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第七百一十四章 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热门推荐:
    舒媛并非突兀到此,是早就来了,而且这几个月里,她也频繁出入医院看望厉霖和厉政,所以护士对她也不算陌生。

    

    “吴小姐。”

    

    护士礼貌的道了一句。

    

    舒媛也迈步走到了两人近旁,她余光轻扫了眼舒窈手中提着的餐盒,随之目光就看向了护士,“将东西送进去吧!霖儿会吃的。”

    

    护士尴尬的眨了眨眼睛,还觉得有些不妥,小声嘀咕了句,“可是厉董不让随便给孩子吃东西呀……”舒媛眸色猛然一紧,提高了音量,“你说什么?”

    

    护士吓得愣了愣,随之又听舒媛趾高气扬的冷道,“不知道我和厉董的关系吗?

    

    还是我说的话,你没听见?”

    

    “也不是……”护士反倒更加为难了,无措的权衡再三,她只说,“这样吧,我给孩子送进去一点点,其他的,劳烦你还是带回去吧!”

    

    舒窈不想为难别人,便欣然同意了。

    

    她在旁边的椅子上打开了餐盒,给护士拿了一块蛋糕,又盛了一碗汤,护士端着东西就进了病房。

    

    偌大的走廊里,只剩下了她们两人,舒媛冷冷的瞥着她,目光尤为不桀,“我是真的想不通,事到如今,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别告诉我,你再幻想着沉溪还会对你不死心,期待着什么旧情复燃。”

    

    舒窈想收拾东西的手轻微一顿,慢慢的就抬起了头。

    

    “死心吧!沉溪不会再对你有感觉了。”

    

    舒媛染满怨毒的目光如淬了毒的利剑,锋芒毕露的落向她,“知道他为什么这次把你找回来吗?

    

    不是为了什么重拾旧爱,是为了从你身上找到证据,好把你送进监狱!”

    

    舒窈静静的听着,深吸了口气,“那么,你又是什么身份呢?”

    

    舒媛蓦然一愣,随之就笑了,抬手拢了下耳边的碎发,“你觉得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姘头,或者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舒窈给出了回应。

    

    舒媛气得咬牙,“你……”“不是吗?”

    

    舒窈迎着她,毫无惧色的眸中一片清澈,却随着浅眯而染出了不屑,“毕竟我和他是领过证的,手续至今未办,那么,我就依然是他太太。”

    

    舒窈其实懒得说这些,只是面对舒媛的趾高气扬,她实在有些心烦。

    

    她可以不争,不抢,但不代表别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辱,玩弄!舒媛气的当即就变了脸,有些恼羞成怒,即将要爆发时,却余光扫到了什么,突然上前一步,不经意的一把碰到了椅子上的保温饭盒,滚热的汤汁顺势流淌,直接泼溅在两人身上。

    

    因为位置缘故,大部分的都洒在了舒媛的身上,只有些许迸溅到了舒窈。

    

    “啊!”

    

    舒媛被烫的叫出了声。

    

    而就在舒窈疑惑不解时,后方一道低沉的男声也随之陨落,“阿妍,怎么了?”

    

    下一秒,厉沉溪大步流星,直接绕到了舒媛旁侧,关切般的大手挽上了女人的纤腰,并顺势将舒媛搂入了怀中,疼惜似的查看着她被热汤烫到的大腿。

    

    汤确实是很热,但毕竟路程上花费了不少时间,所以也不会真的将人烫伤,充其量就是烫红了一些而已。

    

    厉沉溪急忙从西装口袋里抽出手帕,轻轻的替她擦拭了下腿上的汤汁,然后又看向她,“阿妍,还疼吗?”

    

    舒媛侧身靠在他怀里,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声软糯,“好多了。”

    

    旋即,男人阴鸷的冷眸就落向了舒窈,沉冷的嗓音也不期而至,“你怎么来了?

    

    谁让你来的?”

