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宫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正目的

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正目的

 热门推荐:
    叶天看了看那黄雾,他不知道什么是剧灵奇毒,但能感受得到,这黄雾似乎专门针对像他们这种的修士,一旦呼入体内,就会导致灵气絮乱,任你是元婴巅峰修士,都很难压制。

    姜南北和姜东西兄弟两人退出黄雾之后站定许久,才在红衣女子的帮助下,将一股股黄烟从身体内逼出。两人的脸色,也这才恢复正常。

    “长老,此处黄雾不像是秘境自身带有,应该是那些散修所有。”姜南北转头望向红衣女子,吁了口气。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又抬头看了眼那半空中驻足不前的发簪,不知在想什么。

    身后,吴应有却是噗嗤一笑,似乎是在嘲讽他们兄弟。

    “你笑什么?”姜东西转头不满的瞪眼吴应有,吴应有却是毫不在意,只是往前走了两步,抽出自己的金刀,超着那黄雾猛地一劈!

    刹那间,他的刀尖卷起一道金光,横劈砍向这黄雾,将其一分为二。

    “傻子才硬闯,若是我,直接劈开这黄雾不就行了。”吴应有这才笑着说了一句。

    “你能劈多少刀?这黄雾明显不止眼前这一片,深纵其内不止多少里地,若你劈砍到半路没劲儿了,我们难道都要死在里面不成?”姜南北自是不满吴应有仗着自己修为再那嘲讽,同样讥讽道。

    “哦,那就像你们一样,变得面黄无比?”吴应有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姜南北姜东西兄弟两个。此时没了他郑柯寻和王德盛两位师兄,这吴应有是一点也不再掩饰自己对那兄弟两人的反感。

    “吴应有,收回你的话!”红衣女子眼瞳一缩,迅速瞪了眼吴应有。

    “是,长老。”吴应有当即站直了身子,应了一声,不再搭理姜南北和姜东西两人。

    叶天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却是记在心里,或许这里是能用得上的地方。

    “你怎么看?”红衣女子制止了吴应有他们三人之后,转望向叶天。

    叶天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他还能怎么看,他最开始的任务,只是帮着大家进到秘境,现在他已经把人带进来了,剩下的事,也就不归他管了。现在叶天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只等红衣女子和那些散修起了冲突之后,司机找到内围核心的压胜物,直接离开外围小天地,进到内围核心去。在这之前,他决定一切藏拙。

    红衣女子本来也就没指望叶天能给出什么好建议,见他这样子,也就转过身去,径直朝着那黄雾走去。

    “长老!”

    “红衣长老!”

    她的举动,顿时让吴应有和姜南北、姜东西兄弟二人心头一颤,赶紧出声阻拦。他们明明都已经尝试过硬闯这黄雾,最后无功而返,反而还需要红衣女子相助排毒,现在红衣女子什么都没做就自己往黄雾里走,这不是在送死么!

    但实际上,红衣女子也只是走到黄雾之前,距离那黄雾不过寸步之遥,就不再向前,黄雾如墙壁一般,纹丝不动。

    红衣皱起了眉头,也不知在想什么,忽然张开嘴巴,使劲吸了一口气,这可差点没吓坏吴应有他们,三个人,顷刻之间纷纷闪身出现在红衣女子的四周,准备随时挽救中毒的她。

    可实际上,红衣女子丝毫没有将那黄雾吸入自己口中,就算距离这么近的吸气,黄雾也始终不曾向外扩散一分。

    吴应有和姜南北兄弟俩看不懂红衣女子要做什么,叶天却是眼前一亮,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他当然看懂了这红衣女子想做什么,那深吸一口气,不过是试探这黄雾到底属于什么,站那么近还吸不过来,又可以被轻易劈砍开来,这些特性,足以说明这黄雾不是什么阵法,而是一道陷阱机关。

    既是陷阱机关,附近就该有人操控,找出这人来,阻碍去路的黄雾,也就再不是问题。那么下来,红衣女子就该派人去寻找这人了。

    “吴应有,你向北,往前一公里左右,一旦察觉到附近修士,立刻将其活捉带到我面前。姜南北姜东西,你兄弟二人则向南,你们切记,地毯式搜索,决不能放过藏在暗处的任何一个人!”就在叶天如是想时,红衣女子已经开始下达命令。

    和叶天所想几乎一模一样,叮嘱完他们,红衣女子方才望向叶天。

    “你对天剑门获得这秘境似乎了解的很详细,那你可知道,在这秘境之中的散修,都是些什么人?”红衣女子顿了一下,方才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那些散修是谁,只知道他们其中修为最高的,已经是化神后期,也是他们,稳住这里外围小天地,只要进来之人没有那化神后期的散修境界还高,都不会再引起其中任何天灵秘境的先天制压,不过,所有进来之人,不管如何隐匿,也都会被那人察觉气息。”叶天知道的也不多,这些几乎都是天剑门公开的秘密,他说出来也无妨。

    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事情,红衣女子颇为失望。

    咣!

    轰!

