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把她找回来!

第七百一十五章 把她找回来!

 热门推荐:
    一系列的话语道出口,舒窈也感觉到了自己情绪似有些不稳,也有些过于激动,所以短暂的数秒后,就尽量克制压下,努力缓了缓,才又说,“抱歉,我过于失态了。”

    

    她轻微垂眸,仔细想了想,虽然刚刚的一切都是舒媛故意为之,很明显的小伎俩,但也着实不必因此而大动干戈。

    

    舒窈念及此,便又说,“我现在就去和吴小姐道歉。”

    

    说着,便侧身要越过男人,却被厉沉溪高大的身形再次拦阻,同时他单手也擒上了她的细臂,“你现在这幅样子,哪里有真想道歉的意思?”

    

    她明明嘴上说着道歉,但清冷的脸上,毫无半分歉意的痕迹。

    

    丝毫不走心,厉沉溪又不是看不出来。

    

    她不耐的皱起了眉,“所以,你想要我怎样?”

    

    男人清寒的眸光阴鸷,紧紧的注视着她,思忖下正要说什么,耳边却被一道刺耳的警笛声震慑。

    

    继而,广播里便传出,“1105病房患者突发急症,请呼吸科医生速来,呼吸科医生,听到请速来11层……”厉沉溪冷峻的面容猛然一沉,1105号病房,不就是厉霖所在的房间吗?

    

    因为是v单人病房,所以广播里的患者,指的就是……他来不及多想下去,一把松开了舒窈,转身大步流星径直上楼。

    

    舒窈在原地愣了愣,也后知后觉感觉出了什么,连忙慌不择路的急奔而去。

    

    随着两人相继赶到时,楼上病房中,厉霖躺在病床上,呼吸困难已经被急救的医生做了插管处理,还有护士正在为孩子注药,医护人员手忙脚乱,抢救正在进行。

    

    厉沉溪单手扶着门旁墙壁,颀长的身形宛若冷山,下一秒,染满阴霾的面容霍地就袭上了旁侧的舒窈,极快的单手也擒起了她的下颚,“你又对霖儿做了什么?”

    

    她呆愣的一言都道不出口,脑海思绪万千,却根本想不出来任何,只是无措的站在那里,任由男人蛮力的桎梏,而毫无作为。

    

    厉沉溪一腔混乱的怒意无处安放,星眸中堆起的怒意更甚,制止旁边舒媛急忙跑了过来,柔柔的伸出手挽起了男人的手臂,“沉溪,你先冷静一下……”她拉着他的手臂,从而让他放开了舒窈,并说,“医生还在抢救呢,等会儿检查结果出来了再说,别急,霖儿不会有事的。”

    

    厉沉溪俊颜阴沉难辨,冷冷的抬手拂开了舒媛,转过身就这样站在病房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终于在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后,医生陆续从房内走了出来。

    

    为首的主任摘下了口罩,看着厉沉溪忙道,“厉董别着急,孩子没事。”

    

    如此一说,厉沉溪一直紧绷的一颗心,也才稍微放下,却顾不得任何思虑,急忙脱口再问,“具体是因为什么造成的?”

    

    “食物过敏引起的。”

    

    医生简单给出了答案,“厉霖应该是对坚果类东西过敏,误食了才引起了休克和无法呼吸的反应,不过,好在治疗及时,所以暂时没什么危险,但以后一定要注意,切记不能再给孩子食用这类东西了。”

    

    坚果类食物。

    

    厉沉溪俊颜霎时瞬息万变,听着医生的解释和叮嘱,待送走了所有医生,看着病房里有留下的护士,在照顾着厉霖,他才转身冷眸看向了舒媛,“阿妍,让黄毅先送你回去,嗯?”

