补贴家用之后就不同了。

        城外,有着修建道路的队伍,其中八成以上是战争中得到的俘虏,让这些俘虏来修建道路,为的就是做到人尽其用,这些俘虏,秦风肯定不会轻易的放回去的。

        让他们在章武城忙碌下去,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这些俘虏,可是为章武城节省了不小的开支。

        水泥的出现,早已经引起了诸侯的注意,其中与秦风交易水泥道路的有着袁术、曹操和公孙瓒。

        有着一定的眼力的诸侯,都会看到当水泥在治下广泛使用之后所能带来的影响,修建城池的速度更加的迅速,道路变得更加的坚硬宽阔。

        当治下的道路更加的畅通之后,好处多多。

        这些诸侯明面上保证得到水泥的制作方法之后不会外泄,秦风也清楚,想要让他们真正的做到这些,根本是不可能的。

        秦风能够通过水泥的制作方法从他们的手中获取好处,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向其他的诸侯推广呢,水泥道路的制作技术,在秦风这里可是价值万金的,他们以更低的价格出售,也能更好的为其他的诸侯所接受。

        其实当初与诸侯交易水泥的制作方法的时候,秦风就考虑到了其中的问题。

        让水泥道路在大汉更好的扩散开来,出行的时候肯定会更加的方便的。

        “太守,有一名叫做苏双的商人,在府外求见。”一名亲卫上前道。

        秦风放下手机“带他直接来见本座。”

        苏双,为了章武大军的发展,可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章武军中,之所以有着如此强悍的骑兵,与苏双提供的战马有着很大的关系。

        不得不说,苏双提供的战马之精良,是远超寻常马匹的。

        精锐的骑兵队伍,在战争中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是不容轻视的,章武城外的战斗便很好的说明了这方面的情况。

        对苏双的能力,秦风是极为认可的。

        能够往来大汉与草原,贩卖精良马匹,足以说明苏双有着非同寻常的手段。

        贩卖战马的利润之丰厚是毋庸置疑的,作为商人,苏双肯定不会将最为真实的价格告诉秦风的,就像秦风在经商的时候,不会告知其他商人,究竟他会赚取多少金钱一般。

        如果秦风告诉他们自己是十倍的价格出手的话,肯定会引起天下商人的怒火的。

        “草民苏双,见过太守。”苏双拱手道。

        看着苏双面色红润,秦风笑道:“看来最近你没少赚取金钱啊,红光满面,必定是有好事的。”

        “承蒙太守关照,草民才得以经商顺利。”苏双道:“草原上的部落,对于太守提供的货物,可是赞不绝口。”

        “如此最好,如今章武城的骑兵,需要增加到两千人,战马方面,你也要多多用心啊。”秦风点头道。

        苏双道:“此乃草民分内之事,战马的精良上,仍旧与以往一般。”

        “城内张贴的招贤令,你可曾见到?”秦风笑问道。

        不可否认,苏双是经商方面的人才,秦风在章武城立足的重要手段就是经商,而在经商的时候,许多事情上是需要秦风操心的,如果麾下能够有着经商的人才辅助的话,在经商的时候就会更加的顺利。

        苏双,在秦风看来就是很好的人选,关键是苏双在对待这件事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苏双可不是实力弱小的商人,贩卖马匹,能够让苏双从中获取高额的利润。

        诸侯大肆发展自身的实力,需要的精良战马自然是很多的,这也让战马的价格,提升的速度很快。

        这等时候,能够搞来精良战马之人,都是诸侯需要重视的。

        纵然是大汉一些底蕴雄厚的家族,想要从草原上购买精良的战马,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草原上的鲜卑人,可不是那般容易就能打交道的,与鲜卑人经商,甚至需要承受着很大的风险,一旦他们的货物在鲜卑人的境内被劫掠的话,就算是他们所在的家族在大汉有着雄厚的实力,难道还能向鲜卑人发难不成。

        草原上的雄鹰,已经为鲜卑人所代替,鲜卑铁骑,对大汉边郡,屡次有着进犯,令大汉的百姓损害惨重,可大汉的军队在与鲜卑大军交锋的时候,难以得到胜利,这就在无形之间提升了鲜卑的影响力。

        苏双心中一动,以他的聪明,岂会听不出秦风话语中的意思,招贤令上,可是说了士农工商,只要有着能力,皆是能够得到任命。

        招贤令,对于那些有着志向却没有门路之人来说,是有着很大的诱惑的。

        举荐为官的权力,更多的是在世家豪族的手中,若是他们不能得到世家豪族的认可的话,就算是有着再大的能力,想要得到任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大汉的制度所决定的。

