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终极商人 > 第185章 司徒王允

第185章 司徒王允

 热门推荐:
    这里面的事情,秦风不会更多的去关注,他此时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调整好状态,在长安城内开始忙碌的生活。

    

    微信群中,因为秦风出现在长安城的消息,早已经炸开锅了。

    

    袁绍“秦风这等时候前往长安城,是想要向董卓表示忠诚之意吗?”

    

    “以本官看来,这是有着很大的可能的,昔日秦风之所以能够成为渤海太守,可是有着董卓从中帮助,如今章武城稳定了下来,前往长安城表示一番,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山阳太守袁遗附和道。

    

    冀州牧韩馥“秦风这样的逆贼,在冀州,就是本官的耻辱。”

    

    韩馥和山阳太守袁遗对于袁绍的支持,向来是很大的,当初袁绍起兵的时候,可是有着韩馥从中相助的。

    

    像曹操、公孙瓒、马腾等人,相对来说就冷静了一些,他们不想掺合到秦风与袁绍之间的事情之中。

    

    秦风可不是什么善茬,这些诸侯就算是对秦风的举动有着一定的怀疑,总不会和金钱过不去吧,秦风所到之处,可是能够带来大量的金钱的。

    

    诸侯发展的过程中,金钱方面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离开了金钱作为支撑的话,许多方面的谋划,将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秦风懒洋洋的回道“看来袁盟主是有些忘记昔日的疼痛了,本座前往长安城见圣上,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袁绍冷哼道“见圣上,恐怕不是这般的简单吧,本盟主可是听说,昨晚董卓在相国府宴请你,声势很大呢。”

    

    “哎呦,盟主对本座的事情这般的上心,倒是让本座有些无所适从了,本座府中正好缺少一个管家,你就挺合适的。”秦风可是不会嘴下留情的。

    

    山阳太守袁遗“逞口舌之利,算什么本事。”

    

    “山阳太守袁遗?怎么听上去有些熟悉呢?”秦风道。

    

    袁遗脸色涨红,秦风的话语分明是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秦风小子,一朝得志就这般的猖狂,来日章武城为盟主击破,看你还敢嚣张。”

    

    袁术幽幽道“秦风啊,离开长安之后,顺便来寿春一趟啊,本将与你有要事商谈。”

    

    袁绍和韩馥以及袁遗对秦风的打击,被袁术直接过滤掉了,秦风到来之后,就意味着能够得到大量的金钱,熟悉里面事情的袁术,自然是想要让秦风多多前来寿春,这样的话,他发展实力的时候就能更加的迅速了。

    

    至于说秦风到了长安之后,是因为和董卓的关系友好,袁术可是没有这样的想法,只要是明智一些的官员,都不会与董卓走的太近的,包括长安城内的官员。

    

    秦风前往长安,无外乎是为了经商的事情罢了,以秦风的神奇手段,就算是董卓想要从中为难,也是需要思虑一二的。

    

    董卓“秦太守前来长安,本相甚是欣喜,发个红包聊表心意。”

    

    言毕,一个红包发了出来。

    

    原本对秦风的抨击,因为董卓的红包出现而淡化。

    

    袁术“董卓,你这般的富有,发红包的时候竟然是这般的小气,若是秦风来寿春的话,本将直接发一个五百金的红包。”

    

    袁绍听到袁术的话语之后,心中不能平静了,五百金,那可是代表着五百万钱,占据着渤海郡的袁绍,虽说有着不少的家族作为支撑,在微信群中,表现的向来是低调的,那就是只抢红包,不发出去。

    

    没办法,谁让袁绍没有其他的诸侯财力那般的雄厚呢。

    

    同时这也让袁绍看到秦风到来之后会有着什么样的影响,这些诸侯对于秦风的到来,为何会这般的欢迎,肯定是秦风去到之后能够给他们带来大量的利益,在这些具体的利益面前,诸侯是无法保持淡定的。

    

    如果不是和秦风有着敌对关系的话,袁绍肯定会邀请秦风的。

    

    现如今,因为两者之间的恩怨,因为韩馥对袁绍的支持,让冀州不少家族,想要在暗中经商,就需要派遣商人前往章武城,来来往往的途中,可是有着不少的消耗的。

    

    再说冀州没有表面上那般的平静,如果在途中出现其他的变故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

    

    如此一来,冀州的一些家族对于袁绍如果说没有丝毫的怨言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因为有着袁绍和秦风之间的恩怨,怎么会有这般多的事情呢。