    

    继而,男人上前一步,一把就擒住了舒窈的手臂,“我有没有说过,不允许你踏足这里半步?

    

    拿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舒窈无奈的目光在男人俊颜上逡巡,余光扫向一旁楚楚可怜的舒媛,俨然和刚刚盛气凌人的模样截然相反,这女人,还挺会演戏的。

    

    但真可惜了,她并不吃这一套!所以接下来,舒窈使劲一拨,一把就启开了男人桎梏的大手,“我来给孩子送点吃的,没想到可能打扰到厉先生了,我现在就走。”

    

    说完,她尽快收拾了下保温饭盒,提着东西就转了身,而步伐未启,就被男人再次扣住了手腕,从而打断了她的脚步。

    

    厉沉溪手上气力一紧,直接将她扯拽了过来,“刚差点烫到了阿妍,现在不道歉就想走?”

    

    “道歉?”

    

    舒窈淡淡的重复着他的话音,“你是让我给她道歉?”

    

    刚刚明明是舒媛主动上前,故意碰倒了保温饭盒的,简单的一处苦肉计,男人还真是愿意相信!也无需厉沉溪回应任何了,舒窈透过男人染满厉色的眼眸就读出了一切,随之点了点头,“可以啊,道歉没问题的,但请问以什么身份?”

    

    “是安宛清的身份呢?

    

    还是厉沉溪妻子的身份?”

    

    如果是前者,那么,她就会提到离婚手续,反正这场婚姻,也根本就是一场无稽之谈,早点结束也是好的。

    

    但若是后者,堂堂厉氏集团总裁的妻子,竟主动屈尊降贵给别人赔礼道歉,他面上又岂会好看?

    

    厉沉溪凝满戾气的目光暗沉,低哑的嗓音加重音量,“安宛清!”

    

    舒窈定定的看着他,彼此对峙了几秒后,她毫不犹豫的一把甩开了男人的束缚,随之转身径直离开。

    

    眼看着她的背影在走廊上消失,舒媛上前挽起了厉沉溪的手臂,“其实没有那么严重的,而且安小姐估计也不是故意的,但沉溪,你能如此护着我,还是让我很高兴……”男人面无表情的冷眸扫向她,冷冷的一把拂开了舒媛的手,“你不就是想看到这些吗?”

    

    他犀利的字音直接揭穿,毫不留情。

    

    刚刚的一幕,虽然从他来的方向看过去,确实分辨不出是舒窈将饭盒打翻,还是舒媛故意撞翻的。

    

    但女人之间的这点小把戏,他几年前就看腻了,又岂会不懂。

    

    舒媛猛然呆愣住,莫名的嗓子有些发紧,却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说,“你说什么呢?

    

    我……”“我是不是交代过你,离她远点?”

    

    厉沉溪阴霾的俊颜彻底黯下,高大的身形笼向了女人,“想借我之手,打她的脸,吴妍,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话音一落,厉沉溪就大步毫不留情的掠过了她。

    

    “不是的,沉溪……”舒媛站在原地又叫了一声,但眼看着男人背影渐行渐远,丝毫没有再停留的意思。

    

    她无措的暗自咬牙,发狠的攥紧了双拳,可恶的舒窈,都这么多年了,他竟然还这么相信她…………而医院楼下,厉沉溪极快的大步从后方越来,拦下了舒窈,伸手就捉起了她的手臂,并顺势将她揪扯着拉拽到了旁侧僻静一些的地方。

    

    但随着两人脚步停下,厉沉溪还不等言语任何,舒窈就不耐的从他手中挣脱,并直道,“因为我的一些缘故,伤到了两个孩子,所以我可以忍受你对我的报复,可以接受你惩罚我,但这不代表我就任人可欺!”

    

    换言之,她可以接受他欺负自己,但不等于任何人跑出来,都能像捏软柿子似的,随便欺负她吧!“还有,恶其罪,而不恶其人,就算我真十恶不赦,犯了天大的错,也论不到你来兴师问罪随意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