        到了秦风这边,却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有着一技之长,甚至就能得到重用,这是何等重要的机会。

        为章武的衙署任命之后,也是属于官员的行列了。

        寻常百姓,哪会有这般的机会。

        是故不少人在得知消息之后,是有着试一试的想法的,一旦成功之后,那就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了

        只是目前,很多人都是处于观望的状态,他们需要知道招贤令的标准,若是贸然前往没能成功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

        “若是草民愿意为太守效命的话,不知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呢?”苏双直截了当的询问道。

        与秦风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苏双对于秦风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不喜欢拐弯抹角。

        秦风道:“为本座效力之后,能够得到的好处会更多,不过效力,自然也是需要拿出足够的诚意的,就算是官职,本座也不会吝啬。”

        苏双心中一震,官职,这可是多少商人梦寐以求的,商人想要成为官员,其中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仅仅是虚职,都不是商人能够想的,现如今,秦风竟然抛出这般的诱惑来。

        从苏双的神色间,秦风看到的是浓浓的兴趣。

        “其实你在经商方面的能力,是很强的,缺少的,不过是机会罢了,商人,同样能够有着一番作为,关键是要看在何人的麾下,本座也是经商出身,深知商人之不易。”秦风不无感慨的说道。

        来到大汉之后,有着商城系统傍身,原以为是很轻松的事情,谁知道商人的身份,反倒会带来这般多的麻烦。

        这条道路,既然已经选择,秦风就不会后悔,他要为之继续努力下去,让那些高贵的世家子弟看看,商人,也可以笑傲天下。

        苏双道:“承蒙太守这般看重,此事,容草民思量之后再做决定。”

        “本座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秦风道:“本座将会在章武城内组建商会,实力弱小的商人进入商会之中,也能得到一定的保障,也算是本座为往来经商的弱小商人,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太守高义,草民佩服。”苏双拱手道。

        各个州郡的官员,能够如同秦风这般对待商人的,实在是难以找到第二个了。

        在章武城,商人能享受到很好的经商环境,不需要担心强买强卖的事情发生。

        正是因为如此,才有着更多的商人愿意奔赴章武城。

        章武城的变化,也是巨大的,城池的修建,城外道路的修建,都是大手笔。

        为了章武城,秦风付出的努力也是很大的,从秦风率领章武大军对抗袁绍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来了。

        秦风提及的商会,也是让苏双很是感兴趣的,如何能够保障商人的利益呢,进入商会之中,会有着什么样的好处,这些都是值得思量的。

        摆在苏双面前的,就是选择了,成为一名商人太守的麾下,可是很重要的抉择,秦风会在诸侯林立的时代有着多大的成就呢,如若秦风不能有着更大的作为的话,跟随在秦风身边之人,肯定会倒霉的。

        须知秦风的敌人,可是昔日的诸侯盟主袁绍。

        袁家在大汉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

        离开太守府,回到住处之后,苏双便陷入沉思之中,良久之后,苏双拨通了张世平的电话。

        南皮城,当袁绍得知刺杀失败的消息之后,神色越发的低沉了,连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史阿亲自出手,都难以将秦风刺杀,这让袁绍不得不重新审视秦风了。

        面临危险的时候,秦风所展现出来的手段,绝对是惊人的。

        秦风身处史阿等人包围的情况下,仍旧能够做到全身而退,甚至让史阿等人不得不撤离,足以看出秦风的不凡之处了。

        “主公,许攸在外求见。”逢纪上前低声道。

        袁绍眉头一挑,冷哼道:“上万将士,征战章武城,返回的不过寥寥千余人,如此大败,他还有着颜面回到南皮?”

        逢纪劝道:“许攸也是没有料到秦风的手段竟然是这般的厉害,待以后主公取了冀州之后,何愁不能将小小的秦风击败。”

        “让他在外面等着。”袁绍问道:“公孙瓒是那里如何了?”