    

    秦风手中的货物太受欢迎了,就算是冀州牧韩馥出手遏制的话,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公孙瓒大笑道“抢了五十金,很不错啊,文懿若是来右北平的话,本将也发一个五百的红包。”

    

    连公孙瓒这个右北平的太守都跳了出来,袁绍的心中更加的不平静了。

    

    秦风道“诸位放心,等到闲暇的时候,本座必定会一一前往的。”

    

    “也是,现在文懿可是开着直升机了,从章武到寿春,一日都用不了吧?”袁术问道。

    

    秦风道“这是当然,直升机一个时辰,少说也有上千里,毕竟不会受到更多地形方面的限制。”

    

    诸侯闻言,心中震撼,直升机能够在天空飞行的事情,他们是知晓的,但是直升机的速度这般的恐怖,还是秦风第一次告诉他们。

    

    不同于地面上前行,在天空,那可是直接到达,不需要因为道路的改变而转弯什么的。

    

    袁术称赞道“果真是强悍的无以复加啊。”

    

    “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本将也购买一架直升机。”袁术道。

    

    袁绍冷哼道“大言不惭。”

    

    一架直升机,价值百万金,就算是秦风给袁术有着优惠的话,也是需要很多的金钱的,诸侯之中,有谁能够拿出这般多的金钱呢。

    

    袁术占据着不少的城池是不错,但是想要挤出更多的金钱来,明显是有着难度的,军中的将士增多之后,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是需要考虑其中的,对金钱的消耗,也是很快的。

    

    不过许多的家族还是愿意支持袁术的,因为袁术当前展现出来的实力更加的雄厚。

    

    袁绍在大汉的确是有着不错的名声,但是袁绍的实力,还是有待商榷的,进攻章武城的时候,都能够为秦风击败,名声吹嘘在外的猛将颜良,亦是为秦风斩首示众,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

    

    实力上更加的强悍,才能吸引更多的家族支持,家族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向来是慎重的,他们不希望家族的投资是失败的。

    

    越是实力强悍的家族,越是如此。

    

    当然,如若袁绍在后续与秦风的较量之中能够占据优势,或者是直接将冀州夺取的话,又另当别论了。

    

    袁绍对于冀州有着想法的事情,是不用多说的,冀州富庶,得到了冀州之后的袁绍,实力上将会突飞猛进。

    

    袁绍与袁术之间有着诸多的恩怨,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想要维持现如今局面的诸侯,想要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否则的话,袁氏兄弟一旦联手的话,对于诸侯来说可就是一场灾难了。

    

    以袁绍和袁术二人在诸侯中间的影响力以及实力,敢于和两人联手之后正面对抗的诸侯,是不存在的。

    

    现实的情况却是袁绍和袁术之间有着诸多的恩怨,甚至在有些时候会因为一些小事情争吵起来。

    

    袁术在渤海郡对秦风有着暗中支持的事情,袁绍是清楚的,正是因为如此,袁绍对于袁术有着更大的不满了。

    

    真正心忧汉室的甘愿,需要的是袁氏兄弟的联合,让大汉尽快从动荡之中稳定下来。

    

    延续了数百年的大汉王朝,不能在这样的动荡中覆灭。

    

    如若诸侯手中的实力越发的强悍之后,就会形成春秋战国的局面,拥兵自重的诸侯,对天子漠视,将天子视为无物,这才是大汉最大的不幸。

    

    汉室已经经历了许多的磨难,稳定下来,才是最好的局面。

    

    就算是一些实力强悍的家族,也是不能例外的,他们所在的家族,取得更快更好的发展,是建立在大汉稳定的基础上的,乱世之中,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会发生的。

    

    甚至于一些实力强悍的家族,都会在诸侯争锋的时候付出惨重代价的。

    

    而想要趁此机会,让家族的实力得到壮大之辈,就会做出选择。

    

    底蕴强悍的家族,也是要做出选择,避免家族在动荡之中遭受覆灭之危。

    

    诸侯之间的斗嘴,秦风已经习惯了,而他前往诸侯所在之地,能够受到欢迎,也是在清理之中的。

    

    荆州牧刘表“秦太守什么时候前往襄阳啊?”

    

    秦风微微一愣,荆州牧刘表对于袁绍可是支持的态度,怎么会主动邀请自己前往荆州呢?是不是有着其他的意图?