    就在红衣女子打算再问点别的事时,就在他们所在位置的正北方,突然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晃动,同时也有无数刀光显现。

    “是吴应有那边!”红衣女子眼前一亮,顾不得再和叶天多说一句,御空而起,急速朝那打斗动静传来的地方飞去。

    叶天紧随其后,和红衣女子一前一后赶到了那战场所在之地。

    那是一道小山丘,半边是冰川,半边是冻土,此时吴应有就站在冻土这一侧,至于山丘另一侧的冰川上,有一个人影,藏在一张巨大的灵气屏障后面!

    吴应有的刀则砍在那灵气屏障之上,每一刀,都会激起一阵地动山摇。

    “去帮他!”红衣女子转头,就对叶天下起了命令。

    “我家老祖只让我帮你们进入秘境,并跟着你们改变天灵秘境的阵法枢纽,除此之外,没我的事了。”叶天拿起杨云鹤当挡箭牌,直接拒绝了红衣女子要求他出手的命令。

    其实叶天就是想看看,这红衣女子出手是个什么情况,毕竟现在所有人的修为境界他都差不多已经摸清,唯有这个红衣女子,到现在还是个迷。

    说她修为不济,还需要吴应有他们随身保护,但刚刚姜南北姜东西兄弟两人中毒,自己都难以排毒,却是她随便一出手,就同时帮着两人排出了那黄雾之毒。这个女人,隐藏的太深,如果不弄清楚,太容易变成最后的变数。

    再者,叶天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让红衣女子这一行人和在这秘境内的散修打的水火难容,眼下正好就是一个契机,叶天巴不得那些散修注意到此处动静,聚来更多帮手,彻底缠住红衣女子一行人。

    故而叶天这次,拒绝的极为干脆。

    “这次抢夺天灵秘境,我们必须同心协力,那个人就是控制这里黄雾的人,拿下他,这些黄雾就再拦不住我们。你现在不去帮吴应有,导致我们功亏一篑,你觉得你们家老祖能饶过你么!”红衣女子当真还沉得住气,也搬出了杨家老祖杨云鹤,来压叶天。

    “同心协力?真要同心协力,你又何必把文潜留在外面,还让王德盛和郑柯寻两人跟着,分明就是想让你的人拿文潜在当人质,范防着我!”叶天可不吃这一套,干脆,把祝潜拿出来,捅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这份不信任,不是现在才有,而是一开始就有的。红衣女子质疑他们的身份,再到现在进到秘境,却留了一手人质。

    “你可能不信,但我必须告诉你,我那文潜道友,修为境界虽然不高,可有一门独家神通,转破人防守结界,如若他在,这人的防守灵气屏障眨眼可破。”叶天故意抬高祝潜,再次说道。

    谁知道,他这话说完,红衣女子却是忽然笑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不错,你文潜道友的确是我让王德盛和郑柯寻两人压守在秘境之外,作为人质。既然你都清楚,那就速度出手,省得你文潜道友在外吃苦头。”红衣女子一改自己先前温和态度,柳眉一挑,却是露出一抹玉石俱焚的狠劲儿。

    “莫要怀疑,不然现在就给你地遁锁,我放你离开秘境,但我保证,你出去之时,就只能看见你那文潜道友的遗体!你也不用拿你杨家老祖来威胁我,我事后自会去和杨家老祖解释。我就不信,杨家老祖还能为了你们这两个外姓弟子,迁怒于我!”见叶天还未动手,红衣女子则再度威胁道。

    叶天真不怀疑红衣女子所说,她真敢让那王德盛和郑柯寻直接斩杀祝潜,只是,红衣女子越是这样说,叶天就越是不怕。原因很简单,她要真有这个打算,直接让王德盛和郑柯寻带着祝潜一同进入秘境,当着叶天的面威胁不是更具效果。而且这样一来,他们至少还能再多两个元婴期修士作为帮手。

    换做从前,叶天可能真还会有所顾忌,至于现在嘛。

    “还请自便,我杨家外姓弟子,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除非我杨家老祖亲临,否则谁也命令不动我。”叶天往后撤了一步,已经做好了一旦散修齐至,缠住红衣女子这一行人后,自己趁乱逃走的打算。

    似乎是看出叶天打算,红衣女子面上狠色再添一二。

    “杨文天,你可知道这次我与杨家老祖达成的到底是什么协议,故而才让杨家老祖不惜暴露你们,也要让你们帮助我夺得此处秘境!”红衣女子再次说道。

    “嗯?”叶天眼眸山过一道异色。

    关于这点,他还真是不知,当初姜生潮的死被他嫁祸给西雷山杨家,谁曾想杨家竟然和三环金刀门还是联起手来,若能知道这其中究竟因为什么,天剑门这边也就好离间杨家与三环金刀门了!

    “你与我家老祖究竟打成了什么协议?”叶天沉了下心,再次问道。

    “此处秘境,你当真以为我是替三环金刀门抢夺?”红衣女子看了眼对峙当真的吴应有和那山坡另一半的人影,再次对叶天说道。

    叶天闻言,却是一愣!

    红衣女子这话里意思,难不成他们此行,费这么大力气,付出如此代价,最终却是要把秘境的内围核心阵法枢纽,改到西雷山杨家地界?所以说,最后真正要夺取天剑门天灵秘境的,不是三环金刀门,而是西雷山杨家!

    xiang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