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柄打野刀 > 第349章 亲身尝试

第349章 亲身尝试

 热门推荐:
    “灵引多谢娘娘赐下秘法,让吾能够再一次得到真实的触感体验。”

    珞羽淡淡微笑,牵起越来越像真人的纸人的手,缓缓朝着园子深处走去,“这些都是姐姐能为你做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做了,不需要那么客气。”

    两人一路穿过几处亭台楼阁,最后在园子深处的一座三层小楼前停下脚步。

    “这里被人叫做西宫,以前的时候,我一直将这柄刀存放在此处,不过现在随着本宫实力突破,却是可以随时携带在身侧了。”

    “不过作为长期存放缺月的场所,日积月累之下这栋房子倒也凝聚了些许不一样的气息,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

    顺着珞羽的指示,灵引踏前几步,站到了小楼的门边,片刻后面色有了微妙的变化,然而还未等她更加深入地去感受,便感觉到这种气息陡然间成十倍百倍地增长,压迫得她不由自主朝着一旁退去。

    灵引猛地转身,才发现刚刚还笑意盈盈的珞羽表情沉凝,右手已经搭在了腰侧那柄古朴长刀的刀柄上面,正在一点点将散发着森寒光芒的刀锋缓缓拔出。

    轰!

    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灵引虽然不需要呼吸,却也诡异地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觉,一直退出到数十步外才堪堪稳住身形,死死盯着那柄一点点从刀鞘中滑出的缺月妖刀。

    一道明亮至极的耀眼光芒自刀锋处冉冉升起,瞬间将整座楼前空地映照得一片炽白。

    “这种感觉,和昨夜面对从城内冉冉升起的明月几乎一模一样……”

    “这是不是说明,如今正有其他生灵在接近城池,并且在肆无忌惮释放自己的力量,被这位居于人间皇宫的妃子逮了个正着。”

    “我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仔细观察她的出手,看一下这柄妖刀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运作方式……”

    无尽的惊悸陡然充满了灵引的全部意识,她发现在这种超近距离的情况下,自己面对着冉冉升起的那轮银色圆月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甚至在心神被压迫的情况下无法去正常思考,行动。

    “太厉害了,不知道像皇妃这样的人在世间还有多少,如果数量很多的话,不管是古羏族的真神羏貊,还是计喉圣君,都不可能在人世间重新恢复昔日的荣光,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绝无这种可能。”

    …………………………………………

    一本颜色鲜红的书册在欢快地围着顾判上下飞舞,看起来就如同一只听话的胖鸟儿,在主人身边蹭来蹭去的讨好撒娇。

    脚下响起一声压抑的呻/吟声,顾判将目光从看似跳脱欢乐,实则惊恐害怕到了极点的血书陋狗上移开,看向了地下刚刚苏醒的空空子。

    “醒了?”

    “你到底是……”

    “醒了就抓紧站起来吧,毕竟现在天寒地冻,地上很凉。”

    “阁下到底是……”

    “你逃命跑路的样子看上去很帅,我对你修习的轻身法门有点儿兴趣。”

    两次开口都被无情打断,空空子差点儿一口气噎住提不上来,抚着胸口喘息着道,“你倒是好大的胆子,究竟知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嘭!

    顾判一脚下去,耳朵终于清静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更要看得清楚当前的局势,最起码的趋利避害的能力不能缺少,这是那些茹毛饮血的野兽都具备的基本品质,偏偏却有很多人失去了对于危险的根本敬畏,经常因为自己的愚蠢而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但是他并没有一脚踩死那个空空子,并非是因为仁慈,而是没有必要,杀了这货并不能给他带来太大的收益,而且此人也没有真正惹到他,仅仅是一个偷窥的罪名倒也达不到直接置人于死地的程度。

    顾判怀着相当大度的心情,在空空子的衣服内摸来摸去,寻找着比较有价值的战利品。

    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他也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一副猥琐无能的样子,身上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少,光是大通钱庄的银票都有厚厚一叠,粗略数一数至少得有七八千两的数量,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玉器首饰,加起来怕是至少要有一万多两白银的进账。

    “发财了,这次是真的发财了……”

    虽然没有从空空子身上搜到任何的修行功法,但顾判却已经非常心满意足,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他还从未拥有过如此巨量的存款,如此数目的珠宝首饰,不说别的,光是这些银票都足够他晚上蒙上被子偷偷乐上很长时间。

    他悠悠叹息着,小心翼翼将那些玉器首饰用小包袱裹好,然后又拿起那叠厚厚的银票,刚想将它们塞进自己怀里,却心中倏然一跳,抬头仰望着万里如云,碧蓝如洗的天空。

    两朵红炎在眼中倏然升起,映照出大魏京城的上空悄无声息升起的一弯新月,挥洒着淡淡的银色光辉。

    唰!!!

    顾判猛地眯起眼睛,发现那弯在太阳光芒照射下几乎很难看到的新月上一刻还在京城上空,下一刻竟然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相距至多不过百丈左右。

    唰!!!

    血书一个猛子扎进顾判怀中,缩在一叠银票中间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像刚才那般盘旋飞舞刹那。

    “这就是珞羽御使缺月妖刀后,将异类斩杀于城外五里分界线的刀芒?”

    “这种压迫感,这种威势,已经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料。”

    “不过……给我开!”

    双刃大斧咔嚓出现在他的手中,闪电般向前斩出一道森寒光芒,与迎面而来的那弯银色新月毫无花哨地正正撞在一处。

    轰!

    仿佛有一枚高爆炸弹落在了城外的这片荒野之中。

    以顾判所站的位置为中心,地面上陡然凹下去一个方圆数丈的深坑,庞大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轰击,顷刻间便将高出地表的一切积雪和植物吹飞荡平。

    烟尘还未完全散去,他刚刚从坑底直起身体,便再次抬头,面无表情看向了一轮银色圆月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没有任何犹豫地朝着大坑坠落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