    

    袁绍看着刘表发出来的话语,脸色铁青,荆州牧刘表竟然出言邀请秦风前往。

    

    但是这样的事情,袁绍就算是愤怒,又能有着多大的影响呢,荆州牧刘表拦截孙坚,是受到了他的暗示,可是以袁绍的地位和实力,想要命令刘表做什么,是不可能的。

    

    刘表为汉室宗亲,亦是当前大汉诸侯之中实力显赫的存在。

    

    荆州富庶,经历的战事很少,这让荆州成为了大汉的乐土之一,多少百姓为了得到稳定的生活而赶往荆州。

    

    这样的局面,只会让荆州的底蕴越发的雄厚。

    

    有着荆州牧刘表的支持,袁绍在诸侯之中的地位会更加的稳固,如若因为秦风的原因而让刘表发生一些变化的话,那就形势不妙了。

    

    袁术“没想到荆州牧也有着这样的心思呢?就怕文懿到了襄阳之后,安全上会难以得到保障啊。”

    

    拿着手机的刘表也是略显尴尬的,非是他愿意主动邀请秦风,实在是秦风在大汉掀起的波澜太大了,秦风出手的货物在达官权贵中间受到了很大欢迎的同时,荆州的家族,岂会没有其他的想法。

    

    经商获取钱财,获取更多的利益,在家族中间,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落后他人的话,岂不是让荆州家族的利益受到了折损。

    

    刘表进入荆州之后,之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荆州得到稳定,就是因为刘表依仗了荆州世家豪族的力量,平衡世家豪族之间的利益,让他们听从州牧府的命令行事。

    

    如果这些家族联合起来想要做成一件事情的话,就算是荆州牧刘表也是要慎重三分的。

    

    “秦太守请放心,待秦太守到来襄阳之后,本官定会派遣精锐保护。”刘表道。

    

    秦风笑道“既然荆州牧这般盛情的邀请,本座岂会有拒绝的道理呢。”

    

    刘表见秦风表明态度,暗中松了一口气,这次能够给荆州的家族有着交代了。

    

    身为一方诸侯,那可都是精明的人物,从秦风在诸侯中间受到欢迎,就能看出,只要秦风到来之后,必然会伴随着大量的利益的。

    

    一时间,不少诸侯暗中给秦风传递消息,邀请秦风前来。

    

    秦风则是一一回应,赚取金钱的事情,不做白不做,商会的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当前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商会逐渐的完善下来,而后向其他的州郡蔓延。

    

    当商会成型之后,秦风再前往其他州郡经商的时候,那就简单了很多。

    

    有着直升机,那还不是呼啸来去,经商的效率,能够得到显著的提升。

    

    有了金钱,就有了在乱世之中与其他诸侯较量的资本。

    

    秦风在诸侯之中没有显赫的名声,但是秦风会让和他作对的诸侯明白,想要从他的手中得到好处,会有多么的艰难,足够的财力作为支撑之后,军队的实力,将能得到显著的提升。

    

    与袁绍的战争,就是很好的说明,金钱,在战争中起到的影响是很大的。

    

    “看来是时候向浮阳动手了。”秦风双眼微微眯起。

    

    一场失败之后,会让袁绍在渤海郡的威望降低不少,趁此机会,将浮阳纳入手中,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人口,是基础,有着足够的人口之后,才能有着数量众多的军队。

    

    秦风能够驾驶装甲车纵横疆场,的确是利器,然而诸侯的能力也是不可忽视的,若是让诸侯找到对付装甲车的办法,岂不是要面临更多的危险。

    

    什么事情,有着提前的准备,就不会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惊慌失措。

    

    袁绍的实力强劲是不错,秦风需要做的就是逐步的蚕食渤海郡,一步步将袁绍的势力赶出去。

    

    一郡之地,和章武城一城之地,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当秦风彻底的执掌渤海郡之后,有着充足的信心能够让渤海郡快速的发展起来,人口方面得到显著的提升。

    

    实力强悍的军队,坚固的城池作为依托的情况下,就算是敌军进犯,也是能够轻易的解决的。

    

    念及此处,秦风的心,渐渐的火热起来,商人出身又能如何,有着一定的难度,才有更大的挑战性。

    

    失去了世家豪族的大力支持,秦风却是得到了商城系统这般神奇的东西,甚至在人才方面,只要有着足够的时间,就能渐渐的培养出来,何尝不是秦风的底蕴呢。

    