    

    舒媛微愣,余光瞥了眼旁侧面容极为不佳的舒窈,虽还有些不愿,但也不想违背他,便也佯装乖巧的点了下头。

    

    看着舒媛离开后,厉沉溪单臂猛然一把扣起舒窈的手腕,揪扯着她,大步流星的进了楼梯间。

    

    随着走廊门‘砰’的一声关闭后,男人宛若寒山的身形全数朝着她笼了下来,狠厉的俊颜上,染满了厉色,就连周遭的气息,也染满了杀伐的戾色。

    

    他捏着她的手腕气力逐渐加大,将人狠狠的一把摔向了旁侧的墙壁,随之身形下落而去,单臂撑在她脑侧的墙上,低眸看向她,“厉政,厉霖和兮兮,这三个孩子,都对坚果类食物过敏,知道为什么吗?”

    

    所以厉家上上下下,几乎找寻不到任何坚果类食物,就是为了防止三个孩子误食过敏。

    

    他千叮咛万嘱咐,但没想到,这类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舒窈心下有些惊恐,连带的美眸也略微颤动,纤长的睫毛更为紊乱,却还是有些疑惑的蹙了下眉,晦涩的声音很低,“为,为什么?”

    

    话音一落,男人另只手也精准的钳起了她的下巴,力道大的恍若要将她的骨头生生捏碎,“因为遗传了你的基因,因为你也对坚果类食物过敏!”

    

    他森寒的嗓音极沉,因为刻意加重了字音,而掷地有声。

    

    对于舒窈,也宛若一道凭空横出的夺命符,声声刺耳,她蓦然就愣住了。

    

    “厉霖一日三餐,包括零食水果都是我特别安排的,护士和保姆不可能搞错,唯一的可能,就是你送来的这些破食物!”

    

    他尾音落下时,也烦躁的一把揪扯过她手中提着的保温饭盒,狠厉的一把扔到了地上。

    

    巨大的声响,更加震痛着舒窈的耳膜。

    

    她送来的食物……舒窈眸色有些混乱,惊愕的看着地上散落破碎的饭盒,急道,“不可能,绝对不……”她忽然说不下去了,思绪波动,转瞬就想到了什么,蛋糕是她亲手做的,因为本身就对坚果类食物过敏,所以她做饭时,更会主动避开,自然蛋糕不会有问题。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鸡汤!但鸡汤是莫晚晚在饭店订的,她只是加热了一下,所以不太有把握。

    

    厉沉溪冷眸看着她说不下去,一丝冷嗤接连而溢,“你自己对什么过敏不清楚吗?

    

    随便就给孩子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他也有些说不下去,明明满腹的怒火咆哮,山崩地裂,却看着她时,竟又莫名的发不出来了!舒窈也不想再听他说下去,直接拨开了男人的束缚,然后动作极快的就来到了地上碎裂的饭盒旁,蹲下身抬手拾起一片碎片,里面还残留一些鸡汤,她端起来顾不上残破锋锐的裂痕,直接张嘴喝了下去。

    

    男人见此着实一愣,接着剑眉就蹙了起来。

    

    舒窈喝光了残片中的鸡汤,又继而拾起地上散落的鸡肉,也不顾一切的往嘴里递送,一口一口的吞咽了下去,她还想再吃时,却被厉沉溪打断了。

    

    他轻微俯身就将她拉拽了起来,“这是做什么呢?

    

    想演苦肉计?

    

    不觉得已经没意义了吗?”

    

    舒窈却尽快咽下了嘴中的一切,接着抬手再次拨开了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辗转犹豫,最终也只道了句,“对不起。”

    

    然后,她便迈步从他身边掠过,跑出楼梯间,正巧有电梯抵达此层,她急忙上了电梯,下楼离开。

    

    厉沉溪一脸鸷酷的迈步出来,看着她那匆忙的样子,眸光愤然深邃,暗暗握紧了垂于身侧的两手。

    

    数秒后,他到底还是拿出了手机,电话拨通后,直接冷声吩咐了句,“把她找回来,马上!”

    

    如果鸡汤有问题,那她也会过敏,耽误下去也会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