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妖归来 > 第262章 什么意思

第262章 什么意思

 热门推荐:
    嗞嗞,嗞嗞。

    横亘在河面上的灵力锁链迸射出电光来,发出嗞嗞声。

    电弧落入水里,结成一片电网。

    梅汀不敢直面其锋芒,沉入水中,可那些电弧仿佛如影随形,速度极快地朝她扑来。

    她战斗经验不足,顿时有些慌乱。

    匆忙间,她只来得及调动更多的水挡在身前,可那些水并没能延缓哪怕一点点电弧的侵蚀速度。

    电弧终于触碰到了梅汀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骤然袭向脑海,她几乎维持不住人形,散开去,化为一滩水。

    她懵了,她发现,她解除人形后,那些电弧对她的伤害好像小了很多,至少她不会痛了。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欣喜。

    同样很欣喜的还有鞠月吟,她脚尖踩在破船上,看着平静的河面,志得意满。

    没有妖怪能从天锁阵中逃出来,这一回她赢定了。

    嘭!

    河水突然乍起,盘旋着席卷向鞠月吟,水中饱含着电弧,亮蓝色的光芒在其中穿梭,释放着恐怖的威压。

    鞠月吟骇然大喝,“蠢货,赶紧收阵,收阵啊!”

    她身处漩涡中心,想突破而出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样会被电弧攻击,而留在原地显然也不是多好的选择,那样同样会被电弧攻击。

    然而她的命令还是下晚了些,两岸的修士听到她的声音,准备撤阵时,河水已经将她完完全全包裹其中。

    水球不断缩小缩小,直到紧贴在她身上为止。

    她痛得张开了嘴,想要大吼,可一张嘴,河水便灌入她的腹中,那些电弧立刻在她体内肆虐,她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

    她恍惚中觉得自己的身体支离破碎了,连思维都变得无比迟钝。

    鞠家门人“救小姐,小姐若出了事,我们一个也别想活!”

    全面大战一触即发,这一场战斗打得非常惨烈,同来的鞠家门人陨落了大半,鞠月吟重伤昏迷,而梅汀身形几乎被打散难以凝聚。

    鞠家门人在水中搜寻了一下妖丹,没搜寻到便立刻放弃了,带着鞠月吟离开了基山,回堂庭治疗了。

    对于他们来说,区区妖丹自然比不得鞠月吟的命重要。

    鞠月吟的伤太重了,基山祁氏根本治不了,只能尽快回家。

    鞠家门人离开后,一股小水流逆流而上,进入了梅汀支脉。

    与梅汀江同名的梅汀小妖受伤颇重,哪怕她再心急,也不能离开诞生地去找涂山铃了。

    也幸好她老老实实待在小河里,一个多月后,鞠月吟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求她爹派人荡平梅汀里的妖魔鬼怪。

    梅汀里,就连以浮游生物为生的小龟妖,都被杀了个干净,失去了河水里的清道夫,梅汀的水质一度变得很差。

    可那都不是鞠家人会考虑的问题了。

    基山祁氏敢怒不敢言,他们当年甚至不敢有任何举动,等到了第二年春上,鞠月吟遇袭的事件平息后,他们才敢从别处引入一批小龟妖以恢复本地的生态平衡。

    梅汀漂在河里养伤,这一养,便过了许多年。

    她重振旗鼓,带着早已经存下的钱,踏上了前往竹山的路。

    她只要一想到很快能见到久别的朋友,心情好得就要飞起来了。

    她一路蹦蹦跳跳,看到有趣的东西,会说一句,“这个买给阿铃。”

    她待在水里观察人类时,就听说,去朋友家做客得带礼物,有人提鸡,有人抓鸭,有人带山货,而她就带她喜欢的东西。

    她看到了一个面人儿摊子,摊子上已经有做好的无支祁、应龙等大名鼎鼎的存在了,她指着摊主面前的面团,“我说一个人的模样,你来做,成吗?”

    摊主揪下一个面团,“行!但得加钱。”

    梅汀连连点头,眉眼弯弯地看着摊主,“她跟我有一样的脸型,眉毛弯弯的,眼睛大大的……”

    她耐心地说,摊主耐心地听,她偶尔觉得摊主捏得不对,停下来指正,摊主马上便改。

    她的要求太高了,摊主捏到一半,便已满头大汗。

    摊主再次强调,“得加钱。”

    梅汀“加!”

    又过了一炷香时间,一个惟妙惟肖的涂山铃就出现在了摊主手里。

    梅汀放下钱,拿着面人蹦跳着往前走。

    人群突然跑动起来,看方向当是城门。

    梅汀正好要出城,便顺着人群往城门而去。

    城墙上贴着一张大大的告示,有站在前方的好事者当即读出了告示内容

    查天乐元君涂山铃秣陵一战诈死脱逃,遣返竹山谋害道祖,罔顾人伦,危害甚重,可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因此一为惩奸除恶,安抚民心;二为溯本清源,确立正确道统,现集天下之力共谋讨伐青丘……

    什么意思?

    梅汀懵懵的,她拉住了一个围观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被拉住的人很不耐烦,“你没长耳朵吗?不会听?”

    梅汀“涂山铃到底死了还是没死?”

    那人哼笑一声,“别说你想知道她死没死了,就连清静台其他八圣也很想知道,好吗?有人说她陨落在了秣陵一战,也有人说看到她前段时间偷上竹山害死了道祖,哪个消息是真的,谁知道呢!”

    他耸耸肩,不感兴趣地走了。

    梅汀的手一松,面人落在了地上。

    人群拥挤,面人不多时就被踩得稀碎。

    梅汀尖叫起来,“让开,都给我让开,不让开就给我死!”

    她眼里有黑气流转而过,她拿出一方手帕,将碎掉的面人儿一点一点捡到帕子上。

    周围议论纷纷……

    “神经病吧,突然大吼一声,吓死个人了。”

    “算了算了,少说两句,我看她的样子怪瘆人的,当心被她盯上。”

    “嘘,搞不好是叛逆的同党,快走,别跟她靠太近,当心被人当成同党处理。”

    ……

    梅汀紧紧握着帕子,跌跌撞撞地跑向青丘的方向。

    青丘上下一片缟素,卫兵们枕戈待旦,严密盘查着来往人等。

    梅汀虽然不甚明白人类的规矩,但也知道黑色与白色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她眼中的黑气更浓了……

    那些人说是谁害死了阿铃?对了,是堂庭鞠家的人。

    偷袭她的人是谁?好像也姓鞠。

    非常好,两笔账一起算。

    ()

    dayaoguii00

    。