    其实对世家豪族,秦风是看不上眼的,一些官员为了家族的利益不折手段,浑然没有将百姓的生死放在心上,甚至将百姓当做了利用的工具,使用之后直接丢弃,如果与这样的家族合作的话,秦风的心中会不安的。

    

    午后时分,秦风开始了忙碌,前来之人有着不少,他们是带着诚意来的,毕竟秦风在到来章武城之后,价格方面可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这对于商人来说可是很好的消息。

    

    一日的经商活动结束之后,秦风舒展一下腰肢,露出满意的笑容。

    

    长安城,的确是不容小觑的,不过是一日的时间,经商的数额,就超过了五万金币,这样的数量,就算是在寿春都没有达到的。

    

    当然,这也与当初秦风的名声没有如今响亮是有着关系的。

    

    董卓与诸侯之间的关系很差,商人想要前往长安,就要做好被剥削的心理准备,有的时候,甚至会付出性命的代价,董卓统治下的长安城,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有着可能发生的。

    

    这样的情况,受到最大影响的就是出自秦风手中的货物,在长安城内有着昂贵的价格,比之其他州郡,更高。

    

    现如今秦风到来,解决了这方面的问题,城内有着需要的家族,也会趁机囤积一批货物,以九八成的价格从秦风的手中购买,可是比之以往要便宜了太多。

    

    当秦风的货物在大汉的权贵之间风靡之后,这样的形势是难以做到很好的阻挡的。

    

    再说,这些货物,本身就是很好的,其他的家族能够享受,为什么放到他们的身上不行呢,在家族之间也是有着攀比的。

    

    “看来长安的家族底蕴不错啊。”秦风笑道。

    

    负责协助秦风的李肃笑道“这是秦太守的手段高明,仅仅是一日,便出手了五万多金币的货物,着实是令人惊叹啊。”

    

    这番话,李肃倒是没有虚夸的意思。

    

    纵然是以李肃的心性,在真正见识到秦风经商所带来的金钱之后,也是惊愕不已,什么时候长安城内的家族和商人,竟然是这般的富有了?

    

    以往朝廷困难,董卓向朝中的官员要钱的时候,这些官员可是一个比一个会哭穷的。

    

    怎么到了秦风这里,这些人表现的这般的豪爽,看那架势,恨不得将更多的金钱塞到秦风的手中。

    

    人与人相比,在有些时候也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伟恭今日也是辛苦了,不如一起喝一点?”秦风笑问道。

    

    李肃点了点头,秦风与董卓之间的关系很好,如果能够与秦风保持着不错的关系的话,对于他以后的发展是有着帮助的。

    

    就在此时,典韦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太守,王司徒有请。”

    

    “王司徒?”秦风的眉头一皱,自从当初在雒阳与王允有着交集之后,也就昨日两人才再次见面。

    

    为何王允会邀请他呢,难道是为了董卓的事情?

    

    铲除董卓这样的逆贼,秦风不反感,如果让他来做的话,秦风肯定不会同意的,董卓的麾下可是有着精锐的将士,在长安城内向董卓出手,危险重重啊。

    

    树倒猢狲散是不错,最怕的是这些猢狲在散的时候,会有着疯狂的举动。

    

    董卓对待军中的将士豪爽,军中将士中间,对董卓心存感激之人肯定不少,这些人如果知道董卓是死在他的手中的话,会有着何等疯狂的举动呢。

    

    “莫非是秦太守有着其他的事情?”李肃问道。

    

    秦风略显尴尬的说道“是司徒邀请,不如伟恭跟随本座一起前往。”

    

    李肃摇头道“在下就不去了。”

    

    “明日,本座再请伟恭畅饮一番。”秦风笑道。

    

    李肃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秦风来到长安城内的时间虽说不久,在城内掀起的动荡可是不小,仅仅是在朝堂上与董卓对峙的事情,就让秦风有着响亮的名头了。

    

    司徒王允邀请秦风所为何事,也不是李肃能够操心的,王允在朝中可是有着不低的威望的,寻常与董卓的关系,也比较密切,这种人物,就算是李肃也不愿轻易得罪的。

    

    秦风能够为王允邀请,足以看出秦风在王允心目中有着不低的分量了。

    

    秦风的心中何尝不疑惑,司农吉化的身死,与他可是有着一丝关系的,难道说王允不会将这件事情算在他的身上?

