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柄打野刀 > 第350章 任由你看

第350章 任由你看

 热门推荐:
    “果然是好凶器!”

    顾判低吼一声,手中大斧由单握改为双持,周身红炎缭绕燃烧,炮弹般自坑底一跃而起,朝着那轮重重砸落的圆月挥出了一道匹练般的璀璨光芒。

    轰!

    银色圆月溃散,化为星星点点碎屑融入虚空。

    一道被重重烈焰包裹的身影再次重重砸入地下,将那大坑的深度加深了一倍不止。

    盏茶时间过后,一只通体洁白的纸鸾缓缓落在大坑边缘,从上面轻轻飘下一个纸衣纸裙的纸人儿,以及一位白衣白裙的清冷女子。

    “姐姐确实感觉到了顾主人的气息?”灵引看着数步外那个巨大的深坑,有些惊讶地挑起了眉毛。

    “如果第一刀还没有认出来的话,第二刀斩落时给我的感觉绝对是他那独特的红色火焰,偷师自本教秘境业火红莲而成。”

    “呼……”灵引轻轻吐了口白气,有些疑惑地道,“我怎么没有感知到顾主人的气息?难道他被姐姐刚才接踵而至的两刀给劈死了?”

    珞羽屈起两根纤细如玉的手指,轻轻敲打着缺月妖刀的刀柄,眸子深处波光一闪而逝,随后却悠悠叹息着回道,“本宫也没有感觉到有活人的气息留存,也许刚才出手太重,一不小心真的将顾千户的人头斩落于刀光之下。”

    她看着灵引道,“不过顾千户到底是死是活现在还并不能完全确定,不若麻烦灵引妹妹将这坑底的浮土清理干净后,我们再下去探个究竟。”

    “如今之计,也只好如此了。”灵引轻轻挥手,便从身后显出几具披甲持刀的纸人,齐刷刷跳进了坑内。

    珞羽隐蔽地拉了拉灵引的手臂,在她有些疑惑的眼神中带着她接连向后退出十数丈距离,才缓缓站定了脚步。

    “我的刀告诉我,那大坑里面仿佛隐藏着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灵引妹妹啊,也许你我应该再稍微退远一些,等那个粗鲁的家伙发泄完了心中的无名怒火之后,再上前与他见面交谈。”

    “恩!?”

    珞羽话音刚落,面色却倏然一变,转头仔细观察着身侧的虚空,然后伸出两根手指似乎捏住了什么东西。

    “现在走已经晚了呢。”她缓缓抬起手臂,似乎在轻轻扯着什么,表情再次恢复了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想到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能从我的九张机牵丝真元中领悟得这么深,甚至还另辟蹊径,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不错,很不错。”

    唰……

    灵引直到此时才感知观察到,原来在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已经遍布极细的红色丝线,横竖相连构成了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将她们两个牢牢笼罩了进去。

    “珞圣女,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顾判悄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手中拎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包裹,脸上阴云密布,积攒的怒气几乎都要掩盖不住满溢出来。

    “哗啦啦!”

    那只包裹被他直接丢到了珞羽的脚下,系带散开,露出里面支离破碎的玉器首饰,还有已经被烧得十不存一的大通银票。

    “我这个人呢,从小就穷怕了,也从来都没有这么有钱过,结果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发财前,你说说,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处理?”

    珞羽缓缓摩挲着刀柄,似乎有些想笑,却又硬生生忍住,深吸口气慢慢道,“我也不是有意如此。”

    顾判一挑眉毛,“但事实就是如此,你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千万不要做出那种不认账的赖皮之举……不过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夯货,只要圣女殿下能够把我这一点小小的财货照价赔了,咱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何?”

    “殿下身为业罗圣女,又是大魏皇妃,身份贵重至此,不会连这一点银钱都拿不出来吧。”

    珞羽却真的点了点头,“好像被你说对了,本宫最近的确手紧,连这些银钱都拿不出来,更不要说什么珍贵珠宝,这该如何是好。”

    顾判顿时愣住,没想到竟然能从这女人口中得到这样的回答,更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堂堂皇妃,这女人竟然敢说连一点银钱都拿不出来。

    不过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在此,因而当即便改口说道,“殿下竟然也没钱吗,不过没钱也没关系,我本是个讲义气的大度之人,只要殿下能将之前答应我的条件再放宽松一些,便也算抵了这些金银珠宝的赔偿了。”

    “我看你是铁了心的要给自己找不自在。”珞羽淡淡一笑,刹那间犹如百花齐放,分外动人,“那就这样吧,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只要你能帮我做到,我就任你去看又如何?”

    顾判猛地眯起眼睛,思忖着她说的条件到底是什么事情,那块业罗秘传的石碑是不是真的就可以任他去观看参悟。

    但更为惊讶的却是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灵引,她悄悄看看顾判,再悄悄看看珞羽,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他们两个暗地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我就任你去看又如何?”

    在灵引那白纸一样单纯的心中,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极为简单,那就是顾主人想看珞皇妃的身子,珞皇妃说只要他能做到一个条件,就任他去看。

    人世间的事情,果然太复杂了……

    顾判有些奇怪地看了双颊酡红的灵引一眼,随即将全部目光投注到珞羽的身上,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殿下可以说说到底是什么条件。”

    “顾千户可还记得当初在驿馆的那几个小家伙?”

    “记得,怎么了?”

    珞羽便又笑道,“顾千户修为高深,又深谋远虑,想必对教导几个小孩子毫无困难,易如反掌,不知我说的是对,还是不对?”

    “如果你能把他们几个引入修行的康庄大道,就算是让你随便怎么看都无所谓,甚至只要你答应下来,我就可以先将支付一部分定金,千户大人觉得如何?”

    顾判又是一愣,心中瞬间转过不知道多少个念头。

    你妹的,这女人顺杆爬的本事当真了得!

    不过对他来说,这倒也不算是什么难事,不就是教育孩子吗,在这个师道尊严的社会,不听话的打一顿应该也就听话了。

    若打完之后还是自持身份地位,梗着脖子不听话,那就毫不犹豫再打一顿,应该就能解决问题。

    如果还是不行,他也正好顺势撂挑子不干。

    反正这是珞皇妃的主意,想学狐狸玩聊斋?那就痛痛快快地玩啊,看谁先玩不起投子认输。

    他作为一个越来越会讲道理的光脚之人,难道还会怕她那娇嫩白皙,包裹在绣花鞋里面的小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