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朽女天尊 > 第四十九章 问话

第四十九章 问话

 热门推荐:
    方颜等人纷纷面色大变之下,急忙为自己加持了防御护罩,随后刘修齐取出了一架飞舟,才刚展开,方颜他们所乘坐的钵盂化作的圆桶,便立刻急速变小。

    而方颜等人见此,大惊之下则纷纷飞到了刘修齐的飞舟之上。

    在这时,圆桶已经在急速缩小了,直到完全变回了原本碗口大的钵盂。

    三叔起手一招,钵盂便一下子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不知什么时候,三叔一身元婴期修为,已经消失了,此刻的赵三叔,仍然是那个丝毫也没有破绽的育灵期修士了。

    钵盂则飞回了赵三叔的体内,看来这个钵盂多半是三叔的本命法宝。

    方颜几人这才能够喘口气,同时心中也警戒万分起来,因为在修为消逝之前,三叔可是说过,正有两名元婴期修士向着这里赶来。

    不过,以现在方颜他们几人的实力,那些元婴期修士只需要稍微收敛一下威压,即使与他们擦身而过,方颜等人也无法看破对方的修为,想到这里,方颜几人的心中一沉。

    乘坐在刘修齐的飞舟之上,方颜几人这才能够有机会看清周围处境,因为刚才乘坐赵三叔的钵盂之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过之处的景色都看不大清楚。

    此刻,方颜等人细细嗅着空中的灵气,发现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比之前身处外围的火龙秘境之时,还要更加浓郁几分。

    眼下,方颜等人身处在了距离火龙秘境核心区域的十几万里之处,距离那传说当中的地沽灵水出产之地,已然不远了。

    “各位道友,如今此处在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存在。”

    刘修齐这句话,也算是提醒了方颜几人。

    眼下,就数刘修齐的修为最高。

    既然他这么说了,就表示此地应该没有修为在金丹期以下的修士,至于金丹期以上的修士是否在此,也只能够凭借想象了。

    赵三叔见此,微微一笑“即使真的有前辈到来,也不会对我们如何的,起码现在不会。各位道友也不必太过忧心。

    放心,他们肯定不是冲着我们而来的。”

    三叔这句话,说得自信无比。

    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方颜的脸上闪过一丝恍然。

    是啊,再怎么说,三叔也是曾经的庞然大物无相寺的玄字辈高僧,虽然之前方颜并没有看见三叔使出了什么隔绝之法,但想来三叔的本命法宝,那个钵盂定然不凡。

    即使是有元婴期修士,恐怕也很难察觉到三叔之前恢复到了元婴期修为才是。

    如果之前三叔感应到的两名元婴期修士,真的是冲着他们而来的话,再怎么逃避也是没有办法的。

    但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十分低。

    而且,即使如此,修为到了元婴这样境界的大能,自然不会看得上他们这些小虾米。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想必这两名元婴期修士,多半都是丹阳阁的势力了。

    毕竟想要收服火龙秘境,即使是采用血祭之法,也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此想来有两名元婴期修士参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多想无益,方颜甩出了脑海当中紊乱的思绪,思考着刚才赵三叔所说的,收服火龙秘境的办法。

    正行进的时候,突然之间有两道极快的流光一下子便来到了飞舟之前。

    流光一闪之后,现出了两名修士的身影。

    其中之一是一个身穿铜色长袍的肌肤惨白的老道,另一个则是一个粗眉青年。

    这二人的修为看上去,不过是金丹期,但方颜却有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主人,这两人都是元婴期修士。脸色惨白的老道,是个元婴初期的修士,粗眉中年人,有元婴中期的修为了。

    不过,那脸色惨白的老道虽然还只是元婴初期,但却给我一种阴森的感觉。”

    小白的提醒,让方颜一怔,垂下头来掩饰住了脸上惊诧的神色。

    “几位道友打扰了!”

    脸色惨白的老道对着方颜等人轻轻稽首。

    “见过前辈,不知晚辈有什么可以为前辈效劳的地方?”

    刘修齐也和方颜有着同样的感觉,虽然无法确定,眼前的两个看起来似乎是金丹期的修士,是不是之前赵三叔口中的元婴期修士,但还是小心翼翼地上前。

    毕竟此刻的他,是方颜这一行人当中,修为最高之人,于情于理之下他都得站出来答话。

    “道友客气了。”

    那粗眉修士虽然长相粗狂,可却言语客气“不知几位道友现下去往何处?可曾见到过一名秃顶的金丹期修士,带着一名黑肤虹光期修士和一名矮个修士?”

    方颜几人顿时心中一惊。

    这粗眉修士,所询问的,不正是之前被暂时恢复了修为的赵三叔,杀死了的那三个灭无联盟的人吗?

    “回前辈的话,本来,晚辈带着这几名后辈弟子,是想要在火龙秘境当中采集一些灵草奇花的。

    但可惜的是,火龙秘境当中修为高于晚辈之人比比皆是,因此晚辈只得绕过这些前辈大能,转而想要去其他之地碰碰运气。”

    刘修齐的话,让粗眉中年人和惨白老道脸上现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随后,惨白脸老道专注地看向了刘修齐“哦,原来是这样。那这位道友的意思到底是见过还是没有见过?”

    “主人,这位元婴期修士也不知修炼了什么神通,他此刻似乎正在悄悄施展,若是主人的师兄说谎的话,一下子便能够被他看穿。”

    小白再次传音,让方颜心中更加惊骇起来。

    “没有。”

    刘修齐思考了一瞬之后,点头肯定道。

    “嗯。”

    惨白老道看向粗眉青年,轻轻点了点头。

    “这样啊,多谢道友了,那在下就预祝几位道友满载而归了。”

    粗眉青年对着方颜他们点了点头之后,便和惨白老道再次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了。

    在这二人离去之后,方颜这才松开了紧拽着的双手。一旁一直不敢抬头的吴知文,也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就连伍知非也是表情松弛了一些。

    幸好,刚才询问师兄的问题是,有没有见过那三个人,若是他问询的是,知不知道那三人的话,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结果了。

    方颜心中不由得庆幸着这一切。

    另一边。

    “孙道友,刚才,那个人没有说谎吧?”

    粗眉青年眉头微皱。

    “没有,难道楚道友你不相信贫道吗?若是如此,那你丹阳阁又何必邀请我九峰山前来收服火龙秘境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