    

    王允这一次的邀请,给秦风的感觉就是充满了怪异,世家豪族在暗中会有着什么样的手段,秦风可是有着深切的体会的,不能在与他们的争斗中脱颖而出,就必然会面临更加紧张的局势。

    

    章武城,仅仅是渤海郡的一座小城,家族就有着如此多的争斗,何况是更大的长安城呢。

    

    董卓迁都,将百官从雒阳带了过来,这些官员的身后可是有着大大小小的家族作为依托的。

    

    其实秦风在某一个层面还是比较佩服身处长安的董卓的,能够在如此的形势下压制住百官,足以看出董卓的强悍了,虽说董卓利用的是残暴的手段。

    

    “好,本座知道了。”秦风微微点头道。

    

    典韦不无担忧的说道“太守,当小心谨慎。”

    

    “无妨,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本座的手段,他们想要对本座不利的话,还需要掂量一二的。”秦风露出自信满满的笑意。

    

    典韦的心情却是没有更多的轻松,作为亲卫统领,典韦最大的职责就是保护秦风的安全,但是亲卫在关键的时刻起到的做到不是很大,这让典韦这个统领有着郁闷的感觉。

    

    不过秦风强悍,也正好解决了许多的隐患。

    

    “到时候末将会带人跟随太守前往。”典韦道。

    

    秦风大笑道“如此做的话,倒是让人笑话了,本座做事,何曾有过畏惧,到时候你跟随本座前往赴宴即可。”

    

    “喏。”典韦郑重行礼道。

    

    夜幕降临,秦风出现在司徒府。

    

    司徒,为三公之一,绝对称的上位高权重了,董卓对王允亦是有着诸多的重视。

    

    司徒府的布置,在豪华程度上比之相国府可是要差了太多。

    

    秦风在司徒府管家的带领下,慢悠悠的前行,观看着周围的景象,倒也有着另外一番趣味。

    

    司徒府管家见到秦风进入府中之后,表现的仍旧这般的随意,暗中点头,寻常的官员到了司徒府之后,哪个不是恭敬有加,对待他这个管家的时候也是多有客气之言。

    

    秦风这个渤海太守,可是有着诸多的不同,仅仅是这份表现,就足以说明秦风的信心了。

    

    有关秦风的事情,在长安城内可是没少流传,真正见到秦风之后,管家还是比较好奇的,到底秦风是不是真的有着神仙一般的手段呢。

    

    秦风在大汉取得的成功,更多的是在经商方面。

    

    实力的比拼上,目前的秦风,能够给诸侯造成的威胁是极为有限的。

    

    “王司徒。”房内,见到正襟危坐的王允,秦风拱手道。

    

    王允放下手中的笔,笑道“文懿出售的水笔,别看生面,倒是让本官颇为喜爱啊。”

    

    秦风微微一笑“水笔在书写的时候比之毛笔,肯定要更加的舒服,便于快速记录,也算是本座给大汉的文人士子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文懿能够此心,本官甚是欣慰。”王允淡淡的说道。

    

    “司徒让本座前来赴宴,恐怕是有着其他的事情吧?”秦风将目光投向王允道。

    

    面对王允的时候,秦风可没有丝毫的拘谨,笑话,在董卓的面前,他尚且会说出威胁的话语呢,何况是手中没有实权的司徒呢。

    

    王允示意道“文懿且坐。”

    

    秦风心中发苦,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时代的人的坐法了,明明很难受,偏偏要坚持,难道就不能在这方面有着改进吗。

    

    “此次让文懿前来,不过是叙旧。”王允道。

    

    秦风点了点头,没有更多的话语,王允特意邀请前来,仅仅是为了叙旧的话,秦风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王允起身,长叹道“遥想当初,大汉是何等的繁荣昌盛,四方臣服,现如今,却是满目疮痍,本官身为大汉的司徒,惭愧啊。”

    

    “昔日在雒阳之际,文懿曾经在刺杀董卓的事情上费心费力,乃是忠贞之士也。”

    

    提及此事,王允目光灼灼的看着秦风,似乎想要从秦风神色上看出什么东西来。

    

    然而王允没有丝毫的收获,秦风听到王允的一番感叹之后,神色自若,仿若与他无关一般。

    

    “王司徒,现如今董卓霸占长安,欺凌圣上,作为臣子,的确是要有所作为的。”秦风缓缓道。

    