        “年后便会有行动。”逢纪压低声音道。

        袁绍满意的点了点头。

        公孙瓒的实力之强悍是不用怀疑的,在公孙瓒的麾下可是有着精锐的骑兵,一旦这些精锐出动的话,必定会让冀州陷入动荡之中,到时候冀州就需要他来支撑局面。

        顺势将冀州纳入手中之后,他的实力将会取得更快的发展。

        至于说这样的巧取豪夺,会给天下人留下话柄,在绝对强悍的实力面前,文人士子,也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汉室衰弱,正是臣子建功立业之际,身为昔日的诸侯盟主,怎么能够仅仅是占据着渤海郡这般的简单呢。

        大军进攻章武成失败,让袁绍意识到,想要将秦风铲除,非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上万精锐的大败,已经让袁绍的实力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折损。

        若是因为进攻秦风,再次出现其他的意外的话,绝对不是袁绍想要看到的。

        正如逢纪所言,夺取冀州成功之后,就会有着更为凌厉的军队,攻破章武城,将不在话下。

        其实袁绍对秦风,最初的时候是没有更多的怨恨的,只是秦风表现上太过嚣张了,竟然敢于前来渤海与他争权夺利。

        此时的许攸,穿着和神色显得很是狼狈,当晚赵云率领骑兵突袭大军,绝对是出乎预料的,章武军队在交锋中纵然是能够得到胜利,军中将士肯定受到了不小的折损,作为组建不久的军队,选择再次出战,显然是不合适的。

        谁知道,秦风竟然有着如此的手段,敢于派遣骑兵突袭。

        营寨外面布置的手段,没能起到预警的作用。

        军中大乱之际,许攸在士卒的保护下,离开了大军,这是因为许攸清楚,想要在这般的情况下阻挡敌军,有着太大的难度,最好的选择就是暂时放弃,直接撤离。

        事实证明,许攸的选择是正确的。

        原本许攸是准备告知颜良的,只是当时军中的情况太过混乱,而许攸的手机在逃离的过程中丢失,与颜良联络更是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连向袁绍通报情况的机会都没有。

        章武城之战,让许攸看到的是秦风的厉害之处,之前他们对于秦风有着太多的轻视了。

        当许攸得知颜良竟然为秦风生擒之后斩杀的消息之后,震撼不已,袁绍对颜良是何等的重视,许攸可是极为清楚的,来到章武城不久的秦风,之所以没有遭受袁绍的进攻,与颜良在秦风的手中是有着很大的关系的。

        许攸甚至能够想象,当颜良身死的消息传到南皮之后,袁绍会是何等的愤怒,军中将士是何等的震撼。

        在这一点上,许攸不得不佩服的是秦风的胆量,明知道斩杀颜良,会在很大的程度上激怒袁绍,其仍旧这般选择。

        章武城的发展速度的确是很快,难道说秦风就认为,凭借章武城,能够与袁绍形成对抗的局面?

        在太守府外等候良久之后,许攸才得到袁绍传来的命令。

        整了整衣衫,许攸向着太守府而去。

        在袁绍的麾下,其实也是有着诸多的竞争的,这是属于谋士之间的竞争,同样是有着谋略在身之辈,他们肯定是想要在君主面前更好的施展自身的才华,从而得到更多的重视。

        在这样的过程中,就难免会有着竞争。

        许攸跟随袁绍的时间很久,为袁绍所信任,这一次许攸倒霉,暗中不定有着多少人开心呢。

        房间内,仅有袁绍与许攸两人。

        许攸拱手行礼道:“主公,属下无能,大军失败,颜良将军遭受毒手,请主公责罚。”

        袁绍冷哼道:“责罚?上万精锐,就这般折损,连吾之大将,都死在敌军之手,你,你让本将如何处置你?”

        许攸道:“若是能够让主公息怒,属下就算是身死又有何妨。”

        “子远啊,你跟随本将的时间也不短了,本将待你也是信任有加,为何你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呢。”袁绍痛心疾首的说道。

        征战章武城,在袁绍看来可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偏偏颜良和许攸失败了。

        军中将士在进攻章武城的过程中损失惨重,就连诸侯盟主的名头也会在这次的战争之后受到很大的损伤,这才是袁绍最为不想看到的。

        对冀州,袁绍可是有着很多的想法的,如果不能保证自身在冀州的绝对威望的话,如何在侵吞冀州之后有着更大的作为呢。

        昔日的诸侯盟主,其实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是会伴随着很多的困难的。

        如同其他诸侯,岂会甘心成为他人的附庸,他们也会为了提升自身的实力而努力奋斗。

        秦风在渤海郡的反抗就是很好的说明。

        “主公,章武城之事,仅仅是一个意外罢了,待主公来日夺取冀州之后,想要铲除那秦风,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许攸缓缓道。

        袁绍闻言,脸色缓和了许多。

        许攸继续道:“当前主公最为重要之事,乃是夺取冀州,以为根本,到时候冀州精锐调动,攻破章武城,易如反掌。”

