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妻一枚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有恩怨
    我不自己像什么,梁友亮也说不上来。

    来到院子里我在敖雄面前鞠了一躬,蹲下身去给他烧纸,之后上香。

    从一旁的香案上拿了一把香点着,姚雄这里三注,另外几具尸体哪里也分别三注。

    走回堂屋,路过王家妯娌哪里的时候,我对她们道:“带着孩子进屋去休息,今晚你们不要单独睡,就算在挤也要和梁小会住一起,有她在你们身边,我会放心很多。”

    这对妯娌点头正要离开,梁小会就走出来了。

    “我大伯已经吩咐过了,他说你起来就去叫他,”梁小会说道。

    而我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让王家兄弟和梁友亮去休息,也吩咐他们不要单独住。

    不过我还没有去叫梁友强,他自己倒是出来了,这家伙睡的时间没我长,想必也和我刚刚入睡的时候是一样的,所以并没休息好,这个时候出来,双眼泛着血丝,精神状态好像一点也不好。

    “要不去洗洗?”我看着他道。

    “洗什么,做正事要紧,一天不洗脸别人看不出来,”梁友强道。

    而我没有回答,来到牛小五身前看了看他,尽然发现没有气息的尸体还像活着的时候一样,除了身上的抓痕以外,他看上去就是好好的。

    “有没有通知他的爷爷?”我头也没回的问道。

    “没有,他比较特殊,不算是死了!”

    梁友强答道。

    “嗯,这样也好,通知了还要花时间去解释,麻烦!”我答。

    于是我们分开做着准备。

    我来到那个早就准备好的法坛前面,尽然发现什么都有,用于画符的黄纸一大叠,早就裁剪好了,想来梁友强并没有睡多久,因为准备这些东西是需要时间的。

    “谢谢,我带来的还真不够用呢!”我一边从褡包内拿出画符用的东西一边说道。

    梁友强只是挥了挥手,也在做着一切准备。

    褡包里有我常用的东西,但我来的时候没有带上幽冥之水和百年朱砂,可是拿出来的朱砂和画符水尽然有这两样。

    不但如此,还有乾坤墨。

    乾坤墨据说是昆仑上的墨石熬练而成,相传极其难得,每十年才有三五斤,花钱都买不到。

    我之所以有是兰姨给我的,原本我并不舍得用,一直放在?中祠阎王相前面供着。

    具道家的说法来说,这样做乾坤墨会吸收灵气,将来运用的时候能更好的驱魔降妖。

    所以我在保和县都不会用,更不会带来了,但是现在却是出现在我的褡包里。

    那么只能证明是有人送来的。

    纪明消失不见,我对他的记忆有些混乱,现在的话我很肯定他来了洛阳镇。

    这么一想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种种不好的想法出现在脑海,最坏的一种就是被李强夫妻抓了去。

    “希望你能平安,等着我找到你!”我喃喃自语,随后晃了晃脑袋,开始化驱尸符。

    驱尸符能驱尸,但却没有攻击威力,我要前往阴曹地府,就必须做好准备,否则尸王来了,梁友强和一个半残的梁友亮完全顾不了这么多人。

    梁小会的话,一个女孩子,在厉害也有限。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画符,一共九十九张。

    之后有用半个小时画出四十九张驱鬼神符,这才和梁友强丈量地皮埋符凝阵。

    九十九张驱尸符将王家老宅里里外外全部圈了起来,我站在法坛后面手拿桃木剑做法,随着我那紫金之色道源融入地下,九十九张驱尸符顿时被激活,形成一张巨大的符文天网,呈圆形将王家老宅封闭起来。

    驱尸符对鬼魂没用,所以在驱尸符中间还夹着驱鬼灵符,中间每隔九张驱尸符就有一张驱鬼符。

    余下的全部贴在老宅各处,以保万一。

    姚雄和那几个人的尸体之上我也放了驱尸符,毕竟这里距离姑娘山很近,李强夫妻也不知道在哪里,我不得不防范他们袭来,引尸招魂作恶。

    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到了夜里一点,整个洛阳镇一片寂静,原来应该有灯火和路灯的小镇现在一片漆黑,静得可怕。

    “什么时候走!”梁友亮进来看着我问道。

    我看了看时间说道:“两点之前!”

    “还有时间,过来聊聊!”

    “好!”

    于是我们两个走到院子里,看着驱尸符发出的光芒,谁也我没有先说话。

    最终还是他开口了。

    “你很厉害,年纪不大道行比我父亲还要高,不过我感觉你的灵魂气息和我们有些不一样,是师门传承的道术影响吗?”梁友强问道。

    闻言我看着他有些诧异,尽然发现了我的不一样。

    但我没有回答,而是摇头说了两个字:“不是!”

    “那你就是神魂转世了?”他问。

    “嗯!”我答

    “不知道你是哪个大神的神魂传世,方便说一下吗?”

    这话一出,我就看了过去,感觉这家伙有些不对劲,于是问道:“必须说吗?”

    “不一定,你说我听,不说就算!”

    汗,好简单的回答,也很押韵。

    不过我还没有开口,他就继续道:“我们梁家从一开始就是以道门的身份存在的。”

    “不知道演化了多少年,最终家门内难免出现一些不服管教的人,原来梁家的先祖有人是可以位列仙班的,但是在某一个时代的时候,遇到一个同样是道门传出的家族,不过这个家族是以看风水闻名,你说巧不巧,尽然也是姓纪的家族。”

    他说到这里我的内心一颤,心想:“靠,不是吧,纪家不正是这样吗?”

    梁友强继续道:“梁家一个老祖宗生性放荡,亦正亦邪,他曾经用玩笑的口吻害得当时一个家族几乎灭绝,不知道是老天的惩罚还是有人暗中下手,梁家的祖坟尽然一夜之间移位了。”

    “后来梁家有人找到纪家看风水迁祖坟,由于梁家没人懂堪舆之术,更不会寻龙点穴,被纪家算计,祖坟迁到当时一个叫做绝龙岭的地方还不自知。”

    “打哪以后梁家一蹶不振,直到千年前他们才知道梁家衰败的原因,不过祖坟之地尽然被人使用道法封禁,在哪个时候梁家道人已经所剩无几,完全破不开封禁。”

    “家族老祖找遍了所有道门中人请求化解,最后得知没有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只能让梁家的祖坟风水暂时停止运转,希望我们尽快找到那设置封禁的人解开。”

    “然而这一找就是千年之久,姓纪的人不少,但是懂道术的没几个,你那个亲戚也说了,他只会看风水,而你姓纪恰好懂道术。”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说到这里我基本算是清楚他说的聊聊是聊什么了。

    于是点头道:“纪家是以看风水得名,但也有少数的道门中人,你就确定你要找的人是我?”

    “呵呵,纪家没人会道术,只有你会,还有千年前的那个纪航会,”梁友强冷笑一声,随后说道。

    我站在他的身边尽然感受到一丝的不善之意,没忍住退了一步,心里虽然对他所说有些同情,但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一块,所以我对他起了防范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