    王允暗暗点头,秦风在面对他的时候,能够保持着这般从容淡定的态度,说明秦风的心性很沉稳,越是这样的人物,在王允看来,才会在以后有着更大的作为,如若在做事情的时候毛毛糙糙的话,才不堪重用。

    

    “哦?不知文懿有何计谋呢?”王允问道。

    

    秦风道“当前长安城内之所以有着如此的局面,正是因为有着董卓,董卓乃是凉州军之首,城内军队听从董卓之号令,若是董卓身死的话,则长安必定稳定。”

    

    “继续说。”

    

    “铲除董卓,并不一定非要诸侯大军进攻长安,以司徒之智谋,只需要稍加施展,定然能够让董卓死无葬身之地。”秦风道。

    

    王允闻言,看向秦风的目光有了诸多的不同。

    

    当前诸侯是什么状态,王允是比较清楚的,为了各自的利益在争斗,已经没有将汉室的兴衰放在心上,长此以往的话,还有多少诸侯心存汉室,这也是王允最为焦虑的事情。

    

    秦风,手段神奇,往往有着出人意料的表现,王允之所以邀请秦风,正是想要依仗秦风击杀董卓。

    

    “文懿深得圣上信任,昔日在雒阳城内,两次得到圣上召见,方到长安城,便为圣上召见,此乃皇恩浩荡也。”王允道。

    

    秦风却是没有更多的表示,小皇帝找自己更多的是皇宫之中太过苦闷罢了。

    

    “若是文懿愿意出手的话,定然能够斩杀董卓老贼,到时候汉室振兴,文懿功不可没,名留青史不在话下。”王允话语之中充满着诱惑。

    

    这样的诱惑,对于一般的文官武将来说可是难以阻挡的,名留青史这样的事情,太多人追求了,事实证明,想要做到这一点,在难度上委实是有些大了,滚滚的历史长河,多少人能够留下姓名呢,更多的还是化作了一抔黄土罢了。

    

    秦风故作沉思良久道“司徒,非是在下不愿意出手相助,而是本座的手段,只能在危险的时刻才能使用,财神对于一些特殊的手段,可是有着很多的限制的。”

    

    “如此说来的话,文懿是不打算相助了?”王允的话语有些冰冷了。

    

    秦风对王允的态度不以为意,想要让本座出力,还想要玩什么威逼的手段,真以为本座是这般好欺负不成。

    

    “非是不愿相助,而是能力不足。”秦风道。

    

    王允盯着秦风看了良久之后,长叹道“罢了,罢了,董卓在长安实力庞大,若是文懿出手的话,必定会有性命危险。”

    

    秦风暗中鄙夷,王允这老家伙,分明是想要以退为进,逼他出手。

    

    “不过本座倒是有一个计谋,或许能够将董卓老贼铲除。”秦风压低声音道。

    

    王允眼前一亮,急忙问道“是何计策?”

    

    “据说董卓爱好女色,司徒何不在这方面下手呢?”秦风道。

    

    王允摇头“董卓虽说爱好女色,防范的却是很紧密,想要靠近董卓,将其杀死,难以成功。”

    

    “本座所言,非是让女色接近刺杀,而是有着其他的手段。”

    

    言毕,秦风将计谋缓缓的讲述了一遍。

    

    王允听完之后,陷入到了沉默之中,秦风所说的计策,有着太大的诱惑力,施展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关键是在选择的女子上。

    

    “好,就以文懿之谋,不过今日你我交谈之事,不可外传,否则为董卓老贼知晓的话,可就功亏一篑了。”王允道。

    

    铲除董卓,为王允视作是最为重要的事情,昔日在雒阳的时候,他就在谋划将董卓杀死的事情。

    

    诸侯都是有着野心的,不管是任何诸侯攻破董卓,他们在面对年幼的天子的时候,岂会有多少的尊敬可言,天子羸弱,成为了诸侯掌控朝堂的好机会。

    

    当权臣,可是许多诸侯梦寐以求的。

    

    秦风点头道“此事关系重大,本座懂得。”

    

    秦风所说的计策,正是历史上王允为了对付董卓的连环计。

    

    用一名绝色女子,同时迷惑住董卓和吕布,而后让吕布和董卓翻脸,只要董卓麾下的头号猛将吕布叛变的话,将董卓击杀,那就轻松了许多。

    

    击杀董卓之后,长安城内,虽说会有着一定的动荡,不至于说伤筋动骨。

    