        在谋划冀州这件事情上,许攸是有着参与的,冀州富庶,在大汉十三州之中,乃是有名的存在,占据了冀州之后,就能得到更多的支撑,与诸侯争锋,便有了足够的资本。

        袁绍可不想仅仅是占据渤海郡,享受着诸侯盟主的光环所带来的好处,若是没有一番作为的话,那些前来投靠的人才,恐怕会纷纷离去。

        这世道便是如此,混乱是必然的,关键是看诸侯各自有着什么样的作为,如何能够获得更多家族的支持。

        延续了上百年的世家豪族,在这等时候纵然是做出选择,也是极为慎重的,他们可不想因为一个选择,让家族走到穷途末路之上。

        袁绍,对于世家豪族来说是很好的选择,因为袁绍出身世家,当袁绍掌控权势之后,能够给支持他的家族带来的是更多发展的机会。

        “不过对秦风的关注,也不可忽视,此人留在渤海郡,会让泵将有一种不安之感。”袁绍低沉着声音说道。

        昔日在诸侯大军之中的商人,而今竟然能够有着如此凌厉的手段。

        “主公,其实与秦风交战,我军也是有着收获的。”许攸道。

        袁绍闻言,面露惊讶之色,上万大军惨遭失败,精锐骑兵,仅仅只有一半返回,这还能成称之为有所收获?

        “属下发现了章武骑兵的秘密。”许攸压低声音道:“章武骑兵组建不过短短的时间,就能有着如此的成就,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秘密。”

        “什么秘密?”袁绍眼前一亮。

        章武城的军队之中,最为吸引人注意的,莫过于骑兵队伍了。

        与步卒比较起来,骑兵才是战场上最为重要的作战力量,如若骑兵更加的精锐的话,能够左右战场上的局势走向。

        公孙瓒名动天下,诸侯不敢轻视,就是因为在公孙瓒的麾下有着精锐的白马义从,连边郡的异族,在面对白马义从的时候,尚且不能获得胜利,足以看出白马义从之凌厉了。

        战争,比拼的就是君主的实力,精锐的军队,所能够给诸侯带来的好处之大也是显而易见的。

        许攸将自己在军中发现缓缓的讲述了一遍。

        许攸本就是智谋之士,袁绍麾下的骑兵与章武骑兵交锋,章武骑兵竟然能够做到不分上下,足以引起许攸更多的怀疑了,难免会对章武的骑兵有着更多的关注。

        征战之中,章武骑兵亦是有着损失的,从章武骑兵的战马上许攸发现了端倪。

        “传令,秘密打造此物,装备到骑兵之中,若是能成,子远功不可没。”袁绍当即命令道。

        许攸拱手称喏,暗中松了一口气,在战败之后能够得到袁绍的原谅,对许攸这样的谋士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如果袁绍对待他的态度始终是不冷不淡的话,随之而来的影响会更大,到时候袁绍麾下其他的谋士,将会对他有所排挤,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想要在君主的麾下立足,关键是要有着足够的手段才行。

        如若不然的话,智谋之士,也有着被取代的危险。

        许攸在袁绍麾下的地位,非是一般的谋士能够比拟的,这是因为在袁绍发展的时候,许攸没少从中给予帮助。

        现如今,袁绍有了这般的地位,对待许攸更加的重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君臣之间,也是相互选择的,如若臣子表现出来的能力不够的话,很有可能会为君主雪藏起来,这样的雪藏,甚至没有时间上的限制的,这对于一名智谋之士来说,才是最大的悲哀。

        许攸是聪明人,他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君主,让君主感受到大事能成,一些策划,能够让君主看到相应的希望,就会得到君主更多的重视。

        “秦风啊秦风,这一次某在你的手中倒霉,下一次,就是你死在某手中之时。”离开太守府,许攸喃喃道。

        为大军军师,进攻章武城失败,为许攸视作一大耻辱。

        进攻章武城之前,许攸的确是信心满满的,关键是战争的结果,实在是太过出乎预料了。

        章武城内,略显忙碌起来,犯事的官员,为秦风下入狱中,这让章武城的官员在做事情的时候更加的谨慎,他们生怕一些举动会引来秦风关注的目光,至于说在这等时候与秦风作对,是最为不明智的行为了。

        战争获得胜利之后的秦风,在章武城有着更高的威望,其让章武城的家族看到的是跟随在他的后面能够让家族崛起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