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柄打野刀 > 第351章 扰人清梦

第351章 扰人清梦

 热门推荐:
    在珞羽的操作下,顾判悄无声息入了京城,并没有去驿馆,而是来到了之前灵引所居的那座园子里面,随意在在角落找了个僻静的小院便住了下来。

    按照珞羽的说法,他最好还是先不要露面,一切等她都准备操作完毕之后再出现在众人面前。

    顾判对此并不在意,在与古羏族的“真神”做过一场之后,他也积攒了许多的东西需要去消化巩固和提升,索性正好利用这样一个安全的地点,抽出大块的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

    当初在幽都之门外时,他迫不得已灌了一肚子的鲜血,连带着将血书也浸泡在内泡澡喝了个饱,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似乎开始发生着一些变化,从最微小层面起始,进而影响全身的种种变化。

    他不知道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更不知道变化之后会将自己带向何方,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但他想来想去才敢确定的一点是,不能让自己被这种被动的变化牵着鼻子走,而应该努力去将这种变化导入自身修行的节奏,纳入到自己的整个体系之中。

    对他来说,变强只是一种手段,而不应该是目的,如果单纯的为了变得更强,那么或许什么都不需要去做,脱衣上床静待饱饮鲜血之环的变化完成即可,但是,真正完成了变化后,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就成了一个充满了危险与未知的陌生情况。

    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顾判缩在屋内不眠不休,就连吃饭都是由灵引送到门口,胡乱对付几口便算完事,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和饮入体内的“真神之血”的斗争上来。

    好在他从中栗府沽陵城异闻事件中获取了相当数量的经验值,生命值也得到了加强,有足够的本钱来支撑自身的强化,以及纠正因为浸泡痛饮“真神之血”而引发的不正常变化。

    更重要的是,他入城后便已经从珞羽手中得到了业火红莲修行法门的完整版本,虽然和自家几经魔改之后的烈焰掌已经变得完全不是一个东西,但细细阅读参悟之后却顿感受益良多,心中积攒的许多疑惑有豁然开朗之势。

    可以预见的是,烈焰掌的下一次破境提升已经近在眼前,只需要再给他一些时日,将最后那几处还未验证完全的地方一一打通即可。

    除了烈焰掌之外,进境最大的当属引元焠体法的修行,生命值不断加强、真神之血改造,还有历次汲取幽都之门灰雾后对身体的改变,已经不自觉地将他的身体强度再次向上攀升了一截,在此基础上利用经验值提升引元焠体法,顺利到几乎让他自己都大吃一惊的程度。

    如是一番折腾下来,就连顾判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他的肉身到底被加强到了一个怎样的层次,体表那层愈发看不见的薄膜,又坚韧结实到了怎样的程度。

    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发现,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对他自己有效,而且还赋予了他一种可以称得上是相当特别的能力,那便是在他的出手下,似乎可以一点点去探索改变某个普通人的身体,使其成为能够适应修行超出界限力量的“新人类”。

    接连数日的深思苦修,他终于感觉到了疲惫,不是身体上的乏累,而是精神耗空之后的心累,便让灵引送来了一坛烈酒,一口气喝完后直接脱衣上床,刹那间便进入到了梦乡之中。

    感觉自己才刚刚睡着,顾判便相当恼火地被一阵喧闹声从梦中惊醒,躺在床上愣了片刻后,披上一件衣服来到了门前。

    透过门缝,他一眼便发现外面的院子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纸人,以及那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白衣少年。

    “哦?几天时间不见,这熊孩子的实力倒是肉眼可见的提升,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长着一副欠揍的样子啊。”

    “这小王八蛋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撒野,想必又是珞羽那娘皮搞得事情,让这个要做我徒弟的,提前过来拜一下师门?”

    “灵引似乎不在,也罢,就让我见识一下,这熊孩子到底提升了多少实力。”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一袭白衣的持剑少年不屑地冷笑着,转身看向了刚刚从门内走出的顾判。

    “你就是珞妃娘娘所说的那个什么缇骑百户?”

    顾判在距离他十步左右的地方站定,有些不爽地摇了摇头“那你可能找错人了,老子不是百户,而是千户。”

    上上下下打量了顾判一番后,白衣少年嗤的一下笑出声来,“呵……百户千户、千户百户,在小爷这里都不够看。”

    “不过这倒也无所谓了,小爷从来不用身份压人,今儿个我就让你这厮瞧瞧,到底什么才是无上绝学!”

    顾判安安静静等他说完,点点头道“说完了?你个小屁孩虽然没有礼貌,不过屁话倒是挺多的。”

    唰……

    少年猛地瞪大眼睛,视线中已经不见了顾判的身影。

    几乎在同一时间,扑面而来的巨大风压将他逼迫地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是他却并没有太过慌张,因为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与底牌。

    这是从那个让他又恨又怕的珞妃那里得到的,让人难以想象的超强秘法。

    白衣男子的手速很快,带起一道残影,闪电般握向了腰侧的剑柄。

    只要长剑出鞘,他便有信心将这个愚蠢自大的缇骑百户击败当场,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惨痛教训。

    咔嚓!

    少年面色陡然一变,双眸猛地一缩!

    他还未伸到剑柄的手被另外一只粗壮的大手握住了,那只手如同铁钳,将他的一切希望都化作了泡影。

    又是嘭的一声闷响。

    刚刚还自信满满的少年如遭雷击,胸口重重挨了一记轰击,身体腾空而起,重重摔在了数丈外冰冷坚硬的地面上。

    “我……我……”他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神惊惧看着顾判一步步走来,揪住他头顶的发簪将他轻轻巧巧拎了起来。

    “就这样的实力也敢跑过来找我的麻烦?”

    顾判用慈爱的眼神看着那张惨白的小脸,片刻后悠悠叹了口气道,“你太弱了,真的是太弱了,连我随手一巴掌都接不下来,真是弱到不讲道理。”

    “你……我,我……”

    少年两眼翻白,几乎背过气去。

    “别在这里你你我我的,弱就是弱,弱逼没有说话的权利。”

    顾判嘭地将他丢到地上,居高临下漠然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你我之间的差距,那就老老实实给老子在这里罚站,别再挑战我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耐心,知道吗?”

    “扰人清梦,也就是我性格脾气好,不然的话绝对会把你吊到树上,打烂你的屁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