    “此事若是成功的话,文懿功不可没,到时候本官定会在圣上面前为文懿请功。”王允郑重向着秦风行了一礼。

    

    秦风急忙还礼,心中对王允还是比较佩服的,在大汉这般状况下,时刻想着振兴汉室,这样的官员,已经是不多见了。

    

    振兴汉室,为诸侯放在嘴边,真正去实施的又有着多少呢。

    

    从这一点上来看,王允的行为是值得敬佩的。

    

    “文懿手中的或许,其实本官也是有着很大的兴趣的。”王允笑道“文懿能够凭借这些手段,在渤海郡立足,着实是不容易啊。”

    

    秦风道“有些时候,本座也是很无奈的,明明不想做的事情,却是要被硬生生的逼迫出来。”

    

    “既然文懿喜欢经商,何不放弃章武城,用心经商,以文懿之能耐,来日必然能够富甲天下。”王允道。

    

    秦风摇头道“章武城的事情刚刚起步,如果本座就这般放弃的话,让那些跟随在本座身后之人如何想,他们相信本座,本座就要有所作为。”

    

    “看来文懿是打算与袁绍对抗到底了。”王允颇为失望的说道。

    

    诸侯之间的争斗,是大汉的损失,这些诸侯若是能够联合起来振兴汉室的话,绝对能够让汉室以更快的速度得到恢复。

    

    王允也清楚,让诸侯放弃手中的权势,实在是太难了,有些东西,一旦为人得到之后,就不会轻易的松手,哪怕是为之碰的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秦风道“袁绍如此欺压于我,如若是退后的话,本座心中难平啊。”

    

    “其实以文懿的能耐和手段,到了任何诸侯麾下,必定能够得到重视。”王允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秦风道。

    

    若是在最初的时候,王允肯定不会有着如此话语,不过是一名商人,就算是有着一定的能耐,仍旧是商人,难以更改大局。

    

    然而秦风的崛起是出乎预料的,甚至能够通过手中的货物影响到诸侯,积攒的财力亦是极为雄厚的。

    

    章武城,临近渤海,有着海盐出产,经营得当的话,将会成为秦风的助力之一。

    

    这样的秦风,才是最不容小觑的。

    

    袁绍在秦风的手中倒霉,更多的是因为秦风那诡异莫测的手段,如若不然的话,章武城,恐怕已经为袁绍攻破了。

    

    世家豪族在面临战争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态度,王允还是比较了解的,章武的官员恐怕会更加倾向于让袁绍统治。

    

    只是秦风的强势,超乎预料,让袁绍铩羽而归。

    

    司徒府的宴请,没有想象中那般的热闹,不过在宴席之上,王允也给足了秦风颜面,这让前来赴宴的官员,看向秦风的目光有着很多的不同了。

    

    昨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在城内已经流传开来,司农吉化之死,与秦风可是有着干系的,是故许多官员将吉化的死牵扯到了秦风的身上,没有办法,董卓实在是太过强悍了,对抗董卓,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然而秦风就比较好欺负了。

    

    有着神奇手段的商人又能如何,难道还不能说上两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允放下酒盏道“秦太守,当前大汉风雨飘摇,皇宫的修缮需要大量的金钱,秦太守可否出力啊?”

    

    “来了。”秦风暗叹一声。

    

    “王司徒,修缮皇宫,轮不到本座来吧。”秦风道。

    

    王允冷哼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汝身为渤海太守,朝廷危难之际,拿出金钱,本就是应当之事,竟然敢这般的推诿。”

    

    “本座做事,向来不会受到他人的要挟,若是天下诸侯出钱的话,本座不会少拿一钱,仅仅是让本座出钱的话,绝无可能。”秦风重重的放下酒盏道。

    

    赴宴的官员,惊奇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秦风敢于违抗王允的话语。

    

    一时间对秦风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好一个渤海太守,本官算是看错你了,来人,将渤海太守赶出去。”王允喝道。

    

    站在秦风身后的典韦,正欲上前,为秦风摇头阻止。

    

    “宴无好宴,早知如此,本座就不应该前来,什么大汉的司徒,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秦风起身,扬长而去。

    

    场内官员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好好的宴席,会演变成为这样的局面。

    

    秦风的财力雄厚,就算是拿出一些金钱来也不算什么的,不想秦风竟然是这般的小气,不想拿出一点钱来。

    

    这等情况,让场内官员对待秦风的态度,没有那般的友好了,或者说,最初的时候就没有友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