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他就在等你解释!

第七百一十三章 他就在等你解释!

 热门推荐:
    莫晚晚坐在餐桌旁,两手支着腮帮,看着舒窈只吃了几口,就停下了筷子,不禁皱起了眉,“是不好吃吗?

    

    还是身体难受?”

    

    这样的嘘寒问暖,着实令舒窈有些不适应,但还是礼貌的回以微笑,并言,“很好吃,但我已经吃饱了。”

    

    莫晚晚疑惑的眉心紧蹙,她明明就只吃了几口而已,这样就吃饱了?

    

    “那再喝完汤吧!就喝一碗。”

    

    莫晚晚说着,又急忙起身给她盛了热汤。

    

    舒窈看着递送到面前的汤碗,里面还放了个鸡腿,莫名的眼前就浮现了一段记忆。

    

    很久之前,那件事还没发生之前,她住在厉家时,又一次厉霖和兮兮缠在她身边,吵闹着想吃她做的饭。

    

    当时她有事要忙,便三言两语将孩子们打发了。

    

    现在想想,着实是有些对不起孩子们了。

    

    看着鸡汤,她更加吃不进去,定定的僵持了好一会儿,随之才慢慢的抬起了头,“那个,莫小姐,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说,快说,是什么?

    

    什么都可以!”

    

    莫晚晚焦急的早已一口应下。

    

    对此,舒窈反倒有些感觉突兀了,羞涩的面容不佳,但却辗转的小声道,“那个,我能借用一下你家的厨房吗?”

    

    厉沉溪的这栋宅子,什么都好,唯独家里冷冷清清,就连一粒粮食,一点食材都找寻不到。

    

    莫晚晚想也没想的就叹了口气,随之拉起她的手,“就这点事,还说的这么客气,想用就随时用吧!还说什么借,真见外!”

    

    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好在莫晚晚极为热情,拉着她的手就去了隔壁宅子。

    

    这边厨房很大,里面食材也一应俱全,她动手烤了个小蛋糕,外加又将鸡汤热了热,全部装入餐盒和保温饭盒里,便和莫晚晚告了别。

    

    她一出门,竟就遇到了正好开车到此的黄毅,两人面面相觑,黄毅急忙率先下了车,“安小姐这是……要出门?”

    

    黄毅注意到她手中提着的餐盒,下意识的指了指自己的车,“我送你吧!”

    

    舒窈迟疑了下,但也没拒绝,她现在身无分文,不管是搭乘地铁还是公交,都无能为力,有人送一下,倒也还算方便,也省的蛋糕凉了。

    

    她上了车,一直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餐盒,生怕洒了,或者路程颠簸弄坏了似的。

    

    黄毅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她,不禁皱起了眉,他并不是偶然来别墅,也不是奉命来盯着她的,他只是透过老板的一举一动间,看出了老板的心思,想着过来问问舒窈,有什么需要的,比如蔬菜水果,换洗衣物之类的,但没想到竟送她去了医院。

    

    他踌躇的有些面色发难,余光透过后视镜,有些欲言又止,“安小姐,你这些东西是送给二少爷的吗?”

    

    舒窈闻声轻微一怔,下意识就想到了什么,所以不等黄毅再婉转的组织语言,她便说,“这些东西我会交给护士的,不会去见孩子的。”

    

    之前厉沉溪曾说过,不允许她见两个孩子,所以,她现在也不想让黄毅为难。

    

    黄毅不禁松了口气,思量了下,又说,“其实吧,安小姐,你应该知道的吧,厉董之前是真的想要娶你,和你好好过日子的。”

    

    “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但你要是有苦衷,就和厉董说出来,别一直憋在心里,你说出来,他才能释怀啊!”

    

    这些话,黄毅真的不想说,若放在几年前,他也绝对不会充当这个烂好人的,但这么多年了,眼看着舒窈和厉沉溪之间纠纠葛葛,牵牵绊绊也差不多十年了,就连厉政都十岁了,兜兜转转,事到如今,两人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他一个局外人看着都替他们着急,一个问了,一个不说,一个疼惜孩子,一个又忘却了曾经,如此下去,这心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打开!“很多东西,都需要说清楚,别人才能明白的,不管到底是怎样,你都没必要一个人硬扛着,说出来,厉董他会理解的。”

    

    黄毅都无法想象,老板这几个月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先是满世界的找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又非要将她扔货船带回来,现如今也是如此,听说她跑出了医院,老板虽然说无所谓,别管了,但那脸色阴的,哪里是不想管的样子!还有之前,秋姨擅自对她行凶,厉沉溪那恼羞成怒的,若不是黄毅急忙处理了秋姨,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呢!舒窈闻言就垂下了眸,目光沉沉,雾霭连连。

    

    说出来他就会理解吗?

    

    但那样的话,结果无外乎有两种,他真的理解接受,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们,再次与安嘉言为敌,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厉氏的实力虽然强劲,但也只在国内,国外于他而言,还是生疏的,就算他愿意孤注一掷,但如果失败了呢?

    

    岂不是将他和孩子们,再次全都搭上了?

    

    这个赌注,舒窈不敢尝试,也无法尝试,太冒险了,和牺牲自己一人相比,这个代价太大。

    

    而另一种结果,就是他知晓一切,为了守护孩子们,只能忍痛和她彻底划清界限。

    

    虽然会如她心愿,但与其看着他退缩远离自己,还不如这样让他误会下去,因为前者的心痛,远远是她无法想象的。

    

    一路上,她沉默不言,静静的听着黄毅说了很多,他几乎嘴皮子都要磨碎了,但眼看着车子抵达医院门口,她下车时也只说了句,“谢谢你,黄秘书,让你操心了,但我真的没有什么缘由的。”

    

    对于曾做过的一切,她只能说是自己的计划失算,不慎牵连到了两个孩子,仅此而已。

    

    其他的,她不想再多言,也不会再多解释。

    

    厉沉溪不管是恨她,还是报复她,都是她应得的,毕竟给孩子带来的伤害,也是她无法替代和消除的。

    

    黄毅愣了愣,眼睁睁的看着舒窈对着自己轻微颔首,随之转身进了医院,他不耐的唉声叹息,他是真想告诉她一句,厉董就在等她一句解释呢,难道她看不出来吗?

    

    舒窈径直上了楼,按照记忆中找到了两个孩子的病房,隔着门上玻璃,看到了还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厉政,心脏莫名一紧,半晌后才迈步去了旁边病房。

    

    她没敢过多瞧看一二,担心厉霖发现自己,正巧遇到了护士,便将自己手中的餐盒递送过去,“麻烦您,能将这些交给厉霖小朋友吗?”

    

    护士一怔,舒窈连忙又说,“实在抱歉,我不太方便,所以只能麻烦您……”“这……”护士有些为难,但看着她如此诚恳的份上,也不好直接拒绝,便说,“厉霖刚吃过了饭,所以可能吃不下的。”

    

    “这样啊……”舒窈有点小失落,轻微的低下了头。

    

    护士感觉自己是不是说的太直接,也太伤人了,思量着想安抚她两句时,一道女声就传了过来。

    

    “给她送进去吧!”

    

    护士和舒窈几乎同时闻声看去,就见吴妍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一身娇俏雍容,婀娜的面容上还透出些许浅淡的笑容,看上去尤为亲切和煦,而那笑未及眼底,也显得格